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71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71期/2022.06.15

 

 

 

 

}}小树林情思天地

 

 

 


那个雨天

 

★ 黄怡婷

 

雨珠从空中坠落,透心凉的雨珠打在小水坑中,弹起又落下,在那雨天里,我倍感失落,迷茫。

 

那天我弟来我家玩,正好撞上雨天。外面的雨一滴滴地好似连在一起,形成像珍珠帘一样的水帘,这时雨不大,我和弟弟便偷溜出去玩。

 

水  坑

 

雨虽不大,但因连下了几天,地上已经形成了一个超大水坑。我想都没想,直接双膝下蹲,两只手L形紧贴在胸的两侧向后拉,姿势有点像跳远人员,我突然脚一发力,向前一蹦,只见“啪”的一声,水从我落水的地方,如开放的花一样,喷向四周。弟弟见我这样,也模仿我的动作,双膝下蹬,再向前一蹦。蹦时手由下往上,形成一个半圆形,“砰”的一声,水花从我落水的地方飞起,已经把他的短裤溅湿了。我们俩互相望着,笑了。他左脚用力故意去跺水坑,水花飞溅着,我也不甘示弱,更是直接在原地起跳。落下时,水花像涨潮时的海水,溅得很高,不过一会儿我俩全身都湿透了。

 

踢  水

 

很快,我俩就玩腻了。于是我们就发明出新玩法——踢水,我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右脚,身子微向前倾。突然,我右脚往前一踢,水伴着我的冲力往它的斜上方飞,旁边的水已形成了小波浪,弟弟没反应过来,被我喷了一身,但他毫不在意,只见他在蓄力,他眉头都快粘在一起了,嘴死死地抿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忽然他往后倾,脚往前踢,水好似从他的脚尖喷出,朝我溅来。我本能的反应就是双手一前一后举着防卫,但还是被喷得一身清爽,我俩都笑了。

 

玩了这么久,雨也在无形中大了些许,原本的颗颗分明黏在一起,风也来加火,穿着单薄的我们决定回去。


分  离

 

在回家的路上,弟弟告诉了我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姐姐,我下周要搬到北京去,不能来找你玩了。”我的心突然被震住了,但愣在那里没插嘴,他继续说:“没事的,姐姐,现在科技发达,我们可以视频的。”我刚才高兴的心情全无,只能胡乱地点着头,心里却好似打翻了调味瓶,五味杂陈。不知何时,泪珠从眼角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但我偷偷抹掉了。回到家中,在那个雨天里,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头,埋进枕头,无声痛哭。

 

窗外雨还在下,那个雨天的事我还未忘却。以前的家总充满我俩吵闹的欢笑声,而现在,只有难过时的独自倾诉声……


 

 


“疫”路有你

 

★ 林月雯

 

天,带着蒙蒙雾色,云朵厚积,形成了一片郁得滴水的蓝灰色。店铺的门紧锁着,大街上冷冷清清,只留下排着队做核酸检测的人们,单调至极。只听有人叹息:“这疫情,真难熬……”

 

一切都无声无息地进行着,突然一阵哭喊声刺着人们的耳膜:“不,我不做,我不嘛……

 

我偏过头,向前望去。一个小孩儿被妈妈强行按在椅子上,身体不安分地扭动着,一只手扯着妈妈的衣角,另一只手愤怒“抵挡”着棉签棒子和医务人员的手,脸憋得通红,咧着嘴,眼泪挂在下巴上,歇斯底里地哭嚎着。

 

大家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低低的议论声散了开来。孩子的母亲尴尬至极,急得直捏孩子的手掌心,却适得其反,让孩子嚎得更响了。一旁的志愿者见状,用力拍了拍手掌,扯着嘶哑的嗓音喊道:“安静,安静!”

