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59期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小树林报增刊059期

2021/09/12 17:53
浏览量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59期/2021.08.20

 

 

 


}}小树林精品制造
   

 


走过老街

 

★ 李植珩

 

只要有生命的物,都是有年龄的。就连街道,也是有年岁的。那些有年龄的老街,充斥着满满的乡土人情。云南丽江古城中的老街,就是古色古香的存在。

 

夏日炎炎,一家人来到云南。饱经风霜的丽江古城在时光里“东山再起”,一展以往风采——热闹极了!“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古城就像一只大鹏,在热闹中飞翔起来。

 

走到城内纵横交错的街道中,有一个小广场,这个广场砌着一块块方正的石头,场中有小水池,池中是大型的木头水车,满载着岁月的痕迹,呼哧呼哧地运转着,永不“消停”。

 

绕过广场,径直地走向老街的纵深处,街道有大有小。大街道设施齐全,路面是宽的,不断有石阶,似乎蕴藏着某种神奇的规律。大街道的中间有一条沿街径直流下来的小溪,差不多有一人宽。溪中有荷叶,有鱼儿,不时看到孩童欢欢喜喜地往水中投喂鱼食。每隔一段路,溪上就会有一座小石桥,穿着五彩缤纷服装的少数民族姑娘,正是青春年华,踏着轻盈的步伐,优雅地从桥上走过,别有一番韵味。街上游客匆匆,一大群一大群的,就像一片蜜蜂,争先恐后,一边叽叽喳喳地吵闹,一边疯狂地按动手机拍摄键。

 

小街巷远没有大街道那样宽敞,但却反而显得热闹非凡。你想,街两旁排着满满的小店铺,簇拥在一起,一到晚上,灯光一齐亮,把小街照得通体发亮,金光闪现。一个小店,门口挂着两盏木制大灯笼,上面绘制着记录民生的国画。门虽小,进去却很大,茶香和木香混合成一体。店主是位颇有绅士风雅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眼神中透露出满满的聪慧。他恭恭敬敬地请我们坐下,捧出几杯刚泡好的茶水:“喝一杯试试吧!”端起茶盏,一口饮尽,顿时间,清香满溢口腔。

 

向前小跑一阵子,便立马碰到了一家规模庞大的老店,这家老店是常年做翡翠的,因为生意兴隆,门口排起了长龙般的队伍。店员跑来跑去,有点忙不过来了。我们硬生生地挤进去,“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店员马上传来热情的询问。我们也只是闲逛,没多久就出来,不是不领人家的热情,而终究是因为兜里没钱啊!

 

丽江老城中布满了有年代的建筑,而且乡土人情丰富,气息幽静却也不乏热闹,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树林创意基地

 

 

 

谢天谢地,你来了

 

★ 叶欣妍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终于来帮我了!

 

那天,我要去上兴趣班,因为走地上太热了,所以我决定走地下室那条路。我下了电梯,第一次从地下室走,不免有些害怕,我小心翼翼地挪着脚,像个小偷一样躲躲藏藏的。

 

走到一个柱子旁,上方的灯正好坏了,一闪一闪的。我紧张极了,生怕这时会窜出个人带着小刀伤害我。越想越怕,瞬间,感觉整个身体僵化了,脚重得抬不起来。这时即将坏掉的灯也灭了,我就像在河里溺水了一样,好容易抓到了绳子,绳子却又滑掉了,我感觉到满满的绝望,吓得大叫一声飞快地跑了起来,生怕有人在后面穷追不舍,一直跟着我。
   

到了有灯光的地方,我停了下来,朝后一看,哪有什么人呀,真是自己骗自己。
   

我走到一个垃圾桶旁,就再也走不动了,因为这是必经之地,前面却有一只猫凶巴巴地瞪着我,这只猫的拦截让我实在不知所措。
    

我与猫的距离大概三米,我望着他,它望着我,四目相对,我害怕得腿都颤抖起来,手也不自觉地发抖,见到猫就像见到了死神,它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对我而言就是死亡凝视。此时恐惧感直接从我的脚底贯穿到头顶,在这凉飕飕的地下室里,我禁不住地冒着冷汗,汗水从头顶滑到脸颊,又顺势而下浸湿了我的衣裳。我的心似乎也停止跳动,,但不一会儿又以十倍的速度猛烈狂跳。此时看过的鬼片也都不合时宜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都说“猫有九条命,猫会把人抓得生不如死”……我厌恶地想挥掉这些想法。
 

