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第048期/2017年7月28日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温陵书院报总第048期/2017年7月28日

2017/09/06 00:00
浏览量
封面:
 
 
  艾青:(1910-1996)中国诗人,原名蒋海澄,浙江金华人。他的诗作努力反映民族和人民的苦难,反映现实的生活和斗争,突出表现对光明的热烈向往和讴歌,风格朴素雄浑,故其被称为“追求光明的作家”。在诗歌理论上,艾青主张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民族性和多样性的统一,强调诗人的时代使命感。著有诗集《大堰河》《北方》《向太阳》《归来的歌》,诗歌理论《诗论》,长篇小说《绿洲笔记》等。
 
失去的岁月 
 
不像丢失的包袱,  
  可以到失物招领处找得回来,  
  失去的岁月,  
  甚至不知丢失在什么地方--  
  有的是零零星星地消失的,  
  有的丢失了十年二十年,  
  有的丢失在喧闹的城市,  
  有的丢失在遥远的荒原,  
  有的是人潮汹涌的车站,  
  有的是冷冷清清的小油灯下面; 
  
  丢失了的不像纸片,可以拣起来,  
  倒更像一碗水投到地面被晒干了,  
  看不到一点影子;  
  时间是流动的液体--  
  用筛子、用网,都打捞不起;  
  时间不可能变成固体,  
  要成了化石就好了, 
  即使几万年也能在岩层里找见;  
  时间也像气体,  
  像急驰的列车头上冒出的烟!  
  失去了的岁月好像一个朋友,  
  断掉了联系,经受了一些苦难,  
  忽然得到了消息:说他, 
  早已离开人间。
 
第二版 悟事理
 
红色的绿茶
郑昕怡[丰泽区实验小学•五年级
 
 
  黑虎陪妈妈坐在院子里晒茶,把一大堆绿茶放进绸子屉子里,再把屉子摆放在太阳底下,让每片茶叶都能浸润阳光的温柔。几天后,这溢满清香的茶就可以带到集市上卖了。
黑虎的妈妈是个奇怪的女人,是村民口中的疯子。她白天收拾收拾自家的茶田,晚上便开始发疯!不是砸碎人家窗上的玻璃,就是带几条狗去糟蹋别人家的茶田,要是有人来阻止,她就放狗咬人。黑虎的妈妈闹得村子里鸡飞狗跳,人心惶惶。要不是看在黑虎年纪小的份上,村委会主任早就派人来抓她了。
  而黑虎却不嫌弃他妈妈。在他的眼里,妈妈给他缝衣服,给他熬鸡汤,对自己很是体贴。虽然黑虎妈也经常打骂黑虎,但每次打完后都会摸着他红肿的打痕大哭一场。妈妈心里是爱他的,黑虎知道。
  春意很浓,黑虎骑着车去卖茶了。
  集市上人山人海,黑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巴掌大的空地。他侧着身,勉强钻了进去,把车上的茶一一卸下,便开始售卖。
  茶香很浓,被好几袋茶围着的黑虎感觉这茶香得发苦。
  微微起风了,天空中布满了乌云。黑虎知道快下雨了,急急把剩下的茶叶装车,带回了家。
  刚进村子,黑虎就看见村口围满了人。村委会主任紧紧地搂住了黑虎的肩膀说:“黑虎啊,你妈她……”黑虎挣脱主任,向家的方向猛冲。他跑几步就跌一跤,踉踉跄跄地到了门口。只见到奄奄一息的妈妈躺在地上,手中还抓着一包沾满鲜血的绿茶。妈妈用苍白的手抚过黑虎的脸,笑了:“你看,妈又买到了你爱喝的茶,我知道你不舍得喝自己家茶田里的,我就去茶馆里买了……”黑虎紧握着那包茶,本该绿色的茶梗此刻殷红斑斑……
  黑虎妈妈走了。黑虎知道了妈妈的死因。妈妈买茶回来的路上被车撞上了,血流满地。
  黑虎珍惜着那包茶,始终不舍得泡来喝。他时常拿起来闻,有一股淡淡的香和一缕浓浓的爱……
 (指导老师/秋  燕)
 
