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萱的作文本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黄景萱的作文本

2020/01/15 10:27
浏览量

清晨的愤怒


    “囡囡,你干什么?”我手里攥着皮筋,蹑手蹑脚地朝鸡窝里睡得正香的“孙悟空”走去。背后,奶奶的声音炸雷似的响起,我顿时汗毛倒竖。
    奶奶一把夺下我手中的皮筋,疼爱地抚摸着睡梦中的“孙悟空”,仿佛那才是她的孙女,一边回头骂道:“小死鬼,不许你再打‘孙悟空’的念头!”而我愤怒地盯着那个“魔鬼”,眼中喷出了火花。
    “孙悟空”是我奶奶的一只鸡,它是个“混世魔王”。每天清晨,它总是尽职尽责地天不亮就开始吊嗓子,硬把我从被窝里炸起来。为此,我大发雷霆,发誓堵住它的嘴。
    这天早上,熟悉的啼叫又在耳边响起。我诈尸般直挺挺地蹦起来,充满杀气的目光正对上“孙悟空”蔑视的眼神,在半空中擦出了火花。
    我迅速翻身下床,顺手拎起一件外套,怒发冲冠,奔到了院子。
    “孙悟空”雄赳赳气昂昂地站着,尾巴上一簇鲜花一样七彩的羽毛微微上扬,瞧也不瞧我一眼,仿佛在嘲笑我。我气得眼冒金星,呜哇乱叫。我一个大活人难道还不如一只鸡么?我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我手一扬,衣服朝“孙悟空”呼啸而去。
    “孙悟空”敏捷地一跳,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攻击。它金色的喙大张着,有力的叫声荡气回肠,像一桶油泼在了我的怒火上。我发狠地冲过去,用手中的衣服疯了似的砸、打、劈,却分毫也伤不着它。我气喘吁吁,喉咙里刚发出一声诅咒,就硬生生地卡住了。
    一条蛇!我吓得浑身颤抖,脚如被胶水粘住了一样,寸步难行。惊惶的喊叫堵在了肚子里,我的大脑已停止运行。蛇吐着鲜红的信子向我快速逼近,我眼前一黑,魂飞魄散。
    “喔喔喔!”铿锵的啼叫清晰地响起,勾回了我的魂魄。“孙悟空”就像一个英勇的武士那样,叼着那条蛇的七寸,邀功似的蹦到我面前。我一下慌了神……
    “喔喔!”当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唰”地坐起来,看到窗台下那蛇的尸体,愤怒顿时烟消云散了。公鸡骄傲的眼光又碰上了我,一笑泯恩仇。(指导老师/丸  子)
 

 

漫步樱花林


    远处一片粉红,樱花仿佛天仙似的,舞动着它的纤纤玉手,勾住了我的魂儿。
    加快脚步,一股淡淡的芳香幽幽地钻入我的鼻孔。粉的樱花,好像早晨刚刚绽放出阳光时,那轻柔的朝霞;白的樱花,似一个个精巧的瓷杯子,又宛如朦胧的轻纱。往里走,能听见“叮咚”的流水声。愈发清晰的水雾,像一阵牛毛细雨,湿润了林中窄窄的小道。
    很快便能看见一条小溪,小溪清澈见底,水中的鱼儿仿佛悬在空中。水底的鹅卵石,因为日久天长的磨洗,竟有些晶莹剔透了。时而有一阵风拂过,几朵小巧玲珑的樱花落下,在水中打着旋儿,流向远方,好似小溪的酒窝。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来,为溪水镀上了一层金,折射出七彩的光芒。那粼粼的波光,映着那一片粉红的樱花儿,仿佛整个世界都沉浸在梦幻里。
    黄昏渐渐降临了,太阳的余晖染红了片片云朵,织女纺着火红的晚霞。樱花林好似也被这热情感染了,变成一位眼中闪着炽热光芒,身着火狐皮大衣的女神,橘红色的小溪是缠绕在她指尖的丝带。暮秋的晚风,带着一丝冰凉,将纤手搭在她的肩上。随着太阳缓缓落下,那位女神的火焰,被秋风吹熄了。
    夜幕终于合上了,几颗星星,围着一弯新月,悄悄探出头来。朦胧的月光为小溪披上了一层银纱,使林中显得更加静谧。月亮弯弯的,轻轻地挂在花尖儿上,像一个纺织女工,纺着浪漫的遐思。夜色渐浓,小溪仍没有褪色,像一面明镜似的,映着娇嫩的樱花。赏了一天的樱花,我欣喜地回了家。
    漫步樱花林,我深深地爱上了它。樱花,像极了一首精致小巧的散文诗。(指导老师/淡  泊)

