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试锋芒!小树林“成人写作班”学员,荣登2022年“洛阳桥诗会”榜单!
校长专访
家访手记
家教园地
语言采风
园丁随笔
名家题词
经典视频
小树林语言艺术报

初试锋芒!小树林“成人写作班”学员,荣登2022年“洛阳桥诗会”榜单!

2022/05/25 17:23
浏览量

 

日前,由泉州市文联、洛江区委宣传部、洛江区文联主办,泉州文学院、泉州市作家协会、洛江区作家协会承办的“聚焦世遗 对话海丝”2022年洛阳桥诗会征稿活动获奖名单新鲜出炉!

 

 

 

 

 

 

 

 

本次诗会,小树林“爸爸妈妈写作班”和对木私塾“卓越教师成长营”的家长、老师踊跃参与,从全国各地数千件来稿中脱颖而出,荣幸地成为75位获奖者的其中4位——刘雯、黄依娜荣获优秀奖,王文艳、余丽敏荣获入围奖!

 

 

 

 

 

2022年“洛阳桥诗会”

小 / 树 / 林 / 获 / 奖 / 名 / 单

 


优秀奖 _2名 

 

刘 雯《人间有桥(组章)》
黄依娜《情牵洛阳桥(散文诗)》

 


 入围奖 _2名 

 

王文艳《洛阳桥(散文诗)》
余丽敏《洛阳桥上忆余光中先生(散文诗)》

 

 

 

 

 

据悉,2022年“洛阳桥诗会”的举办恰逢泉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申遗成功之际,旨在传承弘扬泉州文化,促进文明建设,提升文化自信,进一步引导广大作家、诗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让文艺走进群众、贴近生活,促进泉州文学事业的繁荣与创新。

 

 

 

 

 

 

 

 

此次获奖,是小树林“爸爸妈妈写作课”和对木私塾“卓越教师成长营”的学员一段时间以来辛勤耕耘的收获,也是她们以文字积极探索自我与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的一次成长!她们凭借对泉州文化和诗歌的热爱,以洛阳桥为载体,对话海丝历史遗存。这些诗作贴近生活,内涵丰富,让读者享受诗意的同时,对促进泉州世遗文化的传播也起着积极作用。

 

 

 

 

 

 

 

 

写作并非职业作家的专属,它是我们发表内心的方式之一,正如卡夫卡所言:“写作就是把自己的内心敞开,直到不能敞开为止,是绝对的坦白,也就是整个身心都贯注在里面,没有丝毫的隐瞒。”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坚守,通过写作,经由文字探索与开采自己,与自己对话,与天地精神往来……

 

 

 

 

 

2022年“洛阳桥诗会”
小 / 树 / 林 / 获 / 奖 / 作 / 品

 


01

 

人间有桥


_ 刘 雯

 

 

 

 

 

此间有声

 

 

银鸥向前跳三步,孩童向前跳三步。追得近了,银鸥扑簌着银灰的尾翅升腾。

“小鸟!”一双纤足在厚重的石板上,敲出轻盈的鼓声,“噔噔噔”,那是生命的喜悦,活力的奔放,自由的雀跃。

须臾,三只银鸥落于桥面,慢慢前踱,乖顺无比。

孩童疾走追逐。

唧唧银鸥,吟唱生灵的嘹亮,织着孩童的笑声,时而引吭高歌,时而婉转低吟。

此间有声,丰满的二重奏,披上金色的阳光,洒向八百三十四米,每一米都萦绕着生机勃勃。

 


此间有色

 

 

一缕金丝溢入灵台,我有感神魂分离,须臾腾入五色祥云,俯瞰人间。

碧空如洗,浪击桥墩,堆起千堆雪。

桥细如丝,何方神兵凝丝稳若磐石?

潮水退,露端倪。

一列桥墩,形若船筏,两头尖尖,粗旷青狮,立于其上,是四十四位水战将军,威风赫赫,所向披靡,劈水分浪,所向无敌。

战舰撕开了时空的幕布:近千年前,此间天地,三千六百尺,疾风怒浪,吞没无穷生灵,蔡太守战海龙,跨海建“海内第一桥”,变天堑为通途……祥云托着我,飞至桥下,凝视银灰的蠔山,一粒粒,一层层,一叠叠。山无棱,天地绝,牡蛎乃敢与基绝……

金丝散,我晃了晃身体,梦中收获,何止巧思与匠心?

