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70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70期/2022.06.05

 

 

 

 

}}小树林教师寄语

 

 

 


如何构建自主学习力?

 

★ 曲  燕

 

人这一生的学习,是分层级的。从最初的基础学习,识字、造句、写文开始,逐渐掌握了以母语为主协同数理计算等同步发展的基本应用能力。从此就走向了一级一级螺旋体一样的上升式知识学习,并逐渐尝试登顶知识的塔尖。塔尖再向上的未知,就通向未来,是人类以知识为背景的艰难前往的科学发展之路。因此,越往前走,人会越稀少。对更高更难的知识的征服,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越过基础知识学习、被动引导下学习之后的自主学习力。

 

自主学习力的养成,一定和个体主动参与度的高低息息相关。首先,必须要具有精读深思精神。有话说“没有主动思考介入的阅读都是无效阅读。”阅读本身是大面积快速积累知识的过程,这个收集过程的目的是为了形成自己的思考,这样知识才能成为智力。因此,在日常阅读中,读有点难度的书,才能拓宽见识。新的东西是经验之外的,所以我们要挖透、弄清,就少不了得查阅、比对,思考为什么和以前获得的知识不同等等,这一系列的过程就是精读深思的过程。当一个人读一个知识,背后关联的思考求证,获得了多个知识信息链,这就是精读深思形成的标志。因为,从来没有孤立存在的知识,愿意以一挖十的过程就是求知的重要精神。

 

其次,自主学习力的第二个标志是善于自我琢磨。每个人对知识吸收的过程推理各不相同,因为这跟每个人大脑里的信息源经验不相同有关。所以,任何知识获取中,从A点到B点的推理依据是什么?怎么可以想到它们之前的关联?这些经验怎样才能获得?可不可以有其他的经验作为依据推理源……这些正向、反向、侧面各个维度是否都能主动介入提出问题,并在自己的琢磨中去找到答案,这个过程就是重要的自我琢磨环节。当你善于这样琢磨问题时,任何知识都是建立在无限透彻的基础上被吸收,就能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

 

最后,自主学习一定需要养成自我归纳习惯。知识与知识既想通又关联,但学习的过程是一点一点碎片化积累式获得的。因此,如果学得越多,混乱感越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就会越学越吃力,这是缺乏自我归纳的学习方法造成的问题。前后知识的练习,横向纵向知识的对比关联,要在分析和思索中,找到共性,挖出区别,理出关联,这样就会一步步完成认知整合,慢慢就形成了系统化、板块化知识经验。

 

基于以上三个特点的习得,人的自主学习体系就很容易搭建起来。当一个人有了自主学习力,真正的学习能力才算水到渠成。加上老师的导向、同学的影响、家长的助推,我们就具有了应战往塔尖发展,征服有难度知识的基本能力。每个人的人生目标最终都通向自我价值的实现,我们往知识金字塔上登得越高,对社会乃至人类的贡献就会越大,人生价值的自我实现才能更加高远。征服远方的方法就在脚下,主动做自己精神世界的主人,构建自己的自主学习力系统,同学们,加油吧!尽管向塔顶一路行进!

 

 

 

 

}}小树林美文鉴赏

 

 

 

 

寂静的自然

 

★ 陈  宇

 

风,一如既往地拂过,却是没有带起一片叶子,更没有落下一丝声音,就这样吹进外婆的老家,一座寂静的村子。

 

正值深夜,四周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平日里那些不停诉说心事的蟋蟀似乎不见了踪影。月光飘下,如同一片摇晃的羽毛,没有掉落的声音。说来奇怪,这牛奶色的月光下不常有蝉鸣蛙叫的落地声吗?今天却是变轻了不少。月光飘落在房子上,将房子瞧了一遍,又印在了地上。月光的手法也是巧妙,印房子时竟丝毫没有打扰这天地间的静谧,只悄悄地把房子的轮廓映了下来。

 

寂静中,黑影的深沉的暗墨色,却是为这夜添了几笔神秘。寂静,愈发地浓郁,像是要破开空气,完美地展示在他人的眼中。月光下,房子盖满了水银色,脚下的寂静却慢慢变浓……村子里,一户人家的门前种满了竹子,竹子似乎通灵性,虽在风中摆动,却是无声,看上去像是一名凝神沉思的作家,想着如何酝酿这寂静。竹子独有的青竹色在此刻暗淡了许多,或是因为天色照映,或是因为寂静的传递,一缕安然若有若无地绕上青竹,通过房子挥洒在天地中。天色再暗,风已停歇,竹子便立在那里,将自己的沧桑融入寂静中。这夜色便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便成了一种永恒存在,便成了无处不在又无处都在的寂静,它似乎变成了时间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沧桑、永远、消失、暂时、无声……这几种性质同时出现在这偌大之中,让人不禁感叹时间的神奇。在这寂静里,竹子还是立在那里,一动未动……

 

村子在寂静中沉睡,但寂静并未停止,像时间的车轮一般悄悄地来到村子后的小山丘上。

 

