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嘉毅的作文本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柯嘉毅的作文本

2020/01/15 11:01
浏览量

走过童年


    童年不是一味地疯玩,不是恶作剧、添乱,而是讲诚信、责任。
    到了小学六年级,面对众多严酷的考验,此时再回想起那个已经模糊的童年,觉得已是那么遥远。我的童年是什么?依稀记得在周末放学时,带上点零花钱和几个死党跑到小区下面的小卖部买雪糕和糖果。那时因为没有学过算术,常常忘了找钱,还是好心的老板提醒。有时雪糕吃得太过于专注,几滴融化的雪糕落在衣裤上,回家后常被家长责骂。
    那时,小卖部老板找钱给我,让我知道什么是诚实。而几经教育后,我每次吃雪糕都小心翼翼,努力让衣服不被弄脏,也许这就是责任的雏形吧。
    时光匆匆,三年的幼儿园生涯是那样欢乐,又是那样短暂。步入小学,我对事物的想象一下子丰富起来:太阳从东边出来,我偏要想如果太阳从西边出来会怎样?地球明明是太阳系的第三颗行星,如果八大行星位置搅乱会怎样……同时,我不得不重建朋友圈。友谊这东西很怪——遇见时都天真地以为这种缘分能一直保持下去,永远做相互的铁哥们、好姐妹,结果不出几年就分了,不了了之。
    除此之外,我对诚信与责任的理解也更加深刻。我答应师长或同学们做的事,就会尽力去完成,毕竟“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我还按要求完成作业,积极回答问题,考出好成绩,在学校里“天天向上”,这时的责任就是不让家长和老师失望。
    感谢童年,感谢那个尚未成熟的我,一步步打下诚信、责任、友谊与想象力的基础,希望这美好的一切永不磨灭。(指导老师/淡  泊)
 

 

 

古韵书院


    如今的兴趣班,在装潢时大多被多媒体电脑、落地窗、金属桌椅等现代元素所填满,但我见过的小树林教育却是另一番模样,它充满着古风古韵的味道。
    小树林教育传承了朱熹创办的温陵书院那种朴实的特点,这里的桌椅、书架都是用实木制成的,窗帘也是用竹条编成的竹帘,就算拉下也能看见许多“一线天”。若大的教室里还有木柜、竹椅,墙上有各种山水画,有种在其他培训机构里无法感受到的古朴韵味。
    教室外的大厅,墙上铺着一层红橙色的正方形砖。最里面的小厅有一座微型状元桥,是用石块雕刻而成的,表面布满大大小小的细孔,手摸上去生疼。将这间小厅与大厅隔开的,是一面用石块与瓦片砌成的墙,上面是简约风格的飞檐。挂一牌匾,刻有四个大字——“温陵书院”。下面有一道门槛,走入大厅,两旁有几盆栽培,绿油油的,十分养眼。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一边的小戏台了,那戏台的地板也是木质的,四根木柱支撑着一个三角顶,看起来像一个亭子。正中间有一桌椅,都被涂成了黑色。下课时,常常看见有同学上去嬉戏打闹。边上还有几块假山石,两个瓦罐,它们整齐地摆放在桌上,被灯光聚焦着。我怀着兴奋又忐忑的心情,打开瓦罐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小树林教育如此与众不同,对这里能不报有兴趣吗?(指导老师/祥  子)

 

 

