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60期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儿童诗报060期

2019/12/13 16:08
浏览量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总第060期/2019.6.13
 
 
 
 
【有|话|说】
 
沉浸自然
投入生活
放开生动的想象
 
 
 
 
把生活过成诗
 
财  滨/老师
 
  日升日落,对多少人而言只是寻常的日夜交替?时间匆匆,去来的中间除了光阴的流逝,还留下了怎样的痕迹?读了杨晓萌的《扶太阳回家》,我内心逐渐找到答案:她用敏锐的触角感知到了“逝者如斯,不舍昼夜”间,那若隐若现的,极容易被忽略的感动。
 
  高楼/是一根拐杖//早晨/太阳拄着拐杖/爬上天空//傍晚/大江抢着当拐杖/它把太阳/扶回家(《扶太阳回家》杨晓萌)
 
  你瞧,浩瀚的世界,丰富多姿的大自然多有人情味啊!
 
  诗作中将高楼、大江比作太阳的拐杖,能想出这样鲜活的修辞,是因为小诗人抓取了生活诗意的瞬间,并用美丽的语言呈现了出来。小诗人眼里看到的日升日落难道和任何人有差别吗?我想是没有的。只不过,小诗人把生活当做了材料,放进了诗里,生活因而有了诗意,换句话说,诗是一种生活方式。诗人透过这种生活方式,不仅可以将自己导向思考着的内心和生命经验的深处,更能让我们在生命旅途的辗转奔忙中,放缓脚步,思量更多……
 
  叶圣陶说:“当我沉浸到某一样事物中去,这时忽然便觉得自己仿佛是另外一种东西。我在公园里看金鱼,看得出了神,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条金鱼……我觉得这种情形是诗的材料,可以拿来作诗。”文学家老舍先生也主张文学创作“自然是最重要的”。
 
  确实如此。我认为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诗作,皆来自于小诗人把诗当成了生活方式。沉浸自然,投入生活,放开生动的想象,诗,便汩汩流淌而来。本期诗报中的每一位诗人,哪一位不是如此呢?
 
 
 
 
【改|稿|会】
 
我给大地拍照
偏不拍
我沮丧的样子
 
 
 
 
大拇指
 
谢煜林
 
太阳给大地拍照
拍下了悄悄抹泪的
孩子
 
月亮给大地拍照
拍下了一直喊饿的
青蛙
 
我给大地拍照
拍下了爸爸对我
竖起的大拇指
 
 
 
 
删除与转发
 
杨晓萌
 
太阳给大地拍照
偷偷删除了
大人疲倦的身影
 
月亮给大地拍照
立即转发了
孩子微笑的梦
 
 
 
 
偏 不
 
吴伊涵
 
太阳给大地拍照
拍下后羿射日
 
月亮给大地拍照
拍下嫦娥奔月
 
我给大地拍照
偏不拍
我沮丧的样子
 
 
 
 
心情可以拍吗
 
吴 撇
 
太阳给大地拍照
雾不想拍
跑了
 
花爱拍
全扎堆了
 
露珠想拍
却摔了一跤
 
月亮也给大地拍照
拍拍湖边的萤火虫
送给天边的星星
 
拍拍好听的虫鸣
送给弟弟的梦乡
 
拍拍妈妈的心情
送给快要下班的爸爸
 
 
 
 
【现|做|的】
 
高楼
是一根拐杖
 
 
 
 
那时我不悲伤
 
谢煜林
 
当我
拿到篮球时
我就不会
悲伤
 
因为老师
叫我
给同学们
示范
 
因为
我投篮
超准
 
 
 
 
地瓜粥
 
吴伊涵
 
天空每天都要
煮一锅地瓜粥
 
到了正午
烈日就拼命添柴
 
难怪晚餐时
揭开锅盖
我的天
蓝糊糊的粥
 
里边的地瓜
早碎成小颗粒了
只有一块
还算大点儿
 
 
 
 
扶太阳回家
 
杨晓萌
 
高楼
是一根拐杖
 
早晨
太阳拄着拐杖
爬上天空
 
傍晚
大江抢着当拐杖
它把太阳
扶回家
 
 
 
 
【又|有|了】
 
落到地上
变作孩子
望着天空的
眼睛
 
 
 
 
有一个洞
 
谢煜林
 
把天空
打破了一个洞
 
灯光
把黑夜
射破了一个洞
 
音乐
把我的心
钻破了一个洞
 
快乐
把孤独
戳破了一个洞
 
 
 