 一分钟、两分钟……我们就这样一直僵持着,谁也没有动,谁也没出声,只是我的腿和手抖得非常厉害。不一会儿,猫凶神恶煞地叫了一声,我被吓得砰地一声跌倒了,但为了逞强,又赶紧站了起来,猫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爬起来之后,刚好一位小姐姐从旁边的电梯出来,有点意外地看着我,接着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走。我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胸脯,像小鸡啄米似的赶紧点着头。
 

  我跟在姐姐身后,嘴里默默地说,“谢天谢地,你来了!不然我自己是走不出去了。”

 

 


这事,真带劲

 

★ 吴家轩

 

秋天采桂花真带劲,摇一下就像雨滴纷纷落在地上。那香味更是不一般,丰富又好闻。

 

我在老家的田地里体验采桂花。

 

撞桂花

 

桂花树的身子粗,每天挺个水桶肚,歪歪斜斜地站着。看着它的粗壮,本想摇桂花的我起了劲,硬是要来点不一样的。我做好准备想冲上去撞,可一看那结实的树身,我的动作僵在了空气中,忍不住有点害怕,像吃了冰棒一样,透出丝丝凉意。怕被大家笑话,我还是硬着头皮,决定硬撞硬了。我后退两步,做好跑步姿势,三秒、两秒、一秒,我侧着身子,向树上撞去,肩膀与树干紧挨一起,猛烈碰撞,砰的一声,桂花没落,桂花树干也没凹,我的肩膀却发紫了。我轻轻一按,嘴里忍不住“哎哟”一声。虽然没成功,但这一下很带劲。

 

夹桂花

 

我跑回仓库,找来一把梯子和一把夹子,把工具都扛到树下。我把梯子掰开,它成为一个反W型。我两手扶着梯子,两脚左右并用使劲向上爬。爬到了顶端,我用夹子夹住一枝桂花,使劲一夹,往地上扔去。不一会儿,地上很多枝桂花。我从梯子上慢慢下来,只见桂花上都是被夹子夹烂的痕迹,我有点沮丧,但比上一次有进步,还是挺带劲的。

 

摇桂花

 

我叫上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决定一起摇桂花。

 

我们大大小小一起,手拉着手,把一棵桂花树先围起来。做好准备,我们一起使劲全力摇动,像摇一棵“摇钱树”。桂花完完整整地落了下来,香味像极了许多浓郁的茶叶混合一起的味道。桂花落下来的样子像极了一场雨,又像是仙女下凡的景象。我乐得手舞足蹈,时不时捡起几片桂花闻闻。这样的摘桂花方式真带劲啊!

 

采桂花不在于用蛮力,而在于用方法。不管老少,一起用力,每一份力量都有用。一份力气是小的,但十份力量就是强大的。即使力量还不够大,累积在一起的精神劲头也是令人敬佩的。团结一致总归是种精神。

 

这次采桂花这事,真带劲!

 

 

 

真不容易

 

★ 林紫钰

 

天上的云亮亮的,似乎那亮片是晚归的群星,云的影子遮掩住太阳,只留下些许暖流。

 

我们一家到四川老家探亲,父母刚进了屋,我就默默退去,一个人独自去外边找乐趣。

 

我观望着院子,心中有些不安。惊喜地发现院子角落里有一个陀螺,我立即跑过去抓起来,哪知这便是“不容易”的开始。

 

我直勾勾地盯着陀螺,努力回忆着以前看过的别人打陀螺的模样。我先蹲下身,将鞭子围着陀螺绕几圈,大拇指灵活地随着绳子跳跃。我低下头,将陀螺的尖儿朝下,平的一面朝上,我颇有信心地将双手拉开。我刚一松手,陀螺跳起来,才高兴没几秒,它又缓缓转一圈,就倒在一旁。嗯?我赶上前去将陀螺抓起来,注视着手里的鞭子,意识到这是个难度很高的问题。

