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诗睿的作文本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黄诗睿的作文本

2020/01/15 10:46
浏览量

红脸爸


    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声响,一个肥胖的身躯蜷在沙发上,翻来翻去。沙发面上湿掉了一片,这时,电话响了,“爸,电话。”呼声还响着。
    “爸,电话!”我叫着,呼声更大了。我起身拉开帘子,避开那片水,把手机放在他的嘴上,他马上醒了过来。只见爸爸打开电话,一听,是老板!那眯眯眼睁得圆圆的,赶走了带着睡意的红脸,马上起身,走出了门。我到门口一望,那胖胖的身子还在摇来晃去。
    夕阳将天空染得一片红,照在爸爸的脸上,这时红上加红。我们俩走进公园,远处早已有人跳起了广场舞,边上有教练吹哨,热闹极了。“儿子,跑!”这一声雄厚的声音,把沉浸于美景当中的我拉回来。我回过神来,发现爸爸竟趁机融入了这热闹之中。我四处搜寻着,可怎么也找不到那肥胖的身躯。突然,一只熟悉且有点陌生的手拍在肩上,一回头,他的脸红得惊人,热气从他的脸上疯狂地冒了出来。“爸,你的脸?”我有点惊讶。“与关公比,怎么样?”他笑着,脸上有点小骄傲。他站在那里,连水泥地都变了一个色。
    有一回,我站在老房子下,看着两个人站在草地上。太阳高挂空中,映照在我的脸上。爸爸扛着锄头,仿佛生活就在肩上,很重很重。他的背有点微弯,爷爷也在边上,弯得像只虾。爸爸嘴在动,我听不见声音,可看上去两人像在吵架。我走了过去,“快回!太热!”爸爸叫着。“我帮忙吧。”爷爷有点弱小。“回去!”他说着,“儿子,把你爷爷带过去。”
    我望着他一个人在地里,挥锄头……太阳西下,那个勤劳的身影,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锄头……(指导老师/舒  云)
 

 

 

成长的磨练


    成长是一个过程,需要不断地磨练,才能一次比一次好,才能为自己人生的画卷增添色彩。
    我向来胆小怕事,不喜欢与别人沟通,然而这一次的经历,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我。
    这是一个明媚的早晨,向外一望,万里无云,叫人舒服,我们一家来到了商场。走到门口,人来人往,数也数不清,“儿子,逛逛吧。”爸爸露出狡黠的笑,我们便一起走进了商场。
    往前一看,人山人海,爸爸不知拿了什么东西,硬塞进我的口袋里。上了二楼,他们都不见了,我左望望,右瞧瞧,连个人影都没有。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爸,你在哪儿?”“我去朋友家一下,帮我买下东西,钱在口袋里,清单发你手表里。”“可……”电话挂了。“哎,只吃过没买过。”我自言自语道。
    “苹果。”我一路小跑,看见那边的苹果堆成了山,一眼望去竟是一片红。“我喜欢又大又红又亮的。”我的手瞄准了目标,扑了过去,一连抓了好几个,袋子已经沉甸甸的,那沙沙声好像在对我诉说:“孩子,拿不动就放下!你会被压倒的!”我累得气喘吁吁,有点后悔拿了这么多。
    “大西瓜!”我惊道,“苹果已经够多了。”“好吧,为了吃,继续!”我提着一大袋东西,快拿不动了,这时,我看见边上有一个工作人员,“要不要去找他帮忙呢?”我心里犹豫不决。最后,我深吸一口气,走向了他。“叔……叔叔,你能帮我搬一个西瓜吗?”“可以啊,小朋友。”他伸出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西瓜抱了起来。“走吧。”他用眼神示意我。
    付了钱,我看见爸爸妈妈在门外等我,他们的脸上满是喜悦,犹如两朵花儿绽放开来……
    实践使我成长,我相信,我人生的这幅画会越来越精彩。(指导老师/流  星)

 

 

