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总第389期/2015年4月3日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报总第389期/2015年4月3日

2015/04/04 00:00
浏览量

小树林之星0389黄睿淇

 

“星人”生日:2007年1月10日
“星人”情趣:围棋、象棋、运动、旅游、阅读
“星人”星语: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星人”星愿: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才。
“星人”星光:
★2014年荣获南安市中小学生体育联赛棋类比赛(象棋)二等奖
2014年被评为校“三好学生”
2014年荣获泉州市“一凡书城”杯网上读书夏令营活动二等奖
2014年荣获《南安商报》与南安农商银行联合推出的“中国梦•少年梦”青少年才艺创意大赛南安赛区“最佳人气奖”
“星人”父母说:
  孩子,“健康成长,乐观生活”是爸妈对你最大的期盼。你一直在不断努力,不断进步,也在不断成长,我们都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愿你在今后的成长道路上,更勇敢、更自信、更独立!

 

翻滚吧,便利贴
★ 黄睿淇[南安市洪濑第三小学•二年级]

  生活中,便利贴是我们学习的好帮手,它也能给我们带来欢乐哦!
  这是一个游戏,叫“翻滚吧,便利贴”。游戏当然会有规则,这个规则是:在脸上贴5张便利贴,想办法把它甩下来,但不能用手。
  老师先给我们分组,我们是必胜队,另外一组是无敌队。分好组后,无敌队先上场了。老师撕下一张张便利贴,用力贴在同学们的脸上,并摁了摁,同学们瞬间变成了大花猫。老师一声令下,无敌队个个张牙舞爪,想把便利贴甩下去,可便利贴像一个个淘气的小娃娃似的,根本掉不下去。无敌队的队员使劲地甩呀甩,终于甩下了几张便利贴,不过他们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看着他们的狼狈样,我不由得紧张起来。轮到我们必胜队上场了。我们一个个不停地挤眉弄眼,摇头晃脑,可惜成果比上他们的呀!
  终于,决赛开始了,两队的代表准备大战一场。他们使出全身的力气,只见锦增一会儿张牙舞爪,一会儿挤眉弄眼,可便利贴还是纹丝不动。看着他无奈又气急败坏的样子,我不禁替他着急。我紧紧攥着双手,眼睛死死地盯着,恨不得用眼光把便利贴撕下来。可比赛结果是悲哀的,我队的代表输了。
  但是,通过这场比赛,我看到了别人的优点,明白了自己的不足,看来我还要继续努力呀!(指导老师/小  鹿)

 

 

小树林课堂佳作
 

 

这个房间
★ 黄冉琪[泉州师院附小•五年级]

  一踏入这个房间,我原本欢快的心情马上就暗淡了——桌上放着撇哥的教案。唉,这节课又要悲哀了。
  人一到,撇哥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写作五法”。那一个个生动又形象的例子逗得全班哈哈大笑。而我,看着撇哥那镜子般的脑袋,更是乐不可支,笑得肚子疼。“那些可有可无的废话……”而这场“笑灾”的制造者,似乎无视了这一波波的笑声冲击,镇定地讲着课。然而,半分钟后,大家又忍不住了,“呵呵”地笑出声来,“五百个字,全是废话……”
撇哥的话,像磁石般吸引着同学们的注意,但我,却脱离了“磁石”的引力,专注地打量起墙上的书画。
  看着看着,我忍不住在心中赞叹道:“哇,不知这是谁写的,写得真好!”那些书法作品,有的清丽秀气,有的苍劲有力,然而,最吸引我的,却是一幅四四方方的水墨画。我的目光一直聚集在那幅画上,我的灵魂好似进入了那山清水秀的宝地,那儿的山上长着翠绿的小树,那儿的小村庄住着善良亲切的村民们,村边的大海上,渔夫撑着小渔船,天边的云雾下,高高低低的山脉凝视着整个世外桃源的宁静……
  “‘拿’太普通了,‘看’太普通了,‘走’太普通了……”老师的讲课切断了我的幻想,我的心神从画中的世外桃源回到了现实。
  “‘我只是个戏子,活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这句话就很经典……”老师还在长篇大论,我心中却充满了崇拜。这么一个简单的句子,却如此有深意,如此经典。不过,为什么只能活在别人的故事里呢?我无奈地摇摇头,这真的好有深意呀!
  哈,看来撇哥的课也不一定会悲哀啊,至少这节课趣味盎然。(指导老师/林书缘)

 

 

 

我读懂了建阳盏
★ 杨梁晖[泉州市实验小学•六年级]

