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第051期/2018年2月3日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温陵书院报总第051期/2018年2月3日

2018/02/03 00:00
浏览量
封面
 
 
雨声说些什么
◎  余光中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楼上的灯问窗外的树
窗外的树问巷口的车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巷口的车问远方的路
远方的路问上游的桥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上游的桥问小时的伞
小时的伞问湿了的鞋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湿了的鞋问乱叫的蛙
乱叫的蛙问四周的雾
说些什么呢,一夜的雨声?
四周的雾问楼上的灯
楼上的灯问灯下的人
灯下的人抬起头来说
怎么还没有停啊:
从传说落到了现在
从霏霏落到了湃湃
从檐漏落到了江海
问你啊,蠢蠢的青苔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余光中[1928.10.21.-2017.12.14]余光中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写作的“四度空间”,被誉为文坛的“璀璨五彩笔”。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其诗作如《乡愁》《乡愁四韵》,散文如《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广泛收录于大陆及港台语文课本。
 
 
 
怡人的小院  
吴锦城[泉州市第二中心小学·五年级]
 
 
    一阵刺人心脾的寒风向我袭来,我顿时浑身泛起凉意,精神为之一振。索性走出大厅,观察起了眼前的小院。
    从大厅的门出去,右手边便有一堆密密麻麻的类似荷叶的植物,但它比荷叶来得更加小巧玲珑,并且,它有个更加响亮而且动听的名字——铜钱草。它们大小不一,参差不齐,在小院那微弱的灯光下,蓬勃生长,肆意享受着大好年华……有风吹来时,它们便密密地挤在一起,拥挤着,发出微微“沙沙沙”的声音。
    铜钱草的右方是一棵年迈沧桑的银杏树。寒风中,枝头上的树叶已经所剩无几。树上的叶子也在为离去的亲友沮丧,似乎在纠结下一阵狂风来临时,要不要挣脱这孤单的束缚跳下去,与自己的兄弟姐妹融为一体。银杏树的树干凹凸不平,拦腰处还有一道深且长的裂缝。凑近看,那裂缝中竟长着一些不知名的菌类,让人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和谐。
    银杏树下有一株苏铁,苏铁矮矮的身子长满了尖细且狭长的叶子,这种早在恐龙王朝——侏罗纪时期就在这片大陆生存的植物,为了保护自己,进化出了尖锐的叶子。我在脑海中想象着它奋力改变和挣扎的样子,突然对它心疼起来。
    小院中心是一方池塘,池塘边的石桌上有一盆文竹,文竹的体型虽不高大,却自信而笔直地屹立着,这乐观的精神气儿,倒成了这小院中最有力量的风物。
    小院的大门口还有两株竹柏,竹柏的叶子圆润且富有光泽,投在地上的树影,重叠错落,颇具美感。
    这怡人的小院啊……
   (指导老师/游  鱼)
 
 
 
第二版
 
    1月13日上午和下午,秉持着“心疼了,教育就亮了”的教学理念,小树林教育在领SHOW分校和刺桐分校C区相继举行了“考前作文诊疗”作品分析会,引起了家长和孩子们的广泛关注。冒着严寒前来参与这项活动的学生众多,一时间座无虚席。“诊疗”结束后,现场孩子和家长纷纷为小树林教育点赞,表示受益匪浅!
 
 
 
院子里的龙眼树
白旭东[丰泽区第五中心小学·六年级]
 
 
    2016年1月8日
    从我记事时,院子里的那棵树就已经很高了,它的叶子有淡淡的清香,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味。每当我路过这棵龙眼树,清香便围绕着我,让我心生欢喜。绿叶是伟大的装饰者,它们为黯淡无光的树干增添了无限的生机。眼下绿叶是龙眼树的主角,虽然颜色单调,但仍是最夺目的色彩。
    2016年4月10日
    过了一季的时间,龙眼树愈显壮硕,它的颜色变得深沉,更显成熟稳重。此时龙眼树已开出花来,预示着新生。而花儿更是神圣的使者,守护着树木。我看惯了绿的树叶,花的到来便更添惊喜。一些蜜蜂驻足在花朵上,亲吻着花朵,占有着花朵。我知道,果实快要来了。
    2016年12月31日
    我热爱植物,更热爱我家的龙眼树。但它和人一样,总会经历生老病死。此时,这棵龙眼树便生病了,病怏怏的,无精打采,显出颓废之色。它的叶子渐黄,不知不觉树就光秃秃了,只留下满地残叶。我不舍扫去它的辉煌,留着叶子陪着龙眼树。幸而,十几只蚂蚁迷上了这落叶,慢慢悠悠地搬着落叶回家做棉被。
    2017年1月1日
    暴雨来袭,雨在夜里哭闹个不停。看着院子里的龙眼树备受风雨的折磨,我心疼极了,久久不能眠。等到雨停,心里踏实,才缓缓睡下。次日,我急忙到院子里看龙眼树,它病得更重了。我这才惊觉它已垂垂老矣,逼近死亡。
    2017年5月8日
    我回想起与龙眼树的初次相识,它高高的模样,让我仰望。如今春去春来,它已完成开花结果的使命,一项我说不出的伟大使命。
   (指导老师/丸  子)
 
