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第049期/2017年9月15日

  卞之琳(1910.12.8-2000.12.2),"汉园三诗人"之一、文学评论家、翻译家。抗战期间在各地任教,为中国的文化教育事业做了很大贡献。卞之琳对莎士比亚很有研究,在现代诗坛上做出了重要贡献。被公认为新文化运动中重要的诗歌流派——新月派的代表诗人。《断章》是其不朽的代表作。
 
古镇的梦
  
  小镇上有两种声音
  一样的寂寥∶
  白天是算命锣,
  夜里是梆子。
 
  敲不破别人的梦,
  做着梦似的
  瞎子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块石头低,
  哪一块石头高,
  哪一家姑娘有多大年纪。
 
  敲沉了别人的梦,
  做着梦似的
  更夫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块石头低,
  哪一块石头高,
  哪一家门户关得最严密。
 
  “三更了,你听哪,
  毛儿的爸爸,
  这小子吵得人睡不成觉,
  老在梦里哭,
  明天替他算算命吧?”
 
  是深夜,
  又是清冷的下午∶
  敲梆的过桥,
  敲锣的又过桥,
  不断的是桥下流水的声音。
 
 
第2版:诉心声
 
水花与欢笑齐飞扬
任泽元[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夕阳逐渐落下,但仍是抵挡不住人们头上飞扬的水花和余音绕梁的欢笑声,我的心中开始泛起一股不舍,舍不得这纯真和欢笑的“制造工厂”……
  “朝思暮想”加上“冥思苦想”,可算盼来了我期待已久的“欢乐水世界之旅”。一下车,那火辣辣的太阳劈头盖脸地“扑”向我,我如同烤炉里的木炭一样,脚下灼热的“火焰”直往上“烧”,但即使这样,我兴奋的心情也没有被覆盖。购票完,换完衣服,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的水上设施。我二话不说,迫不及待地朝海盗船的水域纵身跳下。
  一股清凉的水“扑通”一声打在我脸上,与我的身体来了个亲密接触!哇,这凉爽,非一般的享受!正当我沉溺在舒爽的水中之时,头上一股湍急的水流似大锤般突然自天空锤击下来,把我打趴在水里。啊,原来是海盗船的大盆水倒下来了!唉,真是“危机四伏”,我得赶快“开溜”了。
  来到水上设施的高处,那一道弯弯曲曲的水上滑梯似磁铁般吸引我过去。一个负责看管滑梯的哥哥教我双手抱头,屁股放松,腰背向后倾斜,我都一一照做。紧接着,“哗哗”的水流像是润滑剂般,把我飞速地冲了下来,我的尖叫声随之响彻滑梯管道。那一波三折的滑梯每到一处转折,似乎都要把我给甩出去。终于,我的眼前一亮,我“出洞”了。回过头来看看这盘旋在空中的彩色长龙,我仍意犹未尽。
  最惊险的要算那旋转大喇叭,我们家四人一起,走上皮艇,双手牢牢抓住皮艇上面的手柄。随后,操作的师傅用力一推,我们就顺着大喇叭的内壁滑下去了。我感觉我的眼前忽明忽暗,被疯狂的大喇叭甩得头晕目眩。我们的皮艇在大喇叭的内壁漂移着,旋转着,下落着。等到大喇叭停止运作,大家都一脸“懵懂”的样子,仿佛失忆了似的。随即,我们的皮艇马上从高处给甩下来,强大的气流把我的脖子甩得一声“咔”。我的心里直叫:“哎哟喂,哎哟喂啊……”回到岸上,我心想:世上只有妈妈好,大地母亲,我真感谢你,我又回到岸上了,我又回到大地妈妈的怀抱了。
  夕阳西下,我们踏上了归程,“欢乐水世界”的“倩影”仿佛还在我的眼前晃荡。正因有了这样一处释放童心的场所,人们才能摆脱一些生活中的压力,肆意放声欢笑。在这里,你可以尽情感受水花与欢笑齐飞扬的痛快!(指导老师/淡  泊)
 
 
 
 
都是外号惹的祸
李臻鸿[丰泽区实验小学•六年级]
 