 

 

十一岁,我多了份离别


    我曾经有个好朋友叫林恬,她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美丽、和我最要好的。如今,她已经搬家,但她留下的记忆,永远不会被擦去。
    她走的那天,天空下着牛毛细雨,家门口那条窄窄的小道湿湿的。我和她在门前奔跑着,渐渐地,她停了下来。微风拂起她的长发,只见她的泪容嫣现,眼神惆怅。
    “都不等我,看你被淋的。”我走过去,递给她一杯奶茶,用手指拭去她的泪花。“别哭啦,没什么可哭的。”她攥紧我的手,不看我,别过脸去。
    “都要走了,你还这样说。”她开口道。忽然,两滴晶莹的泪水无声地划过她的鼻梁。我挨近了她:“要说再见了,不送点纪念么?”我强颜欢笑,眼里却波光闪闪。她不说话。
    她像一头寻求温暖的小鹿,一点点向我靠近。她的目光在我脸上扫着,柔柔的,那么坚韧。我突然咬紧下唇,很想哭一场。我一直在强装镇定,心早已被泪水浸透。她要走了,我怎么可能不哭?
    “傻瓜,礼物当然会有。”她忽地开口,眼皮像有千斤重,抬不起来。那只纤长白皙的手,好像在拿东西。是什么?我好奇地猜想。
    那是一只风铃。只见她那纤细的手指轻翘着,看上去宛如一个蓬松的雪球儿。那颗透明的珠子,像她的泪花儿,溅在了上面。棕色的细绳似被风吹起的发丝,垂着星星一般亮的金色铃铛,小巧而精致。
    我呆了一会儿,才伸手去接,两眼已模糊得看不清她的面容。“谢谢你!”我的声音十分低沉。她的泪容渐渐沉没在白雾中,没有作答。
    我终于有勇气抬起头,可却空无一人,那温柔似水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谢谢,再见了。我们也许不会再见面了。”她,终究还是走了。我手一抖,风铃掉落,细绳却还勾在指尖……
    这一切已成为回忆,人世间有多少悲欢离合,十一岁的我又多了一份离别。(指导老师/圆先生)

 

 

班级的“投篮高手”


    她是我们班新来的老师,剪着一头干练的短发,眉毛如她的性格一样棱角分明。她的双眼因劳累而微肿,目光坚硬如铁,令人不寒而栗。她那两片玲珑的薄嘴唇,配上那不算小巧的下巴,和着五官看,倒也是一张挺精致的脸,蛮好看的。
    听说,她的教学习惯是“讨债”,口头禅是“各种凌乱”,表情包是“吼声如雷”……我对她了如指掌。可是我最了解的,还是她的绝技——“精准投篮”。
    那日,班上好好地上着课,她的脸突然就变了,好像嗅到危险的兔子一般,迅速抽出一根扁扁短短的白粉笔来,身子微微往后一倾,两根兰花指高高翘起,中指轻而随意地一弹,粉笔就像导弹一样呼啸而出。空气仿佛都被擦出了火花,同学们惊讶地发出了“咝咝”声。粉笔从来都是精准地砸在那可怜的同学身上,使他瞬间视线上移。他定是生生撞在了她那冰刀般锐利的目光上,因为他总是猛地惊恐似的瞪大了瞳孔,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惨白,嘴唇微张,似乎正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眼睁睁看着她张口开始批他。
    还有一次,她来“讨债”。只见她怒发冲冠地站在讲台上,用力敲了一下桌子,三分像平静,七分像发狠,拎着一本可怜的作业,“吼声如雷”。紧接着,她甩出那本作业,把它归还给它的主人,神奇的是她从未失手过。但神奇归神奇,她毕竟还是挺凶的。后面的画面太美,但不能说……
    班级的“投篮高手”果然是名副其实,真不知道她那本领是在哪里练就的?想到她那绝技,心里不禁打了个冷战:说不定哪天目标会转向我,谁知道呢?(指导老师/丸  子)