此间有色,是谁好笔墨将天蓝、云白、桥青、蠔灰研磨晕染,皴擦勾画,处处生情。

 

 

此间有禅

 

 

母亲驻足于月光菩萨塔前,虔诚俯首,静默不语,仿若入定。

风至塔前一旋身,梵音起,飞翘的花瓣,斑驳的石柱,模糊的浮雕……灵性盈盈。

一面一刻,有庄严肃穆菩萨像,有阴刻的“巳亥岁造”和“月光菩萨”,更有迷惑世人数以百年的梵文种子字,金光中赫然是“南无阿弥陀佛”。

这濒临消失的种子字,“自一字可生多字,多字复可含摄於一字”,字亦如人,一人可有千面,千面亦为一人。

每逢佛塔佛寺,母亲都会驻足参拜,不点尘俗一线香,却开心中一方禅。

此间有禅,“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古人诚不欺我!

 

 

此间有情

 

 

淡金光中露出的脸,和巨石雕一般无二,眉须间,沉稳谦和愈发醒目。

他慢慢抚过桥上的每一寸石阶,石塔,石碑,石像,寂静中开出了漫天刺桐花……

“小石桥,一别经年。”

“蔡公,967年了。”洛阳桥潸然泪下。

“近日功德之力愈发浓厚,老友可知是何缘故?”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白驹过隙,沧海桑田。小桥猜测盖因七十二年前,新中国成立至今,人民安居乐业,国力蒸蒸日上,政府大力发展教育,我们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名扬四海,世人无不称颂蔡公的丰功伟绩!”

余晖撒下,远处的滩涂,深浅交织露出了别致的构图和奇异的光影,那是时光的行书,深谙起、提、顿、按、挫、过、转、抢、翻、收、渴笔之能事,挥毫历史的浓淡枯润。

此桥有慈悲,有功德,有华夏之豪迈,炎黄之巍峨……

  

 

 

 

刘雯,2021年“小树林 _爸爸妈妈写作班”第一期学员。

 

 

 

 

 

02

 

 

情牵洛阳桥

 

_ 黄依娜 

 

 

 

 

 

我深深地爱着这座有故事的光明之城,洛阳桥是故事的魂,悠悠千年,魂魄不曾别经年。

我喜欢一个人,伫立在入桥口。古老的刺桐木伸出一枝红艳艳的枝桠,一座长长的,烟白色的桥接连着青蓝色的天际。绿绿的红树林守望在桥的那一边,兰舟与木浆停泊在桥的这一边,人间这一座桥,“跨海飞梁叠石成,晓风十里度瑶琼”,它飞过风飞过雨飞过海,飞过了千年的长空。

 

 

那年万安渡口,水阔五里,波涛滚滚,连江接海,演绎多少黑暗无边的传说?蔡襄公采撷无数人民的勇敢和智慧,海上因此横亘一条千年的白龙。

原谅我的想象力无法抵达,造桥时和大海博弈,浩浩滔天的困难;桥和岸,相拥合拢的瞬间,云中的飞鸟衔着欢乐,如何将一阙流光溢彩撒向人间?

宋元时期,泱泱东方第一大港,百舸争流,万国来商,那时候的洛阳桥,浩瀚了海上世界贸易的版图,旖旎了海上丝绸之路的风光,它承载了多少有分量的悲欢?目睹了多少瑰丽与沧桑?

尔今, 蔡公高大的身躯依然屹立桥头,守护着;萦绕在月光菩萨四周的梵音低诵,她用灵心祈福芸芸众生的平安喜乐;桥上的石栏,石塔,碑亭,狮子,桥头的古榕树……想必一定都在漫长的时光里,结为金兰之交了吧?

脚下斑驳的石板,静静地镌刻下人来人往的足迹, 深深浅浅。蔡公数不清的印迹消融了;弘一法师的布鞋,轻轻地飘走了;余光中迈着缓慢的步履,一脚一步地数过了……此时,当你的双脚也轻轻地落在石板上,它一定会扬起眉眼,为你絮絮叨叨这里许多亘古未有的奇迹。

你只管聆听,只管充满想象……

风华只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红尘里, 风吹年年,年年有风, 慢慢即漫漫。


 

清晨,我迎着微光,走向洛阳桥。

遥遥望去,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红光韵沙,倒影在海水中。远远地被召唤,我飞奔过去。目光盈盈处,粼粼波光的水面上,捕鱼人驾着轻舟离去;红树林中的白鹭被朝霞唤醒,展开翅膀,漫天起舞。一切景致,和对岸无数叠起的高楼和阡陌交错的高速公路,似是隔了两个世界。

漫步缓行,寂寞的石头轻轻拉着我,喋喋不休地述说着,洛阳桥沧海桑田的岁月变迁。当下,我是一名最虔诚的倾听者。千年前,先辈们从峥嵘中原的河洛分支走来,在南迁的岁月里扎根蔓延,是他们,爱拼敢做,成就了辉煌的洛阳桥。而今,他们爱拼的精神,延续到血脉,依旧站如东西塔,卧如洛阳桥……

在早起的阿公阿嫲的笑脸上,在沐浴晨光的古桥上,氤氲着无尽的喜悦和希望。洛阳桥赐予我,清晨的跑者,一种神秘的灵性,解析幸福密码的灵性;给予我,一种奔跑的力量,奔跑向幸福的力量!

