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副刊053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53期/2021.06.21

 

 

 

 

}}小树林才思比拼
   

 

 


夏天来了

 

★ 黄一喆

 

夏天悄无声息地抓住了太阳,调皮的它按下遥控器,让太阳持续升温。

 

你看,一束束强光把云层刺透,径直“撞”向了地面。那光,强烈得犹如希望,但它火辣辣的,就像厨师大火爆炒时的火苗一样,仿佛受到惊吓,腾地一下窜上天。太阳喝醉了酒,脸红红的,胡乱地往下洒出一堆堆火苗,把柔和的蓝天烤焦了,我们都被晒得燥热起来。灵感与精神也都崩塌,不知不觉地随着汗水出逃了,亦或是被太阳吸走了,人也变得无精打采。

 

但树总是不同寻常。也许是它化的妆被晒化了吧,它露出它那黑黑的皮肤,糙得出奇,黑得皴裂。树枝与树干依然坑坑洼洼,那些是岁月的痕迹,是年轮的车轴印,每一道都那么触目惊心。哦!最底下的叶子晒不到阳光,倒是水灵灵的,最上面的叶子都被晒透了,犹如一束玉带,下垂着,似是犯了错低着的小男孩的头。我想,被那噪音般的阳光包围着,肯定不好受。中午的树总是十分寂静,没有悄然的“沙沙”声,更没有那些仿佛碰一下就碎的鸟叫声。

 

临近傍晚,温度仿佛“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是“天气晚来秋”的感觉。连整个城市都安静了下来,颇有秋日气息,只是没有那“八月秋高风怒号”的豪迈感。此时的太阳耍着酒疯,大声嚷着,嚷出了一片火红。路人们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没有人理它。当太阳被夜推下山时,天空被罩上了一个黑洞,黑得温柔,犹如进入梦乡前的那一抹静谧,又像闭上眼养神时所感觉到的舒适。遗留在地上的太阳的余晖被凉风扫走,一切都回到平静。

 

夜里二更时分,城市又复活了。大厦上闪着灯光的花火,一盏一盏灯仿佛被一口气吹亮了似的,在灯罩里跳起舞。到了后半里,灯一盏一盏熄灭,只有几座路灯还峙立着,看着夏天沉睡了……

 

又是新的一天狂奔着赶来,阳光鲁莽地向地上蹦去,夏天又醒了。

 

 

 

 

夏天来了

 

★ 洪钧炜

 

夏天蛮横地从春天手中夺走了北半球,整个北半球迎来了夏天。

 

夏天和春天有许多差异,普通的阳光,短暂的傍晚,还有窗前的老樟树。

 

春天的阳光永远是温和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孟郊的《游子吟》写出了春阳具有慈母的性质。春阳也绘出了“草长莺飞二月天,湖堤杨柳醉春烟”。但夏天的阳光也毫不逊色,“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是它亲手“打造”的。可夏阳毕竟也有自己致命的缺点。它会在看似纯洁的阳光中偷偷加上“黑色素”,把人们的皮肤抹黑。而且夏阳也学会了“笑里藏刀”,也常将人的皮肤晒伤。春阳若是慈母,那夏阳就是“后妈”了。

 

春天的时候,夕阳通常在五点就与大家会面了,仅仅持续到六点天就差不多被黑暗吞噬了。可夏天,真让人操心,直到六点,夕阳才姗姗来迟。春天,当我们写完作文,准备回家时,落日坐在楼房上,目送着我们离开。但到了夏天,当我们带着愉快的心情走出教室,太阳还吊在西天中,俯视着我们。当我们回到家欲吃晚饭时,傍晚才出来与大伙打声招呼,匆匆离去。

 

在教室窗前,有一棵老樟树。初春时,老樟树光秃秃的,犹如一位老僧。过了几天,新芽便不出声地向外涌。新芽嫩得可以将人们内心柔软的一面唤醒。阳光或躺、或倚、或靠,又或是卧在嫩叶上。嫩叶是黄中透绿,而绿中又含着黄,太阳一照,显得闪闪发光。太阳喜欢在嫩叶上跳舞,把嫩叶颠得一颤一颤的。而夏天来了,树叶即变得又大又绿,仿佛绿得能流出汁来。夏天的叶子开始变得茂密,太阳只能一小粒一小粒逃到地面玩。老樟树的叶子在夏天明显沉稳了不少,不再与阳光“跳舞”,也不再和夏风常开“音乐会”。不知为什么,树叶少了春天的“镜子性质”,不再反射阳光,阳光也变得无可奈何。

 

夏天一来,万物骤变,每个角落都在变。
 

 

 


夏天来了

 

★ 陈飞戎

 

桌上的日历一页页掉落在地上,眼前是这张日历——五月一日。慢慢地、慢慢地,夏天的脚步近了,近了。

 

早晨起来,太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照得大地睁不开眼。我走出家门,吸一口夏天的空气,略带几分炎热,到了公园,虽不是“映日荷花别样红”,但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才过了一个时辰,太阳的脸逐渐胀红了,一道道金光涌现出来,给路上行走的人们热情洋溢地做着阳光浴,可夏天的阳光浴与春天的相差甚远,春天的是暖和的、慈祥的,而夏天却适得其反。我急忙躲到大树的遮盖下,谁知它也被这股热情感动了,阳光照样从树叶缝隙里悄悄透下来。

