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60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60期/2022.01.05

 

 

 

 

}}小树林教师寄语

 

 

 


在学习的路上“学会学习”

 

★ 曲  燕

 

一学期的课程结束了,每个孩子都获得了扎实的进步。虽然这或大或小的进步伴随的有喜悦、有努力、有煎熬、有痛苦……但我们都在逐渐的适应和调试中学着学习,渐次由被动学习模式向主动模式触碰,这些才是最为关键的进步。

 

中年级之后,便是思维转型的重要阶段,由之前的以学习习惯为主,到在习惯的基础上,逐渐开始进入有效方法的习得。到了中学学习较难的知识时,拉开差距的一般是习惯和学习策略方式造成的。而后者,往往是和如何用脑密切相关。因此,中高年级作为桥梁的几年,对于开始培养学习方法,直到形成习惯显得至关重要。

 

优秀的学习策略一定是高效的,这意味着用脑强度是深入的,而非一直徘徊在大脑浅表层舒适区。

 

我们一般在课堂上会首先练习思考习惯。基于孩子们习惯等着听然后记,你不问我就不不回答的常态情况,课堂一般会设置快速思考必答环节,一个一个通过,谁也没有特殊的机会,这样就让课堂充满挑战。对于不善于主动思考的孩子来讲,初期就会有痛苦感,因为这意味着用脑强度提升,不能听任大脑自行舒适运行,要靠主观命令一直强制执行全力思考。所以,新生一开始感觉到的吃力感、痛苦感便由此而来。久而久之,能够胜任了,在思考后获得答案的过程会让孩子产生愉悦的价值感,于是,自信的快乐就产生了,这也是为何老生会一阶段后就很开心的发展过程。

 

在确认所有人都有必须思考的练习后,课堂难度也在逐步提升。对标适龄孩子普遍要求,每次创作的要求会略微高于普遍情况。这就使得孩子们在创作时,无法去摘“矮树果实”,矮树果实只要伸手就够得到,不用费任何力气,长期习惯矮树果实的孩子,对于突然要摘“高树果实”,是需要花很大力气去跳才能够得着的。这就形成了每次课得让脑力跳高的习惯,但时间一长,跳得多了,便可以越跳越高,对于高处的向往进而提升,抗挫力、自信力都会在此过程同步发展。

 

除此之外,课堂上的各种引导,会要求孩子逐步塑造“自己”。思考过程中,你曾读过的句子不重要,你听过的答案唯一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看的?你自己怎么想的?你自己的选择和考量是什么?所以的答案都来自于依据,你自己有没有发现依据并根据依据得出自己的观点。从语言文字入手,你见过的写春天的句子那么多,好的句子长什么样?好在哪里?你找到依据后,自己参照好的标准如何写一个属于自己的春天的句子呢?所以,课堂常常不在乎孩子得出的结果是什么,而是是否得出了自己挖掘出的结果。

 

语文学习的过程是复杂的,涉及到不同的注意力、理解力、情感发展力、观察力、生活体验力等等,这些能力与结果既是相互作用,又是同步前进的。只要孩子们背后这些相关能力在发展,就是进步,因为系统能力的进步,未来就能外显出深入学习的优秀策略力,这样的持续性能力才是往后走更远的路、攀更高的山的基石。

 

新的一年,我们还会在学习的路上,步步脚印,学会更深入地学习。祝福你们,亲爱的孩子!

 

 

 


}}小树林美文鉴赏

 

 

 

 

月色下的湖

 

★ 吴诗怡

 

太阳愉快地从西边的山腰跳下,月儿顶着那圆滚滚的肚子,踱着步子,缓缓地爬上山尖,轻轻喘了口气,秋风带着几片落叶在银光闪闪的湖面上散步,真是“湖光秋月两相和。”

 

此时我正坐在湖边,只见湖边竖立着几块怪石,柔和的月光如同一张无形的网裹住了石头,照射出石上的白色斑点,石头反面铺满青苔,摸起来湿润,并且圆滑,仿佛轻轻挤压都会溅出一些小水花。青苔有些绿得发黑,有些好像是刚长出来的,颜色中等。有一块石头勾住了我的目光,它中间露出一个不规则的石洞,里面盛着一汪水。树上落下几片已经干枯的叶子,我伸手捡起一片丢进石洞,叶子变软了,我不以为然地扫了一眼。突然空中一声清翠的鸣叫,我抬头只见是只白鹭,它打开丰满的羽毛不知疲倦地驮着月光在湖面上徘徊,翅膀时而沾水,时而对天鸣叫。

 

天色开始变暗,有几朵乌云遮住月亮。风飒飒地吹着,湖边的芦苇摇摆,水面上漂荡着一只打鱼的小船,船上点着一盏微弱的灯,船中的渔人,在微光下有着苍老的身影。一阵风后船摇摆不定,灯光也一会在这一会在那儿,这真是“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

 

