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067期/2022年04月19日

 

2版

 

 

 

近期,小树林儿童诗社12位社员创作的优秀儿童诗,以及3位诗老师关于儿童诗习作指导的文章陆续登上《学生周报》。《学生周报》作品的刊登,对小树林儿童诗社的诗歌教学而言是一次重要的肯定,对小诗人们来说,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是对他们创作自信的一种表彰,相信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优秀作品得到刊登的机会,也会有更多人读到他们发光的文字。

 

 

 

 

母爱永不下岗

 

曾晨亮[泉州市新村小学·六年级]

 

父母是我们最坚固的后盾,他们总是在无形中保护着我们。不管是万里睛空时,还是狂风暴雨间,他们都时时刻刻地为我们撑着“保护伞”。

一个中午,晴朗的天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雨珠从天上砸落,大家都撑着伞迅速地往家里奔去。为了不想让身患感冒的母亲来回奔波,没带伞的我只好戴上帽子往家里跑。“轰隆隆——”天空中划出一道白光,在一栋房子上闪烁,好像要把它劈成两半。我害怕地加速往前冲,结果面前忽然亮出一道光——母亲的电动车车灯,我惊奇地望着它向我驰来!“怎么不在校门口待着?这下全身都淋湿了!”她给我披上雨衣,并且训斥着我。

街道上安安静静的,只有雨点儿落在地上的沙沙声和电动车轮子转动的声音。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家。

十二点,我的肚子响起了饥饿的咕噜声。母亲回家后换了件衣服躺在沙发上休息着。我不想让感冒的她继续操劳,于是自告奋勇:“妈,我去煮点儿稀饭!”淘好米,倒下锅,大米就在锅中翻滚着,跳跃着,好似淘气的白胖娃娃。大功告成!

我正欣喜着,这时,躺在沙发上的母亲却站起来了,她走进厨房,弯下腰从袋子里挑出一颗白菜,又直起身子,提起菜刀在菜板上开始切菜。我在身后看着,心里顿时涌起一股辛酸的感觉,母亲的几根白头发在灯光照射下非常显眼,眼角的皱纹似乎变得更深了。哎呀,她不小心被菜刀划破了手指,鲜红的血流淌着,我心中好似被针扎了一下,迅速地转身,准备找来创口贴要为母亲处理伤口。可我回来时却发现,她用纸巾擦去手指上的血,又泰然自若地继续切菜。

十分钟后,一盘喷香的炒白菜被端到了饭桌上。虽然这只是一道简单的家常菜,但我感觉它胜过万千佳肴。

终于,雨停了,太阳重新站在空中,明媚的光芒照射在每一个人的眼眸和胸膛里。母亲的爱,就如同这晴空中的太阳,永不下岗。
(指导老师/辰  星)

 

 

 

金沙湾

 

王司宸[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我去过的海有很多,可是没有一片是像金沙湾那样,祥和柔美,而又不失壮丽的。在那里,我第一次对大自然感到了深深的崇敬。

四五点光景,我独自一人坐在沙滩上,等待着那一轮落日。渐渐地,渐渐地,一缕金黄色的光爬上海面,像一层薄薄的茧,包裹在微波起伏的海面上,又像一滴金黄色的颜料,被人不经意地洒落,荡漾在大海中间。浪头似乎小了许多,只是一波又一波地推动着,连绵起伏的海水就像那迤逦的山峰似的,展现着它优美的线条。抬头一看天空,夕阳的光芒就像一片片红晕,在天空中染出了一片淡淡的金霞,我瞬间呆住了,看了那么多次大海,却无一次见过这般景象。

