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第061期/2020年6月12日

第二版
 
淌过心中的清流
陈  晨[晋江市第一中学·初一年]
 
  母亲的泪水,之前我从未见过。直到那次,我却惹母亲流泪了……
  昏暗的房间里,仅有我与母亲。母亲平躺着对我说话,我盘着腿望着,听着。泪水从母亲的眼角闪出,随即沿着脸庞,缓缓流下。泪珠一颗接着一颗,十分紧凑。母亲掩着哭嗓,说:“你能不能乖一点啊,多听我说,不要说一句顶一句。”这句话落在了我心上,我低下头,不再盯着母亲。每每母亲的劝,我总当耳边风,还常顶一句回去,只有在面对父亲时才像只听话的小白鼠。此时,母亲沉默了,房间像一面潭,死静死静的……
  我的目光瞥向母亲。她没有看向我,而是呆滞地盯着天花板,脸上的泪水放慢了脚步,整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你想想这次考试成绩,你好好地……想。”母亲难受地说着,“你之前不都考得好好的吗?”我又垂下了头,似乎已把头埋进了怀里,母亲的泪水仿佛在我心里流过,她哭泣的模样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放。我没有作声,母亲抽泣了一声,接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大口吐出,这声响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静。母亲离开了房间,留下了她刚躺过的枕头……
  凑近一瞧,母亲的泪痕湿透了枕头,此时母亲的话在耳畔回响。仿佛母亲的泪一滴一滴地滴在我心里,我不知所措,这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我懵了,她对我的期望,一滴一滴、一字一字地吐露着。成绩的下降,我自责过,可自责后却又不当回事。母亲却视之为眼中“钉”,屡次提醒我,我却总有各种借口顶回去,母亲无可奈何。前些日子,曾祖母的去世已让母亲悲痛不已,母亲的承受力到达了极限,这次终于将心里的苦化成了一滴滴泪水。
  望子成龙,谁的父母不这样期盼?其实母亲在我儿时,就对我寄满了厚重的期望,我却让母亲失望。母亲哭了,她的泪重重砸在了我的心中,我至今忘不了她哭红的双眼。
(指导老师/圆先生)
 
 
 
 
门前的芒果树
陈以墨[晋江市心养小学·六年级]
 
  每年经过我家的古宅,最引人注目的不是老宅墙上雕刻的精美花纹,而是矗立在门口的那一棵有些年头的芒果树。听奶奶说,这棵芒果树已经六十几岁啦!
  这棵芒果树在爷爷小的时候就有了。奶奶曾经说过,她嫁过来时这树并不怎么高,如今,芒果树已这般高大茂盛。
  芒果树的主干并不挺拔,甚至还歪歪扭扭的。你要爬上二楼才看得见它那直挺挺的枝干,偶尔也有一两根枝干不合群,我行我素地肆意生长着。每到春天,树枝上便会冒出一片又一片翠绿的树芽儿,好似给干巴巴的树枝戴上了一顶翠色欲滴的大帽子。在那裸露的褐色树干上,一年四季还会长出无数颗小疙瘩。
  每到夏天,回到老家时,奶奶一定会先搬上几把椅子,摆放在树下等我们。这巨大而又厚实的树冠,是天然的遮阳伞。阳光穿透了树叶的阻挡,直直投射到地面上,留下一地碎金的光斑。一阵凉风吹过,树叶悠然地打着旋儿飘落下来,好像是为了配合阳光的一场表演。
  这棵芒果树的花朵好看极了!我曾千方百计地想摘一朵花儿,但总不能如愿。直到有一次回家,我经过芒果树下,惊奇地发现一朵淡黄的小花缓缓地从树梢落下。我连忙伸手将它接住,兴奋得眼睛放光。掌心的这朵芒果花娇小玲珑,花蕾是淡淡的橘黄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夜晚,我把这“来之不易”的小花轻轻地放在阳台上,那皎洁的月光为它镀上了一层银亮的花边。
  我时常期待着,到了夏秋时节,就能收获一树黄澄澄的芒果了。可年年回家,却连芒果的影子都没见到。我问过奶奶:“树上的芒果都哪去了?”奶奶感叹道:“这些芒果无人照顾,不是被人摘走,就是掉地上摔烂了,唉!”我曾亲眼看见一个芒果从树上掉下来,摔得四分五裂。不一会儿,成群的蚂蚁爬满了芒果,黑漆漆的一片,看得我怪难受的……
  到了冬天,芒果树也不会落叶,它那阔大的叶子仍然是绿色的,好像没有什么能改变它的本色。
  这棵穿越时间长河的芒果树,但愿它能和长风为伍,与飞鸟为伴,在雨水的滋养下,越发茁壮。
(指导老师/游  鱼)
 
