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23期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报增刊023期

2019/12/07 16:37
浏览量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23期/2019.01.02
 
 
 
 
小树林风采展示
 
 
 
 
山  隐
 
★ 郑子颜
 
  早起,晨光熹微。轻推门,沁人的气息涌现,濛濛细雾还未散净,如几朵晚开的梦花。
  山中,蝉鸣已熄,涧中之蛙也息事宁人,山间有了片刻的喘息。
  天已放亮,我独在河边踱步。正值夏末,小河静谧地弥漫着莲的芳馨,水红色的花瓣,美得清幽,美得克制,美得似乎与我有交互相嵌的灵犀。
  晴明煦暖,进山。不知是谁,将几簇流光掷向溪涧,遂稍然逝云,只剩几块脆碎的玻璃片,里面溜进了光的魂魄,始金耀、明澈。
  撩拨着径旁零落的碎草,我怅然:此丛尽为年迈体衰之耄耋老人,无一丝生机!然,我瞥见一枝花,似是从枝梢陨落的野蔷薇,未全盛,却已在娇艳地喷朱喧赤。不知若盛后,是怎样一派华美?我不禁莞尔。
  正午的柔光晕染开了榆树的拘谨,使其尽情舒展,享受光与热的馈赠。天中空旷,暂无鸟雀喳喳怪叫着掠过——那定是一场喧闹。绢帛般净澈的云,成为了天空的主色调。
  过午,气候已不似初夏那般黏腻,偶有几许清风拂过,引来花草的一阵窃笑。此时最宜读些闲书,倦了,反手一盖,便可徐徐入梦。
  天色渐晚,大片炽燃的云霞一批批掠过,随倦鸟缓缓沉入西山。晚风一阵阵吹拂着,吹拂着水边的芦苇,吹拂着晚落的躺叶,吹拂着津渡众生……
  入夜,我与他人仍饶有兴致地点了盏油灯,继续在木屋周边的林中闲庭信步。忽地,从远方徙来些许萤火虫,散发出令人感到舒适的冷光,在茫茫之夜里,给人以安全感。我忽伸手,出乎意料地逮着了一只萤火虫,又缓缓掀开手,见其已然失去灼灼之华,便“欸”了一声,放其归林!
  夜渐深,我自觉心有余而力不足,便隔窗远眺几时,尔后徐徐入梦。梦中,时光飞逝,如同那似殷似赭的晨与夜,正从山涧隐士的指间,悄悄溜走……
 
 
静默的河
 
★ 曾诗涵
 
  河能见证岁月的变迁,更能见证人群价值观念的迅疾变化。
  河,在人群聚居处都有,它们在房屋和房屋之间涓涓流淌。虽可能不是清澈见底,但在水面上却不时绣着一圈圈的涟漪。人们在它挺拔的身旁穿梭,孩子们的笑声萦绕着它,它也不由自主地抬高眉毛,张大嘴却笑不出声。河岸边,房屋相对的邻人们,常常伸长了脖子,探着头,忽高忽低的声音,都交由河这个纽带来相互推送。一些闲来无事的老人会挑着鱼竿,用娴熟的动作把鱼竿调整好,然后把鱼钩抛进河面,静待奇迹。
  现代化,抢占了人们对河的视线。人们开始忽略河,映入眼帘的是河边新鲜的汽车。河两岸的路上被规划出一道道黄色的纹痕。人乘坐汽车飞奔而去,孩子们没有了围绕在河边的痛快大笑,人们更多的是开始在家中观看电视,刷着手机,人们很少再隔着河岸呼喊。
  河,已不再是原来整洁的样子了,它成了不引人注目的老河,河岸边枯黄萎黑的树叶已经无力抓住枝干,飘落于河面,扑进河的怀抱,慈爱的河却不知,它会和这落叶一样,已变得令人嫌弃。落叶聚沙成塔,阻碍了河流的前进,人们也只是撇了几眼,不以为然。
  河,已经黑得发亮,凝结了一层薄薄的膜,散发着怪异的味道。垂钓的人再也不复归,有的只是来来往往的人把各种各样的垃圾,统统倒入河中,河已经没了力气,再也流不动了。它无能为力地挣扎,臭味散发出来,窜到路过的每个人的鼻子里。人们捏住鼻子,避之不及。河的心里很疼,它的愁绪谁能明白,从一条清澈的河到现在的浑浊不堪,才短短几年时光啊!
  人类对事物变化速度的追求本无可厚非,而河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人类自私的一面,如果人们不改变现在的做法,失去的是更多美好的自然。
  河,仍然带着沧桑与忧伤静静地躺在那儿,它的眼里只剩下绝望……
 