这片湖很是清澈,即使在晚间,透过岸边的灯光,也能看到湖下,灯光亮的地方甚至一清二楚。只见前方月光倒影处,泼喇一声,一条银光闪闪的鱼跳了出来,甩甩尾巴,又落下去,水花溅起,一圈圈小圆晕荡开。湖岸边的沙子软绵绵的,不似别处的沙子硬邦邦的,踩下去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样,又如同柔软的地毯。一只虾一下一下地凑到来到岸边,两眼呆滞的目光一下充满精神,突然它使劲一缩,咻直接钻进了水下,我真担心它不出来了。过了会儿,那只虾又慢慢露出来,嘴里叼着什么东西,看样子像是水草,虾耸着身子一动一动像是在往嘴里吞,很快,又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几声悠扬的笛声从远处飘来,我这才慢慢拨开视线,原来是假山旁的几位老人,当月上树梢时,他们都会在这儿吹着笛的音律悦己。近处草丛中,草的叶尖已经挂着露水。我拨开草丛,月光打在草丛间的石头上。这时一只蟋蟀跳上石块,舞起四肢,张开嘴,唱起了歌儿,好似在向我声明我的舞姿可不比你们人类差。我微笑着站起身,走向回家的路。

 

月色下的湖,寂静而又带着几分神秘之感。

 

 

 

 

编者按:贾平凹的散文极富情致和个性,从容不迫,语言简练,练达中藏宏义,深刻中透冷静。补写他的散文,作为中年级的孩子,能够接得上,便是极好的语言审美的提升,所以镓诺小小的短篇也有力压长文之气。

 

 

 

 

崖  记

 

★ 吕镓诺

 

崆峒山的山崖极为陡峭,山上是绝壁,山下也是绝壁。

 

山上的崖垂直挺拔如松,在崖壁凹进的石洞中偶藏着秋的馈赠,闪耀的叶舞动着,骤然停驻在崖的彼端。

 

崖的深处,茫茫云海翻滚咆哮,像卷起的滔天巨浪拍向一叶孤舟,盖过枯草,没过白桦,留下一片白雪,铺上一层银霜。

 

崖间缝隙有些许野菊,即使生在石间,花瓣仍是鲜艳的橙与神秘的紫,如何扎根,何以取水,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处平坦耸直的崖上,却突兀生得一块巨石,上面有眼石洞,洞中亮闪闪一片,如龙鳞般耀眼。

 

仰望崖面,背阴处时有苔藓,绿绒绒一片,深的地方几乎呈墨绿色,年年枯荣的痕迹无法消失。浅的地方淡淡薄薄,好像只是谁觉得寂寥而随手抹上的一样。

 

云雀不甘寂寞,在崖间振翅飞过,带起一阵波漾,崖旁垂下的藤条也随之一动。而那崖壁上的一道道裂纹,正不情愿地向下爬,似乎正在经历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崆峒山悬崖,无拘无束,观之,让人心旷神怡,心潮澎湃!

 

 

 

 

赖床记

 

★ 王子谦

 

碧蓝的天宝中,高挂看一颗刚来上班的太阳,散发着灿烂的光芒,这温暖照在窗前的多肉上,透过窗帘,照在书桌上,还照在我的屁股上。

 

此时,我正穿着睡衣,裹着被子,闭着眼睛,流着口水,因为我还在梦的海洋里快乐地遨游呢,我梦着一个大汉堡在身边飘着,我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雪碧,一边……忽然一阵振耳欲聋的声音从身边响起来。我微微张开朦胧睡眼,眉毛搭拉在眼皮上,不情不愿慢慢抬起头,推开被子,揉了揉眼睛,往声音来源盯去。原来,是吵死人不偿命的闹钟。我气得眉毛都挤在一块儿,鼻子“呼呼”地向外吐着怒气,我举起胳膀,遮天蔽日般地朝讨厌的闹钟拍了过去,闹钟瞬间像漏了电的机器人似的,不吵了。解决完“敌人”的我像归来的将军似的,一转身,脸上写满不屑地盖上被子,合上双眼,又开心地睡上了。

 

“快起来!”妹妹打开门,眼睛狠狠地盯着我,嘴巴嘟得都可以挂上个油瓶,她两手叉着腰,凶巴巴地说。我心想:“这是闹钟人体闹钟吗?”马上转过身,抓起枕头“嗖”地扔了过去,又举起拳头,在空中挥了又挥,这还不过瘾,紧接着把被子卷成桶的样子,也丢了出去。一场激烈的搏斗过后,我意识到我只是在跟空气撒气,妹妹根本毫无退意,这让我原本烦躁的心情又雪上加霜。

 

妹妹见我不回话,一转身,往楼下走去。我管不了那么多,一滑溜,又躺下了。一阵门响声过后,一个身影出现在的口门。只见她头发乌黑靓丽,眼里却冒着熊熊火焰,她穿着粉色的围裙,但手里举着的是锅铲,是妈妈!我顿时清醒过来,飞快穿好衣服。妈妈见我醒了,就走了出去。妈妈一走,我又趁势躺在床上,活像个卧病不起的重病者。拖延了一分钟后,我不放心地瞟了眼闹钟,天呐,快迟到了!我赶快冲下楼梯,扒两口饭,用力地打开门,随便穿了双鞋,像豹子似的,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到一楼,一边跑,一边掏着书包里的口罩,胡乱往耳朵上挂着。

 

路上,我边跑边后悔,赖床,是一种病!得治。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清  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