  鼎鼎有名的建阳窑兔毫盏,通体乌亮的身躯飨着人们的双眼,玻璃窗口下的釉面温暖敦厚,泛着满天繁星般的晶莹的光。
  小时候去云南旅游,逛遍了大理的夜市,路口的一家古董店吸引了我们。这家店倚在拐角处那一安详的小窝里,粉刷着绿漆,沁着一股子浓浓的檀木味。进了大门,就瞥见了陈列着的各式古玩的立柜,它们似乎一直立在这儿,古旧的味道与那些为了旅游而开发的店铺截然不同。
  同行的友人在这些千奇百怪的稀奇玩意中,掏出了一件黑乎乎的碗,沿上还破了一点儿。但是他如获至宝,捧着这碗,举在头顶,在昏黄的灯光下旋转着、把玩着、端详着,双瞳发出了“千里觅知音”似的光芒,他殷切地投到了店主瘦削的躯干间。一询价,才知道,这破碗值七八万!店主用他那古老刻板的语气回绝了友人的砍价,即使他再怎么言辞滔滔,也就是这个价!
  当然了,友人只好在他妻子愤怒的目光中悻悻而归。即使买了个大红大绿的瓷瓶,也比这个强吧!我心里默默地想着,总不屑于那黑色的釉面。
  再一次,我去洛阳旅游,走累了,去路旁的一家饭店小憩。听说这里有宋人斗茶时用的茶水,我们迫不及待地点了。呈上来时,是一个黑色的小碗,里面放了些茶饼子,正当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时,一股开水倾倒下来,浓茶滚滚,泛着白色的茶汤,似潮水翻涌,氤氲的蒸汽甘美醇厚,恍如梦境。我们几个不谙规矩,端起来就大口大口地灌下肚里,喝了个水饱。
  小二见我们如此兴致盎然,也娓娓道起理由来,说宋人喝茶宜白,越白越好……最好的是……又提起那一个熟悉的名字——建阳盏。
  建阳盏中的茶水甘白,釉面乌黑,在乌黑的碗里放白色的茶,更黑白分明。那黑色的坯子里,原来是黄白的泥,本可以成为亮丽的青釉,洁白的白釉,却为了突显出这茶水的圣洁的白,甘愿贬低自身,去托举他人,这不正像鲜花旁的绿叶,甚至比它更高尚吗?
  我读懂了你,建阳盏,或许在那天的灯光下,你是黑的,不动人的,但你的坯子仍是白的,正像你那甘愿成为绿叶的品格,是一尘不染的。(指导老师/木  车)

 

 

 

小树林同题擂台
 

 

那人 那爱 那礼物
★ 吴钰淇[晋江市实验小学•五年级]

  叶的飘落,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的追求?
  他抬起头,看着西边那一片泛红的天空。太阳昏昏沉沉的,像吊着铅块,一点点地往下落。周围的天,就像被油浸过的干净的白纸,呈半透明状,模糊的夕阳透过这淡淡的渍迹,映入他的眼中。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来这里,这个隐藏在学校后山外的小沙丘。每到傍晚,就会有好看的彩霞照映着鸟儿们的打闹和嬉戏。他便利用这下午放学的四十分钟,来观赏美丽的落日美景,纵然他会想很多,关于母亲父亲,或者,他的家。
  在他只有四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本来家境就不好的家突然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如同瘫痪一般。母亲哭红了双眼,搀着奶奶,抱起瘦小的他说:“一起努力。”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后来,他很少在白天看到母亲,奶奶时常拉着他,用干枯的手摸摸他的头说:“小龙,以后要听话,好好学习,要为父母争光。你有了出息,你的妈妈再累,也会笑起来。”此后,他发奋读书,似乎偶然,却又理所当然地成了班上乃至年级的佼佼者。可是,他却在母亲日渐佝偻的背和奶奶苍颓的白发之间,变得越来越沉默。
  “咳!”他干咳了一声,便向学校走去。下午上学时间快到了,像往常一样,照样有许多素不相识的学生双手抱起一大叠书,飞快向前走去。他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到教室了。
  他一进门就站住了,像猎狗嗅到腊肠般,纹丝不动。天啊,教室里一片热闹的景象,气球、鲜花,还有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祝小龙生日快乐,我们永远爱你”。大家见他来了,便都朝他涌了上去。老师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别老孤立自己,你看,有这么多关心你的人,你并不孤单!”
  那口吻,就像当年的母亲。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大家开始欢呼雀跃地玩闹……后来他忘了曾经的痛,变得活泼又快乐。而父母的爱,永远地埋藏在他的心里,成为一份永恒的礼物。(指导老师/淡  泊)

 

 

 