 
风景这边独好
许暄崴[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风雨交加,暴雨夹杂着狂风席卷了整个泉州城。“莫兰蒂”来了!泉州城内,人心惶惶。正值雨夜,密集的雨点里,一盏盏昏黄的夜灯孤独彷徨。树叶纷飞,粗大的树干也在痛苦地挣扎着。“咔嚓——”耳边不时传来残枝断折的声响,令人不忍耳闻。“嘶啦——”天空闪过一道刺目的雷电,惨白的电光掩映着岌岌可危的泉州城。
  但是,在那昏暗的时光里,闪耀着一颗颗明星。在万分危急的时刻,献上光芒。他们就是坚守在凄风苦雨里的交警。
灯下的十字路口,因为连日暴雨,积满了及膝的雨水。车辆堵塞着,刺目的车灯反射在水中,映出一张张焦急烦躁的脸。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冲破雨帘,响彻云霄。一片恐慌中,几个人影巍然伫立。
  他们手中的指挥棒沉稳有力地挥舞着,身上闪光的警服犹如耸立在海上的灯塔一般。杂乱无章的车群,在那灯塔的指引下,循着指挥棒给出的方向,缓缓流动,渐渐散开。人们恐慌的心情得到缓解。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对那“灯塔”生起敬畏之心。
  雨帘中,他矗立着,宽大的白檐帽下是坚定的双眸,任由一串串雨珠打下。尽管风雨无情,但他刚毅的面庞依旧是那样祥和平静,仿佛这肆虐的台风不值一提。那手臂穿过雨幕,有条不紊地摆动着。身上的警服已然湿透,膝盖以下也被浸泡在水中,却站定如松、威风依旧。
  夜里被风雨唤醒,起身。窗外,那个闪着亮光的身影依旧矗立。风雨中,他的警服熠熠生辉……
  风雨无情人有情,风景这边独好,人儿这边独美!
  (指导老师/泽  胜)
 
紫红色的阴影
柯塍焯[泉州师院附小•五年级]
 
 
  “啪!”那大手在我的面前爆出的声响,至今在我脑海中回荡,无法忘怀……
  那天晚上,月牙儿白得略显病态,风抓起枯黄的落叶,在黯淡的路灯下飞舞。我和淘淘有说有笑,在房里谈天说地。
  “砰!”楼下突然传来了一声响,仿佛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直穿房门,扎进我的耳膜。我和淘淘着实吓了一跳,心中又充满疑惑。此刻,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拖鞋拍着地面“趿啦趿啦”的声响。那声音由远到近,由弱变强,猛地停在了房门外。时间仿佛停止了,我俩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门……
  “轰!”又是一声响,我的心,漏跳了一拍。门被用力地推开,反弹砸在墙上,又迅速弹起。淘淘爸站在门外,一脸阴沉,他穿着睡袍,头发蓬乱,满脸冰霜,似乎有什么莫大的情绪,他眉头紧皱,先扫视了一圈屋子,冷冷的眼神很快就盯在了淘淘的脸上。突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淘淘面前,像有一道闪电划过,“啪!”一记耳光就这样无情地落在了淘淘惊恐的面庞上。淘淘爸低声咬牙切齿:“谁让你把我皮鞋破坏成这样!”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留我在一旁惊慌错愕。
  待我从刚刚的气氛中缓过神来,赶忙去瞧淘淘的脸。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那不是花儿似的粉红,也不是草莓的鲜红,而是仿佛一碰就能出血的紫红!
  原来,淘淘看爸爸的皮鞋有些干裂,便想给爸爸一个惊喜。可毕竟是第一次上鞋油,显然用力过猛。不仅弄得鞋子表面上有,连鞋垫都有厚厚的油污……
  我想,如果淘淘爸能够先听听女儿的解释,多一点儿理解,是不是就没有那场误会,也没有那一片紫红色的阴影呢?
(指导老师/木  车)
 
