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第012期/2012年9月10日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温陵书院报总第012期/2012年9月10日

2012/09/20 00:00
浏览量

 温陵书院 课堂佳作


爱的细节
 

★ 吴欣怡[泉州五中·初二]


  夏日炎炎,天地同蒸笼一般,热气腾腾。
  每个女生都最怕被晒黑,可在紫外线的强势攻击下,朋友圈中的女孩大多黑得一塌糊涂。她们羡慕我白皙依旧的肤色,不少人想向我取经,而我总带着一种自豪
不以为然地答道:“我的皮肤天生就这样,怎么晒都晒不黑而且越晒越白。”然后周围又是一阵阵感叹、抱怨。
  在那一天,我才真正明白我“晒不黑”的原因。
  城市喧闹着,知了鸣叫着,汽车喇叭嘶哑着喉咙,迫不得已在大马路上奔波的人们抱怨着……妈妈和我的脚步声不停地嗒嗒响着,即使是暑假,我都得不停地补
习、运动,生活从未停止过忙碌,就像时钟指针一样。妈妈也未曾休息过,撑着一把阳伞成天随着我东奔西走。
  她蹬着高跟鞋,像有无限能量蕴藏于脚底。“嗒嗒嗒”的声音同机关枪扫射一般。她一边走一边挽着我的手臂,将我拢得很紧。加上这闷热的天气,我的汗水在
背上如同一场大雨般落得酣畅。我不耐烦地挣开,径自走得飞快,躲进芒果树荫小道,阳光却仍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斑斑点点地洒在我的手臂上、颈上、脸上,灼热的,不禁让人感到难受。而妈妈则快步赶上,让我跟她站近些。我不愿意却也懒得开口,扭头淡淡看了她一眼,却见她眉头比先前稍稍拢紧了些,一副担忧的样子。我终是吱了声:“不要了,站一起更热。”而后继续自顾自向前走着。
  走了一会儿,我低下头,防止被晒到脸,却看到脚下一片伞状的阴影包围了我。抬头一看,粉色的阳伞完全遮在我头顶上方。扭头看看妈妈,她眼望前方认真地
走着,左手斜斜持着那把阳伞,麦色的皮肤暴露于毒辣的阳光之下。我看见一滴豆大的汗珠滑过她的额头,溜过她的鼻尖,而她只是随意地一擦,一如既往地走着。阳光绚烂地照耀着,璀璨的光铺满妈妈娇弱的身躯,我忽而想起五月天的《天使》,在心底轻轻地哼唱着……
  “你就是我的天使,守护着我的天使……”
  我未曾涂过防晒霜,却也抵抗了强烈的紫外线,那是因为我拥有这世上最强大的保护伞!她,持一把伞,为我,遮一片夏阳。  (指导老师/木  易)
                    



 

★ 吴  葳[晋江市普贤小学·六年级]


  水从指间划过,掬一捧,在阳光下如点上了翠钻。它,似短暂的生命。
  它可以清澈见底,也可以污浊不堪,只看它的心。它似乎无处不在,令人倾心。
  它似高傲的贵族小姐——从不为别人停留一刻。身穿一袭蓝底白边、圣洁繁复的洋裙,每一步都充满骄傲。我们的生命亦如此,时间不会为我们停留,我们没有
停下脚步等待的理由,让每一步充满骄傲。
  它似快乐的牧羊少年——哼着只属于自己的无名小调,旋转、跳跃,步步泛着快乐,从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目光。我们的生命亦是如此,短暂的生命为什么不让它
充满快乐?小事琐事忽略不计吧,为什么要让它令我们生气呢?
  它似乐于助人的女孩——帮别人洗洗衣服,浇灌奄奄一息的花朵,冲去污渍,给干渴的人一丝清凉,带给其他孩子欢乐的童年。我们的生命亦是如此,让生命充
实其实很简单,帮助一下别人,一声淡淡的谢谢可以让我们得到快乐、得到充实,那得到帮助而幻化的笑容可以让一天的疲惫消失。
  它似历经磨难的老者——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轻拂过水草,愤怒地与海礁斗争,阅历丰富使它一切淡然了。我们的生命亦是如此,我们要帮助弱者,要敢于与
恶势力斗争,平常的俗事看淡一点吧。
  它似天真活泼的孩子。
  它似满腹诗书的文豪。
  它似彬彬有礼的绅士。
  它似英勇无比的战士。
  ……
  生命似水……  (指导老师/木  车)
                    

