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一个孩子的学校》唇枪舌剑,争鸣“教育的伤口”与“儿童文学的未来”!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他们在《一个孩子的学校》唇枪舌剑,争鸣“教育的伤口”与“儿童文学的未来”!

2021/01/13 11:31
浏览量

 

2020年12月5日上午9:00,儿童文学作家北辰《一个孩子的学校》(长篇儿童小说)新书座谈会于对木私塾隆重举行。泉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戴冠青、泉州少年文学院院长蔡芳本、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吴亚明、鲤城区社科联主席吴晓川、泉州职业技术大学党委书记傅志雄、丰泽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郑剑文、泉州市演讲与口才学会副会长陈瑜、悠斋生活美学创始人吴越、小树林教育创始人吴撇以及众多文学爱好者、中小学生出席了座谈会。

 

主持人曲燕介绍完现场嘉宾,本次活动的主角——北辰老师便迫不及待地分享这部小说的创作历程。小说取材于山村一所只剩下一名老师、一个孩子的学校,灵感来自于作者不经意间看到的新闻事件,在作者回乡探亲的情感与思绪中激发了创作想法,便有了这部可圈可点的儿童文学作品。期间,北辰提到“剧本得了二等奖,自己到底离一等奖有多远?很想爬上那个高地看看。”“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生活很大,取材可以源源不断地从这里找。”“《红楼梦》里林黛玉是‘外来者’,打破了大观园的平衡,有了那么多故事。而我的作品中,师生两人本就是平衡,很难写,于是我也设计了外来者‘周冲’打破平衡,便有了这部小说。”“新闻结束的地方,小说开始了!”……在他诚恳的心理自白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留心于生活,对创作充满热情,不满足于现状的优秀的文学创作者。

 

 

 

 

 

在作者的“创作历程谈”中,众人都被小说的设计吊起了胃口,著名主持人陈瑜老师趁势朗读了一节精彩内容,她声情并茂,抑扬顿挫,把马小帅看到周老师受伤抬走的难过心情极具画面感地呈现了出来,令听者深深动容。

 

 

紧接着的名家评论环节,可谓各抒己见,精彩纷呈。戴冠青教授放下手头几十万字的西方文论,加急阅读了《一个孩子的学校》,并于前一晚连夜完成评论。现场发言时,她从小说的叙事、人物形象的塑造、语言的质量、主题呈现的高尚精神等多个角度论述,不仅深刻,而且全面,在场听众于戴老师的发言中不仅受益匪浅,更是对她严谨的治学精神深表佩服。

 

 

 

 

 

 

蔡芳本老师一上来就说北辰“不乖”!这句评价立即引发了现场诸多孩子的哄笑。但蔡老师话锋一转,说到了北辰的小说“有个性”:这本书用鲜明的人物形象呈现了人的尊严,一种无人监督也能多年如一日、自觉守成的人之品格,本就是人该有的样子,这便是小说最出彩的地方。其次,蔡老师说到,泉州本土作家高品质的纯儿童文学创作者并不多,北辰的努力与坚持,造就了今天他的“有细节、有温度、有厚度”的儿童文学作品。

 

吴亚明副主席不仅深入地点评了小说的内容,也对小说“剥竹笋”般的悬念感赞不绝口。基于自己的工作经验,他还提出了关于“一人校”在运营成本、孩子的成长质量、教师的教学专业水平上是否有现实的存在意义这个问题。他进一步追问:存在便是对教育的坚守,这样的观念到底对吗?这些问题一抛出,戴冠青教授马上提出反驳观点,戴老师认为,文学创作本身具有艺术性,小说对个体的关照正是人性光芒最宝贵的地方,虽然读者容易从这些角度提出质疑,但不完美里才能创造出优秀的小说。小说呈现的坚守是种力量,在这种力量里,人才能看到未来。

 

吴晓川主席对于北辰善于从身边汲取素材的观察力给予了好评,同时也谈到了北辰的下一部小说。新小说素材来源于疫情期间,身边熟悉的学生找网络信号学习的经历,这些都会出现在北辰的作品中。“善待生活之人,生活也必将给予厚报。”吴晓川主席强调道。

 

 

小树林教育创始人吴撇老师作为北辰的老朋友,也连夜读完了小说,他认为小说明暗线交织,可谓构思精巧。同时,作者在人心质朴的基调上,还深埋了一层“救赎”的含义。在语言上,该小说可谓处处有惊喜。吴老师边点评,边列举书中精彩文本。不过,对于语言一直追求极致的吴老师在褒奖之后,便摊开了一些“不同意见”。他认为有些语言尚嫌粗糙和仓促,如果再加斟酌,便是另一种品质。他先读原句,再分享修改后的结果,在对比中和大家探讨语言的节奏美、变化美。小说的结尾,吴老师认为大有斟酌余地,因为开头高起点,结尾务必要是豹尾,才够漂亮。他以结尾为例——原文结尾为:“大山里,仍然阳光灿烂……”;结尾修改建议之一:“寂静的大山里,阳光从容地填补着每条沟壑,每道裂谷,无论是哪个伤口,都在慢慢地痊愈,慢慢地恢复它应有的生命力……”吴老师说,小说中间提到“大山受伤了”,且这部作品所讲述的“一人校”事件本就是城市化进程中的时代性特殊存在,这其实是社会的“伤口”,也是时代的“伤口”,因此,结尾这样表达,不但照应了上文,更是保留了一层深意。

 

 本次座谈会不仅有现场嘉宾的学术探讨,也有场外专家的同步关注。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郭培明特地为北辰的作品发来简评:“因会议冲突,新书发布会未能参加,致歉!《一个孩子的学校》还没有收到,从朋友圈中了解到一点资讯,也看到文友的评论,为元伟老师最新力作的出版感到高兴。在家庭的天平中,教育始终是第一位的,朋友间最接地气的共同话题便是读书。旧社会,多数人因为贫穷上不了学校。新时代,人人有了接受教育的机会,谁能想到,因为经济的发展,大批农民进城改善生活,竟出现了一个人的学校。作为城市教育工作者,元伟早已习惯了优渥的名校环境,而身出农村,情怀所系,让他不时回望山区孩子们的身影。元伟的清醒与高明也许在于,一个人的学校,留给读者的不是怨叹、不是绝望,而是坚强、是希望。以儿童为主要阅读对象的小说,理应用希望铸就主题,为社会提供满满正能量。仅此一点,元伟做到了。”

 

学术争鸣之后,是现场提问,到场的书友有请教创作经验的,有探听北辰老师学生时代趣事的,五花八门,令现场气氛更加热烈。提问刚结束,众人就围着北辰老师开启了现场签名环节。

 

 

 

 

 

 

 

在欢声笑语中,《一个孩子的学校》新书座谈会落下帷幕。本次活动,无论是学院风范的高屋建瓴,还是棋逢对手的激烈争鸣,或是技法解析的文本细读,总之,多元、专业、深入、犀利、温暖、冷静等学术对话特征,使得本次新书座谈会不仅承接地气、顺应心性,而且在文学欣赏与创作方面展开了具有更多可能性的探讨和开掘。期待北辰老师再次呈现更高水准的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