半晌后,我继续望向夕阳。那一团烈火的光芒变得艳红起来,红得似盛开的牡丹花似的,又仿佛滴了血。不多时,落日的光芒攀上了沙滩,浪头也随着光芒滚来,似乎在追逐着。说来也奇怪,那艳红的光芒打在沙滩上竟是金光闪闪,那金色像晨曦,又如烈日的依依不舍,不过是一会儿,便慢慢退了下去。潮水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沙滩,带走一片泥泞,又还来一捧洗刷过的细沙。我坐在沙地上思考着:这或许就是大浪淘沙始见金。经过海水的冲刷,想来这片广阔的沙滩将变得更加柔软细腻。

落日像一位魔术师,变换着它的服装。再一抬头,红日已经沉入了水中,它的颜色变得更加鲜艳,紫、红、黄,三色交加,却并不显得违和。几艘渔船从水天相接的地方缓缓驶来,或许是打渔归来了,几只海鸥从天边飞过,穿过夕阳,一幅绝美的画面在眼前徐徐展现。此刻,我站在沙滩眺望海面,海水被落日染红,空中荡漾着渔帆和海鸥的鸣叫。我久久凝视着这迷人的景色,心中的情绪既不是惊讶,亦不是感叹,更不是觉得理所当然,而是一股对于大自然的崇敬油然而生,大自然的美妙令人感动得几欲落泪!

大海是夕阳的归处,当夕阳完全地没入大海中,也代表着它放下了一天的担子,在深邃的海里休养生息,重新凝聚力量,以便在新的一天冲向高空,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我聆听着大海的回响,里面孕育着一股多么澎湃的力量!
(指导老师/游  鱼)

 

 

 

故乡的菊花开了

 

赖诗泓[晋江市实验小学·六年级]

 

小时候,爸爸妈妈带我离开故乡,来到青阳上学。离开故乡的时候是夏天,遗憾的是,我没能亲眼瞧见与表姐一起种下的菊花盛开的模样。

那时,我在老家只有表姐一个同龄玩伴。几个大表姐和堂姐都上了小学,鲜有机会一起玩耍,堂弟也太小了,我成天呆在房间里,闷得慌。直到有一天,表姐和姑父从外地回来,我也有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她刚回来的那阵子,院子里时时刻刻都洋溢着她银铃般的笑声,那欢快的笑声感染着我,使我也萌生和她一起玩耍的念头。胆小是我最大的毛病,我每天看着她和小狗游戏,和小花小草说悄悄话,可羡慕了。

那天,她瞅见站在门口的我,竟微笑地招呼我过去。开始交谈后,我惊奇地发现,彼此有许多共同爱好,比如我们都喜欢菊花。一次,舅舅带回一些菊花种子,可将我们高兴坏了。表姐取来铲子,挖了个土坑,埋上两粒菊花种子,再用土填平,浇了整整两杯水。一小时后,她和我出来看,发现水已被土壤吸收干净,土壤因为吸收了水分的缘故,颜色变得更加深沉,但除此之外并没有长出我们所期待的菊花的嫩芽。也许是水分不够!于是我们又倒了几杯水,几十分钟后,水又被吸收干净了……无论我们浇多少水,最终都会被土壤的大胃口吸收干净。幼稚的我们不明所以,表姐更是急不可耐地抄起铲子,将埋在土里的种子挖了出来,一口咬定它没法发芽,一把将种子扔了。

舅舅见状,告诉我们关于种植菊花的知识,我们才明白之前的行为是多么愚蠢。我们按照舅舅教的方法,又种下了两颗菊花种子,耐心等待种子发芽生长,并约定到时候一起欣赏它们。一个月后,表姐兴奋地拉我进院子。我一进院子,便见到了菊花的小芽。我和表姐拥抱在一起——付出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此后每天,我们都来看菊花,跟菊花说悄悄话,把秘密都告诉它。就这样,日复一日,夏天快要结束,秋天要来了,可这时却突然传来一个消息——我要到青阳读小学!离别的那天,我哭红了双眼,却依旧无可奈何地看着表姐的身影越来越远。

那年九月份,表姐打电话告诉我,菊花开了,它是院子里最美的植物!它清新淡雅,香气四溢,正如同我和表姐之间的友谊,暗香浮动。
(指导老师/东  篱)

