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54期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报增刊054期

2021/09/12 17:12
浏览量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54期/2021.07.20

 

 

 

 

}}小树林教师寄语

 

 


保护自己的注意力

 

★ 曲  燕

 

 当今社会已进入全面数字时代,这样的时代,让信息之间的壁垒看似被打破了,但事实上却让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大了。归根结底,是因为人的注意力分配产生的终极差距问题。我们都知道,注意力方向产生成果,你在注意力为导向的分配中,会产生时间分配额度问题,而每个人的时间又那么有限,所以,在宝贵的个人时间内,把注意力放在哪里,哪里就会被强化。比如,你的注意力都在阅读上,那么课余时间就会利用一切时间捧着书读,自然比别的同学更博学。你的注意力在利用一切空隙玩会电子产品上,自然就会成为时间失控的掉队者。大多同学已经成为了准中学生,因为在暑假结束的时候,我有必要和大家再次谈谈这个问题。

 

课堂上,注意力即智力。课堂是时间单位很短的学习战场。这中间,你会遇到优秀的队友,也会遇到拖腿的绊脚石。甚至,有时候自己就是自己的绊脚石。每节课,老师的知识讲解时间是有限的,基本上是一环套着一环,一个问题连带一个问题,这个过程,高度集中的注意力是保证记忆、理解、消化、联想、思考等一系列脑力活动的基础。如果任由自己走神,任由自己被他人打扰,任由自己被不想关的事情吸引而不转移回注意力,基本上是不可能产生和老师同步的知识吸收节奏的,日积月累,会发现理解受限,记忆受限,这些结果直观的反应就是智力被分层,追赶不上教师和其他同学的进步。

 

课余时间,注意力即储备力。暑假每节课都有一个作业,需要依赖检索能力去寻找问题的答案。在问题的寻找中,如果你有发散的追问,可以顺藤摸瓜,延伸拓展,最终由一个点的问题扩散到一个面的知识整理,甚至变成一个类别的知识汇总。可见,网络的便携是个知识宝库,你目前大多的知识疑惑都可以在这样的搜索中获得答案。因此,这个工具便是一把利器。如果你对生活中的很多关联知识充满热情,都可以通过它寻找答案,久而久之,你每天用网络打捞知识的习惯必然形成知识聚合效应,理解力更宽广,知识面更扩大,这些便成了个人的储备力。这些储备会随着时间发酵,慢慢转化成智慧,成为在学习上赶超的引擎。

 

漫长的成长之路,注意力即意志力。数字时代的便捷,也同时伴随着娱乐的方便化。短视频、游戏、娱乐节目等唾手可得。尤其是游戏,在设计初期都融入了深层人类行为学、心理学、传播学等规律,可以更精准地把握人的心理结构,吞噬人的持久注意力。人类本身皆具有一种深层的心理机制,叫做“目标反馈系统”,这种目标反馈系统会促使大脑分泌多巴胺作为奖励让我们快乐。在反馈不及时的情况下,坚持是非常难的。所以我们运动或者读书、学习,虽然最后成功了会很有成就感,但很多人总是很难坚持。而游戏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为了让玩家沉迷,会专门设计了一套“及时反馈”机制。这样相互对比,会发现学习之路,是需要对抗这些可能给我们过度快乐的诱惑的。因为掉进游戏中的快乐会成持续性死死抓住我们,所以我们要有能够抽身的能力,要有在过程中当机立断把自己注意力带出来放进学习中的能力。很多人都说中考是分层的卡口,我一直觉得那是表象卡口,真正分层的卡口是一个人持续地、坚定地对自己优质注意力保护的能力。因为在所有浅层娱乐诱惑的过程中,能锻炼自己坚定地保护注意力,及时抽离分配进该做的事,慢慢积累成的就是个人意志力。

 

当下的学习都还不是结果,我们要重视自己的各种能力,并付出努力去锻造,完善个人的软实力,才能在前进的路上走得更远,爬得更高。最终待你们能够“一览众山小”时,会发现,能力是人这一生中最有用的为自己保驾护航的依靠。

 

 

 


}}小树林同题擂台

 

 


光  影

 

★ 吴宛臻

 

光影在作画。

 

