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司宸的作文本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王司宸的作文本

2021/02/01 17:54
浏览量

 

乌髻岩之美

 

我的家乡,在永春锦斗,那儿的乌髻岩,景色甚是美丽。就让我带你们一同领略乌髻岩的四季之美吧。

初春,山上的雪水融化了,“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树林中百花斗艳,万木争荣,密密麻麻的枝叶将大森林包裹在一层严严实实的厚茧里头,几丝光影奋力挣脱包围,利剑似地射在草地上。一旁的小溪潺潺流淌,滋养着大地万物,可真是“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啊。大概流水声惊醒了附近的人家,山中升起了袅袅炊烟。小动物们见春天来了,也一个个钻出了洞,欢快地与孩子嬉闹,好一幅其乐融融的图景!

酷夏,炎热的烈日炙烤着大地,树林似乎不太高兴似的,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而乌髻岩的荷花池,却是别一番景象——只见一大片望不到尽头的荷伸向别处,一朵朵荷花点缀在其中,烈日似乎被这气氛感染了,光也温和了起来,映照得花朵熠熠生辉,渲染出一片“接天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感。而隔壁那户人家调皮的小孩儿又溜出来玩儿了。瞧他们那剥莲蓬的稚态,不禁令人想起那句诗:“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而那采莲的情形,又使我想起了“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真真趣味横生。

秋天,落叶金黄,树上硕果累累,一尺高的叶子像雪一样覆盖了大地,小径幽静森郁,赏着美景,在日暮之时,诗意油然而生。在那尊大佛之下,夕阳正升到它的背后,射在泉水上,映红了它的脸,向远方眺望,那几个小孩儿爬上了鹰嘴崖,那种苍茫感油然而出,不觉吟诵“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崖”。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正扛着锄头,心满意足地回家。望着那金黄的麦浪,暮归的人们,我忽然联想到了“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的情景。夜,黑了,弓似的月亮衬着珍珠一样的露珠,真是”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啊!

十月寒冬,乌髻岩已下起了飘飘大雪,雪覆盖了山间一切生物,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吹着,像调皮的精灵,“呼”地一下刮过你的脸庞。黑熊无处可去,只好待在洞里舔自己又肥又厚的脚掌,而紫貂还出去捕食。天越来越冷了,荷花池也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雪越来越大,昔日的“茧”已经不见,取代它的是鹅毛般的大雪,这雪很厚实,一脚下去不会塌陷,软软糯糯的。大雪纷飞,那户人家的主人归来,门前的狗误以为是别人,不停地狂吠,还真是“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啊。

乌髻岩的四季,是多么的美,它迷人的景色,诗画般的山水,令我永远永远不能忘怀。(指导老师/画  师)

 

 

 

我们班的“武林高手”

 

在我们班里,奇人异士云集,各显神通,所过之地寸草不生,他们都是顶呱呱的”武林高手”,就让我来介绍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