未来的生活


    “北京时间7:00,起床铃钟启动,现在为您播放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我闻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翻身下床。
    这时,墙壁全变成了透明的,望着灿烂的星河,我好半天才回想起自己正处于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太空别墅内。这栋别墅外表看起来就像一只魔戒般的圆环,时时刻刻保持着自转,以制造接近地球的1G重力。这栋别墅分为八个部分:我现在所处的卧室,有堆书如山的书房,还有并兼厨房精良餐厅设备的实验室,用于通讯、控制别墅运行的服务舱。此外,有一个用于存放燃料和发电机的储藏室,以及一个宽敞的仓库。
    更衣、洗漱完成后,我来到餐厅,一瞧,饭菜都做好了,整齐地摆放在餐桌上,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我的口水不禁钻了出来。这些饭菜都是由“万能餐厨机”做的,它能根据个人的喜好和口味,以及禁忌,做出不一样的美食。吃完饭,我在实验室内带上报告,又到服务舱和储藏室各检查了一遍,一切运行正常。储藏室内,那台为整座别墅供能的电弧反应器正冒着幽幽的蓝光,也是正常的。
    我来到机库,里面是我的座驾,一台使用核聚变发动机推进的太空穿梭机已经敞开机门。进入机内,关闭舱门,在输入目的地后,机库内的空气被迅速抽空。一阵低沉的轰鸣后,库门缓缓开启,发动机发出的光柱将半径几千米内的太空都照亮了。
    在这一刻,面前的景色几乎都被地球占满。我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在这一刻,这颗蔚蓝色的行星比以往都更加美丽。(指导老师/淡  泊)

 

 

穿衣大赛


     “哈哈哈!”一串串的笑声从教室的窗户里飞了出来,惊动了在树枝上悠然栖息的麻雀。响声传向四面八方,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穿衣大赛”。
       第一个环节是“穿衣接龙”。场上的参赛选手分为两队:男生队五人和女生队五人,女士优先,我们男生在—旁观战。只见老师拿出一件散发着一阵阵恶臭的绿色上衣,吓得我们都赶紧捂住了鼻子。天哪,这是几个世纪没洗了,怎么这么臭,严重污染环境。
       接着,老师拿出计时器,宣布比赛开始。就这样,我看着第一个女生带着十二万分的不情愿穿上了衣服,再脱下来,并一脸嫌弃地交给第二个女生,而第二个女生也穿上……如此反复,直到最后一个女生完全穿上衣服,老师按下了计时器的停止键:“用时1分19秒!”看来对方挺熟练的,实力不容小觑。
       轮到我们男生队了,我作为最后的“收官者”,一直焦急地盯着前面的“战况”。当前一位同学刚脱下衣服,正要转过身来,还未将衣服递给我时,我已经抢先一步伸手夺了过来。我屏住呼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脖子上一套,双手同时伸进衣服里,精准地穿过袖子,并抓住下面的衣襟一使劲儿,结束。用时大约一分钟!“耶!”第一个环节我们赢了。
       接下来的第二个环节,纯属是喜剧一场。老师坐在椅子上,双手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投降的姿势,由双方各派出一人为老师穿衣服。没错,就是穿衣服,而且还是给老师穿。不过两队的表现都不怎么样,因此每逢几秒,老师便会发出“哎哟”的惨叫声,而我们也跟着捧腹大笑一通,那笑声简直惊天动地。
       令我难忘的是比赛中的一穿一脱,是那清脆的大笑,以及那令人大吐特吐的“仙气”。(指导老师/非  衣)
 

 

挑战沉默


    记得在我小时候,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我特别迷恋于沉默中。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事实上也不可能知道。
    那段时间,我在报纸上看到有一位大学生在一个月内坚持不说话,完成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行为艺术,据说还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我从此了解了什么是“行为艺术”,并莫名其妙地认为沉默有一种独特的美感,并决定模仿,虽然我对世界记录不抱有一点儿希望。
    这件事对于总是喜欢在任何场合都喋喋不休的我来说,简直和让霸王龙改为吃素一般难如登天。于是,我便从每日沉默五到十分钟起步,一直逐渐增加至一小时、两小时。刚开始有点不适应,沉默一结束,和别人说话时总是感觉口干舌燥,喉咙发痒发痛,声带只能艰难地发出像乌鸦那般模糊不清的声音。后来沉默次数多了,感受好多了,沉默完照样能流利地交谈。随着沉默时间越长,那个话语铺天盖地的“话痨”消失了。
    直到有一个周末,我破天荒地沉默了一个白昼:从早晨六时至傍晚六时全面暂停使用声带和三寸不烂之舌。这这半天里,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确认过眼神”,什么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大部分时间,与人交流都得靠“点头”、“摇头”这两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动作决定某件事。当我遇上一件“非常手段无法解决”的事时,头脑一热,险些脱口而出。好险,幸亏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想起了挑战,最终通过书写的方式,草草解决了“大事”。
    如今,我早已不再做这样的挑战,但那段时期的经历却给我留下了“后遗症”——一会儿开朗,一会儿内向,导致很多人说我性格古怪。你说,现在怎么办,我还要不要有沉默?(指导老师/丸  子)