 
 
 
沉寂的老巷
 
★ 杨梵榕
 
 
  古老的小巷是城市的脉络,它承载着城市经历的无数风雨沧桑。它是古城的文化妆容,缺少了  它,城市就好似干枯的小河,散发出空洞的气息。
巷,将往日衰老的景象藏在了古树间。古树就是老巷的外衣,以浓厚的深绿填充着老巷的质朴。参天大树是一条条老巷里必有的元素。
  无论行至何处,古巷总是先引起你的关注,巷口的古厝,巷内古老的气息,全都凝冻在老巷间。这近于尘埃的气息,阐述着一座城伫立在时间里所濡染的文化内涵。
 
 
  巷,是一座城的历史见证。从古至今,这座城的变化它都看在眼里,一笔一画地记下。这条巷也不知是谁建起的,总之,这一条条巷子的存在,立成了一座城漫长的时间简史。
  巷,养育了在这座城生活的所有人,每日在这其间穿梭的人们,都给它留下了不同的痕迹。它遵守着季节的律令,借着阳光的色泽,换着不同的外衣,挺立在这二十四节气中。
  作为城市的一条小巷,它竭尽全力去绽放它的光。清晨的第一缕光束从它这里照向远方,深夜的最后一丝月光从它这落下。尽管人们都休息了,它也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状态。
 
 
  多少代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开始变得无比金贵。小巷仍然怡然自得,冬暖夏凉,轻风微微拂过,承载着这座城的芬芳。
  小巷中的每一位居民,都享受着古巷带来的素淡的日子。他们不管说什么也不会拆了他们世代居住的小巷。他们深爱着这种朴素的生活,爱着小巷的一切。一代人转眼老去,新的生命再次降生,小巷就此又传入下一代人的手中。
 
 
  一切变了,年轻气盛的又一代人,发现了巷外的世界,贪念了起来,将老一辈的嘱咐当成耳边风。一张张白纸黑字的拆迁协议,使一条条小巷不见了,几十年的老屋,消失了。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人们搬离了小巷,享受着现代化的快生活。
  小巷就此在时间长河中沉寂了,高楼大厦取代了它。老一辈世代居住的地方似乎一夜间全消失了。小巷走了,记忆走了,一切美好的过往都沉寂了。
 
 
 
 
小树林精品制造
 
 
 
 
挤小卖部
 
★ 张雅琳
 
  考完试,总是最麻烦,最烦躁的时候。你听,老师叫我们去对面小卖部买错题本,把考卷上的错题一字不落地抄在错题本里。许多同学听到又要抄错题了,脑袋一耷拉,手一撑,总免不了嘴里嘟囔几声。
  铃声一响,同学们纷纷抓起书包,脚一蹬迅速往楼下冲,都恨不得“飞”到小卖部门口。我也紧紧跟随在人潮中,到了,里里外外都是人,我赶紧用手一扒,拼了小命往人缝里挤,只想着赶紧买了回家抄错题。终于挤到了里面,望着门外一层层的人,我心里美滋滋的。我一眼瞟到了那本错题本,嘴巴一噘,头一伸,使力准备钻进去。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没有任何一条路是一帆风顺的。旁边的人似乎发现了我的诡计,大手一拦,横在了我 在前面。我一头顶在前边人的胳膊上,惨了!我的头发瞬间变成了一团鸡窝,还一个重心不稳,身体打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啃泥。我拍拍受惊的心脏,嘟囔着:我的小命啊,我还想多活几年!看来不能穿近道了,这只能是徒劳的,正在我犹豫的时候,人群蠕动着,很快我还是被挤到了门外。眼看着架子上还剩下最后一本错题本了,我得加油了!
  当我再次顶着差点被挤歪的脸进去时,突然看到我们班的两个同学也正盯着那本错题本。我心里暗叫不好:“呀!他们不会也是来买错题本的吧,只剩下一本了,他们把那一本拿走了,那我呢?”我加快脚下的步伐。邓宇轩貌似发现了我,也开始焦急起来。只见他一手在前面为身子开出一条血路,屁股不停地拱向边上无辜的人,身子不停地扭动。他一双八字眉衬托着一双着急的眼睛,尖尖的鼻子下隐藏着一张咬紧牙关的嘴。很快,邓宇轩又换成“狗刨式”,双手不停地划呀划,进一步,手扒拉一下,再进,再扒拉。
  不远处也要买错题本的同学,嘴边微微上扬,不慌不忙地向前移,他离得最近呢。刚开始,他貌似还没发现我和邓宇轩,当他发现时我俩只离错题本一步之遥。他一下就着急了,紧咬着下唇,双手拨弄着前面的人群,喊着:“让一让,让一让!”
  眼看他和邓宇轩同时要抢到那本错题本时,却都停下来不好意思了,大约是都准备让给对方,他们正在相互对望的时候,我偷偷溜到他俩后面抽出了那本错题本,暗暗笑了起来,赶紧付了钱,溜掉了……
  他们可能还在背后追着我不依不饶,我已飞快地消失在小卖部门口的路上,心里一直在想:我再也不要挤小卖部了!
 