 

我欣赏这样的生命


★ 江晶媛[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走过喧闹,走过繁华,无论走过多少荒芜的岁月,它们依然冰清玉洁地散发自己独特的芬芳。


(一)


  炎炎夏日,天空飘着几朵慵懒的浮云,在这蓝天白云之间,你婀娜的身姿让人不由得驻足停留。
  在花市中看不见你的身影,在泥土中看不见你的身影,在花瓶中看不见你的身影,唯有在那似碧玉的湖水中,才能看见你嫩绿的茎,白玉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
红,好似一个少女。
  你放弃了舒适的环境,顽强地屹立在淤泥之中。你的心是那样坚强并无瑕疵,也难怪周敦颐会如此赞美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高贵、顽强、美丽。这是莲花带给我们的品质。
  我欣赏这样的生命。


(二)


  风雨中,你伫立着。
  烈日中,你伫立着。
  青翠挺拔的身影,一直在那儿,从未缺席。你好像一个年轻的战士,仰着头,即使风雨再大,你也决不低头,永远是那么骄傲,顶着风雨、烈日,依旧焕发着那
激奋人心的绿。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板桥曾对你如此高的评价,其实这何尝不是他给自己的鞭策呢?
  坚劲、意志、美丽。这亦是竹带给我们的。
  我欣赏这样的生命。


(三)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可是王安石笔下的梅?
  你特立独行,你选择在寒冬之时绽放,就注定了你一生的与众不同。
  陪伴你的不是阳光雨露,而是暴风雨雪的打击;陪伴你的不是绿草的衬托,而是硬石的冰冷。
  看着你娇小的身躯,我脑中浮现出中华儿女的身影。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先辈们正是学习了你的精神,顽强斗争。
  坚贞、拼搏、美丽。这亦是梅带给我们的。
  我欣赏这样的生命。
  生命的美丽,非唯我独赏。   (指导老师/木  车)
                   

 


那一年,冬天好暖


★ 尤芳澜[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行走在通往考场的路上,孟郊摸了摸身上那暖和的衣裳,仿佛又看到母亲那期待的目光。想起那如弓一般的腰,想起母亲在灯下缝着衣服颤抖的手,他永远不能忘记那个晚上啊!
  那是出行的前一晚,孟郊仍在油灯下苦读,母亲又翻起他的包袱,一件一件小心地抚摸着。突然,母亲捧起一件已经破了的外套,向桌子边走去。“娘,这是要
干什么呢?”孟郊嘀咕着,瞄见母亲的身影。只见母亲悄悄点燃油灯,蹒跚地走到柜子边,捧起针线筐走了过来。
  母亲从针线筐中摸出一根银亮银亮的针,拉起一条白线。母亲用舌尖舔了舔线头,恨不得把它磨得更尖更细似的。针在黯黄的灯下一闪又一闪,那线调皮极了,
在空中跳动着。母亲仍在不断重复看,好不容易穿了过去,连喘口气的时间也不留,便又开始缝了起来。母亲摸了摸衣角,念叨着:“不行不行,会露棉的会露棉的。”母亲那双眼盯着那根针,针在母亲的双眸中闪动着,一针两针三针……针在母亲眼中一下来了个移形换影,变了个戏法。忽然“哎——”的一声,母亲生怕惊动了孟郊,连哎哟都来不及喊就咬紧牙关。
  母亲在灯下仔细地缝着,眼睛眨都不眨,外面风更大了。“呼……”帘子一下被风刮开,“咳咳”母亲的哮喘又来了。母亲又是一大阵咳咳,还一边念叨着:“
这一次一定要考好,早去早回啊!不知何时相聚,身上一定要暖些……”说着,大颗大颗眼泪滴在衣上。“咳咳咳……”孟郊再也掩饰不住,哭了起来,眼泪嗒嗒掉到书上,心里似乎有一股热浪在翻腾。
  此时,孟郊摸摸身上衣裳,心想:娘,我一定不负您的重望,不会辜负您对我深深的爱。想着,他大步迈向了考场……  (指导老师/樱  子)
                   

