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31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31期/2019.12.05
 
 
 
 
小树林教师寄语
 
 
 
 
真实的文字是从心里淌出来的
 
★ 曲  燕
  
  语文的学习最终一定不是指向眼前,而是指向远方,指向更大的生命空间。所以,当孩子走过识字、组词这一基本功阶段后,随着他们更高的精神需要,就要将语文的学习放在更大的文学范畴里去衡量。文学终究和心灵有关,所以孩子们在练习表情达意的过程中,一定要引领他们贴近心灵,寻找真实,凝练思想,一步步地见识和创造有力量的文字。
 
  有人说,近代的中国文学是“讣闻式”文学,意指模式化严重,套路牢不可破,道理听起来头头是道,可就是千人一话,又假又空。好在这两年自然文学开始大量出现,真实又质朴的表达广为人接受。一个人能说一句自己心腔中的话,胜于一百个华丽辞藻堆砌起来的虚情假意。真实又有力的文字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定不是靠技术编凑出来的。
 
  孩子们到了高年级,要想突破瓶颈,首先要在语言关上下大功夫。但这个语言关,背后其实是感受力和思考力的不断唤醒、建构,这二力的综合发展,最后形成语言智力突破的巨大源泉。
 
  这学期,无论是去海交馆参观贺兰山岩画,还是创意修辞的思维练习,亦或是我们一群人蹲在华侨历史博物馆楼下那一小块草地上晒太阳,“这些孩子知道珍惜自己的感觉、情绪与想法,有勇气去尝试新的语言秩序,渐渐地,他们初步掌握了既具‘真实’属性又有‘当下’特征的言说,个性、新鲜、陌生,与‘套路’决裂,和‘平庸’分庭……这才是从人类精神或个体心灵里自然且奇逸地生长出来的文字,这也才是天地的一部分。”
  
  还记得那天晒太阳的体验,短短十几分钟的经历,孩子们大都有看到云的移动,光的变化,草的色彩,小昆虫的动态,花的香味……然后,用他们各自的语言表达出来。那一刻,眼前是同样的世界,写出的句子组合却各不相同,这是因为他们的感受力、思考力因人而异,于是,文字呈现就是每个人独属于自己和眼前自然的秘密了。
 
  “有意义的文字,是他们的内心景况与现实情境真实、复杂又深刻互动的结果,是他们心灵的唯一影子,它含有奇异的密码,令人试图一解而后快。”所以,这学期作品出版我没有各选一篇,而是专挑了《晒太阳》作为同题大擂台,一起去破解那个下午他们静静围坐于草地上的心灵秘密。
 
 
 
 
小树林同题擂台
 
晒太阳
 
★ 郑子颜
 
  连月阴雨,令人心生寒意。今日午后,难得地有了日头。望向窗外。阳光一绺一绺透过枝杈的间隙,立在木质的课桌上,明艳,但又是柔和的。伸出冰凉的手指,我感知着阳光在指尖上跃动,不住地产生去室外晒太阳的冲动。
 
  到达楼下一个小小的草坪,我席地而坐,闭上眼,感受这冬日暖阳带给人的悸动。慢慢地,从指尖开始,身体在和暖阳光的沐浴下开始发热。它并不是那种躁动的、不安分的热,而是一种和煦的暖,一种让人心安的暖。微微睁眼,便迎上这暖意的“始作俑者”——它将光线泼洒在这片草坪上。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影响着这里所有的花草、树木与小虫。
 
  明朗的阳光令人有些困倦,我不再理会那一轮暖阳,而是俯下身,盯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草坪。两步开外,一丛狗尾巴草在阳光的注视下,悠悠地摇曳着。那一簇簇乳白色的绒毛轻轻地在半空中打着旋儿,仿佛沉浸于阳光的恩赐之中。再靠近一些,有一两株矮而细瘦的车前草,微枯的叶梢有点翘起来,在光芒中倒显得比原先多了一分沧桑。一缕细微的清风缓缓地在空中浮动,如同乘着阳光做的小舟。它不像以往行得那么匆忙,那么让人心惊,而是慢慢摇着桨,细细地体察着人间。我的心,仿佛也受其牵制,思绪向外渐渐溢去……
 
