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066期/2021年09月21日

 

第2版  

 

 

 

 

8月22日晚,由对木美术馆主办,小树林教育、温陵书院、对木私塾协办的“小树林_卷面规范书写班作品展”,于洛江对木美术馆举行了简朴又隆重的开幕式。本次展览,主要展示了“卷面规范书写班”的孩子一学期以来的学习成果,作品有些虽然尚不够成熟,但是依旧可以从一笔一画中察觉到孩子的进步,而这点滴的进步,将为孩子书写出“神仙卷面”打下坚实的基础。

 

 

 

 

内柔外刚的哥哥


许泽洋[晋江安海养正中心小学·六年级]  

 

我有一个双胞胎哥哥。虽说都从同一个娘胎里蹦出来,但我们的身高、体重、相貌性格都迥然不同,因此被称为“最不像双胞胎的双胞胎”。

 

虽然是双胞胎,然而,内向的我与外向的他相处起来总是矛盾重重,因而经常“唾沫星子”来往。身为兄长,他最令我看不惯的正是不懂得谦让,我们总会为了盘里的最后一块肉争执,他会把我骂得面红耳赤,再凭借力气把

 

我挤到一旁,自己一个人独吞美食,真是个自私鬼!然而,几年前的一个意外彻底刷新了我对他的印象——

 

那天,我与哥哥玩闹了一整个下午,都累得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的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将头习惯性地一仰,结果我的后脑勺与墙壁的棱角狠狠地撞在一起,霎时间,后脑豁开了一个口子,血珠沁了出来。哥哥见状,一把将我扶了起来,随后,转过身来,背对着我弯下了腰:“快,我背你!”他的话快速而简洁,却也带了些命令的口吻。“好!”我脸色苍白,气若游丝地说。我爬上了他的背,他便毫不优豫地冲出了家门。我将头贴在他背上,没跑一会儿,我便清晰地感受到他脖子冒出了汗。为了防止血沾湿他的背,我把头挪开了一点。谁知,我的头刚离开,他便说:“喂!干什么!扶好!”于是,我便又贴在了他身上。不多时,我感到眼皮子越来越重,一阵晕眩袭来,我便昏了过去……

 

醒来时,我正躺在一所离家不远的诊所的床上,哥哥的头占据了我的半个视野。见我醒来,他狠狠地拧了一下我的腿,等我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时,他才显出狡黠的笑:“哈哈!大傻蛋!”随后,风一般冲出门外,大喊道:“妈!他醒了!他醒了!”声音在走廊上响起,也久久地回荡在我的心里。

 

据诊所的医师说,在爸妈到来之前,哥哥一直守在我的床边……

 

其实,哥哥他就像一团裹着玻璃的棉花,只有看破那坚强的外壳,柔软的本质才暴露无遗。有了这次经历,我改变了对哥哥的看法,或许,我以后还得换个方式对待他呢!

 

(指导老师/东  篱)

 

 

 

 

卖花的老人


陈泽涛[晋江市永和镇象峰小学·四年级]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深夜,我们一家子一起出去吃夜宵。在漫长的等待中,妈妈如坐针毡,于是便撇下爸爸,将我拉出去逛“夜市”。

 

此时已是夜里十二点,许多店铺都关门了,偶尔一两家还在营业,但店里却空无一人,服务员看起来昏昏欲睡。路灯也“下班”了,唯有调皮的树叶还在恶作剧,发出“沙沙”的诡异笑声,令人不寒而栗。远处的灯光在朦胧月光的笼罩下,若隐若现,像极了传说中的鬼火,发着淡蓝色的光芒。胆小的我,不禁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地向前走去,头上的冷汗在不知不觉中,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这时候,从万籁俱静的氛围里走出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手里提着一篮五颜六色的鲜花。他那被岁月压弯了的腰,已经完全挺不起来了。尽管他年逾古稀,看起来有气无力,但他的鲜花却散发夺目的亮光,仿佛一块金光闪闪、价值连城的金子。他就像一轮太阳,一下子就照亮了世界的每一处角落,温暖了我的心窝。时间好像在一瞬间凝住了,只剩下那慢慢接近的身影,虽然他走得并不快,但每一步都很踏实,我看出他正朝我们走来。树叶不再疯闹,灯光不再飘摇,我也不再惊慌,只是和妈妈一齐地望着这早出晚归、默默无闻的卖花使者。