 

开心一刻


★ 张  翼[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吃饭啊!”妈妈冲着陶醉在电视机前的我和老爸大吼道。可我们仍然盯着电视。唉!这样的场景在咱家已经司空见惯了!我们家每天都会上演这一场戏!
  在我家有一个“慢性子”老爸跟“急性子”老妈,这一对儿“反义词”在咱家倒是水火相容,引出一件又一件好笑的事。
  “吃饭啦!吃饭啦!”老妈一次又一次吼叫着,我吓得赶忙跑到餐桌旁,而爸爸却还坐在那儿,好像没听到似的。经过几次的狂吼,老爸终于把老妈激怒了:“
吃饭啦!听见没有啊!”
  但老爸却淡定地说道:“哦,再等下,饭很烫。”“不行!你的‘等一下’就是‘等永远’。快去吃饭!”老妈双手叉腰,显出一副王者风范。“嘻嘻!好戏就
要上演了,又要打仗了!”我在一旁嬉皮笑脸。
  果然,大战马上拉开序幕!我兴奋地坐到一旁看着,仿佛看电影一般,等待电影开始播放。过了一会儿,老妈终于使出了“河东狮吼”:“给我去吃饭!”我吓
得赶忙躲到被窝里,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被如此巨大的吼声吓得直哆嗦。老妈的“河东狮吼”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不知道爸爸能抵得住么?
  但是,爸爸还是无动于衷,双手搭在椅子上,眨眨眼全当没听到。“嘻嘻!”我心想:如此强大的“河东狮吼”老爸竟然如此淡定,佩服佩服!不愧是为“慢性
子”。
  这可急坏了老妈,她见连绝招都没用,只好作罢,走出房间喝了口水又清了清嗓子,杀气终于缓和了一些。
  可是事情却没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只听老妈重重放下杯子,杀气又重回到了房间,爸爸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想必他也察觉到了危险。
  果然,不出我所料,妈妈走进了房间:“哼!看来要做出实际行动!”只见妈妈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电视前啪一声把电视关了。我知道下一个惨的是爸爸了。妈
妈一不做二不休冲到老爸面前,揪住老爸的耳朵直往餐桌边拉。“啊哟,啊哟!皇后娘娘饶命啊!”爸爸认输了,疼得直求饶。
  全家顿时都被爸爸的话逗乐了……
  这就是我的家,时而吵闹,时而战斗;时而欢笑……我爱我的家!我为自己感到幸福,因为我有一个温馨的家! (指导老师/梦  山)

 

 

温陵书院 同题擂台

 


★ 刘  燕[晋江一中·初一]


  像是古老的唱片低缓地哼唱着某首不知名的歌,带着倦意的嘶哑笼罩着极其阴霾沉重的天空。淤青般诡异阴森的天,如幕布,雨点慌张逃窜般地从那幕布中跌下来,隐身闪进各个角落。若即若离的嘀嗒声,又如融化的冰淇淋贴着玻璃杯壁下滑,缓缓的,有种与世隔绝的味道。雨水轻得如同被时光碾过,下一秒就被拖进了时光罅隙里,带着看破红尘的淡然与释怀。滴滴嗒嗒滴滴,像是孩童睡梦间的呓语,又像期盼孩子回家的母亲,失望之际发出的幽幽叹息。雨来了,树饥渴地说。如饿死鬼般的树颤悠悠地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乞求地抖动着绿色的斗篷。而雨飘渺得又如一缕愁思,抓不着,更握不到,就这样游离在天地间,挑拨每个人的心弦。

