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39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39期/2020.12.20

 

 

 

 

 

小树林奇思妙想

 

 

 


花村之外

 

★ 游志博

 

一片村庄躲藏在山的深处,因为有野花相伴,才不显得孤寂。它们永远面朝一方,每天深情地望着夕阳,没入山冈。
鲜花是这片村子的斗蓬,经常被村庄披盖在头顶,用来遮风挡雨,就如一个有志气的青年正在绽放生命中的价值之花,这些花的腰杆又细又长,但却永远挺立着,打开自己柔和的笑容,一点儿也不显得弱不禁风。它们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香气,随着轻盈的秋风传遍山谷,吸引着蜜蜂、蝴蝶、稚鸟不知从何处啼叫,像是在向大家宣告自己未来的打算。随后就和拥有梦想的人一样,带着坚持飞向远方。紧挨着花村的一间山野酒店,就好似村口的岗亭,凡是想入村的人都在这里边接受“检阅”。酒馆是木质的,与村庄十分融洽,墙体通为古铜色,隐约还能感受到其中的金属光泽,这些墙体看不出年纪,可能被虫咬过,被刀刻过,谁也不知道它守望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房顶是用细腻的茅草铺盖而成的,这使酒家从远处看更小巧玲珑。

傍晚降临,天空由清爽的蔚蓝转为成熟稳重的土黄,在天际之处还弥留着一缕缕蓝紫色,这就好比人心一样,谁也摸不透,说变就变。这时,已经雨过天晴,空气变得异常清鲜,四周还飘浮着数不尽的小水珠,为这美丽的傍晚增添了一些诗意。晚霞变魔术似的浮现在了空中,遮天敝日地将差不多半边天都给塞得满满的。仰头望去,还真有一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感觉,但又令人感到十分安全,像是天塌了也有晚霞顶着的样子。

挂着夕阳的天空好像承受不住夕阳的重量,夕阳一点儿一点儿地往下坠,不一会儿便埋下了半边脸。阳光斜射,将整个大地映照得金黄一片,一根竹竿的影子也被阳光越拉越长,印在前方的草地上,显得孤寂荒凉。四周的山峦就是围绕村庄最好的天然屏障,可能是女娲当时补天时用来顶住天的擎天柱吧!这苍翠的山峦翠色欲流,和远处的天际融为一体。

太阳傍晚没入山冈,清晨又爬上天空,愿每个人都和太阳一样,在“村庄”和“鲜花”的凝视中生生不息。

 

 

 


班级人物素描

 

★ 林鑫垅

 

上课时,班里的同学各个千姿百态,做什么的都有,每个与众不同的人,都吸引着周边同学的目光。

伪装者

张子翔可谓是我们班的金牌伪装者。课上,从姿态上看没有一人比他认真,但是他的思想早已经不知飞向哪了。有时,他还会抓起画纸在头上画画,老师转头时还会假装做笔记。你瞧,这节课他又开始了。只见他低沉着头,手里握着铅笔,似乎在那儿画画。过一会儿就抬起他的小脑袋装成做笔记。他左手支着下巴,眼睛注视着书本,右手握着笔。读课文时,嘴巴一张一合的,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读出声。一节课过去了老师也没发现,这就是他伪装的厉害之处。

贪吃鬼

而吴承泽可是班里的贪吃鬼,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敢偷吃零食。只见他掏出一袋零食,悄无声息地撕开包装袋,两根手指头伸了进去,挖出了一颗糖,塞到了嘴里,美滋滋地吃起来,脸上还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股糖味可重了,他一张嘴,整个教室都充满了香味。老师一闻到味道就大声喊道:“谁在吃糖?”一见情况不妙,糖立马被他吞下去了。但贪吃是真贪吃,过了一会儿,他又掏出汽水往嘴里倒,陶醉得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吴承泽!”突然,一声巨响发出,他吓得汽水都掉到课本上,把整本书都给浇湿了。这下他可真的要完蛋啦!

小学神

陈子仆是班上的学神,当别人还在看童话书时,他已经在看历史发展、在看中国上下五千年,在了解汉字的演变。上课,他双手放在桌上,眼睛目不转睛盯着老师,那双小耳朵把老师的每一个字都听进去,把老师说的每句话都记住了。那双尖

利的眼睛,把老师写的每个字都仔仔细细盯着。上课的一分一秒他都没走神,手上每时每刻都握着一根红笔,为课文做标注。远看就如同一座雕塑,就连下课时间他也毫不浪费,总会抓起他的最爱——书,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
你看,我们班的同学是不是各有各的样子,各有各的特点?

 

 

 

 

瞌睡虫

 

★ 蔡韦霖

课上最厉害的行为,不是学老师说话,也不是吃东西,而是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打瞌睡!这天,我同桌正犯瞌睡,顺势被我“制裁”了……

正是数学课,刚上课时,他人还十分精神。上到一半,他就开始打瞌睡了。只见他眼皮下垂,眼神迷离,头跟着也快掉下来。他双手托着下巴,嘴被手挤得变了形。忽然,像是触到电一样,他立马手放平,头抬得高高的,浓厚的眉毛衬出一丝自信。只见老师大步流星地来到他桌前,使劲拍了一下,就回到讲台上。这时同桌一见老师离去,单手托着左腮,眼皮下垂,翻了个白眼,又睡着了。我注视着呼呼大睡的他,心中顿生一计。我抬起右手,一把冲他的腋下戳去。这时,他整个人忽然坐直,脸色煞白,嘴角做出漫画人物痛苦时的神情,双唇紧紧地吸着,嘴张成大大的O型,但他却敢怒不敢言,转头瞪了我一眼后,便很认真地盯着老师,装作专心听讲的样子,试图混淆老师的视听。