 

直到他走到近前,我才发现:年迈的他头发早已脱落,头上的白发更是寥寥无几。浓密的眉毛下,一双有神的眼睛里闪烁着矍铄的光芒。尽管鼻梁上布满灰尘,但依旧像个昂首挺胸的战士。虽然年岁较长,但他的嘴唇依旧红润,看起来朝气蓬勃。他将手中的花篮举到我们身前,却迟迟没有开口,只是用殷切的目光看着妈妈,不一会儿又看向我。我仿佛通过他的目光看到了求助的信息,我猜测他大概是个不善言辞的老爷爷吧。我还没反应,就见妈妈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到了老人手中:“买束花!”说完,便在篮子里挑了起来。

 

妈妈盯着篮子里的花仔细地挑选,眼神十分专注,嘴角微微勾起,好似她本来便打算买一束的模样,而不是出于某种被迫或勉强的状态。挑了一会儿,妈妈选了一株红色的花便拉着我和老爷爷告别。我叫不出这束花的名字,只觉得香味独特。

 

回去的路上,我问妈妈为什么买花。她晃了晃手中的花:“这叫日行一善。”说完便自顾欣赏手中的鲜花了。我琢磨着妈妈的话,心中思索着这是否就是古人常说的“行善积德”呢?再想想那卖花的老爷爷,心情莫名地便飞扬起来…… 

 

(指导老师/画  师)

 

 

 


逻辑鬼才“四眼母鸡”


董锐博[泉州市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我的身边潜伏着一只“鬼”,这个鬼可不简单,他不仅是鬼,还是鬼中天才,大家称他为逻辑鬼才“四眼母鸡”。

 

“四眼母鸡”不仅思维逻辑与常人不同,而且心思缜密。只要被这个“逻辑鬼才”盯上了,就好像一切都被他掌控着,就算你不问他,他也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

 

他平常总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那“天真可爱”的眼神盯着窗外的世界发呆。今天他发呆到一半就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班上的调皮鬼“黄蠢龙”与他一个碰撞,不幸翻倒在地。“黄蠢龙”刚站起来便破口大骂:“你这个没长眼睛的东西,还敢撞我!”“四眼母鸡”有些懵:“是你撞我还是我撞你,大家都有看到吧!”“黄蠢龙”气得两脚直发抖,抡起拳头便要开始“战斗”。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四眼母鸡”的逻辑理论:“别动手啊!既然你说你没撞我,是我撞你,那你着急打我干嘛?莫不是心虚了?……”他搬出了种种大道理,“黄蠢龙”脸色铁青,半天憋不出话,这件事也便不了了之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次,让我觉得矮小的他实则深不可测。那次,他面容平静,似乎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懒散地打了个哈欠,看到是我来了,很友好地跟我打招呼,但那眼神中流露出的狡猾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我冷汗直冒,谁知道“逻辑鬼才”在想什么,在他面前,连被称为“戏精”的我都装不下去,哪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果不其然他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董锐博,你一身细汗,莫不是去操场游荡了一圈?老师可是严肃警告过的。”我一听,心里顿时一沉,这家伙心思也太细腻了吧!眼见瞒不过,我只好硬着头皮道:“我不过是刚才和同学追逐打闹罢了。”我想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合理的解释,他听后打量了我一会儿,而后摇头笑了笑:“我就做回好人,你走吧!”看来我的解释并不能使他信服,我吸了口气,赶紧走回自己的位置。

 

哎,我就说了,被这逻辑鬼才“四眼母鸡”盯上可没什么好下场。正因如此,不仅是同学怕他,老师也都要“敬”他三分呢!

