温陵书院报总第053期/2018年7月7日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温陵书院报总第053期/2018年7月7日

2018/09/13 00:00
浏览量
第2版   抒心怀
 
新闻
 
    2018年6月30日,备受瞩目的首届泉州作家手稿展暨泉州作家手稿展览馆揭牌仪式在位于小树林教育源和分校隆重举行。本次活动在泉州文坛掀起了热潮,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李辉,泉州作协名誉主席戴冠青,著名诗人雪野,著名书画家陈彦舟等发来了贺信。
 
 
 
胆小的滋味不好受
郑炫杰[鲤城区实验小学·三年级]
 
 
    在人生崎岖的道路上,总会有过不去的坎,这种滋味不好受。
    眼前的青山便是旅程的目的地,啧啧,真高啊!巍峨的高山耸立着,山顶已经冲破云霄了。
    第一段旅程:坐缆车。刚刚坐进缆车里的时候,我还是比较镇定自若。缆车缓缓地升高了,我好奇地从玻璃窗朝底下望去,一下子毛骨悚然,不由自主地缩起了身子。我像极了是一只受到惊吓的松鼠,蜷缩在角落里。突然,缆车晃了晃身子,我更加提心吊胆,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它似乎察觉到我的恐惧,愈加嚣张起来了。我吓得快哭出来,这要是缆车忽然坠落,我还不得摔个粉身碎骨?我不禁陷入了一种悲观的妄想之中,脑海中的恐惧不断滋生,就快要将我淹没。幸好,不远处就是终点了,一下缆车,所有包袱都扔掉了。我揪得紧紧的心终于放下了,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落了地。
    紧接着,我们又开启第二旅程:爬山。来到半山腰,我小心翼翼地扶着岩石走着,从木板的缝隙往下看,陡峭的悬崖深不见底,万一摔下去了,一定会死得很惨,或许会头骨迸裂,也有可能骨断筋折。算了,不想这个了,好好走路吧。
    经过一路的煎熬,我终于攀上山顶了。可是,从山顶俯瞰,那种恐惧感仍然阴魂不散地缠绕着我,我只好怯生生地收回远眺的目光,欣赏云雾缭绕的景色。在白云中,颇有一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受。突然,那种恐惧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重新占据了我的身体:这云雾缭绕的,如果一脚踩空可完蛋了。胆小的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分明体会到了胆小这滋味的不好受。但是,我又知道此刻我必须做的便是迈过“胆小”这一个坎。
    毕竟,人生中总会有许多过不去的坎,但是,无论多么难过的坎,都得在人生道路上砥砺前行,只有这样,一切不好受的滋味才会离去。
 
 
 
 
面对冷战,我有办法
辜森韬[泉州师院附小·五年级]
 
