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63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63期/2022.01.05

 

 

 

 

}}小树林教师寄语

 

 

 


在学习的路上“学会学习”

 

★ 曲  燕

 

一学期的课程结束了,每个孩子都获得了扎实的进步。虽然这或大或小的进步伴随的有喜悦、有努力、有煎熬、有痛苦……但我们都在逐渐的适应和调试中学着学习,渐次由被动学习模式向主动模式触碰,这些才是最为关键的进步。
 

中年级之后,便是思维转型的重要阶段,由之前的以学习习惯为主,到在习惯的基础上,逐渐开始进入有效方法的习得。到了中学学习较难的知识时,拉开差距的一般是习惯和学习策略方式造成的。而后者,往往是和如何用脑密切相关。因此,中高年级作为桥梁的几年,对于开始培养学习方法,直到形成习惯显得至关重要。

 

优秀的学习策略一定是高效的,这意味着用脑强度是深入的,而非一直徘徊在大脑浅表层舒适区。

 

我们一般在课堂上会首先练习思考习惯。基于孩子们习惯等着听然后记,你不问我就不不回答的常态情况,课堂一般会设置快速思考必答环节,一个一个通过,谁也没有特殊的机会,这样就让课堂充满挑战。对于不善于主动思考的孩子来讲,初期就会有痛苦感,因为这意味着用脑强度提升,不能听任大脑自行舒适运行,要靠主观命令一直强制执行全力思考。所以,新生一开始感觉到的吃力感、痛苦感便由此而来。久而久之,能够胜任了,在思考后获得答案的过程会让孩子产生愉悦的价值感,于是,自信的快乐就产生了,这也是为何老生会一阶段后就很开心的发展过程。

 

在确认所有人都有必须思考的练习后,课堂难度也在逐步提升。对标适龄孩子普遍要求,每次创作的要求会略微高于普遍情况。这就使得孩子们在创作时,无法去摘“矮树果实”,矮树果实只要伸手就够得到,不用费任何力气,长期习惯矮树果实的孩子,对于突然要摘“高树果实”,是需要花很大力气去跳才能够得着的。这就形成了每次课得让脑力跳高的习惯,但时间一长,跳得多了,便可以越跳越高,对于高处的向往进而提升,抗挫力、自信力都会在此过程同步发展。

 

除此之外,课堂上的各种引导,会要求孩子逐步塑造“自己”。思考过程中,你曾读过的句子不重要,你听过的答案唯一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看的?你自己怎么想的?你自己的选择和考量是什么?所以的答案都来自于依据,你自己有没有发现依据并根据依据得出自己的观点。从语言文字入手,你见过的写春天的句子那么多,好的句子长什么样?好在哪里?你找到依据后,自己参照好的标准如何写一个属于自己的春天的句子呢?所以,课堂常常不在乎孩子得出的结果是什么,而是是否得出了自己挖掘出的结果。

 

语文学习的过程是复杂的,涉及到不同的注意力、理解力、情感发展力、观察力、生活体验力等等,这些能力与结果既是相互作用,又是同步前进的。只要孩子们背后这些相关能力在发展,就是进步,因为系统能力的进步,未来就能外显出深入学习的优秀策略力,这样的持续性能力才是往后走更远的路、攀更高的山的基石。

 

新的一年,我们还会在学习的路上,步步脚印,学会更深入地学习。祝福你们,亲爱的孩子!

 

 

 


}}小树林美文鉴赏

 

 

 

 

黄山之幽

 

★ 孙泽淼

 

黄山,自古以来被古人赞美,古人诗云:“秋浦猿夜愁,黄山堪白头。”

 

自早上爬山,与我最亲密的是那条小石路,它静静地躺在那儿,任人踩踏,让人通向高山之巅。石路不宽,足够站两三人,由一块块鹅卵石或天然石组成,静静的,没有打扰到任何人。小路两边有两条小溪,山上的水顺着小溪往下流,最后滋润万物。

 

小路是黄山的方向牌,指引着探险者的方向。因为黄山的地势,所以多有雨季,空气潮湿,小路也因此备受影响。石头上冒出了绿青苔,它们长成了一片,为石灰色的小路,添加了几分色彩。

 

下午,我继续出发,寻找黄山之幽。转角发现一颗孤立的松树,松树树干稍有曲折,却一直向外生长,好不秀丽,有如身子向前鞠躬的男士。这莫非就是我寻找已久的黄山之幽?