 
 
冬夜院景
苏睿祺[丰泽区第三实验小学·五年级]
 
 
    转眼间,冬季已经来临,人们披上了厚厚的外套,大树却纷纷把它们的叶子抖落满地。
    距院子门外十几米处,我就早早地看到那棵高大芒果树在夜色中的轮廓,显得那么凝重。它的树干紧贴着篱笆,笔直地冲向天空,巨大的树冠遮蔽了部分穹宇,也遮盖了一旁的建筑。一部分叶子垂到屋顶上,紧贴着房屋,彼此相依相偎。我踏入门槛,来到芒果树的身旁,脚下踩着它脱落的几片树叶。它们似乎在向我低诉昨日的辉煌。抚摸着树干上的丝丝纹路,我仿佛能够触摸到它坚韧的心。就是这颗心帮它们撑过寒冬。它就像整个院子的守护者,同时也呵护着、安慰着旁边的竹柏。
    小竹柏在芒果树的树荫下成长,尽情舒展着自己深绿色的树叶。临近圣诞,人们总喜欢在树上摆设各种灯饰,竹柏们很荣幸被选入这个行列,被点缀上了奇特的装饰品。再加上自己本身不卑不亢的气质,更加难以让人将目光从它身上挪走了。
    同竹柏相比,海芋是细瘦的。在寒风凛冽的冬夜里,它们几簇几簇地生长,紧挨着,借此取暖,显出了几许聪明。看它们那副样子,真可以在芭蕉树群中滥竽充数。尤其是它们那狭窄扇形的叶子,绿意深得让人心动。
    我走上了铺满沙砾的潭边,抬头观望天空,皎洁的明月孤独地挂在天空,照亮了周边深蓝色的夜空。
    在这宁静的夜里,我时而感到孤独,时而感到喜悦,凌乱的心境好像也慢慢地被这院中景给融解了,寂静了下来。
   (指导老师/游  鱼)
 
 
 
那一座幽静的小院
郑晓宇[鲤城区通政中心小学·五年级]
 
 
    走进小院,一阵风儿吹过,发出低沉的怒吼,似乎是在吓唬胆小的虫子。
    小院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状元桥”。“状元桥”的右侧,长满了翠绿的铜钱草,细看,圆圆的叶子像个胖子似的,又扁又宽。叶子的四周还围着一圈波浪,像是有人刻意画上去的,波浪的幅度基本一致,均匀且饱满。那瘦小的根部支撑着硕大的脑袋,就像电视里的大头儿子一般活灵活现。远看,铜钱宝贝们错落有致,且高低不同。那矮个子似乎憋足了劲要和身边的大高个一争高下。它们像个庞大的家庭拥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其乐融融。
    可那待在更右边一点儿的银杏树却恰恰相反。那粗大的树干里藏着一些黑点,好像是一群蚂蚁在忙碌地搬家,可又看不清楚,令人摸不着头脑。往上看去,树枝并不长,大多数聚拢在一起,那光秃秃的头顶显得愈发凄凉,几片枯黄的叶子在空中飞舞着,挣扎着,始终不愿了却生命,依然要与自然规律作斗争。“呼呼——”,是叶子发出的嚎叫,纤细的树枝是它唯一的依靠,尽管知道没有成功的希望,却还在垂死挣扎,不愿放弃,似乎是想用尽力气做个了结。但风儿吹过,它还是掉落了,渺小的身影在空中若隐若现,最终落入一片草丛中。那清脆的“咔嚓”声,是它的不满,它的不甘。这树,是冬天的象征。
    银杏树旁的小路里,有一棵龟背树。白天时,它那叶片上的镂空纹路有阳光穿过,用那些瘦小的圆圈接纳太阳刺眼的光芒。而晚上时,它却只是静静地坐着,不动。仿佛是在休息,为明天的反抗做准备。水莲蕉的枝干笔直向上,叶子长在枝干的顶端,叶片微微泛黄,像孔雀尾巴一般展开,供人们欣赏。
    小院,是静的,在这幽静的小院里,还有什么在哭泣呢?呀!是那平静的湖面突然有了一阵涟漪,似乎是不舍得我离去……
   (指导老师/游  鱼)
 