夏日的太阳与光影的色彩,让我深深地感受到夏日的热情与温柔。出了房屋,望身后自己的影子,它与我一点也不像,它太高了,却是个学人精。光影看起来太弱了,如同一个瓷器,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摔碎,而此时此刻光影正碎在了树下。光影打在树上,树叶不停地打颤,被照着的树叶的颜色与其它的树叶显得格格不入。但有些光影不一样,它穿过每一片树叶,打在地上,打在鞋上,打在车上……正是因为有了它们,光影画过的树,才在地上留有了光影作画的痕迹;正是因为它们,我才有了可以欣赏那幅短暂而自然美的画。

 

我望着那透亮而又不清晰的树时,我发现,我的白衣裳上拥有了不一样的光影,那些光影很小却又明亮,让我感觉衣裳上的小圆圈像是电影中小而勇敢的小孩子。我不敢动,生怕动一下它们就全吓跑了,我将它们从衣裳上轻轻捧起,没想到它们竟有让我想不到的温暖。因此,让我想到一个故事中,小男孩小心再小心地为生病不能出门的外婆抓了一道阳光,可进屋后阳光就不见后十分伤心的情节。想到小男孩的可爱行为,我更加小心珍惜地放开了那一缕光影,任随它们在我的衣裳上继续作画。

 

我走进草丛,微风吹过,草细而小地随风飘,因此光影在草丛中摆动,在木板上游荡。一株小草长在木板上,一根根草叶如同女孩一小撮头发轻而缓在风中缓缓飘扬。光因此照在了它身上,在木板上留下了飘动着的痕迹。然而,光影中的小草显得十分孤单,我觉得小草在以飘动的方式,改变孤单的气氛。你看光影又在木板上下了笔,木板的颜色因光影而改变,但是光影的色彩远比太阳温柔得多。太阳的颜色十分刺眼,而光影远远不同,是温和的。
看来光影所作的画到处可见。

 

 


光  影

 

★ 顾婧轩

 

立于树下,眺望远方,只能观得一片光影绰绰。

 

盛夏了,太阳把光大把大把地撒下来,像是在做饭,把这天底下的万物给煮得黄澄澄的。阳光照于树梢,把树冠给撕成了零零碎碎的碎片,像是幅未完成的拼图,又像是幅抽象画,这可是太阳把自己的心得用光写在树上。每一寸光阴中的每一棵树都是一篇文章,只有细心的人才会停下自己匆忙的脚步发现机会,用大量的时间来解读阳光,而匆忙的路人却相信一定会有一束光找到自己,殊不知光被藏在了自己匆忙走过的大街小巷,没有一束光会停下脚步,也没有一棵树能开口解答。光依旧在树上谱写,把叶片雕刻成了一面易碎的玻璃,我好怕它一不小心从树枝上一个踉跄摔下来,跌到地上化成碎片,让我再也不能看太阳这时的字迹,读太阳此时的心得。我望着枝头的光影,明裹着暗,暗也包着明,随风轻晃,无声地说着未被解答的话。

 

望了良久,眼睛被阳光给刺得生疼,才恍然回神,低头一看,地上竟也有光影,在大片的深灰中,是一串凌乱的米黄的圆圈。我向远处望去,一眼竟望不着尽头,究竟是谁沾上了光的土壤,把这树下深灰色的影儿破开,留下了一串悠然的足迹?我猜那是位热爱生活的人,才会于午后漫步于树荫之下。如果可以我也想要如此,活着是为了发现,而不是因为活着而活着,否则定只会盲目地走着,被粗粝的生活伤得鲜血淋淋,走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一事无成,除了伤痕什么都没能留下。

 

我伸手沾起了一片浸泡于阳光的芽儿,感受着被藏于叶脉溶于叶汁的阳光在指尖缓缓地流淌,叶子被我挡住了阳光,被映下的阴影给裁得支离破碎,似是美好的灵魂被愚笨给不断破坏、吞噬。剩下的阳光撒于土壤,化成了草儿肥料,这时的阳光是这般的厚实,光是这般的复杂,像是万年深潭下头若隐若现的水草,又像是时隐时现的思想,不断地碰撞,又融合,成了不同的光不同的影。
光影何在?在树梢,在树荫,在土壤……我在午后拜访了光影,留下串串足迹。

 

 


老街一角 

 

★ 何奕安

 

漫步进老街,处处是繁荣烟火。抬头远眺,隐隐的高楼似远似近,像在窣窣响着欢笑,不可听见;远远的,高楼又矗立于天际,直插云霄,像从远处过来拢着老街,颇有间接染色感。此时,天已黯淡。

 