 

 

衣欢,衣舞


       头发好像被一根极具韧性的线绑在了那衣服上,怎么也挣脱不开。但衣服每往前挪动一寸,头发就更松一分。快点脱完吧!我痛苦地祈祷着……
       今天是第五节课,依旧是小树林教育的活动课。我们被分成男女两组,要求将提供的衣服脱下,并把它接力“穿”到最后一个人身上。
       这对我们女生来说,无疑是令人厌恶的。首先,那该死的衣服是土不拉几的绿色,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其次,这粗暴的穿衣方式,简直是对我们那美丽的三千青丝的一大折磨;再说,男生不拘小节,头上又只有几根“毛”,对于这次比赛明显占据了优势。总而言之,五个字:女生输定了。
       虽然我们没有放弃努力,但第一局还是输了。当我们头对头,手对手,嫌弃地将衣服套到第三个人身上的时候,男生们已迅速完成了任务。
       第三局很快拉开了序幕。我们拖着残存的一点斗志,勉强继续比赛。我站在队伍的尾巴上,一点也不着急,悠闲地欣赏男生们那狂野杂乱的“舞蹈”。这次他们好像出了点意外,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出了故障一样,他们的好运气仿佛丢在了什么地方。他们拼命扯着,呵!他们在扯什么?我定睛一看,差点笑晕过去:一个男生的手套进了衣服里,勾着头,头却怎么也进不去。小胡同学用力地扯着那团衣服,衣服在如此粗暴的举动下,不得不乖乖听话。
       这时,一个尴尬的瞬间仿佛使空气凝固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视线上移,然后捂住眼睛:衣服正从小杨的身上传递过去,小杨却抓错了地方,一个用劲,白嫩的令人难堪的肚皮露了出来,看一眼就好像口水会笑喷出来……
       这场比赛我们女生输了,但我不得不提一句:技巧,真的很重要。当然,也不要在衣欢衣舞的时刻,做出一些不雅的举动!(指导老师/辰  星)

 

 

成长,真好

 
    指尖滑过船桨。沉重的木质船桨无一丝温热,然而掌心却更加冰凉。船身一阵轻微地抖动,平缓地驶向前方。
    身后的小岛渐渐模糊。我知道,没有退路了。眼前只剩下一片空旷的蓝色,波浪起伏,将小船往前推去,同时也在一寸寸吞噬我的意志。我颤抖着低头,只望见一片幽蓝的海水,深不见底。
    我的冷汗骤然落下。
    我紧紧抓住船桨,仿佛一个落水的人攥住了救命稻草。四周空寂,没有一丝声音。我只听见自己的心跳,随着船身在抖动。
    心中的恐惧愈来愈大,撑破了意志。无助与恐惧,刹那间化作滚滚的江水,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忽地,心中亮起了一盏灯,照亮了黑暗……
    几个星期前,我站在阳台上,拖着酸胀的手臂,一遍遍地练习划桨。焦躁的阳光在我身旁起舞,舞步杂乱而张狂。汗水从耳旁淌下,我也未曾去擦过。这么久的练习,只是为了能够参加比赛……
    柔和的风声拉回我的思绪。时光之潮已经退去,我清楚,一切的练习,只为此刻。
    心中的明灯亮着,我记起了这一个月日日夜夜所期盼的东西。我驾驶着小船,一往直前,去取我想要的东西。
    左划,翻转,右摆。小船如一匹骏马,用前蹄劈开波浪,向前飞奔。手掌翻转,指尖飞舞,心里的一切都被放开。心中不再有恐惧,只有平静的大海与我作伴。脑海里,也只剩下曾经的记忆在回放着。
    终于冲上了沙滩。我走上岛,轻轻地喘着气。不知是不是雾气太浓的缘故,我有些看不清了……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不是么?有付出,定有回报。当汗水流尽,那一刻也成长了,便可说声:“成长,真好。”(指导老师/流  星)
 