 
削铅笔
 
杨晓萌
 
黑夜是一只削笔刀
亮着的路灯
是铅笔
 
削出的铅笔屑
粘在天上
成为了星星
 
落到地上
变作孩子
望着天空的
眼睛
 
 
 
 
【美|文|哦】
 
大地是由于无用
才存在的
 
 
 
 
丽江的荒(一)
 
于  坚
 
  云南丽江的迷人在于,它依然是一个经常会遇到荒原的地方。高山、湖泊、荒原都是一种东西,都是荒凉的东西,但人们仰止高山,爱护湖泊,对荒原则仅仅视为“荒”,以为无用,视而不见。荒原之所以在这个大开发的时代得以幸存,恐怕就是因为它的无用。其实荒是一种最有力量的东西,世界在开始的时候,是它的荒———最强烈地给人关于原初、关于永恒、关于存在的启示。大地是由于无用才存在的。当一片广阔的荒原展开在玉龙雪山的南坡下面,从大研镇出来,世界变成低垂的天空和金黄色的田野,渐渐出现荒草、乱石和飞沙。荒原,一直延伸到玉龙雪山底下,那不朽的山峰就从那里拔地而起。
 
  十多年前我曾在这荒原上走,远古地质运动造成的碎石、白沙、紫红色的荆棘以及无数的虫子在荒原上跑来跑去,地气蒸腾,一群闹哄哄的蚊子萦绕在我头顶,一只马蜂在我的脖子上叮了一下。荒原中间是一条灰白色的用碎石和黄沙铺成的公路,笔直地一直延伸进蓝色的天空。一辆卡车驶过,这公路就如同雾一样地飘起来,那感觉真像是在电影上的美国西部。天空雄伟荒凉,大地原始辽阔,我一直走到玉龙雪山荒凉的南坡下,有一瞬间,我幻觉纳西人的王正率领着他的民族从那荒原上走过来,黄金、玉石、兽皮、麻、巫师、美丽的女人和孩子。那山坡上到处是黑色的石头,神的手把它们塑造成令人感动的形态。蝗虫在蹦跳,无数黄色的小花开着,乌鸦停在风中,马匹在张望大地……那时候我还年轻,望着这样的大地和山峰,我坚信着永恒。现在这一切正在消失,我对永恒的坚信已经动摇,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东西,正在把大地的真相遮蔽起来,把“荒”遮蔽起来,正在使荒原出现塑料、玻璃、水泥和钢筋……
 
  1922年5月9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撰搞人约瑟夫•洛克第一次看见了玉龙雪山。这个探险家、测量员和资料收集员,他的箱子里全是那些叫作工具的东西,甚至包括一套用来拔牙的外科器械。这些东西在丽江闻所未闻。那时候大地是一个遍布神灵的大地,河流有河流的神,山有山的神、水洼有水洼的神,一棵树有一棵树的神……万物有灵,与人共享大地。但洛克那被科学改造过的眼睛根本看不到遍布大地的神,他看见的只是令他欣喜若狂的植物标本。玉龙雪山朴素地欢迎他,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人们并不想知道他采集那些草叶干什么,那是大地生长的,多的是。但有一个人不欢迎他——英国植物学家弗兰克•金顿•沃德,他先于洛克进入丽江,他认为洛克的到来“侵犯了他的利益”。但洛克拥有雄厚的资金、武装和仪器,他赶走了沃德,使丽江成为了自己的圈地。他那部著名的《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全是各种数据、名称、海拔高度和气候的干巴巴的考察报告,读起来枯燥乏味。这就是洛克看见的丽江——一个巨大的标本。
 
  但最终,他被另一个丽江所征服,那是东巴民族心中的丽江:古老、诗意、遍布神灵。洛克后来对采集植物标本感到厌倦,他着迷地崇拜起东巴文化,编写《纳西语英语百科辞典》,收集研究东巴经,他已经感受到东巴文化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洛克最后在夏威夷的一张钢丝床上去世,梦魂牵绕的是玉龙雪山,他像诗人那样梦想着“躺在玉龙雪山的杜鹃花丛中”死去。这也是美国诗人庞德的梦,此人从未到过中国,但丽江却出现在他的著名的诗篇《比萨诗章》中,是洛克为他提供了丽江的知识,使庞德得以扩张了他的诗歌版图:“雄踞丽江的是青翠映衬皓白的雪山,洛克的世界为我们挽住多少记忆,云烟中依然飘摇丝丝的记忆……”工业时代的诗人只能依靠探险家从遥远的东方带来的一点粗糙抽象的知识,帮助他复苏关于“荒”的记忆。
 
 
/ 未完待续 /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本期视觉/黄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