未来的生活


    “嘿,主人,七点了,起床!”亨特大叫。我微微睁开眼,外面渐渐亮起,这时,几只手臂向我伸来,我一睁眼,眼前的我竟帅气无比。
    我转过头,问亨特:“今天干啥?”“逛逛。”他摇动僵硬的手臂说道。随即他推开了门,一辆车悬浮在门口。对面是繁华的城市,一眼望去,一幢幢高耸入云的大厦整齐地排列着。
    我进入车内,亨特在外悬浮,一去大街上,此车以400KM/S的速度飙到街上空,亨特差点没跟上。我走下车的“云梯”,亨特才飞来。这里人山人海,路上没有一辆车,车都悬浮在路的上空,要不是车底发着光,早已是一片漆黑。
    以前的店员、保安、扫地工呢?怎么都成了人工智能。人们都长得胖乎乎的,挤来挤去,简直无我容身之处。我跑上前去,点了一份早餐,赶忙让亨特抱我上车。
    上了车,马上安静了,车带着我去了森林。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浅绿,浅绿中发出鸣叫。我陶醉其中,伸手一摸,“空的!”我大叫,“不,这不是树木……不,这不是鸟儿!”我惊呼:“再也没有新鲜的空气了。”
    这十几年的发展可真快,人类不断开采,为了发展,还建起了人造大气层,将满是污染的大气淘汰。为了发展,人类发射了上百万颗卫星在空中,搭起了人类的通讯桥。太阳光再也看不见,在黑暗中,已建了人造太阳!
    发展,有好有坏。生活虽变好了,但环境遭到了破坏。我思念那干净的阳光,那清新的空气,那动听的鸣叫……(指导老师/非  衣)

 

 

温  暖

 
    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凛冽的寒风呼啸着,让人瑟瑟发抖。可是,这个冬天里,也有温暖,令人感动。
    那天下午,墨般的云满盖高空,一片漆黑。一阵阵寒风席卷而来,我扯着袖子,顶着寒风在走廊上走着。路上的同学十分少。
“怎么办,我没有带书。”我嘀咕着,皱着眉头。风刺在脸上,冰吃下去都没冷成这样。我跑向1班,一路畅通无阻。“章!”我叫住他,向他招招手,他停止了迈进门的步伐,转过头。“你有带《革命》吗?”我发出低沉的声音。“有啊!”他答。“借我?”他拉着我走进门,我心里笑开了花,刚要拿,他们班一个捣事鬼大叫:“别!上次我借他,上面就多了几个字!”“那是注解!”我激动地答道。章的心似乎动摇了,“我没带。”他改口道。花谢了!“别——”我的话还未说完,他就进了门。这时,风吹来,我心头一震,直打哈欠,摇了一下。此刻的我十分沮丧,怎交了这么个朋友!
    没办法,我呆了一会儿,又动起来。“嗨,下节课道德,你书带了吗?”班上同学笑着问。“没。”“哈哈,你完了!”我走向3班,“章,有带《革命》吗?”我向他投去期待的目光。“有,要借是吧?等一下。”他转过身进去了,这时,我心里的花又开了。不一会儿,他出来将书递给了我。“太感谢了!”我笑了,他也笑了。
    风从窗外飞进来,飞向我们。“友情,如光明一般温暖……”是啊,温暖在冬天里也有!(指导老师/木  车)

 

 

奇态百生


      “哐!”老师走进来,手持两件宽大的T恤,口一开:“同学们,今天活动课,我们比穿衣!”话音刚落,同学们就议论纷纷:“穿衣?开什么玩笑,不就是穿衣服?我稳赢!”老师瞪大眼:“哪组用时少就获胜!”于是,就有了“极光”与“小熊”两支战队。
       老师一声令下,“小熊队”开始了他们的表演,两个高个子向下弯,头碰头,两手互搭肩膀。一个男同学伸手过去,抓住高个子的大T恤,向上一拉,“啊!”那高个子大叫。只见那白兽的大口咬住不放——卡脖儿,男同学赶忙换个位置才套到另一个人身上。高个子的头发又直又顺,一从领口里出来,整个人大变样,手赶快又伸回去整理。“你那斗牛呢,色盲牛!”老师这一句引人哄笑,然而并没有因此结束。面对第三个又瘦又小的同学,男同学一套便进,他简直被那庞然大物给吞没了。男同学轻松一扯,衣服好像涂了润滑剂,迅速滑了出来,第三位同学又气又笑,手还直摸脖子。
       到“极光队”了,两个小个子弓着腰,犹如虾一般。两人一对接,一座“人桥”立在地上。我一提、一拉、一扯,一气呵成,那T恤如火车一般,飞速通过。第一位同学一过,便迅速立直,马上赶来,甩着马尾辫,手一指一摇,比我还急。第二位同学迅速转身与下一个同学接上,可那个人太高了,得90°角才接得上。我在一旁大笑,手不停地抖,上下摇动着。T恤在手的抖动下,如洁白的云上下飘动,在高个子的身上,紧咬住他不放。我用力一拉,还是不动!我的身子向后一倾,高个子才挣脱了束缚。到了关键时刻,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对手也慌了,直喊“漏油、漏油……”。可我们一点也不慌,最后一位同学在我与桥的过渡下,举起手向上挥,这是一面胜利的旗帜!
       同学们奇态百出,想不到两件T恤能让我们如此兴奋。看来并不是缺少了乐趣,而是少了会创造乐趣的人!(指导老师/探  花)