 
 
 
窃药记
张家榮[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呼——呼——”风在呼啸着,吹起一丝头发,拂过他那焦虑的脸庞。
  他眉头紧锁,使得两条黑乎乎的大浓眉,像两只快掉下来的毛毛虫。鼻头上冒着大豆般的汗珠,就如清晨挂在花儿上的露珠。他的嘴巴紧闭着,原本红润的嘴唇变得无比苍白。
  他站在药店门口,拳头紧握着,都冒汗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在那一瞬间,他眼睛一亮,紧握的拳头舒展开来,看来他已经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于是,他独自一人回家了。
  天已黑成一块煤了,没有路灯,只有微弱的月光。他眼神坚定,沿着墙壁走,手时不时地向前探一探,他似乎有目的地走向了药店。
  他试图转了转门把手,还真像他所想的那样,门被锁得死死的。他的上排牙齿咬住了下唇,头上不停地冒出一滴又一滴的汗,他在原地来回跺脚:有什么办法啊?噢,天啊,谁能救救我吧!他在祈祷,他在求助。就这样,心里来回默念了好几遍,可显然并没有人能帮助他,“唉!”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只好使出最简单粗暴的办法——拾起地上的东西,往玻璃门上砸。
  他从地上抡起一块砖头,用尽全身力气扔,这声音吵醒了睡梦中的人。一个老太太大喊:“是谁在下面胡闹?”他可是吓得不轻啊!还好住在老太太楼上的老爷爷替他解了围。老爷爷好像已经习惯了,若无其事地对老太太解释说:“没关系,只是那卖药的在发酒疯而已啦。”他才大松一口气,回头望着那被砸烂的店门,猛地向店里走去。不过一会儿,他怀里便揣着一个袋子出来了,接着快速朝来路奔去,他的身影在昏暗的街道上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融入黑暗中。
  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所有行为都被店里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下来。第二天,店家来到店门口,看见里边狼狈的景象便报了警。很快警察就找上了门。
  他被逮捕时,并没有做任何反抗。在警局里做笔录时,他对警察们说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我只想救我的妻子。”原来他的妻子生了病,可是他买不起药,也没有任何人可怜他,大家对他的苦难视而不见。他无可奈何,才来偷那价格不菲的药。
(指导老师/符  号)
 
 
 
 
第三版
 
枇杷树
蔡欣妍[晋江市希信中心小学·六年级]
 
