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61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61期/2022.01.08

 

 

 

 

}}小树林情思天地

 

 

 


十岁,我拥有了勇气

 

★ 陈泽军

 

月光已洒进了校园,爸爸终于来接我了。我背上书包,踩着轻盈的脚步跟着爸爸回家。

 

我们走在路上,突然,我想起了落在学校里的作业,我急忙用了如闪电般的速度又拐回到学校取。看着黑乎乎的校园,我先是有点害怕。但是,我一下子想起爸爸说的话,如果遇到困难要勇敢地去面对。我鼓起勇气,大声说:“保安叔叔,东西落在学校了,让我进去一下。”保安叔叔对我看了看,慢慢地举起遥控,把大门打开了。保安叔叔说:“快去快回!”我一路狂奔跑向了教室。

 

我刚走到教学楼下面时,一只在校园里晃荡的流浪狗便向我扑了过来,我吓坏了,马上冲向礼堂,返身把门从里面死死地关上,一动不动地,大气也不敢出。空旷的礼堂突然传出了几声奇怪的鸣叫声,我正纳闷,突然,借着窗口的亮光看到一只老鼠窜了出来,我吓得整个脸都僵硬住了,眉毛紧皱,身子绕成了一团。我感觉手都发凉了,我双手抱在一起,心一横,眯着眼睛赶紧冲出了礼堂。

 

我边跑边回头,生怕那只大黄狗又向我扑来,由于太紧张,也顾不得看脚下,突然面前出现了一根绳子,我纵身一跃,想跃过绳子,可来不及了,脚尖一个不小心勾到绳子,我瞬间被绊倒在地,还好我双手撑着,不然脸可就开花了。

 

总算来到教室,我迅速地找到作业,抓起来,就往教室外跑。

 

刚走出教室,一阵凉风吹来,楼道里的电灯一闪闪的,仿佛旁边垃圾桶也在动,我吓得脸都僵了,边下楼边往后看,总感觉背后有许多妖魔鬼怪,正在向我走来。我只想马上冲下楼,边跑边听着不知哪儿传来的怪声音,总感觉这声音不像是人的声音,也不是动物的声音,我只能加快脚步。心里却是翻江倒海,难道是外星人要把我抓去做实验?还是有人要抓走我?

 

边胡思乱想着边跑到校门口,保安叔叔对我微微笑着,然后打开大门,我马上跑回爸爸的身旁,才平静下来。

 

经过这一次考验,让我拥有了勇气。

 

 

 


惊心动魄的假期

 

★ 陈滢伊

 

窗外寒风呼啸,吹进家中,凉意阵阵,冻得我只敢裹在被窝里,不敢踏出房门一步。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想:与其躺在床上发呆,不如去做一碗热气腾腾的炒饭。

 

想完,我便掀开被子,套上鞋子,三步并做两步地冲向厨房。我先备好食材:胡萝卜、蘑菇、豆芽、肉丝……各种各样,我都快忍不住要流口水了。我先从架子上取下菜板、菜刀,抓起一根胡萝卜,按在菜板上,另一手举起菜刀,毫不留情地砍下去,可惜用力过猛,胡萝卜吓得都弹飞了。我只得捡起胡萝卜,一手压着它,另一手继续切着,最后终于将胡萝卜全切完了,可这些萝卜丁个个丑陋无比,可能是我的刀功退步了吧!

 

所有的食材准备就绪,仅差最后一步——全部倒进锅中。我盛了点早上剩下的米饭,然后倒入一点油,静等它热锅,我再小心翼翼地将米饭全部放进铁锅里,“咔嗞,咔嗞”锅变得不再安宁,油溅得到处都是,嗞一声溅在我的手上,我被烫得直颤抖,眉头皱得紧紧地,缩成了一团,我吓得抓起一旁的锅盖,罩在脸前,快速逃离现场。可一想油还在锅里冒着烟,只得返身折回,我紧张得眼睛闭得紧紧的,上下两排牙齿紧咬着嘴唇,我两手抓着锅盖,两腿前后跨着,随时随时逃离。心惊胆战地见锅安顿了下来,我才踮着脚尖靠近铁锅,我将各种菜均匀地洒进锅中,举起铲子,扶着把手,把火候开到最大,开始翻炒着。“呼嗞嗞”又是一阵油花迸出,吓得我张大了嘴巴,惊慌地逃出厨房,顾不上其它。

 

我趴在厨房外的墙壁上,微微探出头,瞪大了眼,目不转睛地望着锅的方向,终于宁静了,我跑过去关小了火候,继续翻炒。不一会温度到了,锅里冒出很大的烟,热气直冲脸上,一阵阵烫意,与窗外的寒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啊!不愧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炒饭终于出锅了,香气直扑鼻尖,“哇,香!”我盛了一碗炒饭,细细品味,每一口当中掺杂着劳动的味道!