小山丘上没有树,花也没有几朵,蒲公英已开了幼花,旁边长满了各种蕨类,寂静似乎就是被蕨类基因中排序的古老所吸引,弥漫在这小山丘中。小山丘中大多数是凤尾蕨,那青草绿的叶片从大到小按照顺序排在一起,不禁让人联想到那《山海经》里奇珍异兽遍地的世界,一声长鸣,无数神鸟齐齐膜拜,崇明鸟飞起,无限绚丽的羽毛在风中飘荡。可在这寂静中,这些凤尾蕨倒是像沉睡的崇明鸟一般。似乎亘古又苍老,仿佛永远存在。

 

寂静还在前进,弥漫,如同时间之车轮,永远不息,永远不止。

 

 

 


植物观察记

 

★ 吴柏轩

 

下午,天空是烟蓝色的,不时有一阵风吹来,让人微感凉意。

 

推开木门走出去,几株形态不一的植物摆放在四周,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株亭亭玉立的小叶箬竹。修长秀美的竹叶,伴随着微风,轻轻地摇动着,叶色很淡雅,是清幽的翡翠绿。墨绿色的根茎无论风怎么吹,都不肯折腰,让人不禁想起“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盯着那棵竹子,仿佛置身于竹林的优雅中。

 

小叶箬竹旁边的那株两面针,第一眼似乎没什么特别,可如果细看,便能发现它的独特之处。只见那普普通通叶子上,十分突兀地冒出了一小排尖尖的倒钩形小针,好像是人为插上去的一般,让人不禁叹为观止。

 

一旁的角落里,生长着一簇菖蒲,那叶子,似乎是把竹叶放大了一般,一条条叶子,从盆中有序地冒出,似乎没有茎,斜斜地在风里倾着。菖蒲周围有些水葫芦,圆圆的叶片,有的懒散地浮在水中,有的高高地昂起头离开水面,看上去很讨喜。

 

仓库的左边有几株酢浆草,淡粉色的花朵在那一片绿意中脱颖而出,小小的花朵,看上去很娇嫩,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它吹走一般,可能它就是在风吹雨打之中存活下来,让人不禁感叹它的顽强。密密麻麻的苔藓,众星捧月般的环绕酢浆草四周,每株酢浆草不多不少都是三片叶子,一片不多,一片不少,真是奇妙。一株株拨开,无论如何去查找,都找不出一株数量不是三叶的。

 

这里所有的植物中,体型最大的当属那棵芭蕉,淡黄色的根茎,扁扁的,上面连着一大片蒲扇般的叶子,那芭蕉根茎的底部,不知为何,布满了各种颜色的痕迹,让人心生疑惑,不知为何会这样?

 

这个下午,这些植物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它们为我营造了一个自然的世界,一个未经开化的,没有一丝人工痕迹的原始之地。

 

 

 

 

植物观察记

 

★ 高  幸

 

晚风漫无目的地吹着,没有想象中的清凉,只有那闷热的气息把天空的湛蓝变成橙红的晚霞。

 

红砖墙上挂着的鹿角蕨,长短不一,也不觉得谁比谁弱。其中一棵长长的一条已经快到地上了,从根部开始,由墨绿色渐渐到刚长出的嫩绿,一路垂到地面。

 

几颗露珠滴落在叶面上,颗颗晶莹,有一滴正顺着茎往下滑落,叶面上残留着露珠的踪迹,从深到浅,每一处都不相同,仿佛是不愿意被定义。

 

夕阳透过玻璃把晚霞照映在鹿角蕨上,原本的嫩绿被一层橙红盖住,而那墨绿似乎是在坚持把自己透露出来,便形成了一盆由草绿渐渐到橙红的一盆鹿角蕨。

 

木门前的那盆绿珊瑚,枝叶在离天花板的不远处停了下来,几须垂下的枝条与柳树有着相似之处。可如若绿珊瑚的枝叶与柳树相提并论,可能还是柳树更胜一筹。

 

绿珊瑚有它自己的美,它的枝条不似其它树整整齐齐地向下生长,绿珊瑚有它自己的想法,每根枝条扭曲着往上生长,枝丫上,条条细柱状短叶处处都有。

 

绿珊瑚向上伸展着,近看是一条又一条的枝条在头上,从枝干处弯曲向上,树中有的枝条也因自由生长被另一枝枝条缠在了一起,便只能停止自己的疯狂。

 

百年紫薇被放在了正门口,嫩叶摸上去的手感是滑滑的,正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百年紫薇树底像是长了层绿油油的“帽子”,从下往上看,从中还能看见古灰色的老旧的树干。

 

树干的背面好似被时光啃了几口,坑坑洼洼的,树洞里映出灰黑,可又与树干的古灰异常贴合,百年紫薇的嫩叶让它充满生机,可那树干又透露出年代感,便形成了一棵古老又充满着生机的百年紫薇。

 

夕阳落下,只剩着闷热的风吹着那一片又一片的绿叶,黑夜中的那一片片绿意正在自由摇摆。

 

每棵植物是不同的,而每天的风景也是独一无二的,在晚风中欣赏的植物,会随着时间变了模样。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清  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