 

 

书的味道我知道
 
 
   纵览我的日常生活,如果有这样一种事物的味道能让我胃口大开并且回味无穷,那么我想一定是书了。
   起初,我读的是绘本,对于书只是抱有玩一玩的态度。与带有注音的文字相比,我更喜欢那些色彩鲜艳的插图。上了小学二年级,我迎来了人生阅读史上的里程碑——小说。从短短几千字的童话,再一直升级至一万字、五万字、十万字,一篇篇小说不断刷新着我的认知,也改变着我对这个大千世界的看法。
   如今,三个满满当当的书柜就是我几年来热爱阅读的见证。这些书中,种类繁多,有古代的,也有近代的,有严肃文学,也有浪漫主义。
   我为雨果、高尔基笔下的腐败中世纪感到愤慨;从《老人与海》中,我学会了坚持的品德;在《海底两万里》的旅途中,我找到了大海的壮丽景色。对我而言,书中的人物在现实中活了,我们可以与他们交流,也可以跟他们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感受不一样的喜怒哀乐。
   我尤其酷爱科幻小说,特别是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作品,更是将我对科幻小说的痴迷推向了高潮。在一系列对宇宙的狂野想象中,我仿佛可以亲身体验超新星爆发、光速航行,星际大战等奇观,体会费米悖论的冷与宇宙的浩瀚无垠。
   除此之外,我还喜爱读古诗词。通过这些古诗词,我能领略一个个朝代的兴亡盛衰与诗人们的各样情怀,欣赏迥然不同的青山绿水、乡间田园。诗词中,既有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惆怅;也有陆游“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一腔爱国热血;还有高适“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依依惜别……
   书的味道我知道,它既在那字里行间中,又远在那字里行间外。(指导老师/淡  泊)
 
 
 
 
人类,饶了我吧

       我是一个碧绿色的乒乓球,自被运出工厂后,一直过着安稳的生活。不过今天,我却遇上了一群有些诡异的陌生人类。
       重见天日的那一刻,我立马就好奇地打量着周围。只见这间宽敞的仓库里有一个写满我身体大小的字的巨型面板、几个大大小小和高塔和一群顶天立地的人类,但没有发现我的老朋友——球拍和球桌的身影。我正纳闷,看见几根长长的大棒被整整齐齐地摆在了塔顶。我迷惑不解地看向人类,发现他们都露出了一种不怀好意的微笑。我心里一惊,想赶紧滚走,但已经迟了。
       我被重重地放到了塔顶的一角。身后,是深不见底的“马里亚纳海沟”,面前,几根木棒张开血盆大口,仿佛随时都可以将我吞没。怎么回事?他们不会想把我割开吧?唉,看来今天真是倒大霉了,我正惴惴不安地想着,一个人类就蹲下了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阵带着浓浓恶臭的狂风从背后袭来,我赶紧捂住口鼻,随之向前快速滚去。“砰”的一声,我遭受重重一击,定睛一看,原来是撞到了“墙”上。还好我身强体壮,不然早就骨折了。你以为这就完了?不!由于我速度过快,我在弹一下后反而向后方的悬崖滚去。“不,不要啊!”我绝望地大叫起来,然而……
       接下来才是我真正的噩梦,几个人类都围在桌缘,向我不断地释放“毒气”,使我近乎窒息。他们还向我喷射着一滴滴黏稠的不明液体,使我大吐特吐,连哀求的力气都没了。更可恨的是,他们还不时发出一种令我震耳欲聋的尖叫,导致我一直耳鸣,而他们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怜惜之情。
       救命!(指导老师/赵  慧)
 
