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074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总第074期/2020.6.10
 
 
 
 
【有|话|说】
 
觉醒了
自我的表达欲望
内在的诗性与潜能
 
他们有“诗”维魔方
 
小  宝/老师
 
    我是怀着激动又急切的心情捧起新一期《小树林儿童诗报》的,初读惊喜,尔后逐渐平静,进而又沉浸其中……
 
    透过孩子们鲜活、醒心的诗作,我发现他们不仅建构起了自己的“诗”维魔方,还觉醒了自我的表达欲望、内在的诗性与潜能……真是令人艳羡啊!
 
    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曾言——“诗是迷醉心怀的智慧。”当成人世界思想干涸,情义短浅时,小诗人余欣洁的注意力却在风铃的声音上,甚至调皮地说它打小报告的声音很甜;刘寰宇沉醉在自己的快乐里,觉得开心就像一张蹦蹦床;戴可盈眼里的黑夜,是星星用尖尖的牙齿吃掉了月亮……孩童这样大胆言心,放飞思想的自在,像镜子一样,照着那些碌碌无趣的大人们,似乎在用诗句呼唤:归来吧,这里才是智慧的原点。
 
    一起读读黄梓宸的《硬币龟》吧!老鹰很迷信/想占卜自己的命运/就把乌龟当硬币//抓上天丢下/再抓上天又丢下//老鹰满不满意/我不知道/反正这会要了/乌龟的命//按道理/乌龟的运气/不该这么差的/它一直是正面朝上
 
    这首诗里,童心的生机勃勃生长。既有儿童游戏化思维的意趣,又有孩子非黑即白思维方式独有的困惑,让人哑然失笑的同时,眼前重现童年玩耍的画面。硬币、占卜、老鹰、乌龟、正面朝上,这些词语的选择,单看普普通通,组合在一起,却有着神奇的情绪化效果,词语被小诗人串联后气息就出现了,这种气息里,有一个明亮的标志——童年。就好像月光、窗棂、白霜、树影这些语言一旦相遇,思乡、盼家的心怀就自然被勾起是一样的。走进这首诗的深处,不免心里悄悄叹一声妙哉!
 
    拥有了“诗”维的孩子,语言之于他们,就像千变万化的魔方。我们会看到哪一面,每一次都令人期待啊!
 
 
 
 
【又|有|了】
 
风铃打小报告时
声音很甜很脆
就像唱着
一支歌
 
 
 
 
 
看我心碎
 
吴鹤祺
 
马会被揍
草原听它叫
 
狗会被揍
院子让它逃
我会被揍
撕碎的考卷
看我心碎
 
 
 
 
大海珠宝店
 
戴可盈
 
沙滩很爱臭美
刚把贝壳
花螺
海星
戴在身上
 
下一秒
马上招呼海水
又换上
新的饰品
 
到底买不买
海水这个老板
超级有耐心
 
 
 
 
落雨天
 
陈衍锦
 
天没事就想过生日
要吃很多云蛋糕
要开很多架电风扇
要海燕在海上欢呼
自己也要激动得
流下眼泪
 
还学孩子吹蜡烛
月亮吹灭了
星星吹灭了
 
地上的电灯
它也要吹
这下
天地全黑了
快叫个谁
去把太阳打开
 
 
 
 
偷鸡贼
 
余欣洁
 
半路送来的雨伞
其实是个小偷
 
悄悄偷走
落汤鸡
 
 
 
 
风铃打小报告
 
余欣洁
 
注意
风铃打小报告时
声音很甜很脆
 
就像唱着
一支歌
 
 
 
 
 
露珠想要牙齿
 
余欣洁
 
露珠们有个梦想
就是长出牙齿
这样吃什么
都方便
 
吃掉太阳
不用早起
吃掉月亮
不用睡觉
 
想啊想
想啊想
直到太阳
打它们的屁股
 
 
 
 
【现|做|的】
 
灯光是一碗
被打翻的茶
 
 
 
 
开心是蹦蹦床
 
刘寰宇
 
开心就像一张
蹦蹦床
 
我的心
一点
也不累
 
 
 
 
弯曲的蕨
 
余欣洁
 
有一枝蕨
天天伸手向人
讨礼物
 
讨得手
都变形了
 
 
 
 
木鱼开窍
 
陈衍锦
 
木鱼咬着木槌
瞪着眼睛
被自己的声音
惊住
 
有个人刚刚远去
他敲了几下
木鱼脑袋
 
笃  笃  笃
木鱼心里会动
它可能慢慢开窍
 
 
 
 
坏太阳
 
吴鹤祺
 
太阳是个坏孩子
认为天下所有的东西
都是它的
 
谁不害怕呀
谁的心里没有阴影呢
你看树有阴影
高楼有阴影
鱼在水里也有阴影
 
我就不用说了
越是假装不害怕
阴影越是
甩不掉
 
 
 
 
硬币龟
 
黄梓宸
 
老鹰很迷信
想占卜自己的命运
就把乌龟当硬币
 
抓上天丢下
再抓上天又丢下
 
老鹰满不满意
我不知道
反正这会要了
乌龟的命
 
按道理
乌龟的运气
不该这么差的
它一直是正面朝上
 
 
 
 
雨有时会惭愧
 
郑胤哲
 
雨做贼的时候
偷走了太阳和月亮
连星星都跑不掉
 
地上有的东西也没了
比如蝴蝶
比如蚂蚁
比如纸飞机
再比如
万里无云这个词
 
雨有时会惭愧
会赔偿
一条好看的彩虹
 
 
 
 
不见了
 
戴可盈
 
月亮不见了
星星用尖尖的牙齿
吃掉了它
 
花朵不见了
风用长长的手
捉走了它
 
我的童年不见了
大人们用层层的爱
关起了它
 
 
 
 
好香的灯光
 
戴可盈
 
灯光是一碗
被打翻的茶
 
飞虫
橡皮
玩偶
忙着玩水
 
是什么
这么香呀
 
趴在作业本上
打盹儿的我
突然间
就醒了过来
 
 
 
 
【诗|老|师】
 
那漱口怎么办
大概是晴天用海水
雨天用雨水
 
 
 
 
起得真早
 
吴  撇
 
飞机起得早
是有道理的
 
白云起得早
也是有道理的
 
一个是牙刷
一个是牙膏
要给太阳刷牙
 
那漱口怎么办
大概是晴天用海水
雨天用雨水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本期视觉/黄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