 

凡人琐事
 
 
   那个人,与我素不相识,但现在回想起来却能印象深刻。
   记不清是在哪一年。妈妈去买几瓶水,等了很久也没回来,儿时的我实在太好动,无聊之中,爬上了一旁的石雕。
   我费了很大的劲才上去骑。在石雕头顶,地上的车水马龙看得一清二楚,正在我心中得意之时,脚却忽然被人拽住了。
   “快下来,不能上去!”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我顿时被唬住了,乖乖地爬了下来。这是一个衣衫不整的中年人,或许有五六十岁了吧,正冲着我阴沉着脸,很不爽的样子,警告的话像机关枪一般被他吐出来。小时候不懂礼貌,扭头就走。这定是个糟老头,关他什么事呀?我想。
   虽然很不快,但在心里我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
   过了几天之后,我在公园里玩耍,不远处忽然望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是他!他变了样,他提着一个勺子熟练轻巧地移动着。在卖糖画?我不禁凑过去。想不到,他竟有这门手艺。粗糙的手是那么灵活,一转眼几只憨态可掬的小狗跃然出现。他满脸是慈祥的笑容,将糖画递给旁边的孩子。居然是送的?他会不会给我呢?​
   他似乎认出了我。粘稠的金黄色糖浆飞舞着,竟是一个扎着小辫的女孩起在雕像上。我脸红了,他递给我,还叮嘱一句:“下次不能了。”他原来也有温柔的时候……
   后来大了,渐渐明白了,他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孤独的老人,因为太喜欢孩子才送糖画的。那天他也是出于好心。(指导老师/舒  云)
 
 
 
 
观云记
 
 
   黎明的云十分美。一片云被拉成丝,像被小孩撕扯的棉花。不一会儿,大片的云染上了微微的红晕,竟似女孩的脸蛋,可爱极了。那天际的色彩,如同流水一般,不断变幻。先是可爱的红、炽热的红,再是微微的橙,最后成了那辉煌的金色。
   早晨的云很活泼,像一个个年幼的小孩子。风一来,它们便叽叽喳喳地闹了起来,竟连成一片了。还好风还在,不一会儿便把它们分开了。那云,朵朵丰满,胖嘟嘟的,憨态十分逗人,令人忍不住想去拧它们一把。过了不久,天空又热闹起来了。它们将蓝色的天幕做舞台,有的拉成了一条,有的鼓成了一团,还有的扯成了一片……多么可爱呀!
   下午的云太慵懒。一样是肥肥的云,却似乎被午后的阳光晒干了活力,仅是靠风慢吞吞地飘动着,好似无力的老妇啊!即使风生气地催促,它们也只是拖着胖胖的身体,不情愿地挪动。应该是受了它们影响,我也不想再动了。
   黄昏的云非常瘦小。好像诺大的天空是舞台,而明星,只有那一轮如血的夕阳,云彩都是旁白似的。它们全成了丝,那么瘦小,它们被夕阳染成了黄色。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夜晚的时候,不大能看见云,自然不用说。
   这云,真是千变万化啊!
 
 
 
球言难尽

       “哦!天哪!”白色的乒乓球眼看就要“坠崖”了,女生们齐齐发出了惊呼。这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乒乓球推回了中间。呼,好险!大家又齐齐吁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可不小,一下子把可怜的球“踹”下了桌。唉……
      “吹动童心”的第二场比赛开始了。球歪歪扭扭,极不情愿,一寸寸挪动着,一点点地靠近着。呼!直听一口气吹得太急,球径直跃过筷子,向边缘飞奔而去。哦,不!无可挽回了,球就要翻滚着落下桌面了。哎,离“悬崖”只差一点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欣急中生智,仰着脖子,向上吹。轱辘!受到气流的球十分争气,一个“鲤鱼跃龙门”,完美地落在了终点。还好,如果不是双人合作,就惨了!
       很快,就轮到我了。我小心翼翼,吹出的气细若游丝。真好!球蜗牛般蠕动着,但稳扎稳打,一直保持在中间。我有些高兴,一口气用力了点儿。啊……天哪!球迅速飞向了左边。桌子底下忽地冒出一上头来:微微张开嘴,死死抵住了球,不让球往下掉。我连忙调整方向。耶,要成功了!我激动得发抖。
       这一抖不得了,球也抖了一下,竟飞跃向桌角去了!我紧张得停住了呼吸,僵在那儿。就在球即将“坠崖”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稳稳地揪住了它。是队友。为了救球,她以极不优雅的姿态扭曲了身体。真感谢她!我一笑,将球吹向终点。这次它可争气,没有闹别扭。耶!我们欢呼起来……
       这次的活动,真是球言难尽哪!若没有团队合作,球还会这么听话吗?我还会与胜利结缘吗?(指导老师/可  乐)
 