那首歌 那领悟 那蜕变
★ 王立雯[晋江市安海可慕小学•六年级]

  “一盏灯,一个人,被忧郁附身,镜子中的自己有一点陌生……”我坐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因为已经放学很久了,操场上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人,我一边听着李炜唱的《脱胎换骨》,一边想着心事……
  曾经,我和她是很好的朋友,虽然在学习上,我俩总是轮流着第一第二,不分上下,但在课下,我们却玩得甚欢,一起谈心,一起游戏。可有一天,她变了,变得不可理喻,变得虚伪自我,变得让我感到陌生。她开始在背地里讲我的坏话,什么都跟我争,争班长,争大队长,争谁的人缘好,争谁更容易引起老师的注意……有上进心是好的,我愿意和她比,可她像“鬼迷心窍”似的开始不择手段,争不过我就“陷害”我,在我辛苦出完黑板报后将它偷偷擦掉修改,让老师觉得我办事不力;把我的试卷藏起来,害我被老师罚抄;甚至用她“班花”的容貌去叫男生在选举班长时别投我的票……
  当我知道这一切以后,简直不敢相信。而现在,我都不知该如何跟她相处,虽然班上女生知道后,也都渐渐远离她,与我为伍。尽管我的好友都告诉我“她会妒忌你,是因为你活得比她精彩”,可我还是沉浸在痛苦中,我好想知道她究竟怎么了……我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充满忧郁,意志低沉。
  歌继续播放着,我闭上眼睛,静静聆听“我等待脱胎换骨,拥有倔强的灵魂……看世界里事与愿违的脚本,但现在未能打倒我的是一种念力,终有天时间会证明谁的业障难易……”突然,我好像有了领悟,是啊,只要衷于自己,即使我不脱胎换骨,也能活得更加精彩,我失去了一个朋友,却也能收获成长,也许她真的回不去了,那我也可以放手……
  时间是不是真的可以证明谁更好?我不知道。但当时间冲淡了从前,我就将换来重生!(指导老师/淡  泊)

 

 

 

那年 那路 那回忆
★ 黄伊琳[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童年里的那条小巷,朦朦胧胧,却依稀记得——像晴空,在整个雨季里我们不能看见它,却清楚地记得它。
  在每一个残阳照射之时,总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披着金黄的阳光,安静地走在那条寂静的巷中。那时的天空,总是飘着美丽的云彩,梦幻得不真实,小巷两旁的古厝带着闽南独有的特色——红墙白砖,美丽而朴实。上幼儿园时的我,总是要走这条路的,背着或重或轻的小书包,手中偶尔还拿着老师奖励的零食,空寂的巷中,有时只剩下我的脚步声。
  刚开始走的时候,的确有些怕。幼儿园离巷子非常近,所以我可以和妹妹两人慢慢走。可是妹妹对巷子附近的路很熟悉,我经常走着走着就看不见她的身影。当然,在我回家后她总少不了一顿批评。后来,我也不怎么需要依靠妹妹带路了,我甚至喜欢上了小巷的宁静。在暖暖的夕阳下,两旁的房屋显得格外安静,夕阳,给了我莫名的安全感。巷子的尽头就是外婆家。每次我走到那儿时,总会看见一位老婆婆,坐在黑色的椅子上,戴着老花镜,看着报纸,脸上是慈祥的笑容——那就是我的外婆。她每天都在门口等我回来,就像我每天都要走这条巷子一般。
  若是在下雨的季节里,还是孩童的我总是举一把粉红色主底、白色圆点点缀的小伞,小伞上充满了童趣与稚气。要是赶上了狂风暴雨,那把小伞终究是不够用的,那时我就会躲在一栋大古厝的屋檐下,坐在台阶上,看着书,心中咒骂着天气不好或是怎么的。现在回忆起来,才突然咀嚼出那意境是有多美。
  之后,我就再也没去过那里,最后一次行走的时间也记不清楚了,只是在某一个时候会回忆起来,不经意间。
  那年,那小巷的路,那记忆里的欢乐,皆是随风、随雨、随时间的流转而渐渐消逝,唯有那夕阳斜影,那红墙白砖,依旧静静地存在记忆的深处,永不消逝……(指导老师/淡  泊)

 

 

 

小树林病例诊疗
 

 

