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80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吴  撇
□副主编/曲  燕
□增刊080期/2022.07.25

 

 

 


}}小树林教师寄语

 

 

 


构建能力是在更高处努力

 

★ 曲  燕

 

硕果丰收的秋天已经到来,我们又迎来了一年毕业季。一整个暑假,见证了大家诸多努力和进步,目送六年级同学马上踏进中学的门槛,给大家谈一种重要的学习方法:在更高处构建能力,低处的很多问题便迎刃而解。

 

暑假学习中,奖励给大家一本散文《人间草木》,每次的作业让大家读一篇作出批注,批注的重点我们专门做了一节教学分析。把批注焦点放在文章的框架上、写作技法上、情表达上、字词磨炼上。大家初试批注式阅读,有的体验深,有的体验浅。整体来说,这样的批注式阅读,是在带大家进入有效阅读。当每一篇散文从眼前经过时,对于其中情感能准确地把握,对于某个字词的优劣能准确地评价,能在抠字眼中发现词语应用的差异化等,这个过程是情感力、鉴别力、分析力等各种能力的综合训练。也是一种大量输入的过程。这样的散文阅读坚持三到五本书的数量时,散文的整体鉴赏力便得到整体构建。这便是高处构建能力。

 

当这样的散文阅读质量,每一篇都得到精准、有效的保障时,整体现代文感悟力的提升,在面对初中到来的大量的古诗词阅读鉴赏、现代美文阅读鉴赏中,很多细节问题就会得到解决。初中学习中,现代文阅读和古诗词阅读是必考的部分,逢考必遇到的“情感分析”“字词分析”等问题,看似是一个一个题目的问题,整体是由前面所说的能力决定着。所以,我们从课外阅读中的批注式精读下手,持之以恒,大量的输入练习,形成的综合爆发力就是解决未来阅读学习中微观问题的关键。这便是高处构建能力,低处问题迎刃而解的核心所在,也是最高效的学习方法。

 

不过,既然是能力的构建,就非一朝一夕之事。但凡武功,必为日复一日,在不断精进中练就。倘若功成,则方能行于天下。故,在每一篇精读中,要沉下心去,钻进文里,一句一思考,一词一琢磨,这样才能步步有所思,句句有所获。由小到大的系统思考力也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搭建起来的。目前,我们的批注式精读,很多同学的质量还有待提升,耐心不足,钻研不够,沉不下心是常有的问题。因此,对大家提出一个建议,就是要沿着这个思路,把批注式精读延续下去,重分析,重比较,重思考,重推理,这样的精读才能走一步有一步的脚印。我们的批注式精读才刚刚开始起步练习,即使毕业了,也须坚持下去,坚持精读多本同类型书籍,才能确保足够的输入,构建出自己高处的能力,在接下来的初中学习中不被绊脚。

 

每一种能力都是跟随个人一生的本领,所以,愿大家爱自己的方式就是愿意打造自我本领,日积月累地奖励自己宝贵的能力,方可成就自己明亮的梦想。通向梦想的路,都是在每一天不荒废、不虚度之下习得的本领中才能逐渐靠近的。祝福你们!亲爱的毕业生!

 

 

 


}}小树林美文鉴赏

 

 

 

 

陶瓷瓮

 

★ 吴浩唐

 

“兰生幽谷,不为莫服而不芳。”这是《淮南子》中的一句话,而“默默无闻”的陶瓷瓮就正是如此。

 

陶瓷瓮在众多瓷器中并不显眼,但正如一句语所说:“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陶瓷瓮虽貌不惊人,可就因朴实无华引起了我的喜爱。陶瓷瓮以天鹅白打底,但因“年代久远”,已微微泛黄,掉漆,这些破损,我看着看着,心中也微微作痛。

 

