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总第402期/2016年1月16日

封面

曲燕:我们投入了吗?(节选)


      我们常说,讲台是每一名教师的舞台。在这方舞台上,优秀的教师可以演绎着多重角色,有时,是将军;有时,是诗人;有时,是歌手;有时,是相声演员;有时,是朗诵家……总之,这个“舞台”需要怎样呈现才会最佳,教师就需要随时更新自己的角色。但无论你如何转换角色,最出色的演出,一定是投入到忘记自己教师身份的演出!而演绎任意角色时,唯有投入,才能出效果。
      前段时间,泉州市五中的新初二学生集训,写作部分的训练由小树林教育来负责。第一节课,是由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蔡芳本老师授课。课开始不久,孩子们由最初的安静慢慢变得活跃,可以听到教室里争先恐后的抢答、讨论和大笑声。这节课,蔡芳本老师投入地演绎着不同的角色,课堂就这样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和笑声里结束。
      下课后,我问蔡老师:“蔡老师,你讲那么久不下课,不累吗?”蔡老师说:“师生都无限嗨的时候,我们太快乐了,我不忍心破坏这么美好的气氛!”多么投入的蔡老师啊!蔡老师接着说:“跟孩子聊天太有趣了,我经常会话没说完先把自己逗得说不出话来了!”又是一个词总结——投入啊!只有把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孩子们中,走进孩子们的心中,才能到达“忘我”境界啊!
      一次去拜访蔡老师,又一次看到暖心的一幕。小孙女在客厅地上坐着,爷爷也在地上盘腿坐着,两个人的游戏,你一下,我一下,玩得认真而快乐。我看到小孙女的快乐似乎都在空气里弥漫着,和谐似乎流淌在整个家。那一刻,蔡老师不是蔡老师,更不是作家协会副主席,也不是爷爷,只是小女孩的一个同龄玩伴啊!孙女最爱爷爷陪着玩,我想,这不就是蔡老师投入到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只有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的投入,才能带给孩子无限的快乐。
      良师难得,孩子的一生,学习之路漫长,在中小学阶段,一个有趣的老师足以美化他们珍贵的童年。老师,我们投入了吗?我们会常常忘记自己的身份,和孩子零距离用心交流吗?

 

 

笔下生花

味觉之旅
王宇萱[泉州师院附小·四年级]


      阳光倾斜下来,秋风如同一双大手,把我的眼皮掀开了。我捧着一缕阳光来到了小树林,正当我左脚踏进教室时,老师也跟着进来了。
      老师神秘地拎起手提包,把包掀开,从里面掏出一个小瓶子,看到瓶子里装的东西,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知道这东西的人愁眉不展,不知道的人则瞪大眼睛,好奇地盯着老师手中的小瓶子。
      老师突然一脸坏笑地看着我们,神秘地说:“把你们的小手伸出来。”于是,我们都乖乖地把手伸出来,老师在我们的手上放了一粒小小的、黑乎乎的东西,接着神采飞扬地说:“观察一下这个东西长什么样儿?”有一个同学脱口而出:“长得像老鼠屎。”我们一听,笑得前俯后仰,根本停不下来,眼泪都挤出来了。接着老师又发出指令:“现在你们把这个东西放在舌尖上仔细品尝一下。”听了老师的话,我便把这东西放在舌尖上,一股咸味便在口腔里弥漫开来,我忍不住大声叫道:“太咸了!太咸了!”突然,我看见老师笑盈盈地盯着我们看,似乎早就等着看我们的窘样儿呢。
      我不解地想:老师不会是故意的吧!这时,我嘴里的“小糖果”,慢慢地变软、变小了。紧接着,口腔里的味道从咸味变成苦味。我疑惑极了:难道这个小东西还会变戏法不成?再转头看看同学们,大家的表情也是各式各样的,有的眉头皱紧,有的仿佛在细细品味。我思考着:下一个味道,又会是什么样的呢?随着味道的变化,同学们的表情也各有所变,有的舒展眉头,有的笑眯眯的,有的面无表情,有的忘乎所以。最后,这东西在我的嘴里彻底消失,只剩下了一丝丝苦味,让我回味无穷。
      这一次,我的舌头经历了一场味觉之旅,我也认识了那黑乎乎的东西是咸金枣,味道可真独特呢!(指导老师/曲  燕)

 


我迷上了打蚊子
蔡沛珊【晋江市磁灶中心小学·四年级】

 

