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50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总第050期/2019.3.22
 
 
 
 
【有|话|说】
 
一首好诗
应该由心而生
 
 
 
 
给自己安一颗童心
 
财  滨/老师
 
  给自己安一颗童心吧!
 
  读完这期儿童诗报,我心中不由升起这样的念头。儿童诗是一种符合儿童心理和审美特点的艺术形式,其凝练、有韵律、富有感情等特点往往直戳人心,让人读之便生爱意。
 
  其中,《我做奶奶的阳光》引起我的强烈共鸣——
 
  阳光重吗//我想把阳光/背到奶奶跟前//奶奶坐在墙角/就一个人//如果我/背不动阳光/也没关系//我来做/奶奶的阳光
    
  一首好诗,应该“由心而生”,创作中诗人的情感和灵感像泉水般自然涌现和流露。这首诗便是如此。诗中选取的意象简单、朴素:阳光、奶奶、墙角。试问谁的生命中不曾目睹过这样的画面?小诗人拥有宝贵的观察力,敏感地发现了其中的关联性和内在意义。作者要写的不是老人的颐养天年,岁月静好,而是透过老人独坐墙角的身影、眺望远方的眼眸,发现了她的孤独。是的,这首儿童诗用最质朴的语言,抒发了最深刻的情感:对老人而言,陪伴就是最好的善待。人越长大,越喜欢用物质的给予代替陪伴和关怀,殊不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越纯粹越美好,物质层面上的给予只是一种表达爱的渠道,它承载不起望眼欲穿的守候、独坐墙角的落寞……
 
  不幸的是,每个人终将无法避免长大;幸运的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给自己安一颗童心。对我而言,我并不反感被他人说“你怎么像个孩子”?因为,当我蹲下身子注视一株从未见过的花,飞身扑一只绮丽缥缈的蝶,或者拥抱奶奶瘦削的臂膀时,我愿意自己像个孩子,保持好奇,保持求索,保持纯真……
 
  我想,诗歌不仅是一座搭起自我与他者、与世界的桥梁,还是一把时刻能开启童心之门的秘钥。因为,无论是读诗还是写诗的过程中,我们与事物间的隔阂慢慢消失,渐渐地,我们可以与之对话,无论是苍穹、碧海、阳光、星星、风、雨、雪、猫都可以对话,此时,爱与激情油然而生,诗意跑出来了,童心也围着你了。
 
 
 
【现|做|的】
 
只有星星
看人的时候
目光
一直是温柔的
 
 
 
 
弟弟是一个句子
 
郑森煌
 
每晚做完作业
我只有
钻进课外书
和句子玩
直到
妈妈变出了
一个小弟弟
 
弟弟是一个
很小的句子
将来要
成为
一部大书
 
 
 
别到处说
 
蔡伊婷
 
千万别到处说
雨下得太大
小朋友的笑声
都被雨声打湿了
 
千万别到处说
芽出土太早
太阳还没有
做好准备
 
千万别到处说
风请假太久
柳条在门口
睡起大觉
 
 
 
 
我做奶奶的阳光
 
杨晓萌
 
阳光重吗
我想把阳光
背到奶奶跟前
 
奶奶坐在墙角
就一个人
 
如果我
背不动阳光
也没关系
 
我来做
奶奶的阳光
 
 
 
 
两只花猫
 
唐菱霜
 
我在那个角落
玩泥巴
 
大家
笑话我
 
只有你
走过来
也用泥巴
把自己的脸
涂成了
花猫
 
 
 
 
饿肚子的猫
 
谢煜林
 
一只饿肚子的猫
正和一只老鼠
交朋友
 
我轻轻抱起
这只饿坏了的猫
带它回家
喂小鱼
 
 
 
 
说 话
 
吴伊涵
 
在家里我对着墙
大声说话
墙才会
用我的声音
和我说话
 
在课上我对着同桌
小声说话
同桌就会
让老师的声音
和我说话
 
 
 
 
星星的目光
 
许柏弈
 
每个夜晚
我都在阳台上
望着星空
 
只有星星
看人的时候
目光
一直是温柔的
 
 
 
