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芊羽的作业本

都是枕头的祸

 

那次去劳动基地,由于枕头上有一些细菌,导致了我的脖子上长出了四五个又大又圆的脓包,爸爸妈妈带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要给我挤脓包。

我趴在一张床上,紧张得手心里冷汗直钻。我十分担心疼痛,心里一阵胡思乱想,感觉身上冰凉凉的,原来是汗浸湿了衣服,使衣服贴于后背。这时,医生取来了棉签,还有类似针的长条金属。那根“针”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像是一把匕首。那冰冷的寒气朝我袭来……我闭上了眼睛,双腿抖个不停,眼睛瞥这瞥那,望东望西,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没过一会儿,医生一手握着“针”,一手用两根指头捏着棉签,坐在床边,准备开始挤胞包了。我咬紧牙,等候着医生随时对我展开一阵“酷刑”。

我感觉到医生已经一步一步“逼近”了脓包,只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朝着全身蔓延,我忍不住大叫一声:“哎哟,疼死我了!”医生却拼命地压着我,不让我乱动。我拼命地挣扎着,紧紧攥着被单,双脚在这上面不停晃动,希望医生不要再给我挤脓包了。

很快,我又认清了事实;现在才挤了一个脓包,还有好几个呢!此时,我已经生不如死了!我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把自己捶晕!可是,我全身已经毫无知觉,双手已不受控制,只好放弃反抗,服从指挥。

挺过了好几十下医生“粗暴”的行为,我终于熬过了这一个艰难的时刻,我心中有了股从未拥有的舒畅。但是医生的一句话又把我重新推入了万丈深渊。他说:“还要再挤几次!”这挤脓包的过程也太难熬了,我再也不想再经历这么一次挤脓包的生死搏斗了!

哎,都是枕头惹的祸!它如此之恶毒!不过,枕头又是多么无辜呢,要怪只能怪自己不注意卫生呢!(指导老师/丽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