      夏天的清晨,我隐约觉得眼皮有点痒,站在镜子前一照,妈呀!好大一个包!我都挂蚊帐了,竟还是让臭蚊子得逞了!它可倒好,饱餐了一顿,现在不知道躲到哪里潇洒去了。我肚子里的气瞬间化为一股火焰,蹭蹭往上升,立志一定要报仇!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露出手臂与双腿做诱饵,闭上眼睛,佯装睡着,等待蚊子的到来。突然,我觉得手臂痒痒的,起身一看,哈!臭蚊子来啦!
      我悄悄点上蚊香,看了一眼还在屋内转悠的蚊子大叔,继续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果不其然,它见时机成熟便直朝它的“猎物”——我扑来。我悄悄睁开眼睛,那只蚊子大叔正心满意足地吸着我美味的鲜血呢,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成瓮中之鳖!哼!敢惹本宫,就该知道没有好下场!在“迷魂香”的效果下,蚊子大叔渐渐晕过去了,我“嘿嘿”地笑着,邪恶而小心翼翼地揪掉臭蚊子的翅膀,使它落在地板上,无法动弹。哈哈,我看你还怎么飞!
      第二天晚上,许多蚊子大军像是要报仇似的,前来攻击我。我快要抓狂了!眼皮上、手上、身上、腿上全是包!我屁股像着了火似的,在家里跑来跑去,我要找到止痒的药!治好自己后,再去收拾它们。哼,这次是个好机会,我已经准备好治蚊子的绝招了!
      蚊子大军又来了!我点了蚊香,可蚊子太多了!它们仿佛在大叫:“我们这个家,有一人受伤,全家报仇!”蚊子们只因为它们的祖先斗过了狮子,就嚣张得不行了!我如同被激怒的猛兽,疯狂地叫着,拿起灭蚊枪,对准蚊子大军就是一顿扫射!蚊子大军中的老者临死前挣扎的样子仿佛在说:“娃娃们,一定要报仇!就是她,揪了我们同类的翅膀!”
      蚊子们看领军人物不行了,便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边哭边像超人一样飞向我。我只好使出绝招“如来无影掌”,这里拍一下,那里拍一下,几秒之间眼前的蚊子全落地了!哈哈,我赢啦!
      这一次与蚊子大战后,虽然蚊子大军元气大伤,但还是时不时就有蚊子来袭,天天与它们斗智斗勇,渐渐地我被训练成了“无敌灭蚊大师”,来一只,我打一只,来一双,我灭一双。
      我已经打蚊子打成瘾了!现在,看不见蚊子我心里就痒痒的,我无时无刻都想打蚊子!要不是那蚊子大叔捣乱,我也不至于与他们结下血海深仇啊!不过,我身边的伙伴也有福了,因为哪里闹蚊灾,哪里就有我!
      打蚊子还能上瘾?哈哈,打蚊子也是一种乐趣啊!(指导老师/稀  饭)

 


当我们老了
黄睿琪[泉州市第三实验小学·六年级]


      奔跑、旋转、跳跃……这些绚丽多彩的记忆碎片,突然在脑海中闪烁,但又忽然被冲淡,不见了踪影。单纯、活泼、无忧无虑,这些东西和掉落的头发一样,丢了以后便找不回来了。
      在繁华的街道上,经过万达广场,经过横店影城,眼前晃过无数少男少女,闺蜜们手牵手,穿着款式相同的服装,喝着冷饮笑着走过;好哥们儿搭着肩,听着耳机里的音乐,陶醉在其中;路边商店里挂着艳丽的服装,摆着精致而昂贵的鞋,爸爸妈妈牵着他们家的宝贝孩子,一路欢笑……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虚、寂寞,身陷在这繁华的都市里,仿佛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地,那属于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淡却了,剩下的,只是空前的迷茫……
      当我们老了,也许就会无端产生无限感慨,感慨时光,感慨变化……
      坐在家门口,天边的余晖正一点一点地消逝在眼前,望着那渐渐消失的光芒,我的心中不禁涌起淡淡的失落感。待天边最后一抹余晖消逝后,剩下的便是阵阵寒意了,我的生命似乎也如这渐渐淡却的余晖,想拼命抓住最后一点发光的机会,直至沉默、暗淡、消失。
      某一日偶然拉开储物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纸箱。我忍不住轻轻走进去,掸掉箱子上积攒的灰尘,揭开箱子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回忆便奔涌而出。翻着那一本本发黄的日记本,看着那一张张掉色的照片,那时的情景赫然呈现在眼前。日记里那些稚嫩的笔记,和朋友们一起许下的心愿,那年少的无知与狂妄,如一把小铁锤,猛然撞击着我的心弦。
      曾经,我把一件件事,一句句誓言,精心细致地记录在日记里,按照日期编上页码,放入箱子里,心想等以后一定回来看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琐碎的小事渐渐占据了大脑的空间,也就渐渐淡忘了当年的热血与青春。如果可以,我愿意回到以前,把那才做完一半的试卷做完;如果可以,我想回到那个操场上,疯狂地奔跑呼喊;如果可以,我想拾起信心,去实现我们当年的梦想。
      当我们老了,有了时间来实践当年的热血,却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激情与勇气,或许也过了最恰当的时期吧!这是遗憾,是无奈,但或许也是一个契机,又有谁知道呢?(指导老师/函  丹)