 
【又|有|了】
 
奔跑的我们
是操场的
一小排牙齿
 
一小排牙齿
 
杨晓萌
 
奔跑的我们
是操场的
一小排牙齿
 
有了这排
可爱的牙齿
操场
才咬住了
校园的春天
 
 
积 雪
 
蔡伊婷
 
冬天姐姐
有好大一块
棉花糖
 
她藏了
整整一个冬天
 
春天妹妹
来了
她偷偷
吃掉了棉花糖
 
那么长的
口水
她擦都不擦
 
 
 
爷爷有眼力
 
唐菱霜
 
我在客厅墙上
画的这幅画
比上回
好看多了
 
妈妈说
你又发疯了吗
 
爸爸说
洗不掉你就惨了
 
奶奶说
颜色少了点儿
 
爷爷
看了半天
肯定地说
咱们家有天才
 
 
 
 
【美|文|哦】
 
花如解语还多事
石不能言最可人
 
空山鸟语(四)
 
王充闾
 
  这样,可怜的两个孩子,便脸对脸地坐在一起,活活地饿死了。母亲痛悔无及,昼夜嚎啕,最后变成了疯子。这时候,忽有一对小鸟飞到门前的大树上,向着疯子不停地叫唤:“苦煞,苦煞!”“苦煞,苦煞!”村里人就叫它“苦煞鸟”。直到现在,这种鸟还这么鸣叫着。
 
  看来,人们也实在是多事,总爱把世间的各种苦乐悲欢,附加给全无知性的鸟类,让它们去和人类一样承担着情感的重负,终日得不到安宁;而反过来,那些令人肝肠寸断的禽言、鸟语,又日日夜夜响在耳边,炙灼着、裂解着一颗颗善良的心。难怪古人要说:“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
 
/ 全文完 /
 
 
 
 
一千片叶子(一)
 
肖复兴
 
  《一千片叶子》是一盘音乐唱盘。是Sonic Youth「音速青年」1998年推出的最新音乐专辑。这是一盘很好听的音乐,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一千片叶子!想想假如真的有一千片叶子一起簇拥在面前,将是一种什幺样的情景?
 
  一千片叶子,簇拥在一起,能够给人耳目一新感觉的时候,大概只有在春天和秋天。春天,叶子刚刚冒出来,新绿新绿的,会让人感到生命的清新,没有一点污染,没有一点造作,像是刚刚啄破蛋壳的小鸟,像是刚刚受洗了一般。而秋天,叶子都从树的枝头飘落在地上,飒飒作响,金黄一片,清脆得如同金属一样,光泽中浸透了阳光的色彩。这种季节,有一千片叶子簇拥在面前,真是最动人的,最辉煌的。它们以一千片而不是单一的数量,让人们感受到来自生命两极的力量,一极属于生命刚刚开始,一极属于生命的尾声。这力量是蓬勃的,一千片绿茸茸的叶子摇曳在面前,一千片金黄黄的叶子踩响在脚下,交响乐队一样,十字军方阵一般,天空中飘逸的云朵一样,大海里涌动的波涛一般。只有在这时普通的叶子才会让人感受到如此强悍的律动。
 
  虽然,春天的叶子,已经暗暗地隐藏着秋天叶子的影子。生命,就是这样转换并消失,进而新的一轮的周而复始。一千片叶子,说绿就绿了,说黄就黄了,说落就落下了枝头。如果仅仅是一片叶子,也许还不会让人这样的伤感;一千片叶子,唰唰这样变幻着,陡然让那样枝繁叶茂的大树光秃秃,让冬天肆无忌惮地在空荡荡的枝头吹来吹去,不能不给人以视觉上强烈的冲击。冥冥大自然之中,一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主宰着叶子,也主宰着我们的命运。
 
  一千片叶子,不仅是好听的音乐,不仅是好听的名字,也是悲伤的,是含有悲剧色彩的象征。
 
 
/ 未完待续 /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本期视觉/黄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