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涛的作文本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林瑞涛的作文本

2022/03/10 09:47
浏览量

 

那只小狗

 

寒假的1月28日,这一天不过是一个劳动的日子。因为春节即将到来,我们家的大扫除也接近尾声。妈妈吩咐我与寄宿在我们家的朋友小蔡去倒垃圾,可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

正当我们俩提着垃圾往垃圾桶走时,那双眼睛也跟了过来。我刚把垃圾袋丢进了垃圾桶,拍拍手准备走人,回头却望见了那双眼睛。

那是一条狗。它似乎还没有几个月大,体形看上去好像一个指头便可以把它放倒,骨瘦如柴,黝黑的皮肤,再配上一双黑乎乎的大眼睛,非洲人都没它黑。

我特别怕狗,自从上次被狗追了后,我一直对狗心有余悸,生怕被咬。奈何小蔡是一个特别喜欢动物的人,他不仅不怕狗,反而还大胆地让它蹭自己的脚。我们去哪,小狗就跟到哪。走着走着,小狗误打误撞地跌进了地上的小沟里。

小蔡给它放了一块石头,让它当垫脚石爬出来。可它固执得很,执意要自己爬出来。两只瓜子搭在边缘,奋力向上爬,可是它太小了,小到没有力气,只能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们,似乎在说:“救命啊!快把我救上来!我出不来了!”小蔡只好把石头挪开,示意它从里面走出来。

成功解救小狗后,我俩回去洗冰箱。可它却一路跟我们进了院子,吓得妈妈大惊失色,连连尖叫。我们把小狗抱出去,它又回来,抱出去,又回来,妈妈无奈找了一个纸箱让它先住下。我不知对妈妈提出多少次养小狗的建议,可得到的回答都只是“不行”。再后来,邻居拿来一条毯子给小狗当被子,小狗依旧冷得直哆嗦,但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妈妈要我把小狗放垃圾桶那里去,我舍不得。但妈妈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我们平常不在家,小狗谁养?你如果没有能力养它,最好就是不要养。”是啊,我已经想象到小狗被冻死、饿死的画面了,让小狗死在我手中,那滋味真不好受。事情要有能力承担后果才能做,我只能和妈妈一起把小狗连同纸箱放在了垃圾桶旁,希望有爱狗人士把它领走。

现在过去这么久了,小狗,你还好吗?愿你遇见一个好主人。(指导老师/祥  子)

 

 

 

这次,做自己

 

“呼,啊,爽……”一个叼着一根电子烟的同学享受地吸着,其他同学围在他身边,吸一口,飘飘欲仙。而只有我,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电子烟的存在。

三年级的时候,班上掀起了一阵电子烟的热潮。最先是由一个同学从家里带来的,我们姑且叫他A同学。带了电子烟后,班上的一些男生那叫一个兴奋。以前,我们也只是把笔当成烟,学着大人的模样“吸烟”。现在可好,同学们天天缠着A同学,要体会他所说的“犹如冲上仙境,把烦恼抛到九霄云外,有飘飘欲仙,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的感觉。

起初,我也被这一支神奇的电子烟给迷住了。因为以前电子烟还并不流行,班上所有的同学都没有见过。而现在这么一下,班级里像是被捅了马蜂窝,炸开了锅。每天下课,A同学都要拿出电子烟来吸,还恶意抬价(我是这么想的),要求吸烟的人付钱。虽然他因此一下子少了大批“烟民”,但是,吸烟就好似吸毒,吸了一次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很快,这些“烟民”又回来了。

有几次,我甚至带足了钱,准备吸一口,又或是A同学拿着电子烟来诱惑我。几经考虑,我最终还是打算不抽了。因为我不想跟风那些“烟民”一起吸烟,更何况,烟就像一把利器,你吸它,它便会狠狠地刺向你的肺,会越刺越陷越深。

后几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面对其他“烟民”的诱惑,我坚定不移,依然是拒绝。同时,我也将这件事告诉了妈妈,让妈妈与老师说。由于A同学有烟,他身边就多了一群小弟,仗着小弟的优势,一直不让我们告诉老师。可我要做自己,我要不受恐吓,我不想做任何人的被压迫者。

后来,A同学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再不敢做这种事了。那些昔日的“烟民”,也被教训了一顿。我回想了一下,如果当时我吸了烟会怎么办?还好,我庆幸我做了我自己,没有去吸烟。

事事做自己,勿做跟风迷!(指导老师/游  鱼)

 

 

 

退一步,海阔天空

 

“你看看你守的什么鬼!技术那么烂,小明友都守得比你好!”“你这么说我,那你来守门!”“守就守!”“别生气啊,和为贵!”