 
 

观校记


    学校对于我们来说,可以说是第二个家了。然而,这个“家”也不是永远都是一副面孔。从清晨的旭日东升,到黄昏的夕阳西下,它总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景象。
    上午七时三十分,就已经有学生开始陆陆继继地进校了。“欢迎光临!欢迎……”门禁系统的问好声率先打破寂静。温暖的阳光射进校园,在学生、教学楼和栏杆身后抹出了一道道长短不一的黑影,铺着瓷砖的教学楼像在雪地里打了个滚儿一样莹白。到八时整,学生已经基本全到了,一阵阵朗朗书声笼罩着整所校园;操场上,只剩下打着哈欠的保安在慢慢踱步。
    下午五时二十分,老师口中的所谓“课后延时”也拖得差不多了,学生开始收抬好书包一心惦记着晚上的作业,匆匆走出校门。除了少数不幸的值日生外,教学楼中的其他人都离开了。校门外,一群早已等候多时的家长和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在校门口挤成了一堆。见孩子们出来了,都连忙踮起脚尖高声呼唤着,迫不及待地想接回自家的宝贝。过了一会儿,学生们有的步行,有的乘摩托车,有的坐小轿车,总之都纷纷踏上了回家的道路。学校里,只剩下零星的几点灯光。
    当检查团要来检查时,又是另一种迥然不同的场面。首先是那个沉睡已久的大屏幕又亮了起来,上面也打出了醒目的大字——这个大屏幕是一般不用的,久而久之便成了检查团来临的警报;老师一见到“烽火重燃”,立马慌慌张张地宣布:“快整理一下班风班貌,没戴红领巾或者校徽的赶紧找别的同学借一下。等一下见到人的时候一定要敬礼、问好……”诸如此类的话已经是我们的“老朋友”了,老师话音未落,同学们都挺直了腰杆,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万事俱备,只欠检查!
    观校,能发现校园百态;观校,能见到不一样的风景;观校,能体会另一个“家”的别样风情。(指导老师/淡  泊)

 

 

课堂众生相


       这是一堂普普通通的课,现在已经接近结束。老师在讲台上不厌其烦地讲着、写着;学生在下面聚精会神地听着、做着;转动的笔尖发出和谐的“沙沙声”。一切如旧。
       突然,在老师正讲得唾沫横飞之际,“啪嗒”粉笔却坠在了地上,打破了这良好的学习氛围,众人皆是一惊,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
       学生的反应较早。几个反应速度最快的淘气包心中的劲儿已经憋了许久,现在遇上这样的大好捣蛋时期岂能轻易放过?于是,争先恐后地跟上潮流出“巢”了,有的蹿了起来,环顾四周的局势;张三李四,呼朋唤友,不断扩大混乱的范围;有的钻到了桌椅下,掏出了准备已久的法宝宝,一对眼珠乱转着,寻找下手
       的机会,只怕能一展身手的时间太短;也有的比较机灵,迅速冲到了“事发现场”附近,也们根本不屑于出手,只是在一旁虚张声势——用力跺着脚,或猛踢着桌子,指点着其他人,一边比划,一边大声吆喝,将气氛渲染到了极点……
       班级里顿时喧闹起来:尖听声、桌椅的沉闷的撞击声、奸笑声、脚步声交杂在一起,像极了一个早晨的菜市场。只有稀少的三两个“文艺青年”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继续沉迷于书山题海中,乐此不疲。
       老师的反应则慢了半拍,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地去捡粉笔。缓缓弯下腰杆,伸出右手,眉头变得紧锁,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显然,他已经听到周围的一切。近了,更近了,终于抓住了粉笔。他一把直起腰来,用那可以秒杀人的恐怖眼神扫视了一周,顿时,玩得正嗨的学生的所有动作,所有表情都凝固了。
       班级安静了,所有人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座位上。此时下课铃响了……(指导老师/丸  子)
 