 

 

那天,阳光暖暖


    在这寒冷的冬天里,那凛冽的寒风呼啸着,让人瑟瑟发抖。可是,在这冬天里,也有着如友情一般的温暖。
    那是一个下午,一个寒冷的下午,风呼啸着,树,挥动着细长的枝条。我在走廊上“游”着——找人。
    我慢慢走,廊上没几个人。怎么办,我心里打着嘀咕:完了!我打了一个哈欠,浑身上下发抖,凉了!
    “一班。”我说着,“章在哪?”我向那走,天亮了一点儿,风依旧吹着,到了那,章正准备走进去。“章!”我大叫,他把头转过来,停住了脚步,向我探了探。“哎。”他摇了摇手。“章,借我下跳绳。”我冷得直跳。“跳绳?哦,等下。”一听,我心花怒放,花儿开了。他正准备进门,“章!”一班淘气包拦住他,“给他跳绳?”他指着我:“上次我借他东西都坏了。”淘气包发出奸笑。“你压根没借我!”我气道。章“心动”了,犹豫了:“我没带。”一个转身走了。风似乎盖过了他的话,我没听清。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花枯了,心一震,身子一抖,又是一个哈欠。怎么交了个这样的朋友,我不免有点伤心。
    “唉,下节体育,没跳绳,要被罚了!”同学轻轻走过,留下那嘲笑。我叹了口气,独自走在走廊上,风有点儿大了,天有点黑了。
    我低下头,漫步在走廊上。“唉。”我又叹了一口气,“活该。”我说道。“黄,怎么了?”三班的王同学走来。“没带绳子,交了个坏朋友!”我叹道。他推着我,来到了门口,一下子走进了班级跑出来,递了一条绳子给我。“谢谢——”我脸上的花儿又充满了活力。
    在体育课,跳着那跳绳,我流下了大把的汗,冷风吹过,却并不觉着冷了。
    是啊,冬天里有温暖也有寒冷,但冬天的阳光总能让人感到温暖!(指导老师/可  乐)

 

 

给我一片绿荫
 
 
   绿荫,在夏天里为人们遮阴,夏天里,人们多希望有一片绿荫,而我,更渴望得到这片绿荫。
   这一次回老家,多了个仔仔,与妹妹,姑姑放闲假去了,丢下两个小家伙。
   八点出发,一到老家,已经中午了,屁股都给坐痛了。仔仔一下车,蹦来蹦去,东奔西跑,等到全下车了,就这会儿时间,方圆百里,鸡飞狗跳,朝右望去,一只鸡疯狂的跑着,后面追着个小家伙,眼看要追上了,我一把抱住他,又赶快放下手,甩了甩手中大把汗,地上的路变了色,他头上好像刚洗了头,大汗淋漓。
   进了老房了,那大院够大了,够那小仔仔造了。
   已到三点,太阳仍火力不减,小仔仔已经换了一身又一身衣服,意兴不减,我也想找棵树乘乘凉,没办法,太小棵了。刚想上楼,被一把叫住了。“哥……哥!”“来——”我两手抓了抓门框,转过头,转身走了过去。“干啥?”我问。“帮我。”仔仔大叫,我已经嗅到了不祥的危机,还是去吧。
   “搬沙子。”他眯着眼,“好——”我拖着音,一把抄起铲子,一铲一铲,真费力。仔仔看着我,又转过去,一只只肥鸡在下面逛。他顶着光,一下抓起一团石子,对鸡一顿丢。“玩啥呢?”“随便玩。”我随口一应,一个小石子击中了我的额头,先一个刺痛,一个扎痛,再来,变得很烫,一阵晕,手上沙子拿不住了,那一铲沙泻在他身上,我晕,一股脑坐下了,他脚一滑,也倒了,那太阳一照,我……
   随机是一阵哭,他哭,妈妈一听闻,一个箭步冲了出来,“妈——”她抱的是仔仔,抱了上去,一边问一边扫。“去洗下?”妈妈对我大叫,“怎么这样?把沙子倒头上,还弄倒了,还管不好他。”妈妈怪我。“我……我……”我说不出话来,泪在打滚。
   妹妹把这说给妈妈听了,她……(指导老师/辰  星)
 