 
滚滚长江东逝水,外号淘尽英雄。是非绯闻如山多。外号依旧在,几令人哀愁。
——题记
在这个风云突变的江湖,无论何人何事何物,转眼皆有可能被淡忘,唯有一样令人哭笑不得的虚物——外号,会被世代永传,永不相忘。
外号起初盛传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四年级上学期四月份),从那刻起,群雄皆感受到外号支配下的恐惧,当然也有绯闻与外号的蝴蝶效应。那时,我们还太单纯、稚嫩,远远不知道外号的恐怖与危险,以为只不过是一个会随风飘逝的玩笑而已。也许正因为此疏忽大意,外号的蔓延与传染就此爆发,直至今日……
“嘿,三八凡。”我白了那人一眼。没错,你没听错,我的外号就是“三八”,而我也“荣幸”地成为了外号爆发的第一批“感染者”。至于外号的来源,只不过是因为自打一年级起,我的学号就是“38”。唉,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至于它给我惹下的祸?哼哼,那更是不胜枚举。
例如:发作业时每次念号数,老师非爱把二位数中间的“十”去掉,明明可以念成“三十八”,却偏偏念成“三八”,这让我别提有多尴尬了。有时候,就连老师也会开开我的玩笑,导致我的外号在人民群众中已是根深蒂固。斩草除根?别提了,正应了白居易那句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不仅是我,全班都面临着外号的严峻挑战。以往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现在变成了各怀鬼胎的“敌人”。全班人心惶惶,见面就掐,你不暴露对方外号,就只能等着对方耻笑你的外号了。尽管“联盟军”班干部,已经在着手研制“解药”,可因时间太久,效果甚微,早已民心大失,班级群众陷入了一锅粥的尴尬局面。真不知道消灭外号,换来“天下太平”,要等到猴年马月啊?
哀愁!哀愁!愁成满头白发。在这外号横行的时代,又有几人幸存?(指导老师/秋  叶)
 
 
 
 
妈妈,别再叫我宝贝
高煜暄[丰泽区第三实验小学•五年级]
 
  在我们刚出生不久时,我们是多么渴望那一声亲切的呼唤。可今天,我却要说:“妈妈,请别再叫我宝贝!”
  妈妈,别再叫我宝贝。雏鹰展翅,才能搏击长空;幼驼离母,方可奔走大漠。我不是一株温室里的花朵,我需要体会“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道理,我也知道:尝遍一切苦,才能迎来幸福。正如古诗中所说“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所以,我要做一块磐石,不断磨练,方能坚硬。所以,下一次,当我骑自行车摔倒时,您不要惊慌,不要急着跑过来喊着“宝贝”,急着替我擦拭伤口,急着去踢自行车,责怪这自行车太不配合。您可以站在我的身旁,给我鼓励,让我感受疼痛,让我在疼痛中反思自己失败的原因,让我带着渴望去观察自行车的构造,去发现征服自行车的方法。这一切,都需要我去独自经历。妈妈,您不要担心。
  妈妈,别再叫我宝贝。我要看透这世间的艰辛苦楚,试遍酸甜苦辣。这茫茫的大千世界中,有阴谋诡计、有险恶人心、有明争暗斗,我需要去吃一堑,才能长一智。倘若我仍然浑浑噩噩,在新时代的形势下,我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我要去闯荡,不再做一个腼腆、懦弱的人,我要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所以,下一次,我扭捏着不好意思去问水果摊老板价钱时,您不要再纵容着我说:“宝贝,我去吧!”您可以推推我,教我怎样跟陌生人礼貌地沟通;您可以给我一个信任的眼神,让我自信地迈开步伐去接触这个真实的社会。您要相信,您对宝贝的爱,最深刻的莫过于帮助其成长了。
  妈妈,别再叫我宝贝。我的羽翼已经丰满,随时可以起飞。家里的舒适,已经不适合我。家,终究无法永远作为我的港湾。真正的依靠,只有我自己铸造的刚强铠甲。我一定能用我的能力,去开拓,去进取,闯出一番事业。我相信,外面的世界才是我的一方天地。所以,当我和同学们一起报名夏令营,要离开您,要去远行时,您不要紧张地千叮咛万嘱咐,担心我丢了,担心我被虫子咬了,担心我爬山时摔跤,担心我戏水时磕磕碰碰,担心我夜里睡不着……您放心,我会学着保护好自己,把一个完完整整的帅小伙带回您的面前。
  太阳会升起,会落下,时间会流逝,但从来不会停止。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不要抚凌云而自惜,我是一只金鹰,我要展开我的翅膀,在高高的天空飞翔。
妈妈,请别再叫我宝贝。(指导老师/秋  叶)
 