 


运笔如风


家中的“福尔摩斯”
蔡宝滢[泉州市晋光小学·五年级]

 

      我的家中有一个目光敏锐,见多识广的“福尔摩斯”,所以我做什么事情都必须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露出马脚,被判“罪行”。
      七八岁时的我,已是一个资深的“视迷”,即电视迷也。而我的母亲大人,也就是上文所说的家中那位“著名”的“福尔摩斯”,她坚决不同意我看电视超过两个小时,一旦超过她规定的时间,等待我的将是一场浩劫。有一次,妈妈加班,我得知这个消息后,仿佛军人得知战争获胜的消息似的,心里美滋滋的:哈哈,今天难得爸爸出差,“福尔摩斯”加班,而我的作业也已经早早完成了,终于可以大干一场——好好看电视啦!
      处理完“福尔摩斯”给我发的信息之后,我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视机,喜笑颜开地一边看我喜欢的电视剧,一边“咔滋咔滋”地吃着顺手从餐厅取来的一袋薯片,心满意足。边吃我边握着遥控器,瞅瞅这频道,瞧瞧那节目,看得不亦乐乎。正看得起劲儿呢,我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时钟,哇,已经八点半了!“福尔摩斯”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急忙关掉电视,将遥控放回原位,故作镇定地奔回房间,迅速抽出一本语文书,装模作样地看着,时不时竖起耳朵听听门口的动静。
      果不其然,三分钟后,“福尔摩斯”回来了,见我在“看书”,她微微一笑,我心里暗自窃喜:嘻嘻,躲过一劫,原来在家中有超高威望的“福尔摩斯”,竟也有被我骗过的时候啊!哈哈哈,正当我还喜滋滋地沉浸在幻想中的时候,“福尔摩斯”锐利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射了过来,看得我心虚。“说,是不是趁我不在家,偷看电视了?”她一边说一边双手叉腰,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唔,没……没有。”我支支吾吾地回答,“还想蒙混过关?哼,没门儿!”“福尔摩斯”走到电视机前,伸手往电视机后一摸,“看,还热乎乎的!肯定才关机不久!别隐瞒了,我抓到你的狐狸尾巴啦!”“福尔摩斯”得意地看着我,“好吧,我投降,请‘福尔摩斯’大人降罪!”没想到她扑哧一笑,说:“这次看在你早早完成作业的份上就不罚你了,下回可别偷看了。”我赶忙点头,谢大人的不罚之恩,脚底抹油般迅速逃离案发现场。
      唉,家中有一个“福尔摩斯”,太耗费脑细胞了,你家有这样机智的妈妈吗?(指导老师/任  伟)

 


别了,爷爷
颜欣颖【泉州师院附小·六年级】

 

