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镒璋的作文本

夏之美

 

春天的“天街小雨润如酥”,秋天的“梅子金黄杏子肥”,冬天的“瑞雪兆丰年”,都值得期待。但我更喜欢夏日里“早有蜻蜓立上头”的那份活泼。

夏天,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每逢夏季,我家后院的池塘中生长着的那几株粉红的荷花就会应季而开,时不时会有几只小蜻蜓在上空盘旋着,有时还会立在花苞的顶尖上注视着水面,这一幕刚好上演了“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之景。有些荷花已伸展开手脚在池塘中尽情开放,中间粉嫩的花蕾好像一颗快要落入水中的水珠,柔软而又丰满,令我想起了那句“映日荷花别样红”。

一位顽童吹着口哨经过池塘边,这时一声蝉鸣传来,好像在和他比音量。下一秒顽童吹着口哨轻手轻脚地走到了树下,蝉鸣声戛然而止,当真是“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啊。

夜晚,凉风吹过,爷爷坐在躺椅上扇着扇子,萤火虫在空中飞舞着,可谓是“清罗小扇扑流萤”,令人陶醉。这时冷不丁一块石头掷入池塘,湖面上立刻浮现出一道道波痕,粼粼波光与月色交相辉映。随之池塘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蛙声,这夜色,别有一番韵味。

夏天,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虽炎热,但动人。(指导老师/画  师)

 

 

我们班的“武林高手”

 

说起我们班,那真是武林高手云集啊。各个门派都有相对应的人物,有睡派、打狗派、神游派……样样奇葩门派都有,不说了随我一起来看看吧。

阳光从窗外射入教室里,洒在人身上暖暖的,会令人的睡意不自觉地油然而生。比如我身边一位“睡派”的女生,此刻头慢慢往下掉,又瞬间抬了起来,可那不争气的眼皮又缓缓闭上,头耷拉一下往下掉,几次过后她便手撑头睡着了。

这时,“打狗棒”老师便向这儿走了过来,慢慢地向她靠近,我看见老师走了过来,心中不免为她捏了一把汗。可老师却径直走了过去,我才发现阳光和她的眼镜形成反光,老师根本没看清她在睡觉。我赶紧用笔敲击桌面把她叫醒。可是过一会儿,她又晒着太阳睡着了。我当时就十分无助而又哭笑不得。

我再次将她叫醒。可当她又要睡下去时,老师立刻叫起了一位“神游派”的男生,她也被惊醒了,而那位男同学,老师问他问题时他都还在发愣,直到老师叫了他名字三遍后才反应过来,还支支吾吾不知说些什么。老师这时又开始讲下道题。“理论派”的数学“学霸”时常和老师理论题目的对错,有时老师改错被无情打脸,有时老师说得十分有理将他一军,可他坐下时却还要再反驳几句。

再说说我们“打狗派”数学老师,他上课总是拿着一根“打狗棒”,巡回讲课,好像不随身携带就会有人造反似的。他上课还会“狮吼功”,一拍一喝“安静”,时常把同学们吓一跳。

这个充满“武林高手”的班级时常会发生许多有趣的事,在时间的流逝里它也将成为我们心中最温暖的回忆。(指导老师/探  花)

 

 

 

读懂友谊

 

人生或学习途中,你总会因为什么事而幡然醒悟吧。我就有一刻读懂了友谊。

阳光洒进了教室,教室里出现了几方斜斜的太阳。那次我和朋友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分家”了。我当时就想:哼!没你我又不是就不能玩了,反正没你地球照样转,有什么可豪横的啊!我一边想一边气愤地走回了座位。

下课后,我仍习惯性的朝他座位方向走去,可走了一半我突然想起来我已和他闹“分家”的事,立刻转身走回了座位。但一回到座位上,我的大脑里又立刻浮现出有关他的事。我摇摇头想把这些记忆从我脑中清除,可这些事却像蚂蟥一样死死地叮咬在我的脑海里了。这时我心想:是不是因为我太骄傲引起他的不满呢?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我们一起在走廊聊天、玩耍的样子,还有一次犯错我们一起在教室后面罚站,和罚站后说老师的种种不好最后一起转怒为乐的样子。

那一次,我俩因中午午休时追逐打闹而被老师叫到了后边罚站。虽说是罚站,但其实是我们聊天的时间。我们把手藏在后面打闹,事后他还说那个老师是一个只抓那些男生的人,说他叫“老黄姜”,我一听一下子就不生气不满了。

