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登上《花巷》的“神奇爸爸”,这回上演了一场“移木”戏法!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那个登上《花巷》的“神奇爸爸”,这回上演了一场“移木”戏法!

2021/05/12 18:03
浏览量

 

 

5月1日上午,“移木——车泽川个展”开幕式于洛江对木美术馆圆满举行。本次展览由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提供学术支持,对木美术馆主办,小树林教育、温陵书院、对木私塾协办,同时,也得到了泉州市文学界、艺术界的大力支持。
  
  “1,2,3!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10时,充满童趣的“木头人”暖场游戏,唤醒了现场观众的童心与记忆。伴随着轻松愉悦的氛围,车泽川的女儿(球球)潇洒地驾驶着一辆酷炫的木质电动小车闪亮登场,木质小汽车是她父亲车泽川在今年元宵节送给她的特别礼物,球球的另类出场一下子抓住观众的眼球,引起了小轰动,在大家羡慕的眼神里,本次开幕式的主持人曲燕引出了主角——曾经登上《花巷》的“神奇爸爸”车泽川老师。

 

 

 

车老师发自肺腑地感谢了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吴撇老师。他说道:“从小住在老街,奔走于田野,对山林树木一直有很深的情感。喜欢在闲余时边思考边触摸木头的肌理和纹路,总觉得这样可以赋予其第二种生命。展览也是对于自己几年来创作的总结,让自己可以看得更清楚。特别感谢吴撇老师对于这些作品的肯定与欣赏,才有了这次和大家见面的机会。”

 

 

 

在问到此次展览的策划创意时,策展人吴撇老师谈到了“移木”的意义。吴老师认为,树林的生长承载着天地灵气,它们的年轮、气息都深深地凝于自身,从树木到作品,车老师用艺术的形式,将它们完成了一次移动的表达,成为一种带着符号的文化传递。其次,从山林到展馆的迁移,是一种生命形式的变换。从动态的可见生长到形态的可知艺术,是从生命的发生到沉默的永恒之间的切换。闻此,移木之意,瞬间在现场观众的心里多了诸多含义。

 

紧接着,在主持人的邀请下,开启了精彩的现场访谈。参与访谈过程的,除了主角车泽川、策展人吴撇,还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蔡芳本,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起点美术学校创始人陈阳辉,艺术家、泉州五中美术教师林山中,知名出版人吴越,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陈伯强,未然山居主理人乌云等,大家或从文学的角度,或从艺术的层面出发,纷纷发表见解,或鼓励,或提出中肯建议,在有序又深入的谈话中,围绕着车泽川老师的作品,展开了一场既学术又生活化的讨论。

 


PART/ 01

 

曲 燕:有人曾说,今天的艺术已经没有什么新内容了,所以你必须先去占领一种材料。当你优先占领一种唯一的材料,那么你的表达形式就赢了。从这个观点出发,我想请问车老师,你认同这种说法吗?或者说在泉州,你用木头是不是已经领先占领了这种特殊的艺术表达形式呢?

 

车泽川:任何木头都有美的一面。自己创作的材料之所以会选择木头,是源于对它的喜爱。创作中没有想那么多,就觉得触摸它,让人投入,让人心安,所以不是特意去选择它,而是因为喜欢、享受,故而就相互融入了。

 

吴 撇:车老师通过木头艺术表达了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家个体,应该获得充分关注并给予恰切肯定。

 


PART/ 02

 

曲 燕:我认为车老师的作品兼具造型艺术与实用艺术两者共有的特点。车老师在创作过程中是否考虑了这二者的结合?

 

车泽川:在创作过程中,想表达的东西其实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小时候,常常在外婆家门前的街巷里奔跑玩耍,那些快乐会时时冒出来,可能是突然想起的一个点,兴许是童年某一个时间片段的记忆,都会不由自主地在眼前,就用手里的木头去呈现,去还原,所以并没有认真地去考虑这两者的关系。

 


PART/ 03

 

曲 燕:有时候会在新闻里看到一些民间艺人随手做的器物,乍一看和展厅车老师的一些作品有很大的相似性,车老师的作品和民艺的区别是什么呢?

 

吴 撇:车老师的作品具有他本身的民间性和草根色彩。所有的艺术行为中,童年是一个很重要的符号。无论以何种方式、何种材料,表达你的艺术思想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艺术观从哪里生长出来。成长的过程,行走过的自然,天地的包容和相遇,都会生长在内心隐秘的地方,直到形成符号,再借助艺术表达流淌出来。所以,自然万物对艺术家的滋养显得尤为重要。

 

 


PART/ 04

 

曲 燕:吴老师说到了艺术家本身来自自然的草根性和艺术性表达的结合。蔡老师您怎么看呢?