理  解
李靖涛[泉州市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座大山和一条溪流。大山因为有溪水的滋润,身上就像穿了一片绿皮袄;大山里的动物也常来水中嬉戏,溪流里时常充满着欢声笑语。可狡猾的狐狸又在琢磨害人的鬼点子了……
  正巧山上有一块奇石,大山想把它打碎来看看,可无论用什么方法,就是打不碎,只好先把它“寄存”在山顶了。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大山沉沉地睡着了。狐狸和几个同伙偷偷跑上山顶,正想把石头搬走,不料被溪流看见了。溪流大声呼喊,可大山睡得太沉了,溪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石头被运走,推入河中……大山一早醒来,发现石头不见了,马上召集百兽询问。狐狸走上前,对大山说:“山大王,石头是溪流偷的,昨晚我听见它推石头的声音了。”大山派灵巧的猴子下去一看,果然,石头静静地躺在溪中。大山又去质问溪流,溪流有口难辩,只能离开……
  没有了溪流的滋润,山上的草都枯死了,食物来源大大减少。一位参与了狐狸阴谋的动物受不住饥饿,便向大山道明了前因后果。大山听完,悲愤交加,一面派“百兽之王”——老虎到远方寻找溪流,一面抓住狐狸进行审问。老虎翻山越岭,终于在一个偏远的地方发现了溪流。溪流得知自己得到了理解,二话不说,马上折返回流,没过几天,就望见了大山。大山看见了溪流,热泪盈眶,动情地说:“溪流兄,我错怪你了,都怪我,我错了,请你原谅。”溪流缓缓说道:“大山兄,你能理解我就好了,我俩永远是好朋友!”话音刚落,那块奇石就裂开了,变成两块相依相偎,似乎像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理解。
  可见相互理解的力量巨大,足以击碎人与人心间的巨石。理解就像金子一样坚弥。只有互相理解,才能使友谊长青!
  (指导老师/木 车)
 
第三版 忆往昔
属于我的小幸福
赖紫桐[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咦!有动静,赶紧收起来。”我立刻将手中的电脑放回了原处,将所有的物品瞬间还原成原来的模样,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过了一会儿,又没了动静。我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一看,原来是“小坏蛋”老弟在外面玩耍。我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又紧张了起来,这会不会是妈妈的新战术?于是我连忙跑到窗户边,只露出一双眼睛往下瞄,偷看妈妈的车子在不在下面。我一看,幸好没有,看来是我多虑了。
  我心怀侥幸又玩了一会儿后,看了一眼闹钟:八时又十五分。妈妈也快要下班了,我也就把电脑归回原位,假装在写作业。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妈妈还没有回来。我越想越不对劲,就打了个电话问妈妈。妈妈跟我说她今晚要加班到很晚。我顿时心里就乐开了花,但还要假装很淡定的样子。
  挂了电话,我连忙跑到房间里找出电脑玩,但还是心有不安,总觉得心吊在嗓子眼,万一妈妈来个突然袭击,打得我措手不及,那可怎么办?我冥思苦想,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得焦头烂额,怎么也想不出来。最后我来到弟弟的房间,他这时正好把窗户打开,我伸头一看,开着窗子,不就可以知道妈妈的动态了么?我马上把窗户打开,偷听妈妈的动静!
  我坐在窗户边一边玩电脑,一边竖着耳朵,大气都不敢出,一心当做两用,时不时地起身探出半个身子,朝外张望一下。这种感觉,心动又刺激,总觉得心口扑通扑通乱跳,但游戏的诱惑又那么令人心潮澎湃。我又玩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听见了妈妈回来的声音。我立刻把电脑放回了原位,并跑回自己的房间,假装早就睡着了,而心中却还回味着刚才玩游戏时的情景。突然,我的房门就打开了!原来是妈妈来查看我睡着了没有。
  妈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都揪了起来,终于她来到床跟前,我感觉到她俯下身子拨弄了一下我的头发,帮我掖好了调皮的被子,我感觉到在静寂中,妈妈深情地凝视着我,久久不忍离去,装睡的我心里不再紧张,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玩游戏玩太久了,已经有些疲倦了,困意席卷而来,不知不觉就真地睡着了。
  背着妈妈偷玩电脑,是属于我自己的小幸福;而妈妈的呵护,是我的大幸福。
(指导老师/淡  泊)
 