 

★ 姜洋洋[晋江市普贤小学·六年级]


  雨掉了,如划破了天空的袋子,倏地从天空掉了下来;又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瞬间割裂了凝固的空气,哗啦啦地下了。
  它们落在高高低低、形态各异的楼顶,一排排敲下去,像神秘的琴,那细细密密、深邃悠长的琴声,传到每个人的耳膜,如人们的喃喃细语。滴滴嗒嗒……如古
老悠久的歌谣,敲打在我的心坎上,让我不禁回想起童年的快乐。窗外,雨一排排地贴在窗户上,沙沙地发出声响,我仿佛听到了一只只蚕紧贴着玻璃俯行发出的细音。雨落在电线竿上,构成一幅五音谱,演奏着奇妙的音乐;落在瓦片上,和那瓦片叙说着天上的奇遇;落在树上,将自己融入树的体内,完成了一次温暖与温暖的传递,完成了一次伟大光荣的使命!

 

★ 潘晴琪[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屋檐下,又有些调皮的精灵成群结伴,共同玩起了蹦极游戏。而身旁不断哼唱小曲儿的哥哥姐姐们也时不时邀请弟弟妹妹们加入“跳迪斯科”的行列。窗外的雨仍然继续着它们的狂欢,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调皮的白雾就如热腾腾的奶浆,迅速地在整个天地间漫开。雾伴着雨降临在人间,那雨好似一条条透明的毛线,那雾就如一位温柔贤惠的的母亲,正一针一缕地缝着游子的棉衣。
  漫步在被雨水冲刷过的草地,处处弥漫着那诱人的薄荷味,再细细一嗅,鼻子里似乎又充斥着淡雅的野花香。一缕缕,一簇簇,令人心旷神怡。也许是女孩子的
天性吧!我从小就痴迷于雨雾中的神秘,那虚无缥缈的迷幻,足以使人如置身于一座古屋,有些阴森,又有些荒野的凄凉。由雨,我浮想联翩,那雨又似人生历程中的挫折,它阻挠我们前进的步伐,让我们学会乘风破浪,克服困难。就让我们享受雨中的乐趣吧。

 

★ 王  晖[泉州市实验小学·五年级]


  雨冲破大气,来到了它们陌生的世界。它们本不属于这个地方,但又无法控制高速坠落。一根、两根,许许多多根蚕丝般的雨珠们这样牵引着,茫茫一片。这蚕丝还在无限延伸着,错综复杂,竟在不知不觉中组成一张巨型的网,盖在了城市的上空。它们想将人们置于网中,却无一成功。
  晶莹剔透的生命,在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破碎。一根根蚕丝断开了,雨点七横八竖地冲击着人们,它们用尽全身的力量拍打着人们。最终,太阳还是取代了一切
,所有的生命仿佛不曾来过……

 

★ 骆楚楚[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雨来了吗?雨丝在我的视野里滑过,像在滑梯上顽皮的孩子,一会儿跳到这儿,一会儿滑到那儿。等到落到地上溅起水花,雨就越发地浓密起来。天空刹时间变得越来越黑,放肆的雨似乎惹怒了天,天的脸变得灰黑,可雨还是肆无忌惮地嬉戏着,丝毫没有把震怒的天放在眼里。
  雨渐渐大了,雷悄悄来了,闪电好像为天空揭开了一道口子,雷像几十面铜鼓在天空中声东击西,闪电银蛇般挥舞,魔鬼般闪现,地面上无数豆豆般的水涡一块
一块,亦真亦幻,生生不息。