上面的雕刻并不算精美,但那豪放开朗的条纹才是瓮的“精华”,条纹是墨汁黑,从瓮的中部呈波浪形向前滚动,如一位技艺精湛的画师,给陶瓷瓮画上了点晴之笔。忽然,这“平淡无奇”的陶瓷瓮仿佛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流光溢彩,那乌黑的线条与洁白的底色配合恰当,棕色的色彩与红色巧妙融合,帮衬着主色,造就了这陶瓷瓮。

 

用手轻抚,瓮的粗糙演译着历史的沧桑,面前的瓮,显出了它的古朴。我轻叩着瓷瓮那“咚咚”的声响,应该是最美的声音了吧!无比坚硬,但又无比脆弱,似乎一推就会排山倒海般地倒,像一个弱小的生命,在襁褓中挣扎,终于摆脱束缚,虚弱地坐着。然而,这声音无比清脆,一响,须臾间,就令人感触颇深。

 

我向瓮中看去,真是“青冥浩荡不见底”,那小口、大肚的伸缩恰到好处,流畅光滑,在光的折射下更显优美。为什么有些古物往往是最“优雅”的?因为拉丁谚语有言:“晚秋的景色是最美好的。”光泽精美而高雅,引人注目而又蕴藏“华丽”。风徐徐吹来时,瓮屹立着,只有上面的灰尘、蛛网随风而动,扑朔迷离。

 

瓮好像是上帝留在世界上的东西,因为它的质朴与内涵让我获得了心灵的慰藉,在傍晚的轻风中,那瓮的“身影”,在我的记忆里,轻轻荡。

 

面对这陶瓷瓮,一腔“激动”,更与何人说!

 

 

 

 

泉州的润饼菜

 

★ 林紫钰

 

提起清明,就想到润饼菜。它金黄酥油的外皮里裹着各类精致的菜肴。虽然各家有各家的口味,但哪个家庭卷起润饼来也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个比一个好吃。润饼菜集聚了民间普通人家具体的情感,是舌尖上朴实又热烈的生活写照。

 

润饼菜的特点是料足而油多。配料多以菜豆、胡萝卜、酥糕为主,只如此而远不及,若众多配料中有一味不到,便寡淡无趣,那则是牡蛎。清明前后的泉州人,须得紧锣密鼓地筹备材料,唯恐当天的食材被抢购一空而无处购买。不过这饼皮比较费功夫,就无法那么讲究,大家都更愿意买现成的。母亲常常买饼皮时会顺带又买下一小袋子花生碎。

 

清明节后几天,我们一家人总喜欢去外婆家,顺便在那儿“蹭吃”。一群人围在大桌前,蒙着石灰雾般的厨房玻璃门一打开,一股气流从厨房里奔涌而来,外婆端着两大盆配料摆在桌上。即使你嗅觉再不敏感,配料的香味穿过上方,冒着层层热气,也会一阵阵地袭击你的鼻尖。但小孩子们顾不得这些,我们一人去抓几个圆盘子和汤匙,站在食材前,紧紧盯着它们。

 

大人们都看乐了,一声令下后,我们才敢开始动手制作。小孩子们不仅比谁吃得多,也比谁包得好。将热乎的一层润饼皮从软软的“梯队”里轻轻揭开,到饼的“肚子”时就要屏住呼吸,要用指尖绕着外圈一点点轻轻地剥。若是饼皮揭得好,那制作便成了一大半;若是饼皮破个洞,那也得自我消化。挖配料就随意,唯一需要小心的便是不可贪多。此时孩子们就开始抢“黄金”,常常花生碎还在手中时,我手一抖,还没反应过来,刹那间,装“黄金”的袋子就被抢走。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每每围在一起包润饼菜时,脑海中总冒出这么一句软软的话语。有时,我们小孩子还会用润饼包出花样,包成饺子样的、粽子样的、包子样的……千奇百怪,就是偏不包常规的。弟弟包的饼经常不是漏了汁,就是掉了料,我就咧着嘴笑他,下一秒,猝不及防地,眼前就滴下几滴油在衣襟上,身旁的大人也笑我。我尴尬地左右瞥着,涨着发烫的