 

在寒冷的假期我又学会了一项能力,虽然在炒饭时搞得惊心动魄,但是成功时的喜悦,让天空中的云朵似乎都变成了微笑,经历过种种困难的事,才能拥有更踏实的经验。

 

 

 


花样百出吃话梅

 

★ 吴可霏

 

明媚的阳光穿过柔软且蓬松的云朵,洒进了我们的教室,清风带着几片树叶在窗外散着步。教室里,老师正上着课,只是这节课,有点不同寻常。

 

老师给每个同学发了一颗话梅,我用一只手捏着老师发的话梅,好奇地歪着脑袋端详着它,根据我长久以来的经验,话梅大多都是酸得掉牙的,所以我敢轻易就吃。

 

我先是微微张开嘴,用两根手指捏着话梅,再半眯着眼睛,伸出舌头,轻轻舔了几下,一霎那,话梅上裹着的糖粉首先黏在了我的舌尖上,那甜甜的味道马上扩散开来,紧接着就是酸味了。那味道顺着我的舌头蔓延开,酸得我皱起了眉头,我小口小口地啃着话梅,还不时伸出舌头舔一舔嘴角的糖粉,小小一颗的话很快就被我咽下了肚,吃完后我竟然还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巴,回味着酸甜可口的味道,这味道实在是超过我的预期。

 

我的同桌李同学吃话梅的样子很有意思,她拿到话梅先不动口,而是一只手举起话梅放在鼻子旁,仔细地闻了又闻,闻完,还闭着眼睛,面带微笑地深嗅着。接着也舔了舔,话梅舔完后,眼睛盯着天花板,嘴唇不断地蠕动着,俨然一个专业的美食家正在品鉴一道精致的菜肴。她舔了一阵,又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滚圆滚圆的,“啊呜啊呜”一口就整个塞进嘴里,接着她一边大嚼特嚼着,一边冲着我笑,她笑得开心极了,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嘴角都快翘到了天上去了。不用说她肯定觉得那颗话梅的味道棒极了。

 

我的后桌吕同学也是个小吃货,她可没有像我那样含蓄。她一接过话梅,不闻不舔,直接抬起手,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拳头,一下就把话梅投进了嘴里,她吧唧着嘴,眯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吃得十分享受,一边嚼还一边赞叹着。“太美味啦!”她吃得飞快,不一会儿,整颗话梅就只剩干核了。她的嘴角沾满了糖粉,她伸出舌头舔干净后,竟然还吮起了手指,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这节与众不同的课,让我发现,原来同学吃话梅的样子是那么有趣,但换做平时,我肯定发现不了这么多好玩的细节。生活中也是一样,如果不细心观察,便会错过许多有意思的事,所以真得用心观察,才能做生活的有心人。

 

 

 

 

}}小树林佳作品鉴

 

 

 


摘龙眼

 

★ 林右彬

 

雨后的土地散发着迷人的芬香,天上的白云变化无穷,我们正背着梯子,握着刀,来到了龙眼的故乡准备摘龙眼。

 

我抬起头,右手挡住阳光,眯着双眼,凝视着眼前这高大的龙眼树,目测了高度后,我倒退了几步想试试自己能不能爬上树。随即我右脚迈向前,将重心放在右腿,左腿又伸向前,随之两腿弯曲,身体沉了下去,之后两脚往内扣,脚掌抵住树干,右手向高处攀,左脚再跟着一挪,身子便往上攀了一点点,我伸出右手握住垂下来的一串龙眼,随重力往下一扯……

 

“砰!”随着一声巨响,我跌落在了地上,痛得直咧嘴。不过应该摘下来了吧?我满心欢喜地望着右手,双眼像饿狼似的发光,慢慢地打开手掌。只见手掌空空如也,只有几片叶子躺在掌心,似乎在嘲笑我努力过后的一场空。

 