  在我老家的院落里,有两棵枇杷树。一棵长得瘦高瘦高的,每逢春天便会长出新的细枝,大概是因为种在了厨房边上,经常被烟熏的缘故。种了三年,也未曾结过果。另一棵枇杷树长得很茂盛,每年都会结果。
  我的嘴十分馋,但是那棵长得茂盛的枇杷树虽果实大大的,金灿灿的,却并不甜。我认为是那颗瘦枇杷树吸收了长得茂盛的枇杷树的养分,所以我便准备了武器:这次可要好好地教训一下那棵好吃懒做的“瘦枇杷树”了。  
  于是,我说干就干,一手握着木棍,一手抓了一大把小石子,腰间还缠了条长绳,来到枇杷树的面前。我先把细长的绳子,一圈一圈地捆在瘦枇杷树接近根部的地方,最后打了一个蝴蝶结。我撅着屁股用力拉拽,使出浑身力气,它却纹丝不动,我惊愕极了!很快,我就释然了,毕竟我也不是诚心非要拔起它,只不过是为了让瘦枇杷树少吸收点儿养分而已。
  接下来,我伸出右手,在空中抡了一个圆,然后恶狠狠地打在它的身上。我大概打了它一刻钟左右,有些体力不支了,可是它身上没有一点儿伤。我对它的“毒打”,竟犹如在给它按摩一样。我不免有些愤愤不平,便用左手握着的小石子砸瘦枇杷树,可是力度有些过大了,石子反弹了回来,不偏不斜正中了我的额头。幸好反弹的力度很小,就像蜻蜓点水一般,我才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我虽然有点恼羞成怒,可也拿这棵枇杷树没啥办法,只能望着它干跺脚。
  等到夏天的时候,我又吃到了长得茂盛的枇杷树结出的枇杷,可还是那样涩酸,我不免又想是那棵瘦枇杷树捣的鬼。我怒气冲冲地想要朝瘦枇杷树发火,却发现瘦枇杷树那细细的枝干间,竟然长出几颗像金子般的黄灿灿的枇杷。
  沉甸甸的枇杷,把瘦枇杷树的枝干压得弯弯的。我顺手摘下了枇杷,然后洗干净,再吃一口,好甜啊!原来瘦枇杷树不是好吃懒做,而是在养精蓄锐。
  是啊,人不也一样吗?用七八年的时间努力,厚积薄发,直至有朝一日一飞冲天。
(指导老师/丸  子)
 
 
 
 
差不多先生
杨梓良[晋江市中和中心小学·六年级]
 
  他的口头禅是“差不多”,常常因“差不多”而“遭殃”,“差不多”的他被我们戏称为“差不多先生”。
  在篮球场上,“差不多先生”看我们在打篮球,顿时来了兴致,也迫不及待地想尝试一下。他抱着个没有气的篮球,我们这些“专业人士”让他换个球,他却说:“差不多,没事。”我们便放弃了对他苦口婆心的劝说。
  他在那投着篮,嘴巴还一刻不停地大笑着,可能是看见自己投的球划出了条弧线搭着篮板就心满意足了吧。他看见我们用双手轮换运球,也想“邯郸学步”,依样画葫芦,可干瘪的球根本弹不起来。我们把有气的球递给他,让他打一会儿,他拒绝了:“球都差不多,我这只是没发力打不起来而已,差不多就行。”我们无可奈何,他的“差不多”就像一座大山,任你怎么搬也搬不动。
  “差不多先生”用尽了全身的那股劲,球还是懒洋洋的,怎么也弹不高,他已有些不耐烦了,踢了篮球一脚,又要去重新拾起球……他走到球框边时,有个好事的同学喊道:“反正都差不多,你不如试试拍足球。”这句话可有点惹恼了“差不多先生”。这次,他竟然拿了个铅球过来,把那球用手抬着,气喘吁吁地走过来。他把球重重扔到地上,又像前面一样用力一锤,这记“雷神之锤”,直戳他的心坎,他的手都青了。只听他一阵“鬼哭狼嚎”,我们跑过去时,看他瘫倒在地,大吼道:“这什么破球!那么硬!”随即他站起来,猛地一踢,他的动作实在是“快准狠”,估计他的脚趾也是肿得大红大紫。一个同学解释道:“这是铅球,不是篮球,而且还那么小,怎么可能差不多呢?”“差不多先生”忍痛说道:“差不多都是球嘛,也能投啊!不投一下多可惜!”他又举起球用力一投,“砰!”玻璃碎了一地……我们纷纷落荒而逃,都是他“自作孽”,不然也不会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差不多”不是一个好东西。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更何况失之不止毫厘呢。因此,不能怀揣“差不多”的心理,不然小心落到与“差不多先生”一样的下场。
(指导老师/白  云)
 
 
 
 
将“革命”进行到底
刘若希[晋江市第一中学·初一年]
 