 
 
第三版
 
    1月14日,著名儿童诗诗人雪野来到小树林教育·源和分校。上午,雪野老师与泉州市一线小学教师展开了一场关于“儿童诗的阅读、写作与教学”的研讨沙龙;下午,雪野老师又给孩子们上了一堂关于儿童诗创作的诗课,并参与了小树林儿童诗社的孩子们隆重的毕业典礼。一天下来,整个温陵书院都沉浸在一种灵动而有趣的儿童诗的氛围中。
 
 
 
夕阳下
辜森韬[泉州师院附小·五年级]
 
 
    傍晚的晚风微微吹过,草地上一片深邃宁静,就连风吹过也没有一点声音。远方,夕阳正一点点下坠,山头灰白的岩石变得红紫……
    我来到那无人的草地上,天色虽暗,却掩盖不住这儿的美,夕阳发出微弱的光芒,用尽全力驱散那一抹黑云。终于,夕阳在山头又一次发出耀眼的光芒,云被阳光刺开,整个世界一刹那变得金黄,但没一会儿,山头又黯淡下去。夕阳在厚厚的云层的簇拥下,落了,夜的气息,愈来愈浓。我不禁为夕阳感到惋惜,峡谷中只剩红霞与黑夜交错,中间绽放出一种奇异的色彩。夜,快来了。
    我望了望那远处的梯田,也失去了该有的色彩,此时,四周已黯淡无光。突然,一丝丝光仿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重又冲破狡猾的云层,透了出来。原来是一道余晖!我感到不可思议,一束光照射在干枯的幸福树上,我心中纳闷儿,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在灰暗的树影下,一株细小的幼苗,在嫩绿中闪着红光,又有点透明,在夕阳的微光下显得娇小可爱。风阵阵吹过,幼苗摇曳着,却不似其它草儿弯下腰来,它倔强地立在干枯的树下,哪怕左右晃动,也绝不低头。风停了,那芽儿,令我惊喜,它娇小的身躯蕴藏着大大的能量。这便是新生的力量吧!
    芽儿,仍在生长着。向着夕阳,生长着。鸟儿飞过,发出一长串悦耳的声音,一颗冰凉的水珠打在我的手背上,那是傍晚叶片上的露珠。再抬头时,那夕阳,缓慢跌入峡谷,彻底不见了。
    夜来了,月亮了。我借着月光,再次望向那株幼芽,随后默默离去。
    回到屋里,望着窗外,一片树叶缓缓掉落,想到来年的时候,这树和那芽儿必是翠绿而茂盛的,一阵欣喜涌上心头。
   (指导老师/回  声)
 
 
 
自然纪事
陈佳恒[鲤城区实验小学·五年级]
 
 
    坐在教室里,一转头,不禁看见窗外的一株多肉。想起几天前,它的花瓣还未绽开,但这时再去看时,它的花瓣竟绽开了一小寸。我伸了伸脖子,它才露出了全貌:它跟莲花一样,一层接着一层。花瓣尽头突出一个带着青紫色的尖儿。
    远看多肉时,它是白色,可是近点观察就会发现它身上那淡淡的绿色。可能是因为它有一颗少女心,太阳照到它时,它便羞得反光,呈现出了白色。据说这盆多肉有个好听的名字——格林。这时,一只蜜蜂飞了过去,环绕着格林转了一圈,见里面没有它要的花蜜,便一摇尾走了,真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利己主义者。 
    下课后,我好奇地打开窗户,触摸着那盆多肉,那感觉就像触摸一个幼小的婴儿。多肉鲜嫩得让人感觉冷不丁就会迸发出水。我又凑近嗅了嗅,有一点淡淡的青草香。
    每次起床,我都会去看养在客厅电视桌旁的那株不起眼的钱币草。为什么叫钱币草呢?因为它长出来的叶子是圆嘟嘟的,就像古时候的钱币。我把它斜插进水里,一两个星期后,它就顶着水珠骄傲地向上、向四周蔓延开来了。偶尔,我贪玩,抓了只青蛙放在大水缸里,又放上几片荷叶,每次青蛙从荷叶上跳入水中,就会把水珠飞溅到干燥的钱币草上。钱币草才不会恼呢,它喜欢这润湿的水珠。
    每到周末早上,我都会去探望我种下的千里香。为什么叫千里香?因为它开花时香飘千里。此时,千里香每株都长出了五瓣花瓣,每片花瓣的末端都向下弯,微卷着。千里香的花蕊为黄色。旁边有几枚豆状的东西,是啥呢?其实是还未绽放的花苞。但它终究要绽放的。
    自然界中的万物都能活得怡然自得,更何况我们人呢?
    (指导老师/丸  子)
 