  我站在屋子里,透过窗子,望着外面的雨,仰起头,仿佛天外还有天的蔚蓝色,那白云与天空相互媲美。雨,小了。彩虹隐约在天边……

 

★ 高亦衡[丰泽区第六中心小学·五年级]


  雨,打破了天空的寂静,穿透了厚厚的云,直奔地面。有些雨滴,在降落的过程就已经化为乌有,最终,落下来的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它们,就像是上帝不小心撒落的茶水,又似织女手中的银针滑落。
  雨有节奏地敲打着我的面庞,一点一点,在我耳边回响,似童年时的摇篮曲。
  它们,像掌声一样经久不息。我看见,这雨滴落在了粗大的电线上,一滴一滴,构成了一幅奇妙的雨中五线谱,而其他雨滴似乎有了灵感,便敲打在屋顶上、竹
竿上,奏成了一首旋律优美的乐曲。
     雨渐渐地停歇了……

 

★ 刘宇霖[鲤城区第二中心小学·五年级]


  雨,像一群久经沙场的精兵,冲破了天空这堵墙,在空中跳跃着来到人间。它们降落到干枯的田野,滋润着干渴的土地……它们或许来自天堂,降临于人间。雨,是多么神秘的物种。我们不知道它为何来到人间,我们不知道它为何救济农民的田地,甚至不知道它为何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也许它是太阳和月亮的使者。它们团结,从不会让一滴雨独自执行任务。它们总是成群结队,永不分离。它们变幻莫测,时常出现在月黑风高的深夜,给夜晚增添了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与漆黑;时常又出现在荒芜人烟的坟地,给坟地添增了又一些恐惧与诡异;时常又出现在无人居住的草屋,给那儿增添了一份陌生与潮湿……

 

★ 傅泽薪[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雨,无力地倒下,在黑沉沉的乌云中沉重地低下了它骄傲的头。天,惨白着脸,那是饱经沧桑的老者少有的惧怕。雨不再黯然伤神,只是不住地颤抖,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让它无助地后怕。
  雨,是暗夜里的白雪。刺骨的寒冷,分外凄凉。刺眼的身躯,朦朦胧胧中只是一片暗灰。它悲伤着,似乎预示到了什么,让它这般紧张。
  远处的山林,顷刻间闪出了一片亮光,那红色,还夹杂着打闹,一片喧嚣。天空仿佛下沉了几分,边上也有一迹淡红,是被那山尖刺破,雨沉重地下着、下着,
落在山林里,惨红惨红,仿佛哭红了的眼窝……

 

★ 黄秋婷[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夏季的雨来得急,去得也快。辗转反侧中,整个世界就突然暗了下来,如同被一块黑色的布蒙上了一般。乌云滚滚,一点一滴,滴在窗子上,如同一张白纸上的蓝色斑点,画得这么丰富与饱满。雨大了,坠在路上,演奏着激烈的曲子。热情!激动!欢快!它奏的不是曲子!是寂寞!它在天上呆久了,寂寞难忍,终于挣脱云网,到这个世界看看。不出几秒,灰色的马路上像打翻墨水瓶般黑油油的。……雨小了,它轻轻吻着叶子,趴在叶上,向叶诉说着它经历的奇闻轶事。太阳出来了,它依旧坠下,缠绵于叶,真有种“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奇幻色彩。

 

★ 袁霖彬[丰泽区实验小学·五年级]


  雨淅淅沥沥地跳下了云端。它是劳动人民的汗水,是智慧的结晶,是庄稼的天使……
  雨,是春天的竖琴。听!那声音,细细密密,悠悠久久。淡淡的节奏,平静里自有一番波动。雨,是世界上最亲切的问候,一句轻轻的话,打开了心扉,到了内
心深处,触到了那份温暖、那份感动。点点滴滴,若有若无。
  雨丝?不,这是契科夫的哲思。哲思中流露出了人们的希望……雨,是那么美妙,那么奇异,那么神秘,而这一切,却又暗喻了什么?