 

风拂过树梢,发出簌簌的响声,似乎有点儿不耐烦。前面的“大白”正不断地安抚着小孩儿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耐心地哄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冲他解释着做核酸的重要性,还温柔地抹去他腮边的泪水,小孩儿慢慢平静下来,可肩膀还是一抽一抽的。他抬起头,似乎还有些犹豫和害怕,但“大白”却微笑地看着他,眼里流露出鼓励与安慰。小孩儿的手攥成了一个拳头,又慢慢松开,眼神里多了一份坚定,他慢而努力地张开嘴,双眼凝视着医护人员,似乎在传达内心的一份感激。

 

好不容易轮到我了,我弯下身,摘下口罩,张大嘴,目光一刹那间与医护人员相对。我震惊到了: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充满了疲倦,黑眼圈深而大,面罩被呼出的热气布满了,让“大白”的脸变得模糊。

 

我的鼻头酸酸的,喉咙像是被什么给哽住了。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个像他一样,冲锋一线,疲惫而坚强的人。他们,是抗疫路上最美的人!

 

在他的身后,刺桐花正开得烂漫。“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此时此刻,白衣天使,就是最美的人间四月天!疫路有你,真好!

 

 

 


离别的秋天

 

★ 吴宛臻

 

雨,潇潇下着,宛如根根发丝若隐若现,秋风习习,屋中依旧闷得令人心灵发麻,我望向窗外,回想起那个离别的秋天,也是这种天气。

 

雨水,拍打着树叶虚张声势,雨珠顺滑过树叶的肤肌,滴滴落下,如孩童的泪水沉闷又清晰。铃声覆盖雨声,我望着老师走向讲台,嘴巴有主见地打起哈欠,平常的同学,平常的老师,平常的课堂。老师的话打破了一切平常“今日后,李仪菲同学要随着父母转学去福州……”一时间,全班的眼中仅有李仪菲。

 

四周仿佛光明消失,教室黯然失色,充荡着忧戚。我眺望半个班看向李仪菲,她正牙齿咬着下唇,双眼紧盯桌面,双手紧搓着衣角。我回过头有点愣神,这消息来得猝不及防,使我有些许发怔。

 

“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同学的朗读声将我拉回了神,我的眼前茫茫雾霭,泪水充刺着眼眶,不断打滚,秋风吹动我的刘海,遮盖住我正在湿着的眼睛。窗外的雨声,与朗读声覆盖住滴下的泪水,不,不可能,李仪菲说好要一起毕业的,心情跌入深坑中的我,试图抓住那根突然浮起的细小的绳子。

 

课后,我颤抖着向她走去,紧张得食指的指甲抠动着大拇指的皮肉,脚步有些沉闷。我好容易挪到李仪菲的座位前,望着她的后脑勺。她似乎感觉到了,缓慢地抬起头,强颜欢笑道:“会不会想我……”她的声音哽咽,下唇早已在上课时咬破,眼睛宛如沉重的桃子一般。她这一句朋友间的玩笑式的话语,硬生生剪断了我唯一的希望的绳子。我想说的一句句话语,如海水般汹涌,却又像船只拥塞般的,堵在了嘴边。我咬着嘴唇,傻傻地呆站着,不知说什么好,雨水在一旁随之伴奏。我不敢望向李仪菲,仅敢硬生生地点头,泪水堵在眼眶之中,我只得强忍泪水躲回座位。

 

窗外的雨水稀稀落落,秋风无力飞来,叶子还没落地,我与李仪菲却分离了……

 

我回过神,教室的灯光格外耀眼,“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李仪菲,秋天了,你还好吗?此刻,我正在思念你。

 

 

 


}}小树林佳作品味

 

 

 


自信改变了我

 

★ 林禹辰

 

外面的阳光将大地越晒越干净,而教室里却是乌云密布,像是有什么灾难要发生了似的。

 

学校里响起了“叮——”的铃声,随着老师慢慢地走来,我的头似乎被一个大石头压住似的。而老师那尖锐的目光像一把刀一样,向我飞了过来。此时,内心的害怕涌起来了。

 

