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74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74期/2022.06.25

 

 

 

 

}}小树林教师寄语

 

 

 


如何构建自主学习力?

 

★ 曲  燕

 

人这一生的学习,是分层级的。从最初的基础学习,识字、造句、写文开始,逐渐掌握了以母语为主协同数理计算等同步发展的基本应用能力。从此就走向了一级一级螺旋体一样的上升式知识学习,并逐渐尝试登顶知识的塔尖。塔尖再向上的未知,就通向未来,是人类以知识为背景的艰难前往的科学发展之路。因此,越往前走,人会越稀少。对更高更难的知识的征服,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越过基础知识学习、被动引导下学习之后的自主学习力。

 

自主学习力的养成,一定和个体主动参与度的高低息息相关。首先,必须要具有精读深思精神。有话说“没有主动思考介入的阅读都是无效阅读。”阅读本身是大面积快速积累知识的过程,这个收集过程的目的是为了形成自己的思考,这样知识才能成为智力。因此,在日常阅读中,读有点难度的书,才能拓宽见识。新的东西是经验之外的,所以我们要挖透、弄清,就少不了得查阅、比对,思考为什么和以前获得的知识不同等等,这一系列的过程就是精读深思的过程。当一个人读一个知识,背后关联的思考求证,获得了多个知识信息链,这就是精读深思形成的标志。因为,从来没有孤立存在的知识,愿意以一挖十的过程就是求知的重要精神。

 

其次,自主学习力的第二个标志是善于自我琢磨。每个人对知识吸收的过程推理各不相同,因为这跟每个人大脑里的信息源经验不相同有关。所以,任何知识获取中,从A点到B点的推理依据是什么?怎么可以想到它们之前的关联?这些经验怎样才能获得?可不可以有其他的经验作为依据推理源……这些正向、反向、侧面各个维度是否都能主动介入提出问题,并在自己的琢磨中去找到答案,这个过程就是重要的自我琢磨环节。当你善于这样琢磨问题时,任何知识都是建立在无限透彻的基础上被吸收,就能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

 

最后,自主学习一定需要养成自我归纳习惯。知识与知识既想通又关联,但学习的过程是一点一点碎片化积累式获得的。因此,如果学得越多,混乱感越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就会越学越吃力,这是缺乏自我归纳的学习方法造成的问题。前后知识的练习,横向纵向知识的对比关联,要在分析和思索中,找到共性,挖出区别,理出关联,这样就会一步步完成认知整合,慢慢就形成了系统化、板块化知识经验。

 

基于以上三个特点的习得,人的自主学习体系就很容易搭建起来。当一个人有了自主学习力,真正的学习能力才算水到渠成。加上老师的导向、同学的影响、家长的助推,我们就具有了应战往塔尖发展,征服有难度知识的基本能力。每个人的人生目标最终都通向自我价值的实现,我们往知识金字塔上登得越高,对社会乃至人类的贡献就会越大,人生价值的自我实现才能更加高远。征服远方的方法就在脚下,主动做自己精神世界的主人,构建自己的自主学习力系统,同学们,加油吧!尽管向塔顶一路行进!

 

 

 


}}小树林美文鉴赏

 

 

 

 

植物观察记

 

★ 乐  盈

 

栅栏边上的一方灰白石盆中,荡着微细的浮萍叶子,每粒都呈新青色,同时泛着一抹浅黄,成粒成块地连盖在一起,也就成了一大片,犹如毛绒有质感的薄毯,遮掩着底下棕褐色发白的水螺,真乃生命吸引生命。

 

其间有意无意地生出几枝纤细发黑的须条,像是被人随手丢在那,零零散散顶着一蓬的叶,枝干轻细,叶也如此,仅有大拇指的首个关节那么粗。形状像一支半收的伞叶,从平视角度望去,不过张开的地方有几撇波浪般的卷曲的线,浸着一种莫名的忧郁气质。

 

