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53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总第053期/2019.4.12
 
 
 
 
【有|话|说】
 
儿童在写诗
是他们愿意关心万物
 
 
 
 
我愿意关心万物
 
蓝丽红/老师
 
    读新一期《小树林儿童诗报》,我看到了许许多多曾被忽视的万物:很饿的灯、严格的糖、殷勤的太阳、吐丝的蚕、厉害的遥控器、瓦片说的话、大地的文字、木头的纹路、树叶和树根的故事……这些正在学诗的孩子们,用天真的思考、稚嫩的笔法、充满灵气的文字,将自己看到的世界一一记下。阅读纸上小小的文字,它们是如此敏感而多情,柔软而动人,它们展现出一个万物有灵的世界。
 
  万物有灵?万物有灵!灵,或是指灵性的,亦可指灵魂的,世界上的万物,不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都有自己的“脉象”。或许是我们人类熟知的,关于自身的运动;或许是我们不懈研究出的,跟着星辰运动而产生的律动。正是人类对万物有灵的信仰,才有了上帝,有了佛祖,有了安拉;有了神话,有了缪斯;有了荣格的“原型”理念,有了庄子的“逍遥论”;有了音乐,有了故事,有了诗歌……
 
  儿童诗,正是万物有灵的最好展现。诗人们倾听天空、群山、大树、铅笔无声的言说,倾听爸爸妈妈、小鸟、汽车、电视纷杂的表达。他们看见并听见了这个世界,他们爱着这个世界。儿童们看见了物,并且,没有在成人居高临下或不当地介入中受到干扰,诗歌在他们的笔下跑出来了,万物都活过来了。《发现孩子》中说:“清晨醒来的孩子,爱的不只是美丽的晨光,还有总是睡过头或者还是迷迷糊糊的爸爸妈妈。”这句话在这儿倒过来讲似乎更合适——清晨醒来的孩子,爱的不只是总睡过头或者还是迷迷糊糊的爸爸妈妈,还有美丽的晨光。
 
    儿童诗并不是外来的,它是心灵的自然体现,是看见万物的结果。儿童在写诗,是他们愿意关心万物。
 
 
 
 
【又|有|了】
 
一屋子黑
全被他吃光了
 
 
 
太阳做晚餐
 
郑子颜
 
傍晚
太阳给大地
做晚餐
 
煎两片大楼面包
烤几块汽车蛋糕
 
还要加上一点
星光果酱
 
这份晚餐
不知道大地
爱吃吗
 
比唐僧厉害
 
吴伊涵
 
遥控器比
唐僧还厉害
 
它只要一指
就能让
电视演个不停
 
饿  鬼
 
许柏弈
 
我家的灯
是个饿鬼
 
你看
他才露出牙
嚼了两下
一屋子黑
全被他吃光了
 
牙疼三天
 
唐菱霜
 
我吃了块糖
它狠狠地教训了
我的牙
 
 
谢煜林
 
丝那么难吃吗
为什么蚕
每天都要
吐出来呢
 
好心的电台
 
杨晓萌
 
一朵蘑菇电台
建在屋顶上
 
听说那儿信号好
能更早接收到
春的消息
 
它想第一时间
通知到
蚂蚁
黑熊
狐狸
 
还有
今年的麦苗
 
【现|做|的】
 
树根
在地下奔跑
 
 
 
 
心  里
 
唐菱霜
 
大地的心里
空荡荡的
我要为它
装点东西
 
装上
星星和云朵的
倒影
 
装上
太阳晨起的
目光
 
再给大地
装一双
明亮的眼睛吧
好让它
把整个世界
装进心里
 
 
 
 
学说话
 
杨晓萌
 
瓦片中的
一块泥土
在第二年春天
终于
学会了说
 
 
 
 
回 音
 
许柏弈
 
每座山里
都藏着一只
大鹦鹉
 
每当你大声
说话
他就会学你
说上几句
 
 
 
捎 信
 
郑子颜
 
草原
是种子说出来的
一些话
它尽量
用长句子
为的是
离天空近一点
再近一点
这样
天空才能听得清
大地的心声
 
 
 
 
发试卷
 
郑森煌
 
试卷上的
一道道勾
是老师的笑纹
 
而一个个叉
是父母的鞭痕
 
 
 
 
橡皮的胆子
 
谢煜林
 
我的橡皮
胆子肥了
连我写的字
都敢擦
 
我的橡皮
没胆量
见到好词好句
离得远远的
 
 
 
 
每年开个会
 
杨晓萌
 
树叶
在天上散步
树根
在地下奔跑
每年秋天
它们都要开个会
见面交流下
健身的心得
 
 
 
 
木 纹
 
郑子颜
 
木头绝不会告诉你
那是它离家之后
每一个
睡不着的夜晚
它的泪痕
 
染头发
 
吴伊涵
 
毛笔生怕
时光老去
就让墨帮它
染了一头
乌黑的秀发
 
粉  底
 
吴伊涵
 
墙爱臭美
油漆是它的
化妆品
为墙涂上
厚厚的粉底
 
把雨带走
 
许柏弈
 
雨可以带走吗
如果可以
我想带点给沙漠
 
雨可以带走吗
如果可以
我想带点给初夏
 
雨可以带走吗
如果可以
我想带点给
一颗颗
烦躁的心
 
 
 
 
【美|文|哦】
 
像滚过一阵
紫色的浪花
 
 
 
一千片叶子(二)
 
肖复兴
 
  秋天,我到云南的大理,在洱海边看到一株硕大无比的三角梅,满树长着的都是紫巍巍的花,树干像要支撑不住似的,被压得有些弯。风吹过时,紫色的三角梅摇曳,像滚过一阵紫色的浪花,像一群紫色的小鸟扑扇着翅膀款款欲飞。阳光都被它们辉映得变成了紫色。
 
  我从来没看见过一株树上开这样多的三角梅。
 
  三角梅其实就是树的叶子。我便也从来没看见过这样多紫色的叶子。树的叶子有很多种颜色,但这样鲜艳的紫色的叶子,真是少见。
 
 
/ 未完待续 /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本期视觉/黄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