臭爸爸“骗人”
吴雯樱[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世上奇妙雄伟、非同寻常的景观,常常在那险阻、少有人至的地方。所以,不是有意志的人是不能到达的。而生活中的美,如不用心感受也将转瞬即逝。
  那天,寒冷超过往日。凛冽的寒风拍打着窗户,路上行人稀少,月色惨白,时不时的冷风呼的一阵掀起片片枯叶,也摇得夜色中的枯枝张牙舞爪,衬托着寒夜的坚硬。
  可再坏的天气,也总得先洗澡呀。我找好睡衣,准备洗澡。
  突然,一个身影忽闪而过,我急得大喊:爸,天气太冷了,我想先洗澡睡觉,你就让我先洗嘛!”说完我想,从小,爸爸最疼我了,一定会让我先洗澡的。可浴室里却响起了意料之外的声音,“你老爸都冻坏啦,先到先得,等会吧!”我本以为这是开玩笑,爸爸还是会让我的。可当哗哗的水流声响起,我才死了心。一直和蔼可亲的爸爸哪儿去了?难道空气中的温度下降了,爸爸对我爱的温度也会随之下降?“臭爸爸!”我气得跺了跺脚,转身回到房间生闷气。
  浴室水声渐止,我随即抄起睡衣大步流星地冲出房间……
  爸爸出来了。“久等啦!”爸爸从我身边走过,边说边伸出手要摸我的头。而我一个漂亮的躲闪让他的大手落空,我鼻子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斜着眼冷冰冰地瞪了他一眼,径直走进浴室。哇!好暖和呀!一进浴室我就和还未退散的水蒸汽抱了个满怀。哼,根本不冷!臭爸爸还和我挤,一点都不像爸爸的样子!
  急着睡觉的我没有在浴室里磨蹭。当我洗完澡准备回房间时,发现爸爸妈妈房间的门半掩着,房里的暖气呼呼地往外钻,我走过去打算把门关好,却听到妈妈在责怪爸爸:“女儿想先洗,干嘛跟她争?”爸爸说:“天这么冷,我先洗,浴室热了,女儿进去才不会着凉。”妈妈嗔怒地回了一句:“你还挺心细呢!”爸爸嘿嘿一笑:“对咱女儿,我必须心细。”爸爸的话里像有蜜糖,一下子就甜到了我心里。听到这,我原本要关门的手停住了,任由暖意在我身上流转。随之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刚才还在埋怨爸爸的心情已经烟消云散,怎么能错怪爸爸呢,要知道他可是常常将爱放在行动上的好爸爸呢。
  原来,生活中不乏美。只不过,美景需要细心体察方可得见。
(指导老师/泽  胜)
 
 
当辣椒卡到鱼刺
张伟杰 [丰泽区第五中心小学•四年级]
 
 
  正当盛夏,骄阳似火。炽热的阳光火辣辣地压榨着万物,热乎乎的风充斥着空气。而室内却丝丝清凉,燥热全都被拒之门外。
  而我们,也毫不例外。我们正举行着“猜哑谜”活动,将烦恼抛到九霄云外,热情溢满了整间教室。
  我“英勇无畏”地“轻装”上场了。可一看到谜题,我险些晕倒。什么!居然要表演吃辣椒,而且没有道具,我欲哭无泪,欲笑不能,只能自己给自己打气:罢了,奥斯卡影帝来也,等着瞧吧!
  于是,我幻想手中捏着一根辣椒,一脸“悲戚”地看着它,“咬”了一口。我只嚼了一下便停下动作,突然间瞪大了双眼,连鼻孔也微微放大,我接着涨得“满脸通红”,连忙用手对着嘴巴扇气,喉咙里模仿着发出哈气的声音,装作一副很难受的样子。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吃辣椒!”我当即停止表演,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欣慰地下场了。
  下一位同学上场了,只见他:身体向前倾斜,微微驼着背,手里端着“碗”,用“筷子”夹了个什么,一口塞进嘴里,丝毫不带嚼地咽了下去。不一会儿他一脸狰狞,五官扭曲,就像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他的手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脖子,好像要吐出什么似的。这还没完呢,他翻着白眼,偌大的眼眶里只剩一片惨白,连舌头都跑到了嘴唇边来,就连额头边上都起了青筋。我不禁为他浮夸的表情点赞,身旁一众同学也都睁着一双大眼看得目不转睛,显然他的演技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我灵光一动,马上大喊:“吃饱了撑的!”老师似笑非笑,台上的那个同学也给了我一个谜之微笑,弄得我一头雾水。突然,一个同学说了一句:“卡到鱼刺了。”正当我恍然大悟、拍案叫绝的时候,一声“不算!”从角落里传了出来。原来,回答“卡到鱼刺”的那名同学偷看了答案。后来,老师便叫那名同学上台也表演一次喉咙卡到鱼刺,那才叫一个好笑:钓鱼的动作像发射洲际导弹,吃鱼时像啃手榴弹,而卡到鱼刺时,则像我吃辣椒一样满场乱跑。大家忍俊不禁,有同学打趣说,这是上战场了吧!
  此后的几题,都与我擦肩而过,而我旁边的一个同学,由于每次抢答都以失败告终而获得了满腹“尴尬”奖。
  哈哈,猜谜之间,快乐无限啊!
(指导老师/采  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