 

 

 

 

3版

 

 

 

2月15日,元宵节的气氛感染了许多小树林学子。当天上午,小树林·洛江分校_对木美术馆举办了“元宵喜乐会 名家春联展”活动。剪窗花、玩彩陶、赏楹联、猜灯谜……孩子们在活动中亲身实践,快乐“浸润”。传统的底蕴、审美的内涵与生动的形式,为今年的元宵佳节增添了别样的喜庆和雅致。

 

 

 

拆塑封

 

虞竣淇[晋江市心养小学·六年级]

 

“想不到,有一天,这小小的塑封也会把我给刁难住。”我盯着薄薄的一层塑封,束手无策……

新书一到手,我立刻抓在手中,瞪着那层“万恶”的塑封,想着如何才能省时又省事地将它揭开。我摸了摸下巴,突然间脑中灵光一闪,我决定大力出奇迹——徒手撕塑封。我将四指指腹压在书上,缓缓地滑过塑封的四边,企图找到凸起的那一块。“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摸到了凸起处,迅速用三根手指揪住,向侧边一拉,这凸起的塑封一角却跟抹了油似的,泥鳅一般滑,毫不费力便“逃出生天”。痛定思痛,我决定换个方法。这次我用食指的指甲探入那细如发丝的孔隙,朝两旁左右钩拉,试图割裂这塑封。但顽强的塑封负隅顽抗,依旧没有被撕开。气急败坏的我睁大眼,伸出手指甲,恶狠狠地在塑封上划过,却徒留下一道道波浪形的刻痕。

古语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决定利用工具来对抗这可恶的塑封。我从茶几上抓起钥匙,握住其中一把,将尖端压在塑封侧边的一条横线上,沿线往下割刮。我聚精会神地端详着钥匙尖端与塑封接壤的部位,持着钥匙的手掌已经被汗水浸湿,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头发丝,成败在此一举。可惜,天不遂人愿,这塑封“以柔克刚”,在钥匙的切割下毫发无伤。我愤恨地将钥匙串掷在桌上,交叉双臂,闷闷不乐,心里盘算着计谋。

几经失败,此刻我仿佛败走麦城的关羽,懒洋洋地瘫倒在椅子上。拆了半天塑封,竟已到了妈妈下班的时间,我强颜欢笑和妈妈打了个招呼,便又愁眉苦脸地盯着手中的书本。对啊!找老妈帮忙!此时我仿佛在黑夜中发现了一颗启明星,仿佛溺水者抓住了一块木板……“姜还是老的辣”,妈妈得知我的困难后,二话不说便接过书本,一手卡住塑封的凸起,另一只手顺势往右边一扯,“咔啦”一声,塑封便出现了一个大口子。我接过书,一把拆下塑封,这顽强的塑封总算“退了场”。我脸上的天气也由阴转晴,笑逐颜开。

拆塑封,一件平常的小事,却能生出如此的风波,生活中更多的事更是如此,一波三折是常事。所以探寻到正确的方法,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指导老师/丸  子)

 

 

 

童年的碎影

 

徐熙峻[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漫步在熙熙攘攘的状元街道上,天上的明月皎洁,洒下些许清辉。街道边的青松翠柏散发着独特的香气,与静谧的环境大相径庭的,是热闹繁华的夜市。

一阵凉爽的秋风轻轻拂过我的面颊,眼前出现了几个小摊,一拨人围在一个小摊边上。远远地飘来一阵糯米的香气,香气穿过鼻子,顺着气管蔓延至五脏六腑,渗入血管,伸展至头脑四肢,令我神清气爽。就是这个熟悉的味道!我像遇到久别的老友般,钻进人群,来到小摊前。

小摊上坐着一位老师傅。老师傅看似已到古稀之年,但精气神十足。只见他身前摆着一个木箱子,箱子上插满各式各样、小巧玲珑的妆糕人,有面透桃红、气质非凡的贾宝玉,有贼眉鼠眼、面容枯瘦的“鼓上蚤”时迁,还有身穿道袍、手摆羽扇的诸葛亮……个个栩栩如生,足见老师傅的巧手艺了!