  收回思绪,此时的阳光逐渐弱了下去;风,却一点点涨起来。我抬头望着天空,阳光没了刚才的霸道,让人看得清天。云,并不扎堆生长,而是一丝一丝地,快速地向同一方向漫溯,直到被风冲散。
 
  低下头,我瞥见了两只小小的、只有小数点那么大的小蚂蚁。它们在一块阳光肆意开放的鹅卵石上嬉戏。与往常不同,它们这时在平静地享受阳光,斑驳的鹅卵石上留下了它们迂回的行迹。
 
  日光下澈,整片世界变得有些静寂。天空没了红日的主导,蒙上了一层令人生畏的阴翳。有几簇微光仍在用力地去照射生灵,但夜的主场终归要降临,我只能干站在原地,目送着曾经闪耀的暖阳,一点点地坠下去……
 
 
 
 
晒太阳
 
★ 杨梵榕
 
  冬日的天似乎更高了。阳光熹微,散发着安适的气息。令人渴望去感受阳光接触皮肤的感觉。
 
  冬日的阳光是温和的,那薄而柔和的光轻轻洒下。我小坐于阳光之下,望着那一抹浅黄下的世界,暖从心发。那一点点含着紫外线的阳光照在脸颊上的那一霎那,似乎让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也许是太喜欢这阳光了,这种具体的轻浮于皮肤上的感受让人心动。它似半生不熟的荷包蛋,滑而柔软,轻轻浮在糖水中,一口下去,由心而发的惬意,是这个慢漫漫冬天的精粹。那光拂于脸颊之间,微微的热度持久附于脸上,很暖。在同一位置待久了,有点灼热。那种灼,似少女的一丝害羞,在皮肤之间流淌。
 
  午后,那丝惬意的灼热游移着,很快带动了身体里的某种困倦……
 
  连一只懒散的小蚂蚁,也愿在这儿待一会儿,感受这一丝冬的柔软。逐渐地,阳光似乎没那么热了,从背后拂过我照在草地上。暖阳下,似乎有了点“万物皆自得”之感。我只觉得背后一暖,似乎又蜷在了温暖的被窝中,便欲睡。眼前的景物似都放缓了步,悠然处之。这种万物皆放松的情景,令我莞尔。此时,我的身体似乎每个细胞都静止般,有一种自然而然的舒适感与闲谧感……
晒着这样的一缕缕微阳,似乎可以勾起懒洋洋的童年往事……
 
  清风缓缓地掠过,我的发丝颤了颤,丝丝凉意在我面前打了个圈便走了。面前的野草依旧抖动着身子,似母亲双蛾间的颤抖。几只小小的蝴蝶上上下下地飞过花朵间,似也在欣赏冬日阳光的大作。
 
  忽然,风轻袭,云似乎搂住了太阳,光线层层减弱,暗淡下来。清清的凉意裹挟而来,令人马上流连刚才的缕缕冬阳。这凉中透着冬的另一面,细细感受,似乎有着刚才未走远的阳光的余温。原先的树的影子在阳光减弱下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远处的屋顶透着天空的蓝紫色,脚下的草地,多了一份干脆。这凉意,逐渐有点透心。
 
  过了许久,阳光又复至大地,消失又回来的暖意似乎更加珍贵。这暖意,夹着冬的期盼。沐浴着失而复得的阳光,我似乎明白了冬天里为何透出的是希望。正是这冬天里若隐若现的希望,可以滋润万物,温暖人心。
 
  想到这儿,我愈爱这冬日的阳光,愈爱这午后太阳下的小憩! 
 
 
 
 
晒太阳
 
★ 吴歆仪
 
  冬日的阳光又柔又软,像刚刚烤出的鸡蛋糕,热乎乎的。
 
  我们一起坐在草地中间的木板上,阳光从后面附在我背上,暖暖的,活像巨大的暖宝宝贴着我,温度恰到好处,不冷不热。伸出手,阳光立马爬上了我的手背,灿金色的,但光泽相对于夏日略显逊色,有一丝暗淡。忽然,阳光偏移,我的头上出现了一顶“阳光帽”,头皮顿感惬意,似乎每个细胞都舒展开来,吮吸着这一缕缕阳光。
 