 

无独有偶,窗外的老樟树早已焕然一新,把自己黄绿的叶子又刷上了一层漆。可像是留恋春天似的,有的地方叶子刷得深,有的地方叶子刷得浅。仿佛正如《清平乐》所说的:“若有人知春去处,换取归来同住。”微风吹过,宛如下课铃般敲响在每一个孩子的心中,而叶子正是那孩子,它们有些跑出教室,如脱缰的野马般四散开来,有些还跳向大地,感受大地的气息。树干挺立在那,一动不动。

 

到了晚上,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月亮尽管有阴晴圆缺,可它安静优雅,勤勤恳恳,非常爱美,每次都在尾巴上装上一颗小星星来点缀自己。青蛙们则躲在水中不出声,为夏天的开幕式做盛大准备。连蝉也在悄悄训练,也要与青蛙一较高下,要让它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孩子们也换上了短衣短裤,有些已迫不及待吃起冰棍,家中也开上了空调,孩子们在皎洁的月光下嬉戏着、追逐着,玩着“抓人游戏”。大人们则一边吹着风扇一边闲聊着,夏天刚到,而人们早就开始欢快地拥抱夏天了。

 

日历又撕了一页,夏天离我们近了,又近了……

 

 

 


夏天来了

 

★ 郭蔚濠

 

夏天,是“闲看儿童捉柳花”的闲在,是“小溪泛尽却山行”的舒适,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羞涩。

 

夏天,是鸟儿日渐丰满的羽翼,是逐渐繁茂的树冠,是渐渐嚣张的阳光。

 

老  树

 

家旁,是几株齐屋高的樟树,由于近日得到了阳光的活力,也变得奔放了,不再去守春的规矩。在清新的树荫下,我抬头向上望,是看不完的光影交替,是赏不尽的苍翠欲滴。轻狂的樟树如果过度活跃,就会不失时机地垂下一树繁华——亮白的花儿如灿着的星辰,传来一阵阵轻触肌肤的清香,是青春,是少年,是沧浪滚滚。不用过几天,树上便挂满一枝丫的樟果,如祖母绿般晶莹。若摘下一颗小果轻轻捏破,任由那汁液流遍双手,樟树就会爽朗地笑起来,像一位朴实勤劳的山民,无比坦诚。

 

奇  石

 

升温,升温,再升温。夏天热了起来,带动了万物。石头也变热了。远远望去,路边的鹅卵石分外醒目,如一条发光的带子。走进一摸,温乎着,还保有太阳的温度。再一闻,有一股似乎烤马铃薯的焦香,又有一丝淡淡的土香。刚坐在石凳上,我又一下子跳起来——石凳还很烫,即便鸡爪子落到上面也耐不住几秒。四周空无一人,只有石子儿在闪着光芒。我体会到了杨万里“日长篱落无人过”的意境,石子儿也在偷笑。

 

湖  水

 

湖水有四种意境:沉默、喜悦、平静、激动。沉默属于冬,喜悦属于秋,平静属于春,而激动只属于夏。在夏天,湖水一刻也不停止,时时闪着碎银子一般的波涛。湖水清冽,纵使烈日当空也不退缩,怀着激动的心,酿成一湖甘甜。这正如美学家黄永玉说的:“明确地爱,直接地坦诚,真诚地喜欢,站在太阳下的坦荡,大声无愧地称赞自己。”是的,夏之湖水,心存坦诚,满怀激情,问心无愧。

 

使生如夏,美好如花,一切精彩。

 

 

 


}}小树林童诗风采

 

 

 


熨衣服

 

x黄楚桐

 

妈妈又在
给衣服按摩了
衣服应该很享受

 

眉头和皱纹
一点点舒展开

 

 

 


涟  漪

 

x许奕彬


林中的湖
自己也怕溺水
它套着的泳圈
不止一个

 

这都是风先生
告诉我的

 

 

 

 


吃玉米

 

x胡文瑾

 

我在给玉米拔牙
玉米却纹丝不动

 

这口好牙
莫非是传说中的
铁齿铜牙

 

 

 


乡村用星星下棋

 

x陈星睿

 

天空被分为
两个棋盘
一个叫乡村
一个叫城市

 

乡村用星星下棋
城市用二氧化碳下棋

 

 

 


晴朗的夜

 

x戴可欣

 

看天空戴上弯弯的月亮斗笠
听风声开始小心翼翼地呼吸

 

天空不哭
我心中的雨不下

 

 

 


提不起精神

 

x余泽昊

 

地是一个大力士
它扛起高山
举起房屋

 

可沮丧的时候
一点也提不起精神

 

 

 


争夺太阳

 

x陈星睿

 

月亮就算变成钩子
也得费上吃奶的力气
才能把太阳拽上天空

 

海水劝太阳
赶紧下来游泳
好说歹说劝了一天
太阳总算心动

 

 

 


奇怪的想法

 

x陈玉泽

 

我多么想变成一口大钟
可我从来不想要发出钟声

 

我还想变成一只碗
可我永远都不想盛任何东西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鹿  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