门边的一株松树有点孤独,恰好被卷着棕边儿的葡萄藤叶给盖住,葡萄叶都被染成了金黄,在阳光中泡着。松树的干向旁侧倾扭,拧成一个粗糙的旋儿,刻着那狰狞的裂痕。叶儿很像签子,扁平而细,向下半垂着。风一碰,就轻轻地晃几晃,发出清清的的素响,像是厌恶巧言令色之辈,色调都散发着古老沉暗的气息。

 

青灰铁色的石块凹凸着,下半部分泛着浅黑近褐色的水迹,“水不久前漫及到那”,这是它的暗示。上半部分边缘上贴着一横的苔藓,中央是鲜绿,到棱边就渐渐成暗绿色了。摸上去很轻柔而具有绒质,像冬季的毛衣,但它并不会起球儿。苔藓是沉稳而文静的,无论如何它都不会有任何反应,甚至颤动。它就趴着,度过了无数日出日落,朴素而平淡地度过一生。即使是在仲春时期,也还是会有枯黄的叶,青绿新的叶也可能会有棕褐的洞痕——那是虫的杰作,像小孩的蛀牙,但也不全是,也可能是春天把这一处给遗忘了,春风没能吹过的角落,请原谅春天的健忘,毕竟熬过了一冬的积雪和梦,要做的事太多了。

 

当没有人的时候,植物便显出一种阳刚的寂静,安静,但不孤独。人类和生物之间好像总会有种共鸣,也许我说的不对,人类本就是生物,植物也是。人们整日在城市的灯光黄亮和喧闹声中穿行,早已忘了这些。

 

 

 

 

寂静的春天

 

★ 洪嘉歆

 

傍晚,刚下完一场大雨,草尖上还挂着雨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味道。

 

夕阳西下,太阳挂在远处的山头,光芒正洒进周围的云层。翡翠色的苔藓紧粘在石层表面,在它那细微的叶子上,还挂着一滴滴雨露,石缝被泥土所填满。不远处,栾木光秃秃的树枝上,钓着许多透明的果实,可以清晰看出棕褐色的种子。一阵新鲜空气扑面而来,栾树的树枝随着风微微颤动着,果实摇晃着,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身旁不远处,几棵松树毅然挺立在那里,那一树的松针,看着十分扎人,几簇已经枯黄的松针,还牢牢地抓着树枝,树干上那深棕色的树皮,也已衰老,开裂,轻轻触碰干枯的树皮,树皮就会不住地掉落,露出浅棕色的树干。

 

远处一潭湖水,随着远处的风一圈一圈地波动着,在平静的水面上,撩起层层涟漪,时而颤动,时而摇晃。水面的浮萍漂浮着,摆动着。树上落下的干枯的叶子,两边卷曲着,浸泡在湖里,随水波摇晃。湖里黑色的鱼快速游动,透明的虾静静休养,蜗牛默默攀在长满绿色苔藓的石上,或是悄悄的,寂静无声地往下挪动。

 

天色越来越暗,光线渐渐沉郁下去,时间正悄逝着。麻雀在枝头踮着脚在细长的枝上蹦跳,歪着头打量着周围的事物,时不时低鸣几声。树树上几片俏皮的叶子,随风摇曳。分叉处,几个泥筑的鸟巢粘在树上,没有一只麻雀在巢里,看起来这是被鸟主人抛弃的。

 

我坐在旅馆的窗前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景象。在天边,橙红的太阳只剩半边了,一只只斑鸠从太阳前飞过……天空越来越暗,月亮已升至湛蓝的天空,一两颗星子在

 

逐渐变暗的空中,闪烁着。

 

 

 

 

植物观察记

 

★ 叶欣妍

 

云一层叠着一层,虚掩着透不过气,一丝亮光照进了小院。

 

这院子里种满了绿植,烟灰色的石桌上刻满了字,仿佛一眼可以看到古人吟诗的文雅气。

 

在一个雾灰色的石缸力长满了青苔,它们团团的,小小的,一片挨着同四边形,看起来有些圆滑,几片叶子簇在一起,这里该有上万株叶子吧,每个形状都不相同,有片叶子稍微弯曲,呈弧形,细尖细尖的叶梢,向上翘。