在洛阳桥的前生今世里,我们是幸福的轮回。

 

 

 

黄依娜,2021年“小树林 _爸爸妈妈写作班”第一期学员。

 

 

 

 

 

03

 

 

洛阳桥


_ 王文艳

 

 

 

 

 

笔直的洛阳桥终年屹立在洛江入海口,江水奔流不息几百年,匆匆与它擦肩而过,没有一丝留念与不舍。

我想问问洛江水:九百多年的奔腾不止、日夜兼程,你是否第二次与它相遇?

我想问问洛江水:九百多年的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你是否以另一种姿态故地重游过?

孤独的洛阳桥从没挽留过一滴洛江水。


 

洛阳桥近一千米的桥身由一块块厚重的石条相砌而成,从桥头延伸到桥尾。冰冷坚硬的石头锻造了它苍老而不屈的品格。裸露于江水之上的石块历经几百年日晒雨淋,浸泡于江水之下的筏形桥基忍受江水冲击侵蚀数百年,洛阳桥依旧稳稳地伫立于江水之上。

它苍老而年轻,古朴与活力并存;它坚韧而张扬,内敛与开放并生;它热情而好客,翘首以盼八方来客;它勇敢而勤劳,爱拼善赢。

“穷且意坚,不坠青云之志”,我想用它来形容洛阳桥,不为过吧?


 

想用我二十几年的时间去探访徘徊于石桥之上几百年的每个生命,我轻轻地落脚,但每一步又无比沉重;想用双手抚摸他们流淌于石块上的每一滴汗水,我缓缓地触碰,指尖之上残留过他们的温度。

夕阳之下,我看到了越族人和南迁的中原人,你抗我拉,把一块块笨重的石块运到桥上,孩童挽着母亲的手,踉踉跄跄,一步一个脚印踏上石桥,清脆的呼喊声是在叫辛劳了一天的父亲休息吃晚饭呢!

 

 

我会不会耽误了砌石头的老工匠?

我会不会阻挡了往返于两岸忙碌生活的故人?

我会不会惊扰了蔡公一人漫步洛阳桥赏落霞、孤鹜的雅致?

九百多年物换星移,多少人路过洛阳桥?多少心绪留在洛阳桥瞬即又伴着悠悠的江水侵染他方?

我从桥头轻步前往桥尾。江水义无反顾逝向大海,江面泛起层层涟漪,蓝天白云的倒影歪歪扭扭。时而听见白鹭的鸣叫声,继而振翅飞向碧蓝的天空,稀疏的往来行人各自匆匆。谈笑声中,我恍惚间听到了故人的呼唤……

  

 

 

 

王文艳,小树林教育少儿文学教师。曾担任过2019年马来西亚华裔青少年寻根之旅冬令营——福建泉州营中文老师、2020年菲律宾华校华语教师线上培训助教。

 

 


04

 

 

洛阳桥忆余光中先生


_ 余丽敏

 

 

 

 

带上一杯薄酒和一首诗,当我踏上洛阳桥,就重叠了你曾走过的一千零六十步。一种完整的想象莅临,大抵是我还渴望做梦,渴望梦里邂逅你埋藏在这里的一颗诗心。

眼前的洛阳江水被养在风中,那荡起的微漪如音符汩汩流出,好似集结了上苍对一条河流所能给予的最好祝福。遥遥呆望着,此刻的我,正在这镌刻了岁月风霜的金色甬道中读你,想邀请所有的植物和候鸟都来聆听。不知道,会有多少泪眼,与我一样,曾从你的诗篇中仰望洛阳桥?想象着乡愁是如何像月光一般,泊在无数个你的肩头;想象着无数个你可能还清醒在这桥的尽头,河的深处……我还是没能忍住,那声哀怨的叹息。我的叹息,像是从时间这部词典里逃出的一个乖僻汉字。轻,压弯了视线;重,如转瞬过眼的云烟。

黄昏合拢,黑夜攻城掠池,我手指归家的方向,抬头看了看月亮的眼。退出想象,我也只能以沉默,以眼泪,奏响一支关乎你的缠绵挽歌!

 

 

 

 

余丽敏,小树林教育、温陵书院、对木私塾教研部主任,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