 

石边的松树孤芳自赏,却从不顾影自怜,乐观积极。它或许已到晚年,针叶不多,松果更是少之又少,正在闲度晚年。这正诠释了电影中的一句经典:“生命不必每时每刻都在冲刺,低沉时就当是放一个悠长的假期。”

 

转过头来,几朵即将凋谢的山野花映入眼帘。我走近了,花两三朵长在一起,花瓣已开过,有些发黑,头垂了下来,花儿知道自己没有当年的美,就垂头自悲。花一生就是开放再凋谢,与人生相似。这也让我想起了辛夷花的一生:“润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回过神,继续往前。

 

时间差不多了,我扭头向光明顶走去。到达光明顶,“火饼”般的太阳即将被送到天际嘴边。“火饼”变得暗淡,没有当午烈日的感觉,变得温柔,变得羞涩。太阳已经到了天际的嘴边,像是被山咬下了一角,不再挣扎,内心慢慢平静下来。我想起古人的“日照香炉生紫烟”;想起了“胜日寻芳泗水滨”;想起了火伞高涨、骄阳似火;想起了后羿为民除害,射下九个太阳……这些都让我陷入了沉思……

 

夕阳渐渐被天际啃完,只留下一团橘橙,天空的最后一缕亮光也消失了,一切回到了最初。

 

夜来了……

 

天黑得宽阔,黑得迷人。青丛中传出几声“啾啾”,另外没有一丝声音。空气中传来一股植物的清香,若有若无,这是李白送孟浩然时的飘然思绪?还是诸葛亮在城楼淡定弹琴的古曲?清风拂过树梢,夜极静。

 

第二轮太阳即将升起,万物准备着新的开始……

 

 

 

 

编者按:贾平凹的散文极富情致和个性,从容不迫,语言简练,练达中藏宏义,深刻中透冷静。补写他的散文,作为小学生,能够接得上,便是极好的语言审美的提升,所以欣妍小小的短篇也有力压长文之气。

 

 

 

 

庙  记

 

★ 叶欣妍

 

远处不时地传来沉沉的鼓声,循着声音,走近庙宇。

 

庙不大,四周种满了古树,屋檐是玫红打底,深浅不匀,有的地方掉了漆,露出朽木黄,檐上刻着墨绿的、柠檬黄的龙和,大吉祥的花草,大多已看不出色彩。

 

庙里有十几位僧人静静地盘坐在地上,前面供奉着几尊神仙,秋枣红的桌子仅有几臂长,看起来很古老,轻轻一碰就发出“呀呀”的怪声,上边放着一盏金铜香炉,插着几根短细的香,炉子下面全是烧尽的香灰。

 

香炉前面放着一个酒红色的供盘,里面还有新鲜的水果,闪着滋滋的甜味。

 

崆峒的庙有袅袅的烟雾,缭缭绕绕,似身处仙境,又似处于迷蒙之间。

 

 

 

 

诗意白兆山

 

★ 张  啸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正是李白身处异地时的思乡之情。我终于在一次外出游玩时,到达了李白的第二故乡——白兆山。

 

这山很高,十分安静,一汪湖水安坐在山脚下,翡翠绿的湖水从山下缓缓流入湖中,给人一种诗一般的意境。当我走近时,也被这美好的景象深深陶醉,天还没有完全亮,乳白色的天空与这碧绿的湖水相互映衬,让我深深感受到一种柔美。

 

我沿着弯曲的羊肠小道爬到山脚,向上望一眼望不到的山顶,我踏上第一级台阶时,此时的天已经大亮,耀眼的阳光已经让人感到十分刺眼,我也开始了登山之旅。

 

一脚一脚地踩在坚硬的石头小路,我的眼睛也没闲着,我望望四周的景物,炎热的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照在地上,风一吹来,白色的光点就在地面上奔跑,一些调皮的光点与我玩起了捉迷藏,它们忽隐忽现,还有一些跳到了蕨类植物上。植物们大张着叶片,贪婪地吮吸着大自然赠予的阳光乳汁,好让自己热情地盛开。低头看着石板路,我惊奇地发现有一些军绿色的痕迹,再一细看,原来是苔藓,它们吸附在石头上,也在吸收着阳光,好让自己绽开,有一些厚厚的如绒毯一般。看着苔藓,再看看旁边的花,它们都努力绽放自我,这让我想起袁枚的一句诗:“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路过一片苍天古木,时不时传来几声轻微的鸟鸣,仿佛鸟也沉醉在这美好的意境里,只使劲一跺脚,鸟全都被惊飞了。一只画眉飞了出来,随后一群鸟也跟着飞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山林又恢复宁静。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到了正午,我们才登上山顶,从山上往下望,顿时心中豪迈,才明白为什么李白能写出“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样气势磅礴的诗了,站在这里,最能体会“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远处一栋栋高楼坐落在山脚,看起来只有一个拇指那么大,那一汪湖水此时也就像一个小水洼。

 

再看看山上景色,处处美不胜收,一座高高的李白雕像泰然地站在底座上,目光望着远方,一动不动,仿佛也为这美丽的情景沉醉。传闻李白住在这儿的一段时间,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写出许多气壮山河的诗句。有“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浪漫,有“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的”感慨,有“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的豪迈,这些精美的名句至今仍让后代怀想与吟诵。但是有传闻说,李白的死因是因为酒喝太多,要去那碧绿的湖中捞月亮的倒影,结果淹死于水中。总之,李白的早逝对于当时对于后代都是巨大的损失。

 

临近傍晚,我们下山返回,但仍然陶醉在这诗意中。临走时,我不禁深情吟道:“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艾  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