  细碎的阳光悄然落在了一小束翠绿的稚草上,一只黑漆漆的,仅肚皮有一抹白的小虫儿朝这边漫步而来。它一点点地爬动,很是悠闲,浑然不觉它再不爬快点阳光就要溜走了!一只年少无知的小虫儿,一缕细碎的阳光,慢慢地依偎在了一起。瞬间时间仿佛停了,停在了这静谧的一刻。幽幽的虫鸣似有似无,恰使冬日有了一抹生气,令人想全心守护这安静,又怕用力一点打碎了。不一会儿,光亮更强了,我觉得阳光变得更妩媚了,一丝一缕的都能勾起人们全身心的舒适。
 
  望着这一束束金色的阳光,我仿佛闻到了家的味道。柔和的光线若蚕丝被般拥裹着身体,看起来吹弹可破的三叶草在微风中摇曳。伸手一摸,才知道还有清风作伴。阳光笼罩着清风在草坪上游走,所过之处皆留下一片余温,毫无半分凉意。这时浅浅的鸟鸣从耳边掠过,只留下一片淡弱的余音。我轻轻捡起一枝小花,暗红色的花蕾在阳光的轻抚下溢出了一片迷人的姿色。微微一折,娇嫩的花枝竟渗出了一滴乳白色的胶液。一嗅,满是青草涩涩的气味,可看上去却仿佛格外甜美,真想吸一口尝尝鲜。新鲜的汁液浸了出去,顺着纤细的枝条流下,像融化的冰淇淋,真是令人眼馋。阳光下,这野花花朵轻泛着黄,不是柠檬的酸黄,而是灿晶晶的金黄,在这冬天略显高雅。
 
  薄薄凉风衬得冬日更加羞涩,阳光越来越弱,不固定地在草坪上乱窜,像个调皮的孩子,想捉也捉不住,可瞅了几眼它那稚嫩的样子又生不起气来。柔柔软软的阳光又如母亲般无微不至地眷念着万物,令这草地上的一切都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道戒备。
 
  冬日的太阳是温柔的,也是俏皮的,有着家一般的温暖,有了它,大地上的一切仿佛都变得闲适了几分。
 
 
 
 
晒太阳
 
★ 黄若希
 
  泉城初冬的阳光,没那么锋利。
 
  我蹲坐在草地上,慢慢享受阳光亲近的情意。远处一片枯萎的树叶,缓缓旋落,到地上时,它微微晃动如花朵绽放一般轻柔。贪婪的阳光也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迅速占据了整片草地。总觉得它像小时候喝的米糊糊,有一种讨人舒心的浓稠。阳光又是位极好的按摩师,当我背对太阳时,它总会一跃而上,贴着身子帮你揉揉肩,顺顺背。若劳累时,藏匿在阳光底下,定会感到异常舒适。过了一会儿,几朵云靠近了太阳,仿佛给太阳打上了领结,它瞬间成了一位调酒师,阳光呢,变得不再放肆,乖乖地滑回调酒师的酒杯,变成了一杯颜色不再闪亮的酒。似乎让人只是小酌一杯,就会有精神陶醉之感,让人朦胧欲睡。即使是在这种似睡非睡的状态下,却依旧令人感到美好。
 
  在这慵懒的午后,必定少不了小昆虫。草坪上,一只蚂蚁也在享受这段闲逸的时光。它慢慢吞吞地步行着,奇的是它没有携带任何食物,晃晃悠悠的,不紧不慢,看来并不急。这只小蚂蚁见我在观察它,也不介意,反而友好地冲我点点头,趴在一株较低的蒲草下,任我观察。它懒懒地煽动触角,像猫摇尾巴那样,看起来十分享受。但它可能又觉得我挡它光线了,没多久便离去,回到圆润的鹅卵石小径上。
 
  繁茂的草地固然是美。太阳照射下,微微泛黄的草地,也有一种别样的美。那些黄绿黄绿的草,被阳光熏成了金色,似乎也开始沉睡了。它们入眠时,身体毫无意识地随风摇晃,就好像百人合唱团里的孩子们,唱抒情歌时身体不自觉地晃动着。因为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它们横不平竖不直地交织在一起,却构成了凌乱之美。墙的角落,蹲着几支狗尾巴草。这草的顶端柱状的小穗上绣着细腻的毛,抚摸上去,便令人联想到一些美好的事物。这片草地,多有初冬的象征啊!又是多么动人啊!
 
  冬日的阳,冬日的光,总是那么美。此时闲情难相忘。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鹿  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