想到这些,我慢慢走到他面前说了声“对不起”,他说:“那和好。”“嗯。”我说。于是下课后,我们又勾肩搭背地聊起了天。

那时我读懂了友谊。毕业后才发现出了校便成为了“天下谁都不识君”了。这段友谊会永远珍藏于我的记忆中。(指导老师/淡  泊)

 

 

 

那晚,我“炸”了

 

那天夜晚,爸爸出门与朋友们吃饭喝酒。夜已深了,正当我准备熄灯睡觉时,爸爸又“破门而入”,浑身一股酒味,喝得醉醺醺的,且满脸通红,走路都有些许踉跄。     

我惊愕地看着爸爸,他正摇摇晃晃地荡到我面前。爸爸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头,紧接着一把抓住,口齿不清地叫喊着:“来一下我泡茶的地方。”说着便转身就走。我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直到爸爸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我才回过神来。我心想:我要不要下去呢?算了还是下去吧,可爸爸那酗酒成性的样子怪可怕的。我一瞬间又怂了,脑袋一下耷拉下来。可我转念一想,要是我不下去,等一下爸爸就不是空手上来,而是提着棍子上来,把我拎下去了。

念及此,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可怕的画面。我晃晃脑袋,把这些画面甩了出去。我战战兢兢地一步一步慢慢往下挪动。在楼梯上还想再磨蹭一点时间时,爸爸一声怒吼传来:“快点!”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走。走进泡茶间时,爸爸正一脸阴沉地盯着我,那眼神锐利得犹如利刃,射出冷冷的光,看得我直冒冷汗,浑身哆嗦着。爸爸冷漠地对我说了一声:“坐。”我拉出凳子慢慢地坐了下来,然而脚却还在不停发颤,一阵不祥的预感袭来。果然爸爸开始批评起我的学习状态!我调整呼吸安慰自己:他骂完后应该就让我回去了吧!谁知他说完后,又开始和我谈起未来。我有些许崩溃了,当时已经困得睁不开眼,可还是用我的毅力强打起精神,支撑着。我不敢说我困了,生怕爸爸就一个劲儿站起来给我一个“脖拐儿”,把我打成“陀螺”。到后来终于有点坚持不住了,我便用打哈欠来提醒爸爸。可谁知他不仅没看见,还用那冰冷的目光凝视了我好一会儿,我感觉我的小心脏抽搐了一下。最后直到我屁股发麻,头开始一下一下地往下掉时,妈妈出来劝了一会儿,我才得以回去睡觉。回去时脚都僵硬得一瘸一拐的。

自此,但凡爸爸出门喝酒,一到九点我便倒头就睡,生怕睡晚了又被爸爸叫去谈人生,谈理想。(指导老师/丽  敏)

 

 

 

岩缝中的野草

 

有时你们可能会抱怨自己生活的条件不好,羡慕那些成名有钱的人。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比你们更贫穷更艰苦的人,他们仍为自己能够坚强地活在这个世界而打拼着,为这个世界献出了一己之力……

阳光从窗外偷偷地溜了进来,我推开窗子时发现在一个脱落了几个瓷砖的石缝中零零星星地长出了几个嫩芽。

我心想:这样的环境怎么能长出嫩芽呢?反正没过几日便会枯萎的。然而我错了。这几株小嫩芽不仅没枯萎,还勇敢地向环境发起了挑战。没过几日便把根茎向外伸展出去,在这光滑的墙上崎岖不堪地努力向前。只要根须碰到露水,那它便会快速地将它吸取。这露水也是对它艰苦生活的一点安慰。

一日清晨,我探出头去,无意间发现它长成了一株小草。几片嫩叶青绿青绿的,甚是好看。它的根茎也已在墙上找到了些落脚的墙缝,且从那墙缝中吸取着仅存的营养。

天暗了下来,空中有些许雨点落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雨逐渐变大了。雨丝慢慢变成了雨珠子,一颗一颗地落了下来。我担心那株野草会被冲掉,谁知它好像很高兴似的在风中摆动着叶片,希望雨来得更猛烈些似的。这时我才发现它的根茎早已靠平时的努力拼搏,深深地扎根在了崎岖的墙缝中,而现在正贪婪地吸取着雨水,这是它靠平时努力应得到的成果和奖赏。这时我看到路边由园丁照料的灌木,不禁投去鄙疑的目光,因为那是天生的待遇而不是自己拼搏出来的成果。

我们的人生难道不是如此吗?你平时付出比他人多一份的努力,多一份的汗水,在验收成果时,你也将得到比他人多一份的成果。(指导老师/圆先生)