我不死心,找到了一颗小龙眼树想再试试,我双手抱住树干,双腿弯曲,右脚脚尖点在地上,上半身像虾米一样弓着,整个人先微蹲,再次纵身一跃,不同的是我环住树干的双手往下压,这次整个人像火箭一样“升”了起来,可爬了一段,树叶与树枝打到了我的头,我一紧张下意识地松开手,捂住被树枝戳得发疼的脑袋滑了下来。毫无疑问,连片树叶也没摘下来的我又失败了。

 

这可怎么办呢?我的心中冒出了一个疑问。辛辛苦苦扛着梯子来的!对了,梯子!我飞奔了过去,双手一上一下拖着沉重的梯子,咬紧着嘴唇,颤颤巍巍地把梯子挪向前方,梯子被拖着往前,与土地擦出“沙沙”声。我把梯子架在树干上,双手扶着梯子,抬起左脚,放到第一个卡点上,右脚也迈向上方,我抬起头,盯住龙眼,左手握着龙眼,咬咬牙,用力一扯,梯子晃动了起来,但是我及时稳了稳,并没有倒。我又趁机抓住更多龙眼,狠狠地往下一拉……

 

“咚咚……咚咚……”一棵棵龙眼落在地上,我站在梯子上拔下了一大把龙眼。

 

我很快摘了一篮子的龙眼,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坐在回家的车上,凝视着这一颗颗龙眼,不禁想到:果然,劳动是最好的老师!

 

 

 


班级“众生相”

 

★ 王嘉琪

 

“大家好!我是丰泽实小潘山校区的王嘉琪记者,今日,我要跟大家播报一下我们班喜提‘奇异奖’的三位顶尖选手。话不多说,让我们来看一看吧!”

 

睡觉王——薛泽微

 

大家看!在教室的小角落里,一个人正头顶上盖着语文书,鼻涕呼呼地冒着泡泡。因为下面没东西垫着,脸部被挤得从而突出了一小块肉肉。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嘴巴半张,不停地吸气呼气,黑俊的脸颊因嘴巴的抖动也跟着一抖一抖的,眉毛随之也是蹙在一起,仿佛一张一呼很有节奏。薛泽微不仅嗜睡,还打呼噜。

 

下课了,他还在沉睡,终于一个同学看不下去了,只见他猫着腰,弓着背。一步一步朝薛泽微走去。靠近时,这同学把手中盛满水的杯子恶作剧地扔向薛泽微,杯子都倒扣在他头顶了,水流像小河一样顺着他头顶落到耳根,又顺着耳根,落在脸上,而又滴在地上。大家都惊呆了,可薛泽微还在桌子上趴着睡觉。全班随之是惊呼一片。

 

“江湖偷”——康宇寒

 

现在镜头聚在了我们班图书角,号称“江湖偷”的康宇寒身上,只见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脑袋转来转去,眼神飘忽不定,嘴里不时蹦出几声奸笑。况且他正在同学乙的桌旁来回踱步,而且眼睛睁得大大的,死盯着同学乙的书包。这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禁让人心生疑惑。

 

果然,同学乙不知为何叫了康宇寒一声。他兴奋得脸上肌肉都变换了位置。嘴里蹦出的奸笑声越来越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还是弯弯的形状。

 

他突然冲到同学乙面前,乙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快速扛起书包,大叫一声,迈开那小长腿在课桌间迅速移动起来。乙因肥胖被挤在课桌之间,干着急着就是出不来,只能看着康宇寒背着他的书包,大摇大摆地走出教室。就这样,光天化日下,他的书包硬被康宇寒给“偷”走了。

 

“纸皇帝”——汪耀鸿

 

要说班里谁最爱跟纸打交道,那肯定是汪耀鸿了。

 

镜头拍下来他上课的折纸经历。只见他一只眼瞄老师,一只眼瞄桌斗,手放在桌斗里悄无声息地开始折一张纸。

 

此时,老师突然转向他,汪吓坏了。他急中生智说:“地上捡的,下课扔!嘿嘿……”他见老师继续开始讲课了,刚刚苍白的脸一下就又眉飞色舞了,前一会儿被吓得竖起的头发又开始飘飘然了。

 

你看,他紧锁的眉头顺开了,一定是又折到了投入处,然后“纸皇帝”便继续深陷在他的折纸“事业”里了。

 

“怎么样,这三位是不是配得上今年班级的‘奇异奖’呢?”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清  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