木箱子前围着几个五六岁的小孩。他们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鼻子几乎要贴到妆糕人身上了。人群之中,有小孩哭着要买的喊叫声,也有大人的斥责声。

曾几何时,人群之中也有个这么大年纪的小孩,那便是过去的我。他不哭也不闹,只是静静地观察着前面几十只活灵活现的妆糕人。这些妆糕人在儿时的我的眼里是那么稀奇,温柔深情的贾宝玉,机灵过人的时迁,妙计百出的诸葛亮……这些书中的人物以如此独特的形式呈现在眼前,怎能不叫作为读者的我欢喜激动?

当时,老师傅正在做一只孙悟空。他先用铁丝做出骨架,再从木箱中取出大大小小的五颜六色的泥团,接着在手上抹了些蜡油,把泥团在手心揉成圆形。在他的指尖上下翻飞之际,竹签剪刀左右修补之时,一只手搭前额、舞着金箍棒的孙悟空妆糕人逐渐成型。最后,老师傅笑眯眯地把它插在了木箱上的小孔上。

如今,同样的街道上,这位老师傅并不是时时可见。正如同随着时代推移,那渐渐被淡忘的妆糕人文化。

在穷困的年代,快乐来得是那样简单。“妆糕人”是几代人童年里的剪影,然而这些民间手艺文化正在走向消亡,这到底是时代的进步,还是文化的流失?
(指导老师/祥  子)

 

 

 

英雄难过“美食关”

 

杜  羿[泉州市西隅中心小学·五年级]

 

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人世间如果有任何事值得我们郑重其事的,不是宗教,也不是学问,而是吃。”民以食为天,吃乃人生大事。而所有美食里,让我情有独钟的,则是水饺。

制作水饺首先要发好面团,其次把萝卜、玉米、蘑菇、肉等切成小块,并混合在一起,再把面团切成条状,切成小块,压扁,用擀面杖擀圆,做成皮。接着,用勺子舀上馅放在饺子皮上,将虎口捏紧,最后用大拇指和食指封住边缘。一个小巧玲珑的饺子就大功告成了!

把水煮沸,放入一盘饺子,等待一段时间。当新鲜出炉的饺子被端出来,就会看到十几个晶莹透亮的水饺紧紧地挨在一起,你挤着我,我挤着你。那一个个肥嘟嘟的水饺,好似婴儿的小脸蛋。那一抹白,好像热烈的玫瑰花。在袅袅的“薄雾”中,水饺是那么的诱人、可口,使人不禁咽着口水。我早已蠢蠢欲动。 

凑近闻一闻,一股浓郁的水饺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闻着这喷香的气味,我有点儿迫不及待,想要大快朵颐。我夹起一个水饺,蘸了醋,轻轻地咬开一个口子,顿时肉香与菜香扑鼻而来,还伴随着一股面粉香。开了口的水饺静静地躺在勺子上,我举起勺子,把剩余的水饺吃了下去。玉米的汁水在唇齿间溅开,霎时,那纯美的味道布满了口腔中的每个角落。水饺的味道刺激着我的味蕾,使我感到犹如身在仙境。瞬间,一个水饺便下肚了。那迷人的味道使我忍不住又夹起一个又一个,没多久,一盘还冒着热气的水饺滑过喉咙全都进了我的腹中。

每当我吃下一个晶莹剔透的水饺时,那刚出炉的热气使我全身上下都感到舒畅。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竟吃得大汗淋漓,出了一身汗。而一口一口品尝水饺的过程,我由衷地感到了幸福、快乐,品尝到了内心那一股甜。

正如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人生无大事,吃就是大事。”水饺于我而言,相当于大事中的主角和明星了。
(指导老师/祥  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