★ 许  贤[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雨,从老天那网状的漏斗里跳了下来,玩起了蹦极,它们“沙沙”地尖叫着,绽放着笑容,留下了深陷的笑魇,吸引着更多的雨点儿。它们叫醒闷雷,让它去召唤雨中之花——伞,为它们洗起澡来。微风也来凑热闹,它轻轻走过,吹乱了雨丝,雨瞬间混杂在一起,有的轻盈地将步子迈向东方,有的转身向西方冲去,时不时发生几起“撞雨事件”。
  这时,太阳从“帷幕”中款款走了出来,是太阳雨!刹那间,在空中飘飞的丝雨,成了无数牛毛状的七彩鎏金,似梦幻,似童话。这时那雨丝落在了地上,又化
成了一块块被砸成细末的瓷器,虽散作千万微小的点,却仍不失那份神秘。


★ 张荷颖[泉州市第四中心小学·五年级]


“轰隆隆”伴随着一声怒吼,天空中伸出了一条条晶莹剔透的长鞭。它们在一只无形的手的操纵下狠狠地抽打着大地。“啪嗒啪嗒”大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渐渐地,它的怒火似乎平息了。它看着在自己无情鞭打下弯着腰“哎哟”叫唤的树木,似乎于心不忍。于是,它收起了长鞭,伸出一只只冰冷的手温柔地抚摸着万物,轻轻地抚平它们的伤痛。你看,它此刻与方才真是判若两人。刚才它还怒气冲冲训斥着,教训着眼下的一切,好似一个严厉的父亲。现在,它又似一位慈祥的母亲。你瞧,它耐心地为每一个孩子治疗伤痛,动作是那样轻柔,仿佛担心自己稍一用力,孩子就会难受地叫唤起来。

 

★ 傅雯雯[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一缕缕、一丝丝,染汇与交错,天地之间,顿然一片缭乱……
  雨的拜访,使人们猝不及防,乱了阵脚。雨的降临,猛烈地粉碎了人世间常规的生理时钟,秒针、分针、时针,有的加快了脚步,仿佛在追赶奥运会上那些田径
飞人的步伐;有的,则恰巧相反,脚步瞬间慢了下来,那悠闲的姿态,宛如在说:“这儿风景独好。”
  雨,是一座桥,它的起点,是温暖;它的终点,则是寒冷。雨,即是暖气候与冷气候之间的链接。它呀,也就是一位上天来与大地交涉的使者。
  雨,是世间的惊魂。万物都需要雨的沐浴,都需要雨的洗礼。在彼此身体接触之间,雨的思想,雨的情怀,也便与万物融为一体……

 

★ 彭圣斌[丰泽区实验小学·四年级]


  雨,终于打破了天的束缚,无力地降落到人间。天,却惨白无力。那是饱受沧桑的老者少有的面颊,脸上堆满了尘埃。那一条条火蛇般的闪电,便是它脸上一条条深深的皱纹。
  雨,是冬日里寒风凛凛的寒气,那么刺骨,令人瑟瑟发抖,分外凄凉;雨,是一群可爱而调皮的孩子,在别人毫不留意时,悄无声息地从天上溜了下来。它们厌
倦了天上的生活,来人间寻乐,不知哪日又要回去了;雨,是天上派下来给人间的礼物,它带给人们的是无尽的欢乐。
  远处的天空,突现一处暗红,那群孩子的嬉戏声隐约可见。慢慢地,红光刺破了天空的乌云,布满了天幕,照亮了远处的乌云。红光越来越刺眼,那群雨孩子最
终无路可逃,最后汇聚成水,往江河流去……

 

(本专辑指导老师/林书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