      每每望着那一张旧得有些破损的靠背椅,以及那副布满灰尘的老式眼镜,我都会想起曾经坐在那里,戴着眼镜看报纸或是看电视的爷爷……
      小时候,爸爸妈妈要去上班,爷爷奶奶在家带我,每天爷爷煮饭,奶奶洗衣服。由于我从小就是个吃货,爷爷煮的菜又很好吃,所以我便跟他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友谊”。每到午餐时间,我的眼睛和鼻子如雷达般开始搜寻美食,第一个跑到餐桌边上的必定是我。前方异能!我惊喜地睁大铜铃般的双眼,踮起脚尖,终于发现目标!经扫描,目标为鸭腿,经鉴定食材新鲜,美味指数五颗星。
      找到猎物的我并不急于吃完,而是先小心翼翼地望向四周,确定无其他“野兽”与我争抢,便立马张开“血盆大口”消灭食物。正当我吃得满嘴油渍,欲继续大快朵颐之时,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怪声:“啊!”吓得我魂飞魄散,像个被抓了现行的小偷,慌慌张张。见无处藏身,只得硬着头皮面对,转身一看来人,我立即低下头,战战兢兢地说:“爷爷,我知道错了……”
      爷爷故作凶狠状:“错哪了?”我支支吾吾地回答:“不该……不该偷吃鸭腿。”爷爷却忽然眉头一挑,露出笑脸,打破了刚才严肃的氛围:“逗你玩呢,贪吃说明我孙女胃口好,是只小馋猫啊!”爷爷边说边用双手调皮地揪了揪我那肉嘟嘟的脸蛋。被爷爷戏弄了,我大怒,撒开小短腿就要去追爷爷,可是怎么也追不上,厨房里回荡着我们爷孙俩的笑声,久久未曾散去……
      还有一次,我和爷爷坐在床上看书。我笑嘻嘻地指着书上的人物说:“哈哈哈,爷爷是猪八戒!”爷爷不怒,反笑道:“那你就是有着黑黑粗粗胡子的沙僧!”我的“怒气”瞬间被爷爷的话语点燃,就闹着去挠爷爷的胳肢窝,他被我痒得哈哈大笑,奶奶看着我们,哭笑不得地说:“这爷孙俩……”那段日子,真美好,是我最珍贵的回忆。
      没过几年,爷爷就生病去世了,家里的各个角落不再有一老一少的欢笑声了。望着双眼紧闭,神态安详的爷爷,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读书,让去了天堂的爷爷为我骄傲。
      爷爷走了,还带走了我的童年,永不归来,我只能把美好的回忆装在心里。我轻轻地与爷爷说声再见,也向过去的那个自己告别,带着梦想勇敢地飞向未来……(指导老师/淡  泊)

 


收渔网的渔民们
丁可楠[泉州市第五中学·初一年级]


      海风轻扬,我站在被海浪冲刷过的沙滩上,驻足眺望。远处海天一线,海浪轻轻翻滚着,掀起层层白色的浪花。临近傍晚,太阳一点一点地将阳光洒向海面并染红了天空。
      远方渐渐地浮出一个小点,背着光朝岸边驶来,那是一条渔船。船越来越近,船上的人挥着手,朝岸上呼喊着什么。这声音吸引了海边的人们,大家纷纷往身后望去,一群妇女谈笑着缓缓地走向海边,也用力地挥着手回应渔船上的人。看着她们身上质朴的装束,便可知是生活在这海边的渔民。
      这时,那条渔船也靠岸了,船上跳下来几个高大的小伙子。妇女们捡起沙滩上的麻绳,冲小伙子嚷着些我们听不懂的方言。排头的小伙笑了笑,也抓起麻绳,大叫一声,渔民们便排成两列,将绳子慢慢地、有节奏地往后拉。
      我的眼里直冒问号,“他们在收渔网。”妈妈告诉我。渔民们随着小伙子的叫喊声,拉着绳子向后退。我看着他们将几十米外的渔网收回,这项工作对他们来说,竟毫不吃力。来回变换队形,反复循环,他们将技巧运用得十分流畅。夕阳渐渐被他们拉至海平面,与海洋融合在了一起。海面波光粼粼,渔民们的动作使平静的海浪荡起层层浪花。天边的霞光将渔民们的脸映得通红,促使汗珠一滴滴流下,那深绿色的渔网终于露出了海面。人们欢呼起来,纷纷围上来给渔民们加油。那个小伙子也高兴地叫起来,脚下的动作加快。渔民们咬着牙,加快速度完成最后的收尾。当第一条大鱼挣扎着跃出浅浅的水面时,渔民们也高兴地互相讨论着这一次的收获。小伙子跑到最前端,把渔网上的结打开。最后,整张渔网暴露在金黄色的沙滩上,渔民们欢呼雀跃,全然不顾手心中被勒出的红痕,赤着脚奔到渔网前,兴奋地将“战利品”一个一个装进筐里。
      看着他们激动而又欣喜的神情,我也被这一刻的画面吸引住了。最后一点晚霞伴着渔民们的欢笑声消失了。我想,对于勤劳的渔民们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那满网的收获吧?(指导老师/淡  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