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总357期/2011年8月8日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报总357期/2011年8月8日

2011/08/21 00:00
浏览量

□ 主    管:泉州市教育局社管办
             丰泽区教育局社管办
             鲤城区教育局社管办
□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温陵书院
□ 主    编:林书缘

□ 副 主 编:蔡东东 周暮风
□ 美    编:黄勇达 林小妹
□ [2011年8月8日 总第357期]

【小树林·课堂佳作】


小狗搬家

★ 余秉龙[泉州清濛实验小学·三年级]


  在一个风景优美、鸟语花香的地方,住着一只小狗,它叫贝贝。这个地方本来是没有名字的,小动物们来了,就给这个地方取了一个名字,叫“动物海岸”。在“动物海岸”,有捕鱼的、有上班的,还有整天快乐地玩水和沙子的。小动物们生活得十分快乐。
  一天夜里,有个小偷来到小鸡家。小狗贝贝发现了,便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当小偷正要偷东西的时候,贝贝将他抓住了。
  到了早上,贝贝把小偷带给了警察。警察一看,开心地说:“贝贝,你立了大功,你抓了小偷009!”警官取出一件警服和一枚徽章,送给贝贝,说:“你已经成了‘动物海岸’的卫士!”贝贝开心地说:“过奖了!过奖了!”
  成了“动物海岸”的卫士以后,贝贝每天都得工作,和伙伴玩的时间都没有了,甚至连休息的时间也很少,但贝贝一点都不厌烦,它觉得当“动物海岸”的卫士十分光荣。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天,侦察兵发现,远方有一辆海盗船即将入侵“动物海岸”,侦察兵赶紧将消息通知给大家。恐惧开始在岛上蔓延,有的动物决定留在 “动物海岸”战斗;有的收拾行李准备背井离乡;还有的直接丢下东西就逃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小狗贝贝竟然也二话不说就丢下警服,收拾好有用的东西,飞快地划船逃走了。
  知道贝贝逃走的消息后,大家失望极了:心目中的小英雄怎么消失了呢?(指导老师/曲  燕)

 

森林赛歌会

★ 洪梓涵[泉州市晋光小学·四年级]


  朦胧的月光下,森林里传出了歌声:“苦哦”、“咕咪”、“汪汪”、“呱呱”……不用说,这一定又是一个扣人心弦的赛歌之夜。
  萤火虫正提着自己的“随身宝”——灯笼在半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还没有等主持人说“开始”,动物们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唱了起来,歌声直冲云霄。
  主持人说:“下面请纺织娘为大家表演第一个节目!”舞台下支持纺织娘的动物们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纺织娘穿着绿色的衣裳,迈着轻快而有力的步伐走上了舞台。
  纺织娘开始唱歌了,评委们对她十分赞赏,给的评分一个比一个高。纺织娘 兴奋得一蹦三尺高,歌声的节奏变得越来越快,“扎织——扎织——”变成了“织!织!”高亢的歌声赢得了阵阵掌声。
  接下来是青蛙合唱团。它们呀,可厉害了,连续几届比赛都是亚军或季军。首先出场的是合唱团指挥官,它给观众们行了一个礼,接着手一挥,一群穿着深绿色衣裳的青蛙歌手走上舞台,表演开始了。歌手们跟着指挥官的节奏唱了起来,时而洪亮,时而低沉。结束时,评委们更是好评如潮,得分比纺织娘还要高,大家鼓掌鼓得手都疼了。
  青蛙合唱团之后就是小狗的表演。它呀,年年赛歌都是冠军!看,小狗上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这一次他又要夺冠了。它开始唱了:“汪棗汪棗汪!”那雄壮有力的歌声,听得松鼠不住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敲着大树,鱼儿也时不时地跃出水面。小狗唱得十分陶醉,唱完时全场都沸腾了,评委给小狗打了满分,小狗欣喜若狂。比赛的结果是,小狗第一,青蛙合唱团第二,纺织娘第三。
  最后一个节目是《森林交响曲》,所有的歌星都上台了,猫头鹰用自己结实的嘴吹起了笛子,白腹秧鸡、蟋蟀和知了一起拉起了小提琴,一阵阵悠扬的音乐冲破了云霄。
  赛歌会结束了,动物们依依不舍地回到家,进入了甜甜的梦乡。(指导老师/探  花)

 

老妈变脸记

★ 蔡书荣[丰泽区第五中心小学·五年级]