  “啪”的一声,门关上了,我竖起耳朵,确定母亲已经走远,便迅速打开柜子,抽出藏在深处的课外书,摊在课本上,迅速看了起来。没错,我在跟母亲打游击战。
  作为一个老牌游击队员,我每天都要跟敌方特务头子母亲周旋,不仅要趁她不在之时见缝插针地阅读,还要在书籍被没收之后,翻箱倒柜地排查、寻找,而且事后还要还原现场,保持原样,不让她发觉。唉,生活着实不易。
  让我们把镜头对准一个普通的星期天。我站在书架前苦苦思索,权衡利弊,终于,挑选了一本书。我将上衣拉起,把书塞在衣服底下,然后用最小的力度转动门把手,轻轻一推,放轻脚步,赤脚来到了卫生间,轻悄悄地关上门,最后,扭转门锁,锁上了门,大功告成!我坐在马桶上,双脚搭在一个小椅子上,捧着书,隔绝了作业的烦恼,远离了红尘,沉浸在书中的世界不可自拔。
  待我心满意足地合上书,准备打道回府时,还要再费一番功夫,首先将课外书藏在洗手池的柜子里,然后打开门,见没有敌军埋伏,才折回卫生间,打开柜子,带着课外书得胜而归。
  你可别小看这件事,这可是件技术活,选书就颇有讲究,不仅要精彩有趣,还要能在20分钟左右看完,多了怕生变故,而且时间长容易起怀疑;少了就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这宝贵的“厕所书屋时间”。
  侦查敌情就更难了。你首先要支起耳朵,判断敌人方位,像做饭、洗衣服这些好办,动静很大,一听就能确定方位。若是没什么声音,这就难办了,因为“特务头子”也许就屏息站在门口,准备抓个现行呢!但尽管如此,还要冒险试一试,先缓慢地打开门,探出个脑袋,蹑手蹑脚地溜回房间,再光明正大地走出来。最后借去厨房喝水之由,判断母亲在哪,若是安全,便将课外书带回安全区。
  类似这样的情景每天都在上演,我和母亲的游击站也从未停止,只要母亲不停止她的搜查行动,我就一定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指导老师/丸  子)
 
 
 
 
第四版
 
要给小河缝被子  儿童诗集作品选(一)
 
  《要给小河缝被子——好玩的35首儿童诗》,共收录了35首吴撇老师精心创作的儿童诗,每首都充满了想象与灵性。在诗中,吴撇老师将自己还原为儿童,耕作、旅行、植种、养小动物、捡落叶、数星星、捕风、捉影、爬山、观海……诗集特别采用布书的制作工艺,用棉布进行缝制。印刷在棉布上的文字显得格外活泼可爱,每每翻动书页,都能从手指感觉到书籍柔软、舒适的触感,可以说是好看又好玩。 
 
 
 
 
摇扇子
 
夏天来了
扇子当上妈妈啦
生下的风宝宝
个个长翅膀
 
还没看清长啥样儿
呼呼几下
全都没影了
 
 
 
 
交作业
 
早读时
大地小学一年(6)班
 
开始检查作业
青蛙交了一张荷叶
喜鹊交了一根树枝
公鸡作业做得最好
交了一颗太阳
 
白云昨天刚转学来
不会做
急得哭起来
 
这下好了
全班的作业
都泡汤了
 
 
 
 
天亮了
 
公鸡叫太阳去纺线
山有了七彩的线
连忙织布
先织一匹瀑布
再织几片朝霞
然后把风也织出来
风把雾被子掀开
大地只好起床
把村庄  炊烟  河水  
马牛羊
一个个叫醒
 
哎  喜鹊呢
早醒啦
正在帮山伯伯
当梭子呢
 
 
 
 
树的影子
 
树肯定是饿坏了
舌头伸得老长
尝尝房子
尝尝马路
 
我从树下走过
它也尝一口
我好想知道
我是什么味道的
 
 
 
 
弯弯的月亮不像小船
 
每天晚上
趁着人间灯火
还旺着
天空就会摊一张
深蓝色的大饼
有时刚冒出热气
就被偷偷咬了一口
留下一道
贪吃的牙印
 
 
 
 
天上的买卖
 
夜空就是个深蓝的西瓜
试试它的甜
就剜个月牙形状
让嫦娥自己尝
 
如果好吃
就把星星吐出来
 
白云收摊了
明早要卖西红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