这次的竞选活动,我非常紧张,因为平时在学校里很少交朋友,更是很少与别人说话,所以怕选不上。可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当老师喊:“6号,上台演讲”的时候,我瞬间整个人变得冰冰凉凉的,只敢稍稍抬起头来,悄悄看老师一眼,然后慢慢起身,走向讲台。当我拿起“小蜜蜂”的时候,手微微颤抖,心里更是十分紧张。在同学们坚信的目光中我开始了我的演讲,可是因为太紧张了,我的话语也是结结巴巴的,台下同学们的眼睛里也满是不耐烦之意。终于在嘲笑中我的演讲结束了。果然,结果和我预料得一模一样,我没有被选中,只得了三十二票,此时我感觉外面的好天气瞬间变得突兀阴森,怎么看都凉飕飕的。我只觉得可惜,因为我只差一票就可以当选,真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呀。

 

自从上次吃亏之后,我狠下决心,开始刻意改变自己,慢慢地,我变得自信起来了。我试着在学校里开始交朋友,说话时声音也大了许多。以前见到老师都低头不敢看,就像老鼠看到猫似的,而现在我敢大胆地直视老师打招呼了,我的世界也从原来的小圆圈走到大圆圈里了。

 

果然,自信使得获得很大的改变,又一次的竞选活动,我大方、自信、勇敢地走上台演讲,我的言语流畅,整个人自信沉着,开始让同学对我产生了态度上的变化,下面响起十分热烈的掌声作为对我的褒奖,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取得了最高票数。在大家的认可下,我终于看到了明媚的春光。当我取得竞选第一名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一向严肃的老师,竟然露出了洁白的微笑,对我竖了竖大拇指,我知道这就是我自信起来的结果。

 

自信不仅能改变自我,还能让我们得到不同的风景。

 

 

 


泰迪贵宾犬

 

★ 黄睿欣

 

泰迪贵宾犬是寿命较长的狗。这毛乎乎的小东西,每天在家里屁颠屁颠地跑跳着。

 

贵宾犬长得毛乎乎的,耸拉着一对耳朵,有的贵宾犬是灰褐色的,有的是棕红色的,它们十分惹人喜爱。

 

它们和其它狗狗一样对肉骨头情有独钟,放一根肉骨头在地上,它立刻像离弦的箭一般“飞”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啃着那骨头,不时还把头抬起来看看有没有人走过,如果有人走过,它就立刻把骨头藏在身下,装成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

 

它不仅护食,而且连玩具也护。有人一不小心踢到了它的玩具,它便紧紧地盯着那玩意,生怕它长了翅膀飞了似的,人一走开它就一秒窜到玩具身旁咬着它,把它藏到它的窝里,事后又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谁都不知道它刚刚把你的玩具藏到了它的窝里。

 

贵宾犬经常喜欢神出鬼没的,你看它刚刚还在你面前,一眨眼的功夫,它就不知跳到哪里去了。直到你一扭头才发现它在你身后用灰黑色的大眼睛瞧着你的一举一动,盯上一会之后它可能是觉得无趣,就一转头走开了。

 

贵宾犬非常爱干净,窝总是打理得井井有条,只要看见地上有一小块脏东西就躲得远远的,不论它想上厕所的欲望有多强烈,它都会等到了院子里再解决,而且事后会自己去找主人,让主人帮忙打扫。不会像别的狗一样拉完屎尿不叫主人清理,还拖着脏屁股到处乱跑乱坐。

 

夜晚,贵宾犬会静静地趴在自己的窝里,只听得见它呼噜呼噜的呼吸声。有时它会被脚步声吵醒,也只是急切地朝四周望望,又转了个身继续睡了,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好像刚才只是一滴水滴在了地上似的。贵宾犬不会像其它狗一样高声狂吠,而是悄无声息地进入梦乡。

 

在贵宾犬的小窝里,经常响起它均匀、起伏的打呼噜声音,那是它的催眠曲,也是它睡着了的安然自在。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清  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