  我做贼似地推开家门,刚进门老妈就从厨房飞了出来,扑在我身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脸上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乖女儿,今天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鸡腿。”
  我只想马上冲进房间躲进被窝里。
  老妈见我眼睛通红,似乎有些不开心,就把我拉到沙发上,关切地说:“怎么了?你不喜欢吃鸡腿,那你喜欢吃什么?说吧,老妈给你做。”老妈紧握着我的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成了紧张。我摇了摇头,一言不发。老妈急了:“谁欺负你了?说,老妈帮你揍他!”我又摇了摇头。
  老妈歪着头看了我一阵,若有所悟,一把夺过我的书包,从书包里翻出了一张只考了59分的考卷。老妈的表情顿时晴转阴,乌云密布,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落下,闪电一道又一道地打了下来。妈妈的眉毛像两条蚯蚓似的,拧在一起,脸色由红变白,嘴巴像狮子张开的血盆大口:“你怎么考得这么烂?”她的手不停地拍打着桌子。
  此时此刻的我脸色苍白,像一只小老鼠,躲在角落里,牙齿不停地打颤,只想找个洞钻进去,逃过这一劫。(指导老师/宏  观)

 

品味友情

★ 洪  莹[泉州市第三实验小学·六年级]


  表面抱怨着,却整夜守在病床前的朋友;一起打打闹闹,吵架后主动道歉的朋友;伤心时,默默给你一个肩膀的朋友。友情给了我们的生活许多温暖。也许曾经濒临破碎,曾经面临分别,曾经被我们遗忘,但每一份友情都是伟大而纯洁的。
  三年级时,我换了新同桌。那个女生傻乎乎的,经常被欺负,特别是她极具“个性”的长相,常常被同学们嘲笑为“恐怖分子”。
  上课时,她总是用手托着脑袋望着窗外发呆。我看着她,低声说:“白痴,做什么白日梦啊?”她那笨重的脑袋立刻就像弹珠一样掉下来,在手臂上弹着,接着用特别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无奈地耸耸肩——碰到这样的同桌,也只能祝自己好运了。
  下课后,我总爱拿她的头发来做“形象艺术沙龙”,把她额头上的刘海梳起来,然后再扎一个“冲天辫”,看起来就像日本鬼子,惹得全班一阵惊天动地的轰笑。不知为什么,遇到这种事她竟然和同学们一起笑,而且毫不尴尬地摆弄着头发。有时我真想掐她一下。她怎么这么傻呢?
  “生日快乐!”她捧着马克杯认真地对我说。我有些吃惊,她竟然记得我的生日。我的嘴角颤抖着,内心始终无法平静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女生,这个被欺负了都不会哭的女生,这个被我笑称为“白痴”的女生,这个同学们眼中的“恐怖分子”……她居然记得我的生日!我有些不自然地笑了一笑,接过礼物,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谢谢你!”
  如今我已经毕业、长大了,每年生日,收到无数昂贵的生日礼物时,我总会觉得它们不如当年那只马克杯令我感动——因为那只杯子盛满的,是纯真的、无价的友情。
品味友情,友情让我的生命芳香四溢。(指导老师/淡  泊)

 