 

 

 

就是这个味儿

 

今天早上,妈妈拿了个鸡蛋饼给我吃。我一口下去“咔嚓”一声,又令我回想到了那件事……

早晨,有一个男孩站在早餐摊前翻着口袋书包焦急而又束手无策。没错,这个男孩便是我。

那天早晨,刺眼的阳光洒在我脸上。我努力睁开了一个眼皮,往墙上的钟瞄了一眼。七点四十了!我赶紧洗好跑到楼下。妈妈看了看钟给了我钱让我下去买早餐。我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到卖鸡蛋饼的小摊,向老板要了一个鸡蛋饼。老板用娴熟的手法把鸡蛋打入容器,放在了灶台上煮了一会,便有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老板又夹出蛋饼中间放上香肠、榨菜。

我在一旁看得已咽下三大口唾沫,手迫不及待地去接。老板把鸡蛋饼递给我,我一手拿着鸡蛋饼,一手伸进口袋回拿钱。我一摸,空的,又伸进另一个口袋里,结果也是空的。我强装镇定地打开书包去找,但仍然没有。我慌了,冷汗从我额头慢慢流了下来。老板可能看出我忘带钱了,他一皱眉头,但随即眉头又舒展开来。他平和地对我说:“是不是忘带了?”我低下头,说了声:“是。”那老板也不恼,说:“我们都老朋友了,这个鸡蛋饼先给你,以后再还我。”我疑惑地问:“我们之前见过?”他又说:“你每天放学都从这路过,能不认识?快吃吧,上学要迟到了。”我拿上鸡蛋饼,告别了他,便匆匆离开了。

人生中回味儿的事,我认为应是从那次小事中得到了那个终身难忘的味。(指导老师/辰  星)

 

 

 

马戏团的杂技表演

 

马戏团的杂技演员大家都见过吧,但今天这位杂技演员现在正在教室里表演走钢丝呢。什么?你问杂技演员是谁,它就是我们中国的国球——乒乓球。不说了,一起来看看吧

今天,又迎来了三课一度的活动课。老师讲述了游戏方法与规则,游戏便开始了。第一棒是我,我抬起手让球慢慢往下面的钢丝滚去。可它却向另一边的的同学滚去,另一边的同学立刻提绳让它滚回。这时,我的手一抖,球便从绳中的“巨缝”掉入了万丈深渊。第一轮自然是失败了。到第二轮了,球由我对面同学发,可球却一副高傲的样子,硬生生跨过了中间的桥来到了我这儿。我吸取了先前的教训,双手并拢让球往中间靠去,但又被球一拔,灵性小走位跃了过去。然而,另一位同学把球往中间靠时球又到了我这边。当我把球滚过去时,那位同学手一松球掉了。第二轮仍然失败了,但我并不气馁。当三四轮也失败时,我们组军心大乱,可在我以为没有希望时,在第五轮却发生了转机。

我慢慢调动绳子让球滚到中心,在那里下面的绳子又像一个小土坡,我立刻把绳子往上捉球冲出了小土坡。又要往前滚时,我一个劲把绳子往下拉,小球回到中心又要向我袭来时,我赶紧放平绳子,球终于到下面的桥上了,我们轻轻移开绳子拿了起来。第五次终于成功了。我们再接再厉在第九轮拿下了一个三连胜的战绩。

从这次普通的乒乓球走钢丝活动中,我发现要学会观察才会发现其中的窍门,学会团结才会有不凡的成绩。(指导老师/梦  山)

 

 

 

五店市的成长

 

我们人在成长,城市也在成长,我们晋江的旅游胜地——五店市,不正是靠变化与成长而来的吗?

五店市下午四点半时人烟较少,一些店的大木门都紧闭着,令人觉得十分冷清。但过了一会儿这儿的人就越来越多了,还来了一辆大巴车,从大巴车上三三两两地走下了许多人,不用说,他们一定是一个旅游团。他们一下车就是“哇——”的一声,他们不再拿出以前的傻瓜相机了,而是纷纷拿出了手机来拍照。这时,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在人群中十分引人注目,只见他拿出一个三角架相机,调整画面“咔嚓”一声拍下了这令他惊奇的场景。众人也没催促他而是在一旁静静等待。