这时,他一见老师又没把眼神往他这里看,神经一放松,“咚”的一声,打盹的脑袋磕在了桌子上。趁着老师转过去写板书,我伸出我那捏过无数人的“九阴白骨爪”在他的脸上狠狠抓了一把,这次他把眼睛睁开瞥了我一下,又抓紧时间眯着眼睛补觉了。

我一看,怎么治他都无效啊!于是,我掏出早上出门妈妈让我带的防蚊风油精在手上抹了一把,涂在了同桌的眼角处,这时他就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用力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摇了摇头,恨恨地盯着我,竖起食指,指着我,嘴里小声嘟囔着,意思是“你可真狠!”不过,就管用了一会,他接着睡下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很快被老师凶狠的目光扫到了,老师罚他站着上课,还要抄五遍小学生守则。

孟子曰: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不遵守上课的规矩,一定不会做成大事的。你看,今天的“瞌睡虫”后果不是很惨吗?

 

 

 


小树林佳作鉴赏

 

 

 


唉!真扫兴

 

★ 陈禹哲

 

中秋节是一个家族团圆的日子,我满怀期待地盼着,日历一张一张撕去,不久,中秋节就要到来。我眼巴巴地盼着中秋节的活动――博饼。

临近节日的前几天,爸妈都忙着设计博饼的清单,这个问题环绕在耳边,时不时呼唤着我的期待。一打听到筹备工作已就绪,我马上奔向房间关上门,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到达目的地——土地公面前,二话不说,扑通跪下。我双手抱紧双眼紧闭,嘴中念叨着:“希望乃天助我一臂之力,保佑自己顺利夺走状元。”古人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不仅下跪,还磕头,这么诚心,这下子,今年状元非我莫属。

然而,事情却与我想象的有所不同——时光飞逝,转眼间就到了中秋节,家人们边吃边聊,小孩子聊成绩,大人们聊收入,有说有笑。晚饭也收起了尾巴,离我们而去。但,中秋节才刚刚开始——博饼时间到,小孩子们各个跃跃欲试,有的临时抱佛脚,有的捧着钱洗着手,希望财神爷助他一臂之力……而这时,状元大奖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手机。小朋友们开心极了,就像考了100分的时候,咧着嘴,手舞足蹈。

我被安排在了第一个,暗自窃喜。骰子在我手中摇摆,音乐停的那一瞬间,骰子“破手而出”,落入大碗兄弟的怀抱。“转啊转,转啊转”,在骰子停的那一刻,家人们欢呼雀跃,为我的“开门红”庆祝,同样,我不禁高歌一曲,表示我满心的愉快。在与其他小朋友的比拼之下,我成功地登上了“状元之殿”,家人们拍起雷鸣般的掌声。不一会儿,一位小朋友在战场“抛头颅、洒热血”,与我登上“状元擂台”,胜负就此拉开序幕。“三、二、一”,我们两人同时把骰子豁了出去,结果是顺子,让我不忍直视,脸一下子拉了下来,表情都僵硬了。前几天的祈祷,一下子化为乌有,烟消云散,不禁让我一口接一口的叹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心中,好似被刀捅破了,鲜血直流。

今年的中秋节,没能实现愿望。但我相信,2021年注定不平凡。但如今,恕我直言,唉!真扫兴。

 

 

 


摘葡萄

 

★ 林紫钰

阳光照在大地,通过疏松的叶子,显得格外耀眼,这可是个摘葡萄的好日子,我们早早地来到了这片五彩的果园。
一进去便瞧见一个个穿着绿衣服的大家伙,悠闲地躺在地上,这是西瓜。一路上还撞见了满脸长痘的家伙,这是草莓。更有着一个个形状似葫芦的,我称它为绿色葫芦娃。

来到葡萄领域,一颗颗小葡萄望着我们,那薄而鲜艳的紫色外衣,是那么光滑,那么晶莹,使我看见它就生了爱慕之心。我踮起脚尖,向前迈了一步,抬起头,长颈鹿似的脖子向上拉,抬了一个手臂,伸手去碰它,见碰不到,我膝盖一弯,握紧双手,脚向上一跳,却还是没有碰到。

我皱了皱眉头,抿了下嘴唇,咬紧牙关,狠狠地瞪着葡萄。见此情形,葡萄更不想下来了,只见它整个身子都在风里晃动。我挽了挽衣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不服气地嘴角微微一笑,瞅了瞅那架子上的葡萄,挑了挑眉,瞬间想到了好主意。我朝妈妈那个方向使劲地跑,仿佛我可以如愿以偿。

我在一片花花绿绿的果园里找到了梯子,然后抱起梯子大步地朝葡萄地跑去。我搬起梯子,对准葡萄的位置放到了地面上,又深吸了一口气,攥着拳头,不停大声喘气,抬起脚,踏在梯子上,一手抓着上面的板,艰难地爬着,我时不时会向下望,每次心中都一惊一乍,手在颤抖,额头也在流汗,同时我腿也跟着在抖。

我甩了甩发酸的手,右腿提起来,踩在了倒数第二级踏板上,我的左手手掌也随之展开,我屏了屏神,吐了口气,将左手搭在了最高处的板。眼看越来越高,我心里跟打鼓一样,牙齿也不听使唤,开始磕巴。我紧咬着牙关,弯了弯膝盖,半蹲下去,此时那光滑、美味的葡萄就刚好摆在了我面前,我舒了一口气,伸出手臂,把葡萄拎在手上,细细地端详着。

这串葡萄上结了大大小小的果子,有一些是青色的,有的有些伤痕。我摘了一颗下来,放入口中,那味道略微酸,可这酸中又带着一份甜。

那份甜,就像是考了满分,便会忘记那曾经的劳累,眼里都是收获时的满满自豪一样的感觉。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鹿  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