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芷煊的作文本

奏响一首夏天的歌


       仔细倾听,那夏天的歌。
                                                                                                                                                                                                                                                                                                                                          ——题记
       一年四季,季季不同,各有各自的美。但在我的心目中,春、秋、冬都稍逊色了点。我最欣赏,那如歌的夏天。
       火辣的太阳,晒得大地焦热,连那一丝丝草木的气息,也仿佛在空气中凝固了。只有那蝉好不兴奋,聚于一颗早已定好的树,引亢高歌。那整齐而稍有突出的音符的旋律,让人联想到一台巨大的正在运转的机器,令人心里添了一份烦躁,却好像又抚平了心中的些什么。
       路旁有几颗枝茂叶繁的大树。它们失去了从前的那份斗志,无精打采地将树叶垂下,任凭少有的风拨动、撩起。那一阵阵直顶人心窝,令人心里痒痒的沙沙声,还有那树叶掉落生出的脆乎乎的调子,有奇异的魅力,足以让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昏昏欲睡,似乎要把他召唤到它的世界里,在梦中相见,诉说太阳的罪行。
       花枝间,有一个玲珑俊俏的身影在翻飞。蝴蝶,这有趣的小精灵,披着一对有生命的花瓣,灵巧地在跳跃。它对称的双翅在轻轻地敲打鼓点,无声无息地,却那么有韵律。它在倾听,这鲜花悄悄的低语,这世界永久的秘密。它在采集,这枝茎里流淌着的琼浆玉露,和它心里甜蜜的梦。
       雨天,是夏的点睛之笔。它在唱。时而是狂野,时而是轻柔;时而是平静。这首歌曲,是多变的,只有那唯一的不变,即是那雨滴为我们带来的极大的喜悦。
      不知你可曾听过一首歌,它是蝉、树、蝶、雨……它是珍贵的一段时间,却好像又很平常。它便是——夏天。(指导老师/祥  子)


 

奶奶,我回来了!


       桌上有一个不锈钢碗,碗里装着的,是奶奶对我浓浓的爱。——题记。
       在我的记忆里,有一碗汤面。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洗洗手,要吃面了。”
       我幼时,最喜欢的食物是汤面。奶奶每天都做给我吃,并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它的食材也十分简单:面条、青菜(一般是小白菜)、西红柿和鸡蛋去。这四样,构成了我的童年美食。由于我去的幼儿园离家很近,我大部分时间自己回家,每次都会看到奶奶在煮面。当我问“砰砰砰”地推开门,就能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是奶奶做的面。
       我叫着,示意我回来了,奶奶便招呼我去洗手,然后吃面。坐在桌前咂咂嘴,奶奶很快就端着热腾腾的面从厨房出来了。我有时向奶奶撒娇,她就喂面给我吃。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着,奶奶慈祥地笑起来:“慢点儿,别噎着了。”
       有时我也好奇:奶奶是怎样把四种普通的食材像变魔法一样变成一道极致的家常美味?于是周末时,我就去厨房看个究竟。我看到奶奶先准备好四样原料:切开西红柿,扳开白菜,打好鸡蛋,拿出面条。再开灶火,把东西一样一样地下锅,加入调料。奇怪,这么简单?我觉得奶奶有一双充满魔力的双手,才能做出这么简单的美味。
       现在,我慢慢长大了,不与奶奶住在一起了,但依然向往着奶奶的面条,奶奶有时也还会来做面给我和弟妹吃。同样的食材,同样的方法,同样的人,同样的味道,很熟悉。我感觉儿时的疑惑似乎解开了,又似乎没有。隐隐约约感到心中有一股幸福之感流过。
      “奶奶,我回来了!”“洗洗手,要吃面了。”——这,就是最简单却又珍贵的爱。(指导老师/淡  泊)


 

毛毛虫也疯狂


       几张普通的折纸,竟能带来一场疯狂的毛毛虫比赛,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让其进行得如此热火朝天?
       彩纸到了手中,不过是一半,但是也丝毫消减不了我对这“毛毛虫大赛”的好奇与热情,把这粉色的原料对折对折再对折,便成了一只“小胖虫”,再“减下肥”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带着小家伙练习了一会儿,发现它好像很叛逆,我让它前进,吹气到它身上助推,“乔乔”却死命地贴着桌子,与桌子紧紧相拥,要不然就像一颗无力的气球,向前滑了一大截。很快就轮到我们上场,我担忧,担忧它这个样子能不能成功。
       老师一声令下。(我和对手严肃地开始吹气。)我俯首望着懒散的“乔乔”,心里暗暗为自己和“乔乔”打气:加油!随即撑住桌面。奋力地吹起气来,“乔乔”一如既往的不争气,滑向前方,被老师拉回来,终于乖顺了点儿,慢慢匍匐前进,这时,对手毛毛虫突然向后退,仿佛在为我们争取时间,我加速吹气,赶上来了一点儿,但还是没有对手进度快,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向前推助我的“乔乔”,但最终还是逊色于对手,败下阵来。
       进入复赛环节,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却也很激动,因为这一轮挑出的三名精英中的佼佼者便是冠军、亚军和季军。很快,结果出来了,冠军是个女生,她不论是毛毛虫的制作、吹法或技巧都是极好的,让人无不羡慕。
       大局已定,这场有创意的比赛也到了尾声,这让我充分地认识到:毛毛虫也疯狂!(指导老师/圆先生)

 

 