营造画面 如临其境
★ 写作精品班/鑫源•老师

【病文入院】

  教室里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每个同学分析着周围同学的话语,最后指向其中一位同学。当一个又一个同学被“冤死”后,卧底终于浮出水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竟然是他!
  镜头倒回十分钟之前。老师干练地抽出一些纸片,揉成一团后分给同学们。同学们将纸片紧握在手中,慢慢打开,看着纸片上的字,有的同学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有的同学显得有些呆愣,甚至有些同学打算“毁尸灭迹”。精彩就此展开,同学们按照顺序描述起来自己手中纸片上的词语。一个同学说:“有塑料外壳的。”另一个同学接着说:“可以用来玩游戏,上QQ!”又一位同学发话了:“要有信号才能使用。”……当同学们都对词语描述一番之后,教室里安静了下来。老师说:“谁是卧底?请指——”气氛被渲染得很紧张,同学们的手臂如同原始森林的树枝,纵横交错。当老师把得票最多的同学手中的纸条打开时,同学们都屏住了呼吸。老师公布了答案:“他被冤死了。”

【病例分析】

  记叙文用于写人、记事、状物和描景,离不开生动形象这个基本要求。如何让记叙文生动起来?营造“画面感”无疑贯穿着写作的始终。只有让学生主动斟字酌句,自觉营造主要场景的“画面感”,让读者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感同而身受。让写出来的记叙文充满“画面感”,需要做到这几点:

一、场景描写,渲染画面

  我们平常所写的记叙文,大部分都是以人景交融的场面作为背景。学会场景描写,对于渲染气氛、写出“画面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场景描写有几对结合要素,一是背景场面与中心人物,二是中心人物与其他人物(或中心景点与周围景物),三是正、侧面描写和动静结合描写。不少古今名篇,如《岳阳楼记》、《醉翁亭记》、《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都是绝佳范例。文章的大背景布置好之后,场景中人物便该粉墨登场了。

二、刻画细节,写活画面

  在文章中,要把人物写活了,无非是让他又说又动又想,还要让他所说所做所想都独具特点,因为人物是动态的,这种动不仅指外在的动,更是指内心的汹涌澎湃。正如大文豪鲁迅所说,人物描写中最要紧的是刻画一个人的神态。如《祥林嫂》中“五年前的花白的头发,即今已经全白,不像四十上下的人;脸上瘦削不堪,黄中带黑,而且消尽了先前悲哀的神色,仿佛是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文段中对呆滞木讷、仿佛失了魂魄的祥林嫂,可谓刻画得入木三分。学生应该学会准确用词,多样化使用修饰语,在文章中将人物细节、景的细节、物的细节有序组合,使人物跃然纸上。写好人物后,文章仍是稍显单薄,这时候修辞的作用便尤为重要了。

三、用好修辞,生动画面

  修辞不仅包括学生常用的比喻、拟人、排比,还包括反复、通感、夸张、借代和对比。恰当使用修辞能够将抽象的东西具象化,能将细腻内隐的情感变得具体可感,还能将读者的多种感官调动起来,充分参与到文章中来,真正让文章有“画面感”,让读者如临其境。

【病愈出院】

  教室里的气氛格外紧张,同学们个个横眉怒目,向周围投出充满质疑的目光。大家眯着眼,分析着每一位描述者的只言片语,最后毫不留情地将手指指向了他。当一个又一个同学惨遭“冤死”后,卧底终于浮出了水面。竟然是他!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惊讶”二字被镌刻在脸上。
  镜头倒回十分钟之前。老师干练地抽出一些纸片,揉成一团,那些纸团像一个个调皮的小丸子在老师的手心滚动。同学们伸出手,捏起一个小纸团,便如偷到了稀世珍宝似的,迅速把它握在手中。有的同学凑近纸条,透过那唯一的缝隙,一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又立刻把纸搓成了一团;有的同学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词语,显得有些呆愣;还有的同学笑盈盈地看着大家,让人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精彩就此展开,身穿红色外套的小A说:“有塑料外壳的。”急性子的小B不甘示弱:“可以用来玩游戏,上QQ!”“要……要有……”小C挠了挠头,吞吞吐吐,“要有信号才能使用。”下一位同学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计上心来……当同学们都对手中的词语描述一番后,教室里安静了下来。是他,还是她?答案无从得知,压抑、怀疑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来。到底是谁?我的大脑需要冷静地作出判断。“谁是卧底,请指——”老师那故意拖长的尾音带着一丝幸灾乐祸,我好像看出了一些端倪。教室里的手臂如同原始森林的树枝,纵横交错,我也伸出了我的手臂。许多同学不约而同地把手指向了小D。难道是他?当老师把他手里的纸条拿到手中时,同学们都紧盯着那薄薄的纸片,屏住了呼吸。我的目光在老师和小D间交替,想要发现些什么。“他——被冤死了!”“啊!我就知道不是他!”“卧底是小B,早就叫你们听我的,你们偏不信……”教室里又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