 

蔡芳本:我们小时候漫山遍野地疯跑,放学就到外面野,那种快乐是对人格发展和情感塑造奠定的最佳基础。山水是最好的教育,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这样成长的孩子内心才有人间烟火气,艺术家最好的体验就是真实的人间烟火。

 


PART/ 05

 

曲 燕:大家说到了童年成长、烟火气、故乡等关键词,陈老师有一些很棒的作品也是以西街为创作主题的,对于童年记忆和创作之间的深刻联系是否也有更深入的解读呢?

 

陈阳辉:名家名作被世人赞赏,被认为不错,可这“不错”有何标准这点值得商榷。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这标准来自于个人的成长经历,生活经历,不同的环境等等,在这些不同的塑造里,每个人心里有不同倾向。今天,我们都喜欢到田园乡间去,因为我们在那里长大,有这样的记忆,所以便去寻找田园。以后的一代人会去寻找吗?没有了这样的土壤培植过程,他们的艺术感觉还会这会自然成长出来吗?我一直觉得自然成长起来的艺术才是真正的艺术。

 

曲 燕:艺术是从土壤里生长出来的。土壤的博大才让我们的灵魂永恒。想起一句话:“我们人这一生是分为上下半程的。上半程用来出走,下半程用来回归。”上半程出走,见证家乡的烟火,见证家乡的山川;下半程,则是潜意识带你回归乡愁,思念成长过程的无意识表达。

 

 


PART/ 06

 

曲 燕:作为泉州土著,五中美术教师林老师又是如何看待车泽川老师的作品呢?一起来听听他的见解。

 

林山中:乡愁是时间、空间全方位的概念。车老师的作品中,带着浓厚的乡愁之情。在今天这个展览里,看到太多惊喜,空间上的、创意上的、展览策划上的,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让自己有所思索。作为从教多年的教育者,站在教育的角度看艺术创作,我觉得八个字很重要:“解放天性,回归自由。”

 


PART/ 07

 

曲 燕:听了五中美术教师林老师的话,很有触动。作为五中的家长,今天带孩子来到现场看展,从出版美学的角度,从教育的视角,吴越老师会怎么看待这样的木艺创作呢?
  
       吴   越:这次展览的核心围绕着木,我觉得木要从多个层次去看待,“自然之木”、“实用之木”、“人文之木”。车老师的作品中,让人感受到一股独有的山野之气在,这便是自然的传达,“山野之气是真正的气”,这股“气”支撑起一个个作品,也让作品背后的思想站位更高。实用之木不得不说到明式家具,无论是在造型艺术还是在形制线条上,都将木的美学表达发展到了极致。人文之木,指向的是在木这个事物背后主观意识所投射出的不同审美态度。美学大师朱光潜曾说“无用之用乃大用”。同一棵松树在幼年、青年、中年看到后审美体验定是不尽相同。不同身份的人看到同一棵松树的理解也各有千秋,因为各人所见的松树形象都是各人性格和情趣的返照。

 


PART/ 08

 

曲 燕:伯强老师也在农村长大,想必也有这个年龄的乡愁。作为长期在文艺评论一线创作的作者,怎么看待车老师的作品?

 

陈伯强:一进到展厅,勾起了我很多童年的回忆。之前吴老师讲到艺术家的童年是最重要的符号,包括蔡老师所说的山野体验,都是构成艺术家最基层的东西。艺术,本质上是玩的过程中创造。因此,我认为艺术是人类童年的“玩性”。

 


PART/ 09

 

曲 燕:未然山居作为一个极具审美的创意空间,主理人乌云老师也是很有艺术想法的,听听他眼里的车老师及其作品吧。

 

乌 云:参加画展开幕式,听各路艺术家的创作心得,观赏艺术家的作品,都是一次次难得的学习。艺术,很多时候别人都认为其实就是一群“无聊”的人做“无用”的事,而恰恰不然,艺术更多的是一种充实自己内部空间的表达,这种无用,恰是人精神世界里最有分量的部分,也是人最具价值的构成。

 

 

 

 

曲 燕:在两千多年前,柏拉图就提出了洞穴映射,提出了“所见非实”的观念,揭示了重要的视角,真实的世界非我们见到的世界,藏在幻象背后的,才是需要去探索的世界。我们在展厅里的作品,都既是作品本身,又不止是作品表象,透过作品的外在幻象去挖掘,我们是否可以看到创作者心灵的来路?接下来是自由观展时间……


  意犹未尽的访谈结束了,车泽川个展开幕式圆满落下帷幕。而充满乡愁记忆、童年趣味、自然天真的车泽川个展才刚刚开始……

 

据了解,“移木——车泽川个展”将持续至5月25日,欢迎各界朋友莅临参观、指导!

 

 

 

 

移 木

——车泽川个展

 

 

· 指导单位|

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

· 主办单位|

对木美术馆

· 协办单位|

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对木私塾

 

 

 

· 策展人|吴 撇

· 学术主持|曲 燕

 

 

 

· 展览时间|

2021.5.1—2021.5.25

· 展览地点|

洛江区安平路4号  企业大厦二层  对木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