 
 
 
“蛋  定”
 
★ 陈灿杰
 
  大家好!我是泉州热点栏目的记者001号陈灿杰。刚刚得知小树林的同学们竟能将一个蛋立在课桌上,这可真是具有挑战难度的呀!请大家紧跟我的直播步伐,到现场去瞧瞧吧!
  现在,我处的位置是在小树林东湖分校。刚到班级门口,就听到一阵争吵声,原来他们是在讨论啊,只见桌上的一颗鸡蛋呆呆地躺在那儿,同学们要开始行动了,让我们将镜头靠近他们,一起互动。
  “你好,小余同学,请问你们是要将蛋立在桌子上吗?”正在忙着思考的小余回过神来,亲切而又亢奋地说:“对,没错!”他扭过头去,我们的镜头对准他。只见小余抽了两张纸,将鸡蛋小心翼翼地擦了一遍,又吹了口仙气在手掌心里。他轻轻地把鸡蛋在桌面上试着,两眼敏锐地寻找最佳落地点。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微微地动了动嘴唇,鼻子缓缓地运着气,他扎起了马步,将蛋放到了选好的落地点,又将手指一个一个地轻轻放开。手指全部松开了,快来看啊!蛋安稳地立了起来,小余笑了。“一秒,两……”话音刚落,“砰!”5分贝的音量,蛋倒下了,小余叹了口气。“没关系的,小余同学,观赏别人吧。”
  我现在来到李锦妍的身边,她乐呵呵地接过鸡蛋,亲切地对小余说:“让我来吧。”锦妍捧着蛋,先是定了一会儿,又摸了会儿,她放下蛋,摸了摸下巴,把倒着的蛋扶起,再放桌上,倒了!她并没有难过,而是再次扶起,这次,她集中了精神,凝住呼吸,眉毛皱得像一条能拧出水的毛巾,她将手指慢慢移开,“三!二!一!”放手后,鸡蛋晃了晃,像个酒鬼。锦妍的双眼透出冷静的光芒。“蛋立住了!”周围的人都欢呼道!可惜好景不长,因周围的人兴奋过度,蛋承受不住热情,也倒下了。李锦妍右手撑着脸,一脸疑惑。
  每一次失败,都会积累更多经验。我又来到他们小组的刘本熠(谐音刘板栗)身边,他得意洋洋地说:“该我上场表演啦!”他非常单纯、可爱,单他的发型足以让你笑一阵子。他的眼神,就让你觉得他实在是胸有成竹。他接过鸡蛋,先是摇了摇,再轻轻将蛋倒过来,他嘻嘻哈哈道:“要把蛋的重力摇到下半身才不会晃!”他把蛋放在桌子上,手不断地做调整,一只手慢慢地托着另一只手协调,然后直接撒开手,天真地说:“瞧好了!见证奇迹的时刻到啦!”没想到蛋真地稳稳地立在了桌上,引起教室里一阵欢呼……
  亲爱的朋友们,本次热点报道——“立蛋”活动到此结束,欢迎下次同一时间收看主持人给大家带来的更有趣的现场热点,再见!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冯  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