这时,他们来到了一个小摊前,他们又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原来那是一个卖糖画的小摊老人正以娴熟的手法做着十二生肖的糖画,他们没像以前那样把那个糖画摊里三圈外三圈地围得水泄不通——人们纷纷拿出手机扫码支付,所以队伍一下子就排到了外国小伙那儿了。这个外国小伙儿那口一点儿也不流利的普通话让这位制糖画的老人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他身后的人不仅没有不耐烦地催促他,反而走上前去帮助他向老人翻译。那外国小伙满怀感激地握住了身后人的手,嘴里不停念着:"Thank you,thank you。”他身后的人对他说:“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糖画做好后那外国小伙拿起咬了一小块边嚼边说着:“good,very good”。

晋江是一个拥有古老文化的城市,它已经昂首阔步在成长的路上!(指导老师/舒  云 )

 

 

 

课上的“瞌睡虫”

 

六年时光转瞬即逝,现在回想起当时自己的模样还有点想笑。今天我就和大家说说我课上的趣事吧。

那天下午,又是一节“枯燥乏味”的数学课。尽管老师讲得唾沫横飞,同学们还是一副“爱听不听”的样子。太阳暖洋洋地溜进了教室,给这乏味的数学课增添了一点儿睡意。我旁边一位扎着马尾辫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同学,用手撑着她那迷迷糊糊的小脑袋,可那个不争气的小脑袋却一次又一次地从手上溜掉。她那惺忪的睡眼一次又一次地睁开合上,合上睁开……折腾了一会儿,没想到她真的睡着了!我赶紧拿起笔敲敲她的桌子,试图叫醒她。出乎我意料的是,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她竟能睡得那么死。我加大力度敲了敲她的桌子,她醒了,但老师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然而老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往这边瞥了一眼,然后继续上课。而当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时,我才发现是我太过于天真了——

她被叫醒后,下意识地东张西望了一阵。当她确认老师没来后,便打起精神听了三秒钟左右的课,随即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睛也越发惺忪了,不一会儿她便又睡着了。我哭笑不得,正又想叫醒她时,数学老师如猛虎下山般把我震住了——我不敢冒然行动,但数学老师正慢慢向她逼近,我在心里着实为她捏了一把汗。就在我以为数学老师要一把把她提起来臭骂一顿时,数学老师却直接走了过去。这时我才发现,数学老师的眼镜遇上了阳光,发生了反光现象,所以并没有发现这只“瞌睡虫”。于是,我赶紧叫醒了她,以免老师再来“空袭”。

六年的这件趣事到现在我都还记忆犹新。(指导老师/流  星 )

 

 

手足同心不同位

 

看到女生那快速灵敏的动作和那不屑的样子,又看到黑板上女生的战绩,再看地上那奇葩的阵型,我不禁犯了难——

又是一节活动课,听圆老师讲完规则后活动便开始了。

刚开始女生用手脚的符号在地上摆出了一些奇怪的阵型令我看得直呼“这是什鬼?”第一个同学脚和手扭来扭去的一次就通过了。第二个同学在通过第三个图案时像一只喝醉的的青蛙——两手在前,两脚在后的交叉在一起。虽然遇到了点困难,可他仍然顺利过关了。轮到我了,我心里仿佛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我用左脚踩着第一个图案,向旁边一跳又用右脚踩住第二个图案。接着,我弯下腰用左手按住了前面那张画着左手的纸,然后往左前方一跨踩住了另一张纸。我又往前走了两格,我发现我的手脚全交叉在了一起,这时,我就像在门槛上推车——进退两难。我用右手往前按去,一阵“错了错了”把我拎回了起点——原来是我把左手弄成了右手,那我也只能暖瓶里装冰棍——没话说了。第二次我瞪大眼睛仔细地观察着每一个图案,终于过关了。第二轮,换我们“布阵”了。

我在一个地方摆了一个双手交叉且方向相反的阵型,然后还摆了个用双手才能过的阵型。看着我们布下的阵型,我信心满满。

第二轮开始了,女生打头阵的选手刚开始走得行云流水,可到后面时,两次手脚交叉让她一脸懵,她往前迈了一下又缩了回来,好似旋涡里洗澡——越陷越深。这时老师说:“你左脚往前一绕不就出来了吗?”她的脚出来后我以为她会在两手独行的位置犯难,可她却用一手支撑着另一只手“啪!啪!”一按便完事了。后面的女生也相继模仿,不一会儿便都过关了,但速度仍比我们男生的要慢一些。

第三轮圆老师摆出来的阵型被我们轻松通过,女生的成绩比我们男生的稍微逊色一点,所以我们男生取得了胜利。

团队比赛不是一人便能完成,若队友失误了只有给予鼓励才能取得胜利。(指导老师/圆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