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61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总第061期/2019.9.20
 
 
 
 
【同|题|秀】
 
花朵像一朵云
静静地飘着
没有疑问
也没有忧伤
 
花朵像什么
 
李余冉
 
花朵像一只雄狮的头
花瓣随风飘动时
好像在抖着威风的毛发
 
花朵像一个大包裹
蜜蜂好比收件人
前来拆开自己的快递
 
花朵像一个日本人
花蕊是她的身体
花瓣则是一件和服
 
 
 
 
花朵像什么
 
洪熙皓
 
花朵像一支麦克风
向人们播送
一个又一个好消息
 
花朵像一本相册
花蕊是一行行句子
花瓣是一张张照片
花朵像一个酒店
劳累一天的虫子们
在这里吃饭睡觉
 
花朵像一朵云
静静地飘着
没有疑问
也没有忧伤
 
 
 
 
花朵像什么
 
黄玮翔
 
花朵
像个铺子
天天免费分蜜
 
蜜蜂不爱排队
还大声嚷嚷
 
它们争先恐后地
要把蜜拿回家
要给妈妈看
 
 
 
 
花朵像什么
 
郑胤哲
 
花朵像电风扇
花香吹得到处都是
蜜蜂也吹得到处都是
 
花朵像包子
那五颜六色的包子
蝴蝶们很喜欢
花朵像烟花
叭的一声
花瓣全炸开了
 
 
 
 
花朵像什么
 
郑子颜
 
花朵戏台
今天演戏
 
花蕊是主角
花瓣花托
跑跑龙套
 
蜜蜂蝴蝶
又来客串
片酬竟然是
一整个春天的
花蜜
 
 
 
 
花朵像什么
 
何敬涛
 
花朵像什么
像一张脸
刚开始笑得很开心
最后痛苦地
闭上眼睛
 
花朵像什么
像一朵浪
骄傲地跳起来
却无奈地
跌下去
 
花朵像什么
像一张沙发
蜜蜂累了
就跑来休息
还拿走一屋子的蜜
 
 
 
花朵像什么
 
周若愚
 
花朵像一张嘴
想说话
蜜蜂就认真地配音
嗡嗡地响个不停
 
花朵像一个蜜罐子
口味自选
蜜蜂天天泡在里面
别提多幸福了
 
花朵像一只电灯
挂在春天里
它照亮去上学的孩子
它照亮要起飞的风筝
 
 
 
 
【现|做|的】
 
春雨来了
不想浇花
不想浇树
就想浇浇我们
 
 
 
 
开学第一天
 
周若愚
 
黑板作为老师的好帮手
却是同学们的死对头
要抄密密麻麻的笔记
要假装不厌烦
 
可今天
我喜欢黑板
因为上面只有
六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新学期  新气象
而且
根本不用抄呢
 
 
 
春天是客人
 
何敬涛
 
夏天一到
整个世界就被
倒进锅里
 
秋天把煮熟的菜
盛进盘子
好看的盘子有
大雁   白云  落叶  小河
 
等冬天撒好胡椒粉
布谷鸟又叫了好几次
春天才款款地坐下
津津有味地享用
这个世界
 
 
 
 
竹椅嘎嘎
 
郑子颜
 
竹椅老了
颈椎变得不好
 
我不靠在
它的怀抱里了
它好寂寞
 
当我又靠着它
它马上嘎嘎响起来
不知道是笑声
还是关节很疼的声音
 
 
 
 
花 朵
 
郑胤哲 
 
我们不像祖国的花朵
花朵只要开心地笑
只要交蜜蜂蝴蝶蜻蜓
这几个好朋友
 
我们真实的身份
是火把
我们被高高举起
要去照亮祖国的未来
 
不过  火把被点亮
也是另一种花朵
 
 
 
 
淋 雨
 
洪熙皓
 
春雨来了
不想浇花
不想浇树
就想浇浇我们
肯定是要让我们
快快长大
 
趁着爸爸妈妈不注意
我们去淋雨
 
 
 
 
泪水流到哪里去
 
李余冉 
 
我坐着板凳
想起了树林
夏天我们捉知了
秋天我们捡落叶
 
我吃着橙子
想起了枝头
风站过
雨也站过
 
板凳的泪水干了
可橙子的泪水
却要努力地
流进我的心
 
 
 
 
我的爸爸
 
黄玮翔
 
爸爸凶的时候
就像一头猛兽
我真怀疑
是不是
来到了动物园
 
爸爸不凶的时候
就像一条小溪
每一次笑声
就是一朵
浪花
 
每天我都想
坐在溪边
看云彩倒映在水面
听鱼儿轮流讲故事
 
 
 
 
【又|有|了】
 
哦不
你这个灵感
真的很重
会把其它灵感
都压扁的
 
又有一个灵感
 
郑子颜
 
哦不
你这个灵感
真的很重
会把其它灵感
都压扁的
 
快去找几张作文纸
先把它卸下来
 
 
 
 
【美|文|哦】
 
这湖有一种神秘感
水碧得令人生畏
 
丽江的荒(二)
 
于  坚
 
  洛克昔日住过的雪松村依然如故,玉湖小得其实只是一个水塘,依然清澈无比,确实像一块碧玉,戴在玉龙雪山的一个手指上。我沿着湖走一圈,听见鱼在水面扑腾的声音,这湖有一种神秘感,水碧得令人生畏。昔日洛克坐在湖畔喝咖啡,一张小圆桌,一块圆桌布,使玉湖别开生面。玉湖后面的悬崖上有一个洞,知道的人说,那是从前东巴人举行灵魂移交仪式的地方。我经过的时候,看了看,里面空空的,地上尽是灰土。洞外面的绝壁岩石之间长着许多黑黝黝的、皮如老鳞的山毛榉,树龄有1300多年,苍老的古树和令人头晕的悬崖,把我搞得战战兢兢,双腿发软。这个雪松村如今以洛克的故居闻名,而不再是洛克到来之前的那个默默无闻的村庄了。洛克的故居是一个平常的纳西族小院,洛克留下的那些旧工具被人们找出来,放在玻璃柜里展览。院子里坐着几位老人,据说要么给洛克牵过马,要么吃过他给的巧克力。有一位老妇,腰间拴着展览室的钥匙,据说是洛克昔日房东的什么人,她开门让我参观展览之前,先拿出一叠票,每人三十元,这是一个一切都要收费的时代,收了费才开门,进去不过两分钟,就看完了。我看见了那套拔牙的工具。这村庄从前是不拔牙的,如果牙齿生了虫,就用一个花椒塞在牙洞里。从那村庄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瞥见玉龙雪山,那山云遮雾绕,变化无常。
 
 
 
 
/ 未完待续 /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本期视觉/黄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