 
第3版:群英荟
 
低头族的幸福生活
许暄崴[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聊!聊!聊!
  买!买!买!
  刷!刷!刷!
  低头一族,眼镜不离,手机不弃,微信、网购、QQ,从来没有少过它们的身影。而我老妈,正是一名幸福的低头族。
  早上天刚亮,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妈妈飞速爬起。更衣、洗漱、护肤,三分钟搞定,低头族幸福的一天又开始了。
  七点半,轻触屏幕,点开微信,妈妈的五指仿佛在屏幕上舞动,娴熟而灵活,不断送出一条条暖心的祝福,不断地回复一条条消息。此时天色尚早,但谁又能料到,朋友圈中早已热闹非凡,可看的内容满屏满屏地蔓延下来。一条条消息更迭的速度好似猛虎下山,蛟龙出海。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儿刷朋友圈才能抢占评论的沙发啊!
在消息闪烁中,一小时时间从指间溜走,妈妈依依不舍放下手机,抬起头,开启上班之旅。
  中午回家吃过饭后,神奇的手机又得到了“娘娘”的宠爱。淘宝、当当、京东、唯品会、小红书、网易海购……三点一线,完美地霸占了满满一张手机屏幕,而妈妈如同练就了一阳指,轻松地在各大购物平台流连“往”返,货比三家,两眼中尽是狂热与渴望。一根水笔?网购。卫生间厕纸?网购。文学书籍?还是网购。你只需要瞥一眼每次妈妈上班带出去的快递盒子,便可知我们家有怎样巨大的网购量。而这,都要归功于我的低头族老妈!
  千万别当我妈仅仅是宅女派。她,还是会经常逛逛街。
  晚上下班回家,刚吃饱饭,她便拉上我与老爹去新华都百货逛起来。钱包?免了!银行卡?免了!有手机就行了。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妈妈熟练地在支付平台输入密码,领取鼓励金,晒单,真是“潇洒倜傥”。必须说,我妈有时候相当豪放。比如……用我爸的手机买单的时候。“多少?行!”老妈一把夺过我爹的手机,一扫,再扔回去。“行了!走吧!”在妈妈豪放的背后,只有老爹“痛苦的心灵”。
  我的低头族老妈,我该说你什么好呢?我决定学着老爸的样子,笑呵呵地对您说:“你幸福就好!”(指导老师/秋  燕)
 
 
 