 
    窗外,一片黑压压的灰云飘在天上,而留给人们的,只有一片惨白。阳光早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接一阵的风……
    我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心中的苦闷与抑郁交错在一起,可谓是五味杂陈。想起弟弟那不讲理的样子,我心里就来气,忍不住皱起眉头。我从门缝中瞥了一眼那崭新的悠悠球,它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闪着光。我与弟弟正是为了得到它而争吵的,可此刻,谁也不要它了。我真为自己刚才滑稽的举动感到羞愧,我的怒气早已消失无踪,可看着弟弟紧锁的门,又发起愁来。
    此时,夕阳在远方只剩下一个角,逐渐消逝,天也渐渐地暗了下来。我的愤懑也发泄完了,但弟弟是个十分记仇的人,我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应对他了。我正想着法子,突然“咔”的一声,弟弟的房门打开了,我不安起来,弟弟从我身旁走过,完完全全地把我当成了空气。“弟,来,你的悠悠球,它是你的了,我不对,我不该和你争,给!”我从地上捡起来,递给他。
可他好像当我不存在似的,根本不理我。我慌了神,哎!这可怎么办呀?道歉没用,难道要一直这样僵下去吗?
    想让弟弟与我和好,简直比登天还难,我挠挠头,都快愁死了,无力地瘫坐在床上,望着那颗在日光灯下发着白光的悠悠球直发愁。我当初为什么会和他争这玩意呀?我太幼稚,太没用了,我真不配当哥哥!我在心里狠狠骂着自己。
    天像泼了桶漆似的,让世界笼罩在一片黑暗中。我没招了,只好暗暗在心中发誓,以后不管怎样,我都处处让着他。上帝呀,赶快结束这场冷战吧!
    吃完晚饭,弟弟仍然不理睬我,我失落极了,也不知这场冷战会维持多久?弟弟没有骂我,也没有打我,却给我的心灵带来沉重的一击,我的心会惭愧、会懊悔。弟弟前世一定是位出色的谋略家,才精准地抓住了我的弱点。
    正当我觉得事情再无转折时,突然,我灵光一闪:弟弟最爱的电视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何不趁机跟他拉近距离呢?于是,我抓起遥控器,将节目换到动画频道,并且加大电视音量,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弟弟从房间里急速地走了出来,开始我们的“抢遥控器大赛”。我惊讶极了,看了他两眼,弟弟也看着我,随后我俩哈哈大笑起来……
    窗外,月儿缓缓从树梢上爬了出来,它用那柔和,圣洁的月光拥抱夜晚。月光下,房间里,那颗悠悠球,发出了最美的光……
 
 
虫子,并不可怕
许  可[丰泽区实验小学·五年级]
 
 
    我放胆一搏,甩出牢牢抓紧书的手臂,使尽全力一挥,那只恶心的小东西已魂归九泉之下,肝脑涂于我的两本厚书上……
    我虽是一个男生,可胆量还不如懵懂无知的小孩,尤其在面对稀奇古怪的昆虫时。那布满纹路的翅膀,密密麻麻的肢足,光看着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踩上去还硌脚。但在一个“水难天”的夜晚,我对虫子的恐惧渐渐消失……
    一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夜晚,黑压压的云朵像地毯一样铺满了天,仿佛要把城市的灯光给吞噬掉。雨三五成群地躲在云里,却迟迟不下,好像在酝酿着一个阴谋,预备给人们一份“大礼”。这雨挤成一片儿却迟迟不下,反而引来了潮湿天,而潮湿天又是大水蝇泛滥的时刻。大水蝇极其喜爱灯光,因此我家便闯入了一群“不速之客”。
    我正埋头奋笔疾书时,一波又一波来历不明的虫子闯入我家客厅——那暗橙色的身子,沼泽色的纹路与不断扇动的翅膀,唬得我那是心惊胆战,六神无主。“天呐——”我颤抖地叫着,“妈,‘大怪兽’呀!”,“什么,大水蝇来了,快,去把门窗关上。”在厨房的妈妈喊着。
    我冒着“生命危险”,极不情愿地挪动脚步去关客厅与阳台之间的那扇大窗,这仿佛是去虎口拔牙,在狗熊面前示威——找死。越来越多的“客人”涌了进来,我硬着头皮,咬着下唇硬是“顶”了过去,忍住恶心,关上了窗。这下终于能松口气了,可回头一望,那口吐出的气又倒吸了回来,已经闯入家里的“客人”开始捣乱了!我无奈地抄起两本书,开始“宰客”。本着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牢牢地盯住最大的一只。“喝!”我大吼一声,来了个“饿虎扑食”,那只大水蝇便丧命于我的两本书之间,含笑九泉了。首战告捷,我的斗志昂扬,愈战愈勇,消灭大水蝇的决心慢慢地战胜了对蚊虫的恐惧。
    妈妈炒完菜从厨房出来,我自豪地展示“辉煌”的战绩——两本沾满大水蝇的书!
    往后,遇到虫子,我不再轻易退缩,强大的内心使我意志坚定。恐惧的激流再也不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我知道虫子,并不可怕。
 
 
第3版         赏意趣
 
 
新闻
 
    6月25日晚,小树林“开心口才班”第50场汇报演出于泉州开元盛世广场隆重举行。本次汇演共有13个节目,内容涵盖相声、故事串烧、三句半、评书、小品、朗诵、对口故事等,节目类型多而有趣,精彩纷呈。小演员们在台上尽情发挥,他们的魅力演出吸引了许多广场上的行人驻足围观,真可谓大型圈粉现场!
  