 
 
 
夏  夜
 
 
   夏夜,是那么美丽,那么寂静。
   夏夜里,一片黑,黑得看不见,只有村里灯微微亮着,一闪一闪,才能模模糊糊照见万物寂寞的影子。
   我与母亲走在上路上,虽有点而坑洼,走起来倒也挺舒服。远处传来野花香,一闻,里面夹着淡淡幽香。“妈。”我叫,她转过头,“看!”我指着星星,“漂亮。”她笑着,“还是家里的多。”天空中,一颗颗眼睛眨着,在夜色下,格外美丽。
   夏夜,那么寂静。
   月亮嵌在半空中,照映着大地,才不至于看路吃力。夜晚,静得出奇,又有点可怕。那知了拉着小提琴,“知知,知知……”鸟儿飞来,降在树上,开始唱起了动人的歌,蛙儿呱呱叫,多么清脆,星星注视着,这夏夜只徘徊着这交响乐。母亲也跟着哼了起来,多么动人。
   风吹来了,夏天的风格外凉爽,迎着风,我们下了山,走在村道上,路明显平了许多,我弯下腰,一把手摘了一朵花,然后转身插在母亲头上,“好看!”我笑着,她刚要摘下,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要!”只好走了。
   夏夜,是那么美丽。
   我望望边上,一眼放去,水田上,何尝不是一幅水景画。在夜晚的衬托下更加美丽,我被这画陶醉了,久久不能自拔。我们向前走,一个弓似的身影立在田上,走近一看,才知是一个老爷爷在田野里干活。“妈,他怎么不睡?”我问。“干活,生活在他肩上压着他。”母亲回答,我沉思着,走到老房子门口,才知,夏夜的美不只是山、水、田,还有更多。
   夏夜,是那么美丽,那么寂静。(指导老师/非  衣)
 
 
 
 

乒乓有形,快乐无限


      “快快快,go!”边上一位同学大叫,脸上的额纹叠了三层,目光笃定地注视着那,手也跟着摆动,对面队伍也不遑多让……我们正在班里比赛呢。
       老师走进班里,门的关节响着,坐在位置上的我们以为又是一节无味的作文课,谁知,他腋下夹了一个文件袋,里面有六个彩球,六双绑着皮筋开叉的筷子。一见此情形,底下马上纷纷议论起来。“今天,活动课,吹乒乓球!”老师用雄厚的声音说着。一听是活动课,我们马上都热血沸腾,个个搓着手,迫不及待。
       班级同学一分为二,两大队,老师一声令下,比赛开始!
       我方,一个女同学打头阵。她半蹲着与桌子平行,眼睛瞪着,死盯着球,生怕这家伙飞走。“开始!”老师大叫,她用力一吹,小球十分听话,像长了眼似的,准准进入位置。吹进容易吹出难!她踮起脚,身体九十度角,对方呆了,直喊:“没!没!没……”我们也不甘示弱,“加油加油……”比赛在对喊中进行。
       她向后吹,可能没气,球被502黏住似的,一动不动,她可鼓足了气,大吸一口,鼓嘴,小球似醉酒一般左右摇摆半天,才出来,打起了醉拳。她又退一步,又一吹,神一般,进去了又出来,再一吹,又进了。同学们打呼,“不可能!”边上一个同学大叫。
       到我了,关键时刻到了,两队平了,怎么办?同时,我嗅了嗅,这浓浓的火药味弥漫在空气中,并愈来愈浓了。我充足气,一吹,我绝望了,球乱滚,我一把冲上去,一个回马枪吹了回来。“加油!”谁知,球成精了,一个回马枪杀回了坑,进去了,侧面一吹,打起了转。“不!”我大叫,球卡缝里了。对方十分高兴,大叫起来,我一想只说不能摸,没说不能抬桌子。我一抬,球马上充满了活力,一跃,“进了!”我大叫,我们队都欢呼起来……
       一颗小小的乒乓球,想不到能这样玩出新花样,玩出无尽欢乐。不愧是令人骄傲的国球。棒!(指导老师/流  星)