 

 

我是作业迷


        每个人都有令人着迷的东西,并为之而努力奋斗着,奉献出大量的精力,然而,我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迷”——作业迷,可能全世界也再无他人了吧。
        首先我得发表重要声明:我可不是自愿要成为这个“作业迷”的。当我和其他学生一样被堆积如山的作业所深深困扰时,当我近乎绝望地看着老师在“勤劳”地布置作业时,当我被作业的噩梦惊醒时,我彻底明白了:在作业面前,我是如此弱小。
        于是,我与作业展开了一场漫长、没有硝烟的“世界大战”。我不断地提高自己做作业的速度,面对语文、数学和英语共三个学科的作业,我丝毫没有感到一点儿悲哀,而是将压力转换成为动力,把心中翻腾着的熊熊怒火汇集在右手上,化笔为戈,单枪匹马地与如急浪般涌来的“作业大军”展开激烈的“殊死搏斗”。
        就这样,做作业的时间从三小时被我硬生生地拽到一小时。每天晚上,我都会用闹钟计时,看着今晚的“战时”相较于昨天晚上有没有进步,或者是给自己定一个今晚作业要在什么时候之前做完之类的目标。这时,如果有个细心的人站在我斗室的窗外,他将会清清楚楚地看到:在耀眼的白光灯下,一个男孩紧紧地贴在宽大的桌子上,一双大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书山题海,右手捏着一支黑笔在作业本上疯狂转动着,不时快速地翻一下页,紧张挂满了整张脸,周围还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各种包括已做和未做的大小作业和一本本辅助教材……
        虽然与作业的战斗实在艰苦,而且尚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完全结束,但也是这样的环境造就了我这种独一无二的“痴迷”。(指导老师/祥  子)

 

 

同桌


      “你坐到他旁边辅导他!”老师对我下出了圣旨。天啊,竟然是他!我难以置信地望着老师,得到的却是肯定的目光。唉,没办法,我只好带着十二万分的不情愿朝他那儿一步步挪去。
       在这片“风水宝地”安顿下来后,我偷偷往左扭了扭头,快速瞟了一眼他。哦,他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好奇。见了他这副神情,我不禁在心里暗暗嘀咕:“看什么看?都看了五年多了,难道我脸上有字吗?哼,要不是你学习成绩差,我也不会来这蛮荒之地受苦!”为了表现我对他的冷漠,我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面无表情地盯着黑板,装作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他见状,也明白我对他根本没有兴趣,于是失望地转回了头。他的沉默寡言可是“远近闻名”的——据他的前几任同桌说,他整整在校半年几乎没有说过话,而且一说起话来就会莫名其妙地脸红,说的话也很简短,一般不超过四个字,常常是只接了上句就丢了下句,急得让人抓狂。就连在班里人缘极好的我,也从未听过他发声。于是,我和他的关系就这样不温不火着,没有什么交流,顶多短暂地对视一下,然后迅速把眼睛转开。日日如此。
       事情的转机总是那么猝然。那是一场事关学校声誉的大赛,我代表全校前去参加,但需要一位同学陪我一同前去,作为我的助手,帮我完成作品。当班主任慷慨激昂地号召大家为学校出一份力时,教室却出人意料地静了下来。老师只得再次号召一次,可寂静依旧。突然,我左边有一支颤抖的手举起,是同桌!他向我投来友好的微笑,我也对他笑了笑。
       这场比赛,我成功夺冠。当然,这个奖杯也有同桌的一半功劳。(指导老师/探  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