 
 
 
 
陈老头
尤燕铌[晋江市希信中心小学·五年级]
 
 
    作为考场上所向披靡的“女战士”,我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直到五年级时,那个女教师闯入了我的学习生活……
    新来的数学老师姓陈,典型的中年妇女。从陈老师进门的那一刻,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陈老师人高马大的,举手投足间颇有一番“母仪天下”的高贵感。她总爱把乌黑油亮的头发绾成一个很新潮的“道姑头”。原本这么一个活泼可爱的发型到了她头上,更让人觉得这个老师,惹不起!最让人畏惧的是她那拱桥般的眉毛,又浓又密的,搭上大眼睛和高鼻梁,妥妥的“天山童姥”。
    一次数学课上,有个猜数游戏,陈老师要求我们读题目。一个调皮的男孩子读的时候阴阳怪气的,逗得全班哄堂大笑。哼!傲娇的陈老师怎能允许课堂出现这种乱子呢!果然,一阵风暴过后,那个男孩承担了一个礼拜的值日任务。可能是气还没消吧,陈老师又口误把“智慧老人”念成了“智慧老头”。从此,我们腹黑傲娇的陈老师就有了这么一个外号——陈老头。
    在我的印象中,陈老头是那种特别可怕的老师。有一次我只不过是去参加了学校活动,而没去上数学课,陈老师就拿着这事在全班同学的面前当成“反面教材”,更可怕的是,她整整数落了我半个学期,说得我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委屈了好久。从那以后,我就特别害怕陈老头,生怕她哪一天把我“生吞活剥”了。
    可能是我一直在关注陈老头可怕、冷漠的一面,却总是忽略了她温柔、母爱泛滥的一面。
    正值炎炎夏日,教室吊扇吹出来的风都成了暖风,同学们恨不得把家里的空调搬到教室里。教室里唯一能缓解酷暑的也就只有角落里那一台坐扇,只不过那风扇也坏了,摇摇晃晃的。那天中午,来往的同学一不小心将风扇推倒了,一倒不要紧,坐在风扇旁边的我可就遭了秧,手指被绞得血肉模糊。陈老头一得到消息立马赶了过来,神色慌张地询问着我的情况,不知为什么,我感觉有一种爱的力量紧紧地包裹着我。陈老师贴心地为我消毒包扎,动作很是小心翼翼。此时的陈老头似乎已经不是那个高冷又傲娇的数学老师,她完全是一位和蔼的母亲,而我就是那个被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的孩子。陈老师的举动令我受宠若惊,我突然想起之前总是幻想陈老头低眉顺眼地在我膝下俯首称臣的情景,心里愧疚极了。
    此后,我与陈老师慢慢地亲近、熟络起来。现在的我才发现,其实,“女王大人”一般的陈老头,似乎也没那么可怕呢!
 
我是一个军事迷
黄一航[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四年级]
 