 
 

生活需要你


    你,几乎是我童年最珍贵的人;除了家人,你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是我的精神支柱。如果没有了你,我不敢想象生活会变成怎样。
    你的模样很俏丽,你多才多艺,成绩尚可。你的脾气有点儿认真,性格有点儿张扬。你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肤如凝脂,面似桃腮。你是班花,但我们很要好,你为我付出了许多。
    我成绩好,是老师的宠儿,被许多人嫉妒。那天傍晚做值日,我被班上的一个调皮男生耍弄,气得两眼泪汪汪,你见状特意等我,买了奶茶给我,轻声安慰。但我不知道的是你在等我的时候,还被人捉弄了。
    那次我被老师冤枉,只有你站出来,义正词严地为我鸣不平。而前几天忘了写作业本的你,本可以蒙混过关,却因这个让老师记起,被批评得狗血淋头,还请了家长。听说你还因此挨了一顿皮带,可你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笑,仿佛手臂上的红印子不存在……
    你早已不是我的朋友,而几近是我的身体的一部分了。那一次放学,约好了在奶茶店见面,而店前早已不见你,只有你散落一地的课本文具。那一刻,我失魂落魄,仿佛像失恋的少女一样,心都要碎了,我几乎跌倒在地。你突然出现,笑嘻嘻,是开玩笑,喜悦的泪水奔涌而出……
    你早已不是一个普通的同学,而是我的精神和灵魂的一部分了。失去你,我就几乎只剩一句空洞的躯体。生活需要你,我需要你,我的朋友!(指导老师/辰  星)

 

 

勇敢站起来


       成功,不似路边的小草,不似田间的野花,那么随处可觅。灿烂的阳光只有在经历过层层乌云后,才能更加光彩夺目,坚实的人生只有历经重重考验,才能得以实现。
       爱迪生曾言:“失败也是我需要的,它和成功一样对我有价值。”普希金也说:“失败之前无所谓高手,在失败的面前,谁都是凡人。”汪国真亦说过:“再长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
       失败,是成功路上的一座拦路峰。如梦似幻的彩虹,只有在狂风暴雨后才能见到;最壮观的日出,只有在险峻的高山上才能欣赏。在温室里绽放的花朵,永远经不住野外的风吹雨打;只有那挺拔不倒的松柏,才可以在风雨的摧残下傲然挺立。失败的人说:“挫折是一座山,就算翻过去,仍有许多座山峰。”勇敢的人说:“挫折是一座山,山后就是辽阔的大海。”成功的人说:“挫折是一座山,只有在山顶才能望见前言的美丽。”
       在前进的起点,我望着前言的漫漫长路,我仿佛看见了史铁生重新点燃希望,提笔写下第一个字,我仿佛望见霍金艰难地用两个指头敲打着键盘……身残志坚的张海迪的话语萦绕在我的耳际:“即使跌倒一百次,也要一百零一次地站起来。”
      通往成功的路上是漫漫黑夜,无需恐惧,只管大胆地往前走,反正总会天亮的,总会见到曙光的。努力面对,或许过了这座山就是美丽的草原呢?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
       站在青春道路的十字路口,我望了望,登上了高峰。我知道,这山的后面,必定有不可多见的景色。
       不用畏惧失败。跌倒了,只需勇敢站起来。(指导老师/祥  子)

