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64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64期/2022.01.08

 

 

 

 

}}小树林情思天地

 

 

 


这可真让人着急

 

★ 吴润楷

 

寒风呼呼地吹,挤进门缝,一阵冷意。我紧紧地抵住桌角,望向老师,祈祷着:快下课,快下课吧!你们的老师拖过课吗?你们害怕拖课吗?我害怕,尤其是要上厕所的时候,可真让人着急。

 

这节是数学课,我们的老师讲得十分激动,一发不可收拾,同学们也听得津津有味。

 

这时,一声轻柔响亮的下课铃声钻进了我的耳朵,我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忍了半节课的尿意终于可以去发泄了,但是我们的数学老师转过身笑了笑,说道:“同学们,我们再拖个两分钟。”那些好动、好玩、好斗的同学只好望着窗外,看着别班的同学在那边玩耍、打打闹闹,一脸羡慕。

 

我右手执笔,眼睛望向老师,下巴靠着桌面,左手紧捂着小腹,双腿紧紧并拢一动也不敢动,心里嘀咕着:“果然怪我们班上同学老说张老师,老张一笑,这下真生死难料了。”真让我急死了,此时的我觉得度秒如年啊!看,老师又开始指着黑板滔滔不绝地讲着课了。

 

忽然,我隐隐收到一丝丝“无线电波”,内容是“讲得真好,再拖一会儿,再拖一会儿。”不知是哪个同学的恶作剧。我咬牙切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急,我急呀!”时间静静地流逝,只见“一百二十年”过去了,我双眼凝视着黑框白面的时钟心中想:应该时间到了吧!我放下笔,环顾四周,不知所措,最后把目光投在了老师的脸上,但是看着老师的神态,似乎没有要下课的意思,我的心似乎被一桶水浸过一般,十分寒冷,对下课没有任何希望,我决定不管尿不尿的,专心听课才是硬道理,要坚强,发扬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长征精神。

 

一百二十年、一百八十年、二百四十年、三百年……时间慢慢地从大家的眼皮下溜走,老师的课也接近尾声,但我再也忍不住了,双腿不停地发抖,牙关咬着,空气在我的牙缝中进进出出,我在心里高喊:什么呀!快点下课,下课呀!在第四百八十年的时候,老师郑重宣布下课,我似乎感觉解放了,心中呐喊:这两分钟真够长的呀!终于解放了。

 

但接下来数学老师竟然还要布置作业,我的心仿佛快要碎了,在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心中催促着:快点,快点,急死我了。当布置完作业时,上课铃刚好响,还好下一节是语文课,刘老师善解人意,给我们两分钟休息时间。

 

当我走出教室奔向卫生间时,我感觉到脚下有风在为我助跑,希望老师不要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可真急死我了呀!

 

 

 


那一幕,让人感动

 

★ 黄孜浩

 

传说夸父追日,他追逐着太阳,而他死后也化身在大地上,成了留给世人的美好景物。生活中也正是这样,有的人在追逐太阳的同时,自己也成了太阳。

 

我对菜市场充满了厌恶,尤其是家门口这个菜市场,有血肉味,也有鱼腥味,整天都是人头攒动,颇是杂乱,可唯独市场里的李大叔却使我敬畏。

 

那天,我到了菜市场买东西,看见那边密密麻麻聚着一群人。哦,一个熟悉的面孔,李大叔,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个老外。

 

原来这个老外来到李大叔摊位买菜,老外不太精通中文,他们正十分焦急着。

 

突然,一个带着一身猪肉味的大娘冲了过来,小声对李大叔嘟囔着:“喂,我说你就是傻,趁着这个机会多赚一点儿呗!”说罢,她拍了拍李大叔的肩膀,向着李大叔挑了挑眉。

 

李大叔愣了一会儿,想了又想……

 

这时,我的心里也嘀咕着:李大叔才不是那种人呢,他会做那种事?我又看向那个大娘,她眉飞色舞,一副喜欢占小便宜的脸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对她不免增加了十分的厌恶之感。她这种人真不诚实!我心里狠狠地想着。

 

终于,李大叔愤愤地对着大娘嚷道:“你怎么那么不讲信用,不要欺负人!”说着还一边紧紧蹙着眉头,死死地盯着她。

 

众人把目光都像冰雹一样投在了她身上,摆出了一副“代表月亮消灭你”的正义气概。

 

大娘的脸如同秋枣一样红了,嘴巴里却还嘟囔着:“还不是为你好……”接着,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

 

老外似乎明白了这一切,递出了一张人民币交给了李大叔,用着一副外国腔,七扭八歪地感谢:“谢谢你……”

 

看着眼前这一切,我的心里好像被“雨水”打湿,泛起潮潮的感觉,只觉得李大叔这一举动不仅帮助了他人,也触动了我的心,看来,这个菜市场不仅有血肉的臭味和鱼的腥味,更多的是有这良心善举吧!