错过
陈怡萱[泉州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人曰:“何不试之以足?”曰:“宁信度,无自信也。”
  “吱呀——”郑人推开破旧的家门,村东那儿泛着几朵淡淡的红晕。他东张西望了一阵子,才跨出门坎,背着缝满补丁的包袱走进羊肠小道。
  这位郑人是要去集市买鞋。此时,他仍踩着那双烂鞋翻过一座座山。这鞋的底儿已经破了,郑人的个个脚趾也只能露在外头。一阵风吹过来,郑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他反倒习以为常地耸耸肩,抓紧那几枚铜板。
  等郑人满头大汗地来到集市时,已经快接近中午了。
  “来这儿看看哟!”“一只鸡只要十个铜板了!十个!”郑人挤进人山人海,想往东走,人潮却把他挤到西边;想往北走,人潮就把他挤到南边。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喊:“最后一双鞋,只需五个铜板!质量相当好!……”郑人艰难地靠近鞋摊。
  郑人拼命大叫:“我要买鞋!”摊主一见生意来了,便急忙向前迎客:“要买鞋吗?我家铺子只剩一双,您真幸运!”郑人刚打量完鞋子,心中甚是满意,但是,他突然大叫:“我,我忘带尺码了!”他一边急急地翻包袱,一边絮叨:“尺码,我的尺码……”
  摊主心想:“我遇到了个怪客!”他走上前,告诉郑人:“客人,您可以用脚试呀!”刚刚郑人的那一声吼,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现在围观的人们也跟着附和:“对呀,试下!”可是郑人像是屁股着了火,乱蹦乱跳,仍然在翻找着自己的尺码纸条,甚至连袜子都找了个遍,泪珠都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了。他自言自语地念着:“我宁可相信量好的尺码,我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脚!”来看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郑人找不到尺码,撇下摊主,直接冲出人群奔回家拿尺码。
  可当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重新回到集市时,只有冷清的夜色与寥寥无几的人。他没买到鞋,郑人显得有些狼狈。此刻,他只好背对着月光,重新踏上羊肠小道,唠叨着:“为什么我没带尺码呢?为什么……” (指导老师/秋  燕)
 
 
 
文化化肥不挥发
柯塍焯[泉州师院附小•六年级]
 
  “黑化肥挥发会发灰,灰化肥挥发会发黑,黑灰化肥……”这原本充满趣味的绕口令,此刻,却成了我的一场“噩梦”。
  当我抽到这淡粉色的小纸条时,我便一眼瞧见了题目——《化肥会挥发》。“噼嚓——”五道惨白的闪电仿佛突然之间劈在了我的头上,我在刹那间被石化了,身体里只剩下了无声的绝望。再瞄一眼这烧脑又绕嘴的题目,我叹息着,手扶着桌子,简直已经无力站着。看着在一旁得意的其他同学,我不禁埋怨着:“为什么是我啊!?”
  我不自信地用发抖的手捏住这看似单薄却倍加沉重的纸条,怀着恨不得立马扯碎它的心情,费劲地轻启我的朱唇,含含糊糊地读了起来。据后来同学反映,他们在台下听到的版本是这样子的:“灰会回灰惠会灰灰……”哈哈哈哈哈,只能怪我的舌头太无力,结果就一音到底了!没想到还给同学们创造了这独特的笑料。
  与此同时,我用眼角的余光瞄到了另一个绝望的人,他的头上俨然飘着几朵雨前的乌云,要对他实行“倾盆大雨”的洗礼。我脱离苦海后,窃笑着上前一问,原来他也同样抽中了这骨灰级难度的绕口令——《化肥会挥发》。我同情地看着这位“难兄难弟”,叹了口气,除了苦笑,也想不出别的安慰办法了。
  绕口令比赛中还有一个“限时速读”的环节,是两位女生的战场。一位略显稚嫩的女生有条不紊地开始读:“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着五个鳎目……”速度不快也不慢,听她读绕口令,仿佛有一股春风在教室里吹拂。因为没有出错,她一脸自信地回到了座位。但另一位女生就没她这么稳了,这位女汉子由于求胜心切,读得太快,东错一个音,西漏一个字的,磕磕绊绊,漏洞百出,成绩比一号选手低了许多。我猜这位女汉子本想在教室里刮起一阵飓风,却不料功力有限,只给我们送来了几口微弱的呼吸。
  俗话说得好:欲速则不达。许多事儿都是这样,只要你心一急,便什么也做不好。更何况是极具中国语言文化特色的绕口令呢?想读好绕口令,不容易!
绕口令是汉语独有的特点,正所谓“汉字文化,博大精深”。从早一些的“汉字听写大会”到现在的“中国诗词大会”,也都是在维护中国的文化,鼓励大家去研究,去探索汉字的奇妙,不让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文化精髓流失。
  在科技发达的现代,有许多人认为,写字费时费力,还是电脑简便,便开始抛弃汉字。可一个国家要是连自己的文字都遗忘了的话,那还有什么值得铭记的呢?
  作为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我们绝不能让包括绕口令在内的中国的文化,像化肥那般挥发!(指导老师/秋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