【小树林·园丁随笔】


带着更多的欣赏  伴随永不打折的耐心

★ 快乐作文班·大海/老师


  每次进入看图作文班,看到一张张稚嫩的脸微微仰着,一双双快活又灵动的小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嘻嘻哈哈的笑声洋溢在整间教室,我心头就涌上一股特殊的感受——怜爱中夹杂着忐忑。
  爱的是他们这么小,这么单纯与可爱,他们的快乐就那么简单,一段动画片就能撬开他们的小嘴巴,让“咯咯咯”的声音布满整间教室。
  怜的是他们就要面对两个半小时的课堂,扎入他们还懵懂无知的文字世界,要用夹杂着拼音的文字写出一篇完整的作文。
  而忐忑,是因为作为他们探索文字世界的引导者,我是否真正理解他们?是否能真正走进他们的世界,用他们熟悉的语言去为他们打开属于他们自己的一扇通向文字世界的窗户?我会不会用在我看来简单之至,而对于他们来说却无异于天书的语言去粗暴地伤害他们对文学的向往与憧憬?
  无数的问题萦绕着我,面对十几双信任的眼睛,我多么希望看到那一双双眼睛能跟随我的讲解开始慢慢燃烧,变得无比明亮,我又是多么害怕那一双双眼睛不再灵动,而是懵懂、疑惑地看着我,继而疲倦地将我拒之门外,或者眼神渐渐散乱,兀自走进了他自己的世界,空留我自己还在喋喋不休地讲解。
  我站在那间不大的教室,脚踩着结实的水泥地,却感觉如履薄冰,我影响的或许是眼前这群孩子整个人生对作文、对文学的看法。我怎能懈怠?我必需真正理解孩子们。
  C区二四晚的启蒙班,我又见到了小心桐,相比上一期,她在写作速度、遣词造句上都有了很大的进步,想起上一期苦苦等待她完成作文,直到晚上十点半的场景,看着她现在能在规定时间内独立写完满满一页,我心里甜滋滋的。
  放学时,照例和家长沟通一下,我拉过心桐,在她妈妈面前表扬了她,并点出了她还存在的问题和交代她回去一定要坚持阅读和摘抄。心桐的小脸红扑扑的,轻轻咧着嘴巴,害羞地笑着。
  心桐妈妈也肯定了她在小树林的表现,可是心桐妈妈继而开始告状,列举了孩子在家读书时易走神、懒惰不肯摘抄、在家写作时思路打不开等等“罪行”,要我批评下孩子。我摸摸孩子的脑袋,看着孩子的眼神逐渐暗淡了,低下了小脑瓜,我笑着说:“慢慢来,在写作时,您可以稍微引导一下……”话还没说完,心桐妈妈就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我也引导啊,给她讲了,她不懂。让她写个日记,问她动画片看了什么内容,写下来,她就是写不出来!老师您说说,这多简单她都不会,多简单啊!”
  我猛地一震,多简单啊!简单吗?对于成人来说,简单!可是对于一个二年级的孩子来说,真的简单吗?我很真诚地看着孩子的妈妈,说道:
  “您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您理解孩子吗?孩子才二年级,她才说过几年话?认识多少字?才看过几本书?我们觉得写篇日记很简单,可是对于孩子来说,却是个大工程,就像一个英国土著嫌弃一个刚认识ABC的人不会与人流利地用英语对话,这不是有失公平吗?我们要给孩子时间去积累语言,要用更生动可感的、孩子能够理解的语言去引导孩子,您说对吗?”
  接着我又以动画片为例,现场演示了怎样一步步设置问题,怎样运用肢体语言。心桐妈妈不住点头,笑着拉着心桐走了。
  望着小心桐的背影,我的心里却久久都不能平静,我在教育家长的同时,自己真正理解孩子吗?体谅孩子吗?有没有在心里埋怨孩子:这么简单都不会!有没有面对迟迟不肯动笔的孩子暗暗叫苦?或许我们正在斥责的这个孩子,上课时曾极尽努力去理解老师口中流利的但对于他来说却无比陌生的语言,或许他也曾认真抄下他看不懂的板书,希望能帮助自己顺利完成作文。可是,在一次次失败后,在他的世界里,作文该是多么难以完成的一项任务?他是不是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难以摆脱作文给他留下的高傲又冰冷的阴影?
  去和孩子换位一下吧,如果我们是一、二年级的孩子,我们有多高的语言水平?我们的世界里都有什么?我们喜欢什么、关注什么?我们能听懂什么水平的语言?我们喜欢什么样的老师?
  了解孩子才能真正理解孩子,看着他们握着铅笔“吭哧吭哧”写下一段磕磕绊绊的文字后才会觉得感动,批改这段文字时也才能带着更多的欣赏,伴随永不打折的耐心!请走进看图班、启蒙班的世界吧!请真正地理解他们!

 

【小树林·父母课堂】


我的“书虫”女儿

★ 张云霞[少年作家班·孙龙娇妈妈]


  女儿龙娇不知不觉越长越高,不知什么时候起,与我面对面时已不再仰视我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龙娇开始变成了我们这个家庭的核心人物,大事小事都喜欢发表一番“独到”的见解,有时还真让我们作父母的刮目相看!
  龙娇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读书——清晨睁开眼睛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随手在床头摸起一本书,翻开就可以读得津津有味,每天早上都要我催促几次才肯慢吞吞地、眼不离书地穿戴好,然后手捧着书下床、梳头、吃早餐,甚至去洗手间时也从来书不离手,唉……不过,我想正是因为这种对书的痴迷,龙娇才能在“小树林”的写作班里获得那样喜人的成长吧!
  也许是文字太吸引龙娇了,这让她对书本之外的一些事情明显漠不关心,比如她对家务似乎一点都提不起兴趣,除非自己的房间乱得实在是看不下去时才会偶尔整理一下——不过整理得还真是有模有样!
  一天当中,龙娇最不喜欢做但又不愿放弃的事当属练钢琴了。“开工”之前总是要我喊上几遍,才极不情愿地坐在钢琴前,尤其是刚刚练习一首新曲子时,望着一篇篇蝌蚪似的音符,她不免有些急躁,如果我在旁边多说几句,她还会“凶”我一下。唉,看她弹琴也蛮辛苦的,就保持沉默吧!等到曲子弹得流畅了,在流动的音符和悦耳的琴声感染下,她就会完全陶醉在音乐之中——这也许就是她对钢琴又爱又恨的原因吧!
  为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民主自由的环境中健康快乐地成长,我们也不例外,除了弹琴外,我们对龙娇没有特殊的要求,这让她从小就有了发展个性的空间。当然,女儿有时难免要搞一点“小动作”出来,让我头疼一下,不过——谁让她是我的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