朋友的眼泪在飞


       阳光很暖,洒在身上,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那天的事……
       一个慵懒的周末,三年级时的我与一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去爬山。她骑了一辆红色的滑板车,我们一路有说有笑地登上了山顶。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往下的小斜坡,她笑了笑,用脚一蹬就溜下去了,然后找到一块平地刹车停了下来,朝我招手,示意我也下去。我便跟着下去了。然后,又连续出现了几个小斜坡,每次当我胆战心惊地看她滑下去,生怕她被绊倒时,她都能在合适时停下来,还可以朝我笑。我便不担忧了。
       这次,又出现了一个斜坡,它异常地陡,也很难找到平坦的地方。朋友很兴奋,似乎很期待。我看了看斜坡,问道:“这个会不会有危险?要不要叫大人陪同?”说着向两个正坐在大椅上畅谈的家长望去。“不需要。”她自信地说。“推我一把!”,“好吧。”我想:既然挑战者都不怕,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又有什么担忧的呢?便轻轻推她下去了。
        她一路颠簸。眼中,她的影子越来越小,可却不见停。“怎么回事,车出故障了吗?还是怎么……”我脑中正思考着朋友不刹车的种种原因,耳边就传来一声巨响。“噗通!”出事了!我冲下山,奔到朋友身旁。只见她的车翻倒在地,鲜艳的红漆沾染上了尘土。她四脚朝天,正在和大地亲密接触。而脚上的一只鞋已经脱落,被压在车底下,半个鞋跟和鞋身分了家。她的手肘、膝盖、额头和嘴唇都擦破了,殷红的血沾到了地上,和那似决堤了的洪水的眼泪,和在一起,这泪水,在飞!
        事到至今,我都不会忘记朋友那狼狈之样,以及那快要飞起的泪水。唉,还是不要轻易尝试每一件事。(指导老师/南  山)
 

 

 

我不再孤单


       曾经的我,是大鸟群中一只不合群的孤鸟,现在,我的小小世界里处处充满友情的芳香。
                                                                                                                                                                                                                                                                                                                                             ——题记
       我小时候,很内向。作为一个正处于童真活泼年龄的孩子,却只有一两个不算亲密的朋友,很孤单。
       直到她来了,她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女孩,喜欢绘画,十分有意思。我们“臭味相投”,经常待在一起。她的运动也不赖,人又十分仗义,是个完美的朋友。
       我们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结识的呢?
       那是一个温暖的初春,我在爸爸工作的地方待得无聊,便去了楼下那片宽阔的空地。脚刚踏上坚实的大地,就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出现。她看上去也无事可做,我想。的确,她正百无聊赖地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看上去像是个很不错的玩伴,如果我们能一起玩......不可能的,人家肯定不会喜欢我这种自卑又内向的女生的。我低下头,打算离开。但她已经发现我了,快步向我走来:“你好!”“嗯。”我点点头,“我是筱筱,你呢?”“我叫......”我们就这样聊着,我把她当做我的“树洞”,把自己的所有哦心事向她吐露,她也告诉了我她的秘密。我们向对方敞开心扉,聊得很尽兴。终于,我好好地体验了一把友情的美好。
       从那以后,我变了,变得开朗起来。我的朋友越来越多。当然,我和她的关系一直都是我所有朋友中最要好的。
       我找到了友情,终于不再孤单。(指导老师/流  星)

 

 

触动心灵的背影


        她转身轻轻地离开了,可那背影却在我心中留下了永恒的印记。
                                                                                                                                                                                                                                                                                                                                                 ——题记
       大街上空无一人,冬风肆虐的拍打着我,刮得外套呼呼作响,我把棉袄拉得更紧。这么冷的天,真不愿意出来帮爸爸买啤酒。
       走着走着,就到了那家全年无休的小店门口。我从口袋里抽出手,拿出爸爸的钱包快速地买了啤酒,就逃一般地赶快回家去了。那啤酒冰冷的触感,真是让我极其讨厌。站在小区门口正要出门,隐约听见有个人在叫我,我一心要回家吹暖自己的身体,也顾不上去看看究竟是谁了,匆匆忙忙上了楼。门一开一合,我便进入了充满了温暖的家中。放下啤酒,我瘫坐到柔软的沙发上,决心与门外的西北风断绝关系,永远泡在暖气中。
      “回来了”,爸爸走出房间,“啤酒买了吧,钱包呢?”我这才想起钱包的事,把手伸进兜儿里寻找,口袋却空空如也。我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钱包被我落在小店了!天哪,这可是爸爸的钱包,里面一定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弄丢就糟了。如果我现在回去取,人家也不一定承认有这件事。完蛋了。我很害怕,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怒视着我。
       正当我为这件事儿着急和担心时,门铃响了。“来了。”我十分沮丧地开了门,可来者竟是那位中年的店主。“你的钱包。”“是谁呀?”妈妈走过来,“你家孩子的钱包落在我店里了。”他连忙解释道。“啊,谢谢你!麻烦你了,追她追了这么远。”妈妈边说边责怪地看了我一眼。“当时我喊她她没有回应我,就追过来了。”他笑笑,“这孩子……”
       他们聊天时,我仔细端详了这个中年人,她的皮肤很黑,中高身材,头发有点儿油,让人看了不是很顺眼。这个我曾怀疑过的人,经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知何时,他悄悄的走了。这个背影,触动着我的心,让我难以忘怀。(指导老师/圆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