明媚的早晨,一群男该正在阳光下的草坪上踢足球。球在他们的脚下窜来窜去,双方队员你追我赶,大汗淋漓,一会儿防一会儿攻,不亚于在踢世界杯决赛。

“进攻!进攻啊!冲上去!别愣在那和个傻瓜一样!”我作为我们队的守门员,正在后场大声嚷道。这个时候是对手的反击机会,我连忙往我方球门后退。对方前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禁区,我刚要上前封墙,险些被拦截,还好球被队友抢到了。

就在我刚想歇一口气时,队友居然被抢断了,这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对方前锋抓住机会,一脚射门,打得我目瞪口呆,愣在原地!进了。这时候,我们依旧4:1领先。可我队中的洪就不满了,要与我争论,于是开头的一幕就出现了。

回到班级,我余气未消,心里很生气,明明不是我的错,我哪知道队友会被断球?再说我们已经赢了,给对手一些面子也不是不行。我承认我的技术不好,可也没必要这么嘲讽我吧?我就这么想着,过了一个上午。

太阳渐渐落下。下午的体育课上,我们两个还是谁也不理谁。可我渐渐想明白了,也没必要弄得这么难看,毕竟是同学。可早上的那一幅画面仍“顽固”地留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眼睁睁地看着皮球像慢动作一般飞往球门,我的手犹如灌上了水泥,抬也抬不起来。这个画面在我脑海里“过电影”一般不停重映。

最纹,我鼓起勇气向洪道了歉。意料之外的是,他也向我道了歉。两只不大不小的手握在了一起,显得特有力量,表示两人重归于好。

于是,阳光渐小的傍晚,在点点阳光下的草坪上,一群人又开始踢足球。只不过,场上有两个人,常常形影不离,时而一起振臂高呼,时而一起低头叹气。(指导老师/丸  子)

 

 

 

摔元宝

 

“啪”“啪”……响声惊飞了一只只在树上休息的鸟儿。教室里,同学们个个手持“金元宝”——一种厚厚的正方形纸板,像泄恨般一次又一次地往地上扔,仿佛与纸片有深仇大恨似的。

我们正在玩的便是“摔元宝”的游戏。按老师的话来说,“这种游戏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爆款”,历史不算太悠久,玩法也很简单,两人一组,只要能把对方的纸打得翻过一面就可以。

老师刚说两人一组,我立马找上了我的朋友陈泽涛。没想到老师一下便叫我们到中间做个示范。无奈,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场。我抓着纸板,眼睛正死死地盯着陈泽涛的纸板,它正无力地躺在地板上,任由我“宰割”。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蓄势,发力,在众目睽睽下将纸板使劲地往他的纸板上一丢。笑死,连边都不沾,他的纸板正完好无损地“躺”在地上。周围的人哄堂大笑,我也笑了,不过那是苦笑。

老师见我们“不分上下”——根本砸不到,一把抢过我的纸板,往他的纸板那儿全力一丢。“啪”的一声,陈泽涛的纸板应声翻面。“好厉害!”周围的人发出一阵惊呼。我目瞪口呆,只知道我的脸红到了耳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场的。

经过几轮“啪”“啪”的对决后,大神之间的战斗来临。对阵的双方分别是老师和一位同学。他们玩得很厉害,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只能坐在一旁观战,不过倒也乐在其中。

刚开局,老师和同学就不相上下,双方你来我往,毫无保留。这位同学的纸板率先“告急”,翘角了。老师往纸板上哈了一口气,接着便用力砸过同学的纸板。只听清脆的一声“啪”,同学的纸板翻了个“肚皮”,“死”了。老师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本来以为这位同学要放弃了,可他却还在努力,最后成功与老师打平,我们“吃瓜群众”全为他喝彩。毕竟,老师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经验肯定更丰富,打平不错了。

今天的游戏,虽然一局没赢,但我依旧很快乐。以前的小孩,没有电视、电脑等电子产品,也没有丰富的游乐设施,可他们依旧活得快乐。(指导老师/画  师)
 

 

 

虚惊一场

 

在我6岁的那年,发生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以至于我到现在还印象深刻。

星期一的夜晚,我早早便睡去了,周围发生的事情都与我无关了。我听着风扇发出的“嗡嗡”声,听着屋外的鸟鸣声,在睡梦中过了几个小时。此时并没有发生什么。

大约午夜时分,我被尿意“吵”醒,刚爬起身来上厕所,黑暗“吞没”了我的拖鞋,我只好下床去开灯。这一开就让我吓了一跳:本该睡在我旁边的妈妈不见了!天真的我也顾不上找拖鞋了,去妈妈睡的那头的地板上寻找妈妈,看看她是不是掉在了地板上,答案肯定是没有的。我一下子打开房门,门外漆黑一片。窗外呼啸的寒风一次又一次拍打着窗户,仿佛有什么人在外面敲。门外虽然毫无声音,但是黑暗中却有一双“眼睛”——一对发亮的东西正在注视着我。我刚想上床去,突然窗外又是一声怒吼,门也在那一瞬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我被吓得心惊胆战,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床,躲进被窝里,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过了一会儿,外面似乎没有了动静,我爬出来,望了望周围,什么也没有。收拾上胆子,我再次壮胆打开了大门,手里握着一根台球杆子,小心翼翼地走出去,时不时四处张望下。窗外的路灯撒进点光芒,我仗着光,走到客厅灯的开关旁,已经做好了准备。“三,二,一!”我一下打开了开关,顿时,客厅亮了起来。我举着台球杆子,挥来挥去。可笑的是,客厅里除我外空无一人。我见没有人在,疑惑地寻找妈妈的踪迹。厨房,储物间,玩具屋,舅舅的房间,甚至是厕所,阳台,我全都找了个遍,就是没有妈妈,仿佛她人间蒸发了。