 

夸父追着太阳,李大叔当着太阳,殊不知这世间还有很多这样的太阳,他的这一善举,至今仍让我感动。

 

 

 


无法挽回的过错

 

★ 郑绍斌

 

阴沉沉的天气,配上那凉风,使我打不起精神,鸟儿也不再高歌,周围仿佛都静静的。

 

打开回家的门,扔下书包,来到了客厅。爸爸在卧室睡觉,因为实在太无聊了,只好利用这个来打发时间。家里的钟“滴答”地响着,妈妈出去了,弟弟在地上玩玩具,弟弟望见了我,嘴巴马上不闲着,开始挑衅着说起我的伤心事。

 

本不想理他,哪知我听弟弟说得越来越起劲,心里便开始憋火,一场世界战争发生了。

 

气愤的我摔破了弟弟的玩具,开始破口大骂,弟弟不甘示弱,也抓起拖鞋丢了过来,还朝我吐了吐舌头。外头的风刮得越来越大,接着雨点落了下来,雷如我的心情“咔”一声响,也打响了屋内战争的第一枪。我晃了晃身子,一双大手如饿虎扑食一般扑上去,一拳,两拳,朝着弟弟挥去。弟弟伸脚一踢,把我踹了出去。长津湖中,狙击手的努力是希望下一代生活在没有硝烟的和平年代。可我和弟弟此时此刻,却在这和平的生活里创造了自己硝烟滚滚的“战场”。我们相互踢打,谁也不让谁,战争一度进入白热化。

 

打了半小时,我和弟弟两个都深受“重伤”,弟弟仿佛知道了事情严重性,停下了攻击,开始向我道歉。可我趁他松懈,依然抓着刚才的事不放,顺手拾起一支笔,朝弟弟刺去,弟弟没有躲,只听“啪”的一声,弟弟手上划出一处血印,里头还藏着一节笔芯,甩都甩不出来。爸爸闻声赶来,见了弟弟的伤,也是惊呆了,片刻之后,我刚要承认错误,弟弟抢着轻声说:“我自己撞到的,和哥哥没有关系。”我一听,愣在原地,心里大吃一惊,不知所措。

 

医院中,爸爸正在焦急地来回走动,医生带着弟弟走了出来:“还好来得及时,慢一点就出大事了。”爸爸责备他:“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顾着玩,伤了手,耽误了学习可不好!”那一刻,我多想告诉爸爸真相,但我张了张口,话语却被我锁进了内心深处,永远地藏了起来。

 

第二天,我想跟弟弟道歉,看见他朝我笑,我又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但弟弟一如往常,对我热情如初。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亲情,温暖的兄弟情,难道要让弟弟背上这黑锅吗?我心中仿佛有一把利剑想切这把心锁,去道歉去说明真相,但自始至终未成,这件事就这样锁进了我的内心深处,那道歉的话语像囚犯一样一直未曾穿越过那把心锁的囚笼。

 

静静的马路,迎面吹来的凉风一直吹到我的内心,那个心事就像一把锁,让我不断回忆起,却又难以挽回,也难以忘记。

 

 

 

 

}}小树林佳作品鉴

 

 

 

 


起床可真难

 

★ 陈政楷

 

古人都说:“蜀道难。”而今在这数九寒天中我憾叹:“起床可真难!”