天边的夕阳也不知萍踪,挽留不住丝襟般的烟霞,长天一色,老街镀上了金纱,影影绰绰。左面卖糖串的,纸箱上只稀稀拉拉耸着几根,但也止不住吆喝;前边售水果的,一圈都密密麻麻挤着人,如火里的薪,转着又挺多;不远处小吃店,人头攒动间排队都排在街上,过不去。店面都亮起灯,刹时将如潮水汹涌般的人群,泛起粼粼波光;小铺也推出来,顿时把拥挤的人群又挤瘦了一圈,叫喝声喊成一片。吃的、喝的、饰的,簇成一束花,竞相绽放;甜的、香的、辣的、杂成一丛草,生生不息。夜已入幕,星空的繁华已在周身。

 

回顾四周,久立不前。我缓缓走入老街深处。幻目间,我想,人生亦如此,一路艰辛,一路风景。有时不要极眺星辰北斗,也要望望沿途的花草湍流。不知不觉,老街的喧哗繁闹已散去;放眼,才知我已置于老街深处,寂寥……红尘的烟火已抛于身后,独立寒清,一切为过往云烟。思茫茫人间于何归途,却不知这才是人之极意。
 

天全黑了,老街的热闹还在持续。近处,是古老且深沉的石壁,石壁高处偶尔探出几株红花老虬,是盎然的,又很深郁,石壁坑坑洼洼,抚起如剑剑扎心,与从白玉壶里滴出的花极不相称。老街深处的小道蜿蜒,只容两人,但尽头的黑暗令人感到遥远,不可直视。身前有几扇红色铜门,有银钉,漆掉了不少。上面牌匾不清晰,只见得一字“府”,没有灯光。不远处有几堆杂物,不怎么看得清。这老街一角,或许才真是“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略古朴的一角,该是老街的真面目?
我再退入灯火阑珊里,还那么热闹。但心中总有那点遐思……满城月色,柔和地浸在老街中。远天邈邈,与繁华烟火相掩映。此时人声鼎沸,跫音与叫喊嘈杂于一片人海中。
老街烟火,蓬莱仙境亦不如此?高楼已全亮起,万家灯火齐放。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漫漫间,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惯看天外云卷云舒。此为人之真归途。

 

 

 

老街一角 

 

★ 陈飞戎

 

泉州有许许多多的老街,常探泉州,老街就是平常的了。

 

悠闲走在路上,一条老街赫然出现在眼前,这老街,真是时间的鬼斧神工,街道左右种着树木,参天大树遮住了老街,而一棵树正巧挡在前边,如不仔细瞧,是难以察觉的。行人穿梭着,远瞧,房子之间似乎没有缝隙,紧紧贴合。

 

迈入老街,才发现别有一番天地,正如花果山的水帘洞。后面的路渐渐宽敞了,从进时,只能容一人进入。前面有一幢老房子,房子由红砖砌成,顶端是红黑相间的瓦片。砖头上纹路清晰,层层相叠。大门是开的,门框是灰中点缀着黑的砖头,两旁贴着对联,联应该许久未换,一层灰尘覆在上方,原本黑色的字体也变得更黯淡了。

 

一束阳光照了进来,打在房子的墙上,此时,我才看清那门旁,正种着几盆花儿,花儿正吮吸阳光,蓬勃生长。借助那光,我隐约看见了房子内部,前面是片庭院,院中无物,房顶上的几束光透了下来,明暗交织,形成一幅画。房间大概分布在左右,再前似乎有些贡品,应是在供奉什么。在那角落,还有个小池子,那应该是养鱼的吧。这时,出来一老者,躺在椅上,看着报纸,悠闲自在。

 

往前走走,有一个“广场”,与其说是广场,不如说是大妈们的晾衣之地,在广场上,挂满了衣服、被子、床单……不仅如此,在这衣服密集的地方,时不时会看到几个下棋的老大爷,他们一群围在一块儿,似乎并不是为了下棋,而是在闲聊、唠嗑。一旁有个茶馆,小小的,像一个小房子。墙是白的,上面有户人家,茶馆是个玻璃门,推门而入,几个小房间排列在此,进来其中一间,你会发现,世界寂静了下来,仿佛身在浩瀚的宇宙中。除了寂静,还是寂静,有种与世隔绝之感。

 

老街一角便是如此,老街何尝不是呢?在寂静与悠闲时,发自内心的一句:“真好啊!”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鹿  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