 

(指导老师/淡  泊)

 

 

 

 

第3版

 

 

 

 

8月28日,在隆重且富有仪式感的颁奖典礼中,由小树林教育、温陵书院、对木私塾主办的2021年“小树林_暑期公益课”圆满落下帷幕!结课当天,小树林教师志愿者既带孩子们回顾了15次课程带来的成长和变化,又给予他们充分的肯定、中肯的建议与美好的祝愿。今后,小树林将继续秉持初心,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以感恩之心回馈社会。

 

 

 

 

学会“丢掉”


潘安欣[鲤城区西隅中心小学·六年级]

 

阳光似乎不怎么友好,烤伤了的大地正发着高烧,空气里依稀回荡着它苦闷的呻吟。地面的温度之高,好像将一把冰块放在地上,都能化为沸腾的水。然而,爸爸却选在这样的天气带我们下田去捉泥鳅。

 

妹妹一下田,就将鞋子一丢,跳进了田中那一小块泥塘里,那动作干脆利落,没有任何顾忌,好像她本身就属于农村里的姑娘,没有城市女孩的娇气洁癖。而我就不一样了,在我问了妹妹第一万次泥塘深不深,有没有什么磕脚物后,才小心把光着的一只脚伸出去,轻点了一下泥塘。我的脚尖刚伸进去,一股冰凉的触感直逼全身,下一秒,一只滑滑的泥鳅从我脚边掠过,还奋力摆着尾巴,把泥点子全溅到我腿上。我吓呆了,一时忘了收脚。待我回过神来,发现白白的腿上有一个个小黑点儿,难看极了!我小声嘟囔起来:“真讨厌!”

 

在我惊魂未定之际,妹妹抓着一条黑乎乎的“泥条儿”,向我跑来:“嘿嘿,我抓到了一条泥鳅!”我摇头:“怎么是泥鳅,不就是一块泥巴嘛。”我话音刚落,妹妹就跑到了我跟前。我终于看清了,那“泥巴”上有一对眼睛,腮帮还在扇动着!我“啊”地一声大叫起来,双手把妹妹的手臂往外一推。妹妹经这么一推,身子失去平衡,往后踉跄了几步,手劲一松,那条在手中的泥鳅趁这个“好机会”甩动着尾巴,猛地“飞”起来跳到泥塘里,逃之夭夭了。妹妹怒了:“你要还我一条泥鳅!”

 

在妹妹的威逼之下,我终于下泥潭了。泥潭浑浊的水十分冰凉,一下子把暑热驱散了,这令我十分惊讶和欣喜,踩在肮脏的泥潭里总算有那么点慰藉。但在泥塘里寻了许久,也没找到一只泥鳅。在我正沮丧着要上岸时,爸爸提醒:“靠岸边,特别是在草叶遮挡的阴影处,有许多泥鳅!”我向岸边那一区域摸索,果然发现了一些泥鳅的踪迹。于是乎,我便不顾淑女形象,像恶狼捕食一般扑了上去。但当我手指一触到泥鳅光滑的身子时,手立刻酥软了。不过,挣扎一番,我一咬牙,还是丢去了所有顾忌,终于捉得一条珍贵的泥鳅。就这样,我丢去所有束缚后,发现自己轻松许多,也快乐许多了。

 

或许,人生有时候要学会丢掉,丢掉不一定是一个坏事,往往丢掉一切束缚,才能抵达更高的境界呢!

 

(指导老师/探  花)

 

 

 

 

引路人


许楷程[泉州市晋光小学·五年级]

 

行走在人生的道路中,难免会遇到一些困难,在这时,也许就需要一个引路人,指引着你摆脱困难,走向成功。

 

老师在桌子上设置了障碍物,一条简易又颇有难度的赛道布置完成,随后紧张而又激烈的比赛便开始了!我抓着铁皮青蛙第一个上场,屏息凝神后给青蛙拧上发条,然后稳稳地将它放桌子上。我轻轻按下青蛙的背,它就自行蹦跳起来。挑战开始了!