 

我叹着气,挠着头皮,又重新用鞭子缠陀螺。我盯着陀螺研究着,摸上去,发现陀螺身上有两条不太明显的凹槽,我顿时明白了。我摁着鞭子的尾巴,贴着陀螺,一圈一圈地绕下来,我向后一拉,将它绕得紧紧的。我咬着嘴唇,双臂一前一后,将陀螺狠狠摁在地上,蓦地松了手,它飞快地转起来。我赶快扬起鞭子,朝陀螺抽去,抽了两下,它却摇摇晃晃,挣扎几秒,倒向一边。

 

这可真不容易。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只得平静了好久。我拍着胸脯安慰着自己,心里却都是挫败感。

 

我耐着性子捡起陀螺和鞭子,一遍遍地安抚着自己。稍稍放松了些心情,觉得整个人不再紧绷着了。我将绳子再套上陀螺后,松了松胳膊。这次我轻轻地将它搁在地面,它也变得轻盈,腾空而起,迈着大步向远方去,使我瞬间又激活了兴趣。

 

我挥挥鞭子,盯着目标。“啪”地向它抽去,连抽两下,它好像也兴奋极了,转的速度愈来愈快,我也甩得轻松了些。可就过了一会儿工夫,陀螺又不乐意了,悄悄地将速度降了下来。我赶紧俯下身子,抓紧鞭子,退远一点。我找准陀螺身子偏下的位置,身子往前倾,抓紧抽下去。起先它还是不太稳,我立马补了几下,陀螺又稳稳地转了起来。我开心地看着,心里惊叹:真是太不轻易了!

 

看着飞转的陀螺,心里的喜悦感如流水奔腾,感觉浑身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手里湿漉漉的汗,也不知是因为喜悦还是因为紧张。

 

书上说:“只有喜悦是从内心当中产生的,它是从内到外,别人无法夺走的。”此时我是深有体会。天上的云层意外地亮了起来,随之又暗淡下去。但太阳的光亮已经流进了我的心里。

 

抽陀螺,真是不容易啊!

 

 

 


}}小树林名家鉴赏

 

 


梧  桐

 

★ 汪曾祺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梧桐是秋的信使。梧桐叶大,易受风。叶柄甚长,叶柄与树枝连接不很结实,好像是粘上去的。风一吹,树叶极易脱落。立秋那天,梧桐树本来好好的,碧绿碧绿,忽然一阵小风,数的一声,飘下一片叶子,无事的诗人吃了一惊:啊!秋天了!其实只是桐叶易落,并不是对于时序有特别敏感的“物性”。

 

梧桐落叶早,但不是很快就落尽。《唐明皇秋夜梧桐雨》证明秋后梧桐还是有叶子的,否则雨落在光秃秃的枝干上,不会发出使多情的皇帝伤感的声音。据我的印象,梧桐大批地落叶,已是深秋,树叶已干,梧桐籽已熟。往往是一夜大风,第二天起来-看,满地桐叶,树上一片也不剩了。梧桐籽炒食极香,极酥脆,只是太小了。

 

我的小学校园中有几棵大梧桐,大风之后,我们就争着捡梧桐叶。我们要的不是叶片,而是叶柄。梧桐叶柄末端稍稍鼓起,如一小马蹄。这个小马蹄纤维很粗,可以磨墨。所谓“磨墨”其实是在砚台上注了水,用粗纤维的叶柄来回磨蹭,把砚台上干硬的宿墨磨化了,可以写字了而已。不过我们都很喜欢用梧桐叶柄来磨墨,好像这样磨出的墨写出字来特别的好。一到梧桐落叶那几天,我们的书包里都有许多梧桐叶柄,好像这是什么宝贝。对于这样毫不值钱的东西的珍视,是可以不当一回事的么。不啊!这里凝聚着我们对于时序的感情。

 

这是“俺们的秋天”。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鹿  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