 
 
大自然的乐章
谢  祯[泉州师院附小·六年级]
 
 
    其实,大自然是在奏着无声的乐章的。
    推开绯色的木门,一块长满了青苔的石头旁,生长着一株株钱币草。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钱币草簇拥在一起,像是在低声合唱。一束阳光洒在它们身上,晶莹的露珠嵌在钱币草上,闪烁出一份灵动。钱币草被阳光照得清新透亮,宛若一位身着白纱跳舞的少女,甚是素雅。它的身上还带着一股独特的清香,别有一番生趣。
    一只黑褐色的木窗旁,放了一盒盒手掌大的多肉。各种造型的多肉给死气沉沉的木窗添上了一份生机,一份颜色。多肉里,要属格林开得甚是姣好,如一位女王坐在雪莲色的花盆中央。它高傲地抬起头,身上穿着绿白相间的衣裳,衣角还染上了一丝粉红,甚是好看。旁边的八千代也十分清雅,它像一支支铅笔被粘在一起,叶片像五花肉一样,软软的,肥嘟嘟的。伸出手触碰它,手感很舒服。
    风停了,雨止了,池塘里的浮萍也停止了摇摆。它像几块饼干拼在一起,大大小小的。浮萍上还流动着雨珠,亮晶晶的,明明是冬天,却又有着春天的灵动。它们成片成片地生长在一起,放眼望去,犹如一块大翡翠浮在水面上。微风吹来,浮萍上的雨珠落进池中,荡起层层涟漪,我拾起脚边的小石子,投进水中,浮萍也跟着旋转舞动起来。我静静地看着,心中也泛起了一片涟漪。
    其实,大自然是在奏着无声的乐章的。
   (指导老师/丸  子)
 
 
 
故乡的河——晋江
吴思瑶[泉州市晋光小学·六年级]
 
 
    晋江流水,风华璀璨。
    清晨,模模糊糊的雾,笼罩着整条江。微风轻拂,彻骨的寒冷迎面而来。晋江的水面光洁而明静。此时的太阳刚刚露面,厚厚的云层十分灰暗,但这一明一暗却能使人的思想变得纯净。无名的灰鸟嘶哑地鸣叫,水面震起了丝丝波纹,小船也漂移不定。然而,就是这种寒冷和宁静,使那颗受城市影响的浮躁的心平静下来。
    早晨的晋江,是最热烈的时刻。机船汽笛的鸣响和海鸟的聒噪,奏成了一曲不太和谐的交响曲。风很大,旗帜迎风展开,屹立在船头。日光温和地直射江面,微微泛着金光。水正在燃烧。偶尔一两条鱼为了抓住生存的最后一个机会,不顾一切跃上天空,落水时扬起了朵朵水花。有些渔民动作快,已经吆喝着招呼顾客了,他们悠闲地坐在岸边临时搭起的小棚里,聊天的话语不绝于耳。船大部分还飘荡在水面上。一小部分已顺利完成了它们的任务,被主人拴在岸边,轻轻摇晃着。晋江的水已不很清澈,深绿的颜色令人多了一些压抑。但不管怎么样,看着浪花无声地拍击着前一波的江水,心情还是比平时愉悦许多。我的心中有一种唱歌的冲动。
    夜幕降临,雀跃的江水顿时变得安分守己,乖巧如同小绵羊,任由夕阳抚摸它的脊背。残阳如血,那炽热的颜色令人心生敬畏,连水面上那层波纹都显得收敛了许多。一轮朦胧的月牙缓缓显现。夜幕降临了。整条江又融入城市的气氛。晋江大桥的路灯接二连三地亮了起来,星星点点如一只只会发光的小虫在游泳,或沉或浮,璀璨了整条晋江。这时候的晋江,恢复了宁静的本色。
    晋江,虽未曾在世界地图上占有一席之地,但它哺育了大江两岸的人民。更重要的,它不知平静了多少青年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