 

我的眼睛盯着青蛙,双手放在青蛙两侧为它保驾护航。青蛙的双腿一收一跳,向前不停地蹦着。场边的同学们纷纷看着我的青蛙,为我加油。青蛙快要到达第一个障碍物时,我紧张地握紧拳头,小青蛙,你一定要听我的“指挥”,不然就会在这斜坡上“翻车”的!就让我来当你的“引路人”吧!于是,我左手抬着斜坡,右手小心翼翼地给青蛙“引路”——在青蛙偏离正确的方向时,我用手将青蛙一推,将它带到正确的轨道上。青蛙不断地往前蹦跳着,很快青蛙又开始向右偏离轨道。但右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青蛙却头也不回,速度不减地朝右边跳去,看着它无异于自杀的行为,我的心悬了起来。我急忙用手将青蛙往左边一拨,它这才“迷途知返”,脱离危险和困难,进入正轨。

 

接下来,青蛙还要面对更大的困难——用纸盒搭成的桥。这桥又窄又长,很难通过。上桥前,我再次给青蛙拧上发条,希望它能一鼓作气完成挑战。为了不让它落入“深渊”,我左手轻轻贴住青蛙左侧,右手及时纠正方向。我默默祈祷,小青蛙,你一定可以在我的引导下摆脱困难,走向成功的!最终,青蛙有惊无险地跳下了桥,取得成功。

 

之后上场的同学,因为没有及时引导好青蛙,使青蛙挑战失败,掉入了“深渊”。

 

其实,人生就像今天这“青蛙赛跑”的游戏一样。坚持固然重要,但若不是朝着正确的方向也会南辕北辙。当你遇到挫折、困难时,如果没有及时听取引路人正确的指引与建议,继续一意孤行地走自己原来错误的路,那么最后只会失败;但如果听取了引路人正确的建议,并及时纠正错误,回归正轨,便有可能成功。

 

(指导老师/舒  云)  

 

 

 

 

三思而后行


庄佳坤[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往往有些事,你没有去认真分析,冲动行动便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这就犹如一张洁白无瑕的纸,沾上了墨便再也无法抹去。

 

那一天,我的快乐似那春天复苏的万物一般难以抑制,因为我的作文“破天荒”地获奖了,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百年难得一遇。我的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笑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在班级中“横行霸道”,手中高高地举着我的作文,恨不得让全班同学都瞧见那大大的“一等奖”。

 

在班里招摇了一阵子,我便将作文搁在座位上,心满意足地去了洗手间。一路上,清风拂过脸颊,虽然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但是那一篇作文就似在乌云中的一道阳光,使大地不再昏暗、凄凉。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可当我满心欢喜地回到教室时,却瞧见我的作文可怜巴巴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我火冒三丈,飞奔到“案发现场”,脸上不再有笑容,一股愤怒和委屈的情绪在我心中酝酿。此时,我完全将“三思而后行”抛之脑后了,一定是那转校生干的!

 

瞧,他正蹲在地上,手里还托着我那可怜的作文,作文上那一道清晰的鞋印,定是他的“杰作”!愤怒转瞬将我的理智吞噬,我拽起起正蹲在我座位旁的转校生的胳膊,不分清红皂白地对着他一顿破口大骂。他嗫嚅着嘴想说些什么,丧失理智的我却完全不给他机会。此后,我一旦瞅见他,便忍不住想起他的“恶行”,因此每天不依不饶,从没给他好脸色。

 

直到有一天,我的同桌心惊胆战地对我说:“我……我……我对不起你。”我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在我的追问下,同桌终于托盘而出。原来是转校生看见我的作文掉了,想帮我捡起来,同桌正好冲过来,踩了一脚,就有了那一幕。我这才如梦初醒,但是做过的事就像泼出的水,收不回来了。我懊恼至极,为什么当时没有思考一下再做出判断呢?为什么?如果能够三思而后行,也许……哎,我真是被气愤冲昏了头脑。

 

后来,转校生转校了。我还是没有说出尘封于心中的那一句沉重而又充满歉意的“对不起”。“三思而后行”这个朴素而伟大的真理,也从此刻印在了我的心里。

 

(指导老师/丸  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