这时候,我的心又开始恐惧起来:妈妈该不会被外星人开飞船抓走了吧?我焦急起来,不断寻找,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最后找也找不到,都要哭出来了。无奈,我只好下楼去找外公要手机打电话,顺便让自己更有安全感。“外公,开下门,让我进去!”我带着哭腔敲着门。外公开了门,一边安抚我,一边给妈妈打电话。没过一会儿,妈妈就回来了,原来她去找同学了。这一出虚惊一场的闹剧就此结尾。

这一件事令我哭笑不得,这次虚惊一场也成了我一段重要的童年记忆。(指导老师/财  滨)
 

 

 

我不曾理解

 

星期五下午,当下课铃声敲响,迎面走来的是数学老师与语文老师。

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上,近了,近了!数学老师刚走进教室便率先“发炮”:“周末数学作业是一张卷子,课堂精炼第39至40页。”我们飞快地记着,还没停下来,语文老师便开始“轰炸”:“周末语文作业是一篇作文写满800字,第十课的生字词语要抄写,优化设计第50至57页。”我们飞快地记着,恨不得多长出一只手。看着记下来的作业,我差点儿没晕过去,这让我并不富裕的周末时间雪上加霜,我简直要崩溃了,一边写着作业,一边愤怒地想:老师为什么要布置作业?

回到家里,我疑惑地问妈妈:“为什么老师要布置作业?”妈妈见我问出这个问题,很是疑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们好。作业可以让你们巩固知识,对知识的记忆力才能更牢。”我还是无法理解:作业那么多,里面出的题考试又考不到,还浪费时间,没有必要去做。不过我还是照做了,我可不想被老师骂。

星期一中午,语文老师让我们考试,我卷子做着做着,忽然看见一道与周末的作业一模一样的题目。嘿,真不错。我信心满满地写下答案,继续看下一题。过了许久,当我做到阅读题,竟惊讶地发现阅读题的第一题与周末的作业完全相同!天助我也!我一题一题过关折将,一下就做完了。看来,这作业还是很有用的。

考完试后,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老师给我们布置作业,改的人是他们。他们为了学生可以走向成功,呕心沥血,作业也不是没有用。老师的出发点是好的,而方式有所不同。老师正是用这种另类的方法来教育我们的,作业是用来考验我们的,体现了老师对我们浓浓的爱。(指导老师/画  师)
 

 

 

爱在棕香节

 

粽香节,也就是端午节,是我国的传统节日之一。都说端午节是为了纪念屈原,而今年这个端午节今我印象深刻。

妈妈一大早便忙开了,她一起床就直奔厨房,马上“乒乒乓乓”地开始煮饭。在解决我和表妹的早餐后,她便着开始制作中午的好菜。

临近中午,饭菜的香味已经从厨房里散发出来,把我看书的魂都给钓走了。我一边揉着肚子,一边畅想着中午的饭菜是多么美味。呆坐了一会儿,我还是把神回到书本上。

没过一会儿,我那正在房间里写作业的表妹也被香味给“勾”了出来,她径直走向厨房往里一探头,好一会儿才缩回来。她小声对我说:“我想吃个粽子。”我往厨房一望,餐桌上摆着一个刚出锅的粽子,香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我想:做哥哥的,妹妹说的事,怎么能不答应?也不多说,我直接小心翼翼地走进厨房,“偷”了一个粽子出来。这粽子仿佛怕冷一般,用绿大衣紧紧地裹着自己,以至于全身冒汗。看着表妹吃得那享受的样子,我虽然咽了咽口水,但是能看见表妹开心,我也开心。

很快,有客人来了,是我的舅妈,也就是表妹一家子全来了。午饭时间也到了,正好开始吃饭。粽子特别香,一下就被拿光了。我刚要剥开粽子的大衣,妈妈喊住了我:“怎么少了个粽子,你先别吃。我问你,是不是你偷吃了?”我刚要辩解,妈妈又发话了:“我和你说了几遍,不要看到什么东西就拿来吃,不要那么不礼貌。”我百口莫辩:“不是我吃的。”妹妹也说:“不是表哥吃的,是我吃的。”此话一出,全场陷入沉默。妈妈自知冤枉了我,有些尴尬地说道:“哦,那——那没事,我——我再去煮一个。”

等客人都走了,妈妈才愧疚地向我道歉:“对不起啊,儿子,我冤枉你了。”我摇摇头:“没事。”可妈妈觉得光道歉不够,还要补偿我一个粽子。于是,妈妈又在厨房里忙开了。

那浓浓粽香味从厨房里飘散出来,那里面包含着妈妈对我浓浓的爱!(指导老师/东  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