 

 

 

表情包


    我,作为一名考古学家,考察了上个阶段人类的表情包,并拍摄、记录了下来,经我细致入微的整理,有以下几个:

怒气冲冲

    她甩着胳膊,张大了嘴,用手指着店长,眉成L形,吸了口气,仿佛要说话似的。可是,她的喉咙打了结一般,半天说不出话来, 可那店长的手已在颤抖,嘴一张一合,十分恐惧。再瞅瞅那女人,抄起衣服,脸上冒着火,破口大骂。偶尔她又如魔鬼一般,对店长板着个脸,皱纹被挤得面目全非。一旁受难的店长吓得不轻,热汗直流。

得意扬扬

    那男人手上抓着张彩票,眼拉成了长方形,他从店里一跃而出,手大幅度地摆动,一双腿迈着大步,脸上挂着俩小块,牙与牙一撞一撞,显然在哈哈大笑。他把彩票伸到路人面前,晃了又晃,眼中分明透出一个字——牛!很快,他又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哼着嘚瑟的小调,大叫着:“我中了五百万!你们都没有的啊,哈哈!”

伤心欲绝

    一个小不点儿就在广场中央,他望着掉在地上的冰棍,鼓足力气,眯小了眼,马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随即,他“扑”一下坐在了地上,珍珠挂满了脸,又放声大叫,哭得惊天动地。树上的鸟纷纷起飞,刚晴的天乌云满布,顷刻间,他躺在地上,打起了滚儿,“我的……冰……棍,我……我……”

笑笑笑笑!

    他的脸上开了美丽的花儿,嘴弯成了月亮,眼倒弯,只有一条缝。他指着中了他的恶作剧的人,笑得得意忘形,身体都在跳,气都喘不上来。他一股脑趴在地上,站在边上的我都感觉到了,这惊人的笑,非同寻常。
回望着考古回来后我整理而成的文段,我忍不住想:人类的表情真多,浮夸,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东西。
    在此,只有一句——
    人类的表情包真……(指导老师/丸  子)

 

 

冤枉的滋味  


      “哦,笔钝了。”我自言自语道,一把拿起桌上的小刀,突然,怔住了,不由得闭上了眼,想起了那一件事。
       那是一个早晨,我正在座位上看书,一下课那淘气的胡同学就向我奔来。我看书看得入了迷。“班长。”他叫了一下,我坐在椅子上,还在书的世界里遨游。“班长。”他提高了分贝,大叫,我仍在看书,没有回应他。他急了,一把抓起了我的书,又用牛一般的力气把我摇醒。我回过了神,又回过了头。“班长,借一下小刀。”他的语气平和了一点儿。“干什么?”我问道。“当然是削笔啦。”胡同学说道,中间夹着一种坏意。“真的?”我斜了他一眼,他点了点头。“给。”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上了我的小刀。
       我有点不放心,拿了书,跟了上去。
       他走的方向不是自己的位置,我也有点儿好奇。怎么,干什么去?可还是没有比书好奇,一边跟在他后面,一边看着书。我们到了何同学的位置上,这是他的死对头。我抬头,愣了一会,并没多在意。
       他俯下身子,把头探进她的抽屉,手抽出一把东西,我又抬了头,又马上低下。不好,脑海里闪出了“削笔”两个字,马上意识到了——他削的不是自己的笔。
       我放下书,抬起头,大声叫道:“别!”可一切都晚了,每一支笔上都留下了一个大口子。何同学从门口进来,见状,大叫:“你们俩干什么!”这声如天空响雷!如河东狮吼!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的事:出门的人停下了脚步,喝水的人停止喝水,讲话的人停了交谈……
       我一想,脸马上变红了,一摸,十分的烫。
       我们走在了通向办公室的大道上。阳光有点儿暗,太阳躲进了云里,一出一进。“我没有!”“走!”她大叫。太阳进去了,彻底进去了!  
       老师那儿,我被彻彻底底地说教了一遍,心里很是委屈。“走吧,胡同学留下。”我出了口气,走到了门口。“回来。”老师又叫了一下,“你身为班长,应该管理好班级,怎么……”
       现在想了想,仔细品了品,终于知道被冤枉的滋味是苦的!(指导老师/可  乐)