 

“啾啾啾……”早晨的一声清脆鸟鸣打破了长夜的沉静,也似一把小刀划过太阳公公厚重的棉被,顿时光芒四射,射在草丛,射在森林,射在胡同,射在楼房,射在了世界的个个角落。不过太阳的出现,冬天似乎不领情,空气中依然透着一丝丝寒气。“咚咚咚”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妈妈进来了。“赶快起来,我早饭已经准备好了。”看来妈妈今天心情大好,她一边轻抚着我的脸颊,一边温柔地驱赶我的磕睡虫。

 

我微微睁开惺忪的睡眼,妈妈脸上挂着的笑容虽不易察觉,但仔细瞧还是能发现的。接着我一骨碌翻下床,“啊——”寒气朝我一阵阵袭来,透过我的衣服直击身体,那寒冷钻心剜骨,我仿佛全身被冻僵了似的,一动不动,头发貌似被寒冷大军的大炮炸得都矗立了起来,我的鸡皮疙瘩一下子掉了一地板,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敞开了大门。接着,寒气更加疯狂!像千军万马冲进我的皮肤,放肆地“啃咬”我的骨头,我的血液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我迅速跳回了床上,将棉被里三层外三层裹得身上,包了个结结实实,不给“敌人”一丝钻空子的机会。我在被窝里不断搓手,晃动着身子以驱逐寒冷。终于,在棉被的助力下,寒冷大军被逼得节节败退,溃不成军,后来只能落荒而逃了。妈妈见我这幅惨状,实在不忍心,只好让我十分钟后自己起床。

 

“呼呼呼……”十分钟后,房间里依旧是震天动地的鼻鼾声。妈妈听到后快步走来,对着我就是一阵狂摇,手上使的劲儿恨不得把我撕成碎片。当然了,还伴着一阵破口大骂,分贝高达五百,我的耳膜都快震碎了。在这双重煎熬下,我再也受不住了,终于猛地一挺身,钻出被子,这可把我冷得一激灵,全身瞬间缩成了一团,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我死抓住“救命稻草”盖在了身上,胳膊在外面穿衣,身子还在被子下,那一刻,我真希望被子能缝在我身上。紧接着,我趁妈妈不注意,又缩回被子倒头就昏昏睡去。

 

妈妈见我这幅模样,直接放弃了对我的治疗,让我自生自灭。事后爸爸对我说,当时妈妈脸涨得通红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整个人就像沸腾的水壶,妈妈是费了多大劲儿才忍住自己的怒火啊!

 

……结果,当然不出意料,我迟到了半小时。站在班门口极度尴尬时,我想的是:冬天,我恨你!

 

 

 


这可真让人激动

 

★ 张峻铖

 

阳光降临在大地上,寒风没头没脑地撞在大树上,大树被撞得在原地摇曳着,发出“沙沙”地的声响。望着场外的同学,身边的队友,这一刻,我心里激动极了。

 

篮球比赛就要开始了,我们来到操场,做好准备活动。赛前的平静,往往最让人心有余悸。

 

“日月既住,不可复追。”很快,场边的空地上坐满了人。望过去,好似一道波浪,翻滚着。望着这么多人,我感受到了紧张,内心虽然恐惧着,也只能往前走去。比赛也正式拉下了帷幕,刚开始似乎就进入了一边倒的局势,对方优先抢到了球,在身高这一方面就碾压了我们,向我们的篮筐步步逼近,几个传球和突破,很快便来到了篮筐近点,顺势一投,所有人都仰视着这颗球,我紧张到了极点,球在空中划出个弧线后,只是重重地砸在了篮筐边缘,随后又跳起来,向地面落了下去,真是有惊无险。

 

篮球场上瞬息万变。我们仅依靠着对方的失误,便取得了优势。对方也只能急忙回防。我们乘胜追击,一路高歌猛进,很快便闯到了对方的篮筐下。正投篮时,谁知对方高个子却耍起了“赖”,仗着自己有身高优势,一次次地阻止了我们的进攻。在又一次的失误中,球滚落在了地上,敌我双方队员立刻扑了上去,争抢了起来。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争抢中,球滚到我的身旁,我伸出手捡了起来,直接将球投了出去,一瞬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望着球。只见球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不偏不倚地落进了篮筐,刹时间,全场沸腾了,像一壶烧开了的水。全场都为我欢呼着,这一刻,我感到了久违的激动。队友纷纷拍了拍我的肩膀,发出了赞叹:“打得不错。”我感觉全身的细胞都摇动了起来,似乎为我而欢呼着,为我而感觉到兴奋。

 

“时光弹指一挥间,最后能留下的,都是认真的。”望着这篮球场,我留下了那一刻的激动。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天空不知什么时候被换成了一抹红色。这篮球场,这比赛,到底是谁造就了谁?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艾  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