 

 

“冰山”学霸


       他,矮矮的个子,瘦小的身体,脸上总是挂着阴沉冰冷的表情。一头不多不少的短发,梭角分明,皮肤是健康的白晢状态。他惜字如金,不太爱与人交流,但成绩很好,很有一副冰山学霸的范儿。

酷,毒舌

       下课时,别的同学都跑到走廊上撒欢,但他仍在教室里整理笔记。一个调皮的同学刚考砸了,看考了第一的他很不顺眼,便走进来,想惹事。他冷冷地抬起头,飞了一记凶猛的眼刀,眯了眯眼,传递出危险的信号。教室里的温度顿时降至冰点,那个同学立刻噤声。但他仍不依不饶,轻言道:“考得很不错呀,成绩真是红得亮眼呢?瞧这无聊想惹事的样子,很神气呀?”那个同学羞愧难当,可不想再吃一记眼刀,狼狈地逃出了教室。
之后的几分钟,教室内仍是充满寒气。

细腻,微笑

        他是班长。运动会前夕,班主任托他照顾好运动员们。他照旧一言不发,冷冷地点了点头。一出校门,他飞似地没了影儿。但到了第二天,所有运动员们都惊喜地发现,他们的抽屉里各有一瓶矿泉水,一条毛巾,还有一行刚劲有力的字:小心别着凉。面对同学们感激的目光,他脸上依旧是那熟悉的阴沉表情,可嘴角分明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矮,小自卑

        一年一度的体检又到来了。一听说这个消息,他额上顿时青筋暴起,以极其危险的目光扫视了一眼众人,颇有警告的意味,但没用,量身高的时候,医生不得把体检杆往F拉好大一截。人群里隐隐有些骚动,隐约听见了“豆芽菜”这样的字眼。他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但没有回击。人群中顿时暴发出更大的整齐的声音:“豆丁小子!豆丁小子!”他头埋得低低的,有些颓废的意味。在面对身高的方面,他很少还击。
        这就是他,酷酷的,沉默寡言,十分“毒舌”,但做事细腻,面对自己的矮个子还有点小自卑。他,就是我仰慕已久的学霸——小奇!(指导老师/辰  星)
 

 

 

记忆里的冬阴功汤

 
       人生就如一碗冬阴功汤,尽管开始是辣的,但辣劲过后是一阵虾的鲜香与汤的甘甜。​
                                                                                                                                                                                                                                                                                                                              ——题记​
       小时候总对冬阴功汤,怀着一股敬畏之情。因为家里人喜欢吃泰国菜,所以常被提起。在只字片语中,冬阴功汤颇具神秘色彩,并且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一种印象——很辣,小孩儿不能吃辣。而冬阴功汤则是“能吃辣”的代名词。​
       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去了一次泰国,在一家幽静的餐厅中,我有幸认识了它。小铁锅中,土黄色的汤汁冒着泡,鲜红的虾不停地翻滚,染上酱色的洋葱和番茄,沉沉浮浮若隐若现,香气如烟如雾,渐渐扩散,像一根线将我牵到了桌前。
       妈妈给我盛了一碗粘稠的汤汁,汤刚一落入碗中,我顾不上烫,迫不及待喝了一大口。滚烫的汤汁进入我的口中,辣味旋即疯狂地在我嘴里舞了起来,舞步杂乱而张狂,体内的火焰仿佛一下冲上了头顶,令人一阵眩晕。辣味不久减弱,酸味随之让人泪流满面,酸随即与辣斗起来,两种味道在口中交织。我满脸炽热,这简直是味觉的火焰,我的舌头痛如火燎,却舍不得喝水来缓解。因为一股鲜香已在我的口中弥漫。待酸辣冷却下来,鱼露的咸,椰子糖的甘甜,似一眼清泉,轻抚着我的味蕾。
       我心中忽然一阵感慨:人生就像一碗冬阴功汤,有过付出的辛苦,但有付出就有回报。只品味甜甜的糖果固然好,但喝一碗冬阴功汤感受那辣后的喜悦,不是更好么?
       记忆里的冬阴功汤,太棒了!(指导老师/流  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