 

 

心中的彩虹  


       人心中的彩虹,五彩缤纷,绚丽多彩。这彩虹,永住心里,永远高大,美丽。
       我刚出门口,见天色有些暗,刚刚耀眼的夕阳不见了踪影,我又望了望表,有雨!
       我一路冲到了楼下,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开始了刮风;风呼啸着,“雨别来呀!”我嘀咕着。跑到了大门口,那风不减风力,该来的还是来了,见那天上滴下了几个小珠子,我双手合拢,望着其它家长接到了孩子,我未免有点儿孤单。
     “家就在对面!”我在自我安慰,可这雨总是爱开玩笑,与我对干,“一、二、三……”我数着被击中几弹,我呆了,又马上反应来,拉上帽子,向人群冲去。
     “怎么办!雨越下越大!”我心里犯了嘀咕,“这样回去不是办法,哎,活该!叫你侥幸!”
       风刮得更狂了,发出狰狞的笑。我望着一把伞,不禁发了一身抖,这雨太大了!
       我奔跑着,跑上大路,穿过马路,跳上人行道,身体却因受了雨的清洗而越发的冷。突然间,我头上暗了一片,那打在帽子上“嗒嗒嗒”声不见了,“没带伞吧!”那粗粗的声传来,我转过身,这不是楼下保安吗?他拉着我的手,我瞬间觉得手上暖暖的。
      “冷吗?”他问,我点了点头,此时,风更加的大了,一刮,边上的电动车倒了,一个连着一个,一个倒,一排倒,“不好!”他大叫,把伞给了我,冲了出去,转了头,闭了一眼,逗逗我,我心头微微一震,望着他,将倒下的车一辆一辆扶起。

 

 

 

给生活加点温暖  


       生活中不可少的是温暖,冬日中温暖不可少,因而,我对温暖,有另一种新认识。
       平日里,我对温暖的认识淡化了。同学来请我帮忙,“不!”同学来借东西,“不!”一声声的“不!”,导致我们的友情也淡化了,我的生活冷冰冰的,可这一次,我生活中的“冰”化了……
       十二月,一年中最冷的一个月,这天空中冷风在呼啸着,走廊上能见个人算是不错的。而我,自己飘在走廊,独自一人遭这罪,“哎,下节体育期末考,没绳!”我嘀咕着,风一阵吹来,打在脸上,显得刺刺的。
     “怎么办?”我自言自语,这时,走来个同学,“没绳吧?”他笑了,我不理,走了过去。低头,想了一会儿,“章!”我叫了一声,又转过身,冲向他的班级。
       这一路畅通无阻,巧了,章刚要进门被我叫住了,“章!”他转过头,我又冲了过去,“你有跳绳吗?”“有。”他停了一下。“借我一用?”他听了扭过头,我用企盼的眼睛看着他,突然,他停住了,一个人拦住了他。“别!”那个人叫道,“上次他都把我书上的纸弄脏了。”“脏?那是批注!”我驳回,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上次他也不借我东西!”他笑了。“我……我……”我半天说不出话。章一想,他也曾找我借过东西,被我拒绝了,又改口:“我没带!”说完就转过身走了进去。我望着这背影,无情又冷漠,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真冷!
       我又低下头,转了回去,“哈!”那同学又回来,“借不到吧?”跑了过去,留下一团笑。
       我走在走廊上,望着不到几人的尽头,不禁有点沮丧,正好张见了,“怎么了?”“没有跳绳!”我说着,对他没抱太大期望。“我有!”他转过身,走了进去,我望着那背影,手上流了汗,一会儿,跳绳就在我手上,我呆住了。
考试上,一跳一跳,让我流了汗,无比温暖,这一刻,我才知,友情的温暖不可少。
     “章!”我打了个招呼。“好。”他也回了我。”“下午去玩?”“有风!”“在一起玩,不冷!”……(指导老师/辰  星)
        雨仍下着,那大手,化作云,那保安,化为我的彩虹,这彩虹,十分善良,十分朴实……(指导老师/圆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