 

手伸下去抚摸,是一种亲切又温和的感觉,手往左移,那叶梢带动叶子向左移,十分柔软。

 

新生的青苔是青青的,淡绿色,具有年轻的活力,看到它,莫名感到似同龄人的召唤。它的叶子比其它的小了一倍,显得弱小,又不输气质。成熟的青苔便是深绿色,它的叶子明显是最大的,饱满又浑厚。较老些的青苔呈土黄色,失去了生命力,没有水分,慢慢萎缩,叶子干巴巴的,蜷缩在一起,部分地方弯曲,部分地方平直,还有一些浸了水的,暗黑色的叶子揉成了一团,什么也看不出。

 

青苔旁的多肉不同寻常,从土里伸出长长的茎,叶子一枝出来又新长出一枝,每一枝都饱满,每一枝叶子都肉嘟嘟的,却又尖尖的,不同寻常的是:并不肥胖。

 

多肉是青绿色的,上面长满细细的纤毛,摸上去也十分亲切。玫瑰正因为有刺,才给人无穷的美感,多肉正因为有纤毛,才给人一种独特的舒适。

 

 

新生的叶子,似婴儿的肌肤,鼓鼓的,又像豆芽,闻起来有种淡淡的清香。

 

许多条细茎斜躺在石块上,远远看上去像卧躺在上面,几根叶子却高高地翘起立在那儿,叶梢处还有几片小草似的尖儿。浑身像细细的仙人掌,淡淡的,绿绿的。

 

最后一抹玫瑰色的晚霞灌入石缸,把夜里的阴寒吹散,一株新生的叶芽正开始悄悄生长……

 

 

 

 

寂静的自然

 

★ 吴润楷

 

当俯身欣赏山间泉水奔流之时,一旁乱石中冒出的一点青绿格格不入地生长在此。

 

清风把本湍急的泉拉起了一条长长的“皱纹”。水花击打一旁的石头,不知不觉中一片青绿覆盖在山石之上。这是苔藓,它远看好似青团,近看似有条条绿枝,枝集成丛,于石面冒出。仔细一看两三点颗粒般大小的,含苞待放的碎叶点缀其间,看似如夜间星辰点点。

 

将视线再放低,近似直视之时,仿佛看一片丛林,那茂密感似乎枝条已似树般高大,忽然一只蚂蚁轻轻悄悄地进入这茂密的苔藓之间,令人觉得,如进入了一片幽静、神秘之地。

 

这块“神秘”之地依水傍水,似一幅幽静的山水画,更像是一片古林尽头有一面海。从水中看去,只见它清澈见底,目测有一小腿之深。泉水在流动,只见水底之沙在水流带动下一同漂走。水底一块块鹅卵石被水流打磨,十分光滑,这些光滑的石头点缀在水底细沙之间。

 

在水中并非无生物,在石缝中几只小小的虾米穿梭其间,在石头之上一粒粒鱼卵覆盖着,一条条生命正在那里孕育。在湍流中几条沙丁鱼苗在游走着,焕发着新生命的光彩以及活泼。

 

水面之上,一片叶子“从天而降”,它已经干枯,逐渐收缩,中间凹下,两边隆起,形成了一个船形,为它提供浮力。抬头一看,阳光已被两棵杉树茂盛的枝干的长披叶给遮挡住了,“腾”出了一块阴凉的地盘,把绿色的阴凉的景象倒映在了泉水湍流之上。四处鸟鸣点点泛起,在枝头上一座座鸟窝顺“枝”而建。林子间,提早归巢的麻雀等鸟类漫不经心地彼此“招呼”着,灵动的鸟的鸣叫充实了整个山头,让大山的声音更加灵动。

 

自然不止是活跃的,生机的,它对于动物来说是寂静的,祥和的。更是人们心灵放牧的园野,持守每一分寂静。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晓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