 
    每个人总会有些自己的爱好,或对一些东西特别着迷。有人是书迷,有人是球迷,还有人是游戏迷……各色各样的“迷”,数不胜数,而我,是一个军事迷。 
    下课了,我们自己组建的军事小队,正聊得热火朝天。我连忙挤进身去,倚靠着墙壁不停分享着自己刚得知的一些军事新闻,越说越起劲,甚至开始比划起来,唾沫星子飞溅,上下嘴皮像在打算盘似的噼里啪啦地翻动,讲完一件,刚喘口气,又不知疲倦地继续说,丝毫不给别人说话的时间。时常能感受到小伙伴们投来的专注、羡慕的眼神,更是令我兴致高涨,恨不得一口气把所有知道的都分享给他们。当我分享完了,伙伴们的情绪也被我带动起来了,大家也开始七嘴八舌地交流起由各种渠道听来的军事新闻,直到上课铃响起,我们才抹抹嘴巴回到座位。 
    当有机会看电视时,我对每一个军事频道都不肯放过。打开电视,按一下遥控器,只要跳出军事频道,大脑立刻开启紧急戒备模式,尽全力捕捉听到的、看到的消息,把它们储存到大脑中,粘上胶水,使之逃也逃不掉,等到下一次课间再把它们释放出来。看军事频道时的我全神贯注,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听到兴奋处,还会手舞足蹈,用力地捶着沙发,嘴中发出惊叹的哇哇声,估计有人把炸药放到我头上,我也不会察觉。打开电视,如果没有正在播放的军事类节目,我就会懊丧地挠着头,头发更显“鸡窝”造型了。此时,我会重重地叹着气,好像已经到了世界末日,闷闷不乐的,甚至是气呼呼地迈着步子离开电视。
    每当同学们进行枪战之类的游戏时,我都会毫不犹豫踊跃地参加。虽然是游戏,但同样让我这个军事迷热血沸腾,全身心投入。那时的我手中端着枪,神经紧绷,警惕地东张西望,一旦发现敌人的踪迹,就模仿侦查战中的士兵,蹑手蹑脚跟进,伺机冲上去。等到时机成熟,就向队友们发出暗号,用军队作战的手势进行沟通,安排队友们如何进攻、配合,那感觉就好比成为一个排的排长一样让人兴奋……赢了的话,我会激动地跟队友们击掌,大声庆祝,不停地欢呼;有时输了就跺着脚,使劲挥舞着那把枪。
    你说我这个军事迷是不是盗版货?评价一下吧。不过不管别人如何评价,我还会继续当一个“军事迷”的,因为它使我的课余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也让我对祖国、对军人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此“爱”绵绵无绝期
洪瀚镔[泉州市实验小学·四年级]
 
 
    六一,我和妈妈一起去爬了清源山。在山上,我亲眼见证了什么是“此‘爱’绵绵无绝期”。
    我们坐车来到山脚下。六一的清源山,显得格外的清幽。几声鸟鸣,令青山更加幽静。我们努力地向上爬,待爬到半山腰,已是气喘吁吁。夕阳西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来到一家休闲山庄,坐下来点了几样小菜,泡起茶来。
    不久,上菜了,我们吃着香喷喷的小菜,喝着热腾腾的茶,惬意极了。忽然,旁边的一大团毛茸茸的绒球引起了我的注意——小绒球怎么会动呢?定睛一看,原来是只小雏鸡!这些小雏鸡大都是黑色的,只有几只是土黄色的,可爱极了,令人情不自禁地想去抚摸一下。
    我夹起几块我们吃剩的醋肉,扔在离小雏鸡不远的地方,只见母鸡急匆匆地跑来,把大块的醋肉一把叼走,来到小鸡身旁,再将醋肉啄成小块,喂给小雏鸡吃。小雏鸡吃得津津有味。与之相反的是,有一只小雏鸡却叼着一大块醋肉,跑到角落里吃“独食”,甚至与同伴发生了争执。这一切,母鸡都看在眼里,而它至始至终一口也没吃,全留给了小雏鸡。果真是,“此‘爱’绵绵无绝期”!
    这时,起风了。风把树叶刮得“沙沙”作响,小雏鸡们羽翼未丰,冷得瑟瑟发抖。母鸡见状,张开自己并不宽阔的双翅,把小雏鸡们全保护在底下,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小雏鸡。可惜好景不长,一只比较瘦弱的小雏鸡被挤出了鸡妈妈的怀抱,它只好笨拙地爬到母鸡的背上,母鸡曲着脖子,竭力让这只小雏鸡感到温暖。这是多么温馨,多么具有感染力的场面啊!
    “此‘爱’绵绵无绝期”,在生活中,我们的父母不也是这样对待我们的吗?不怕风吹雨打,不惧饥饿寒冷,只担心自己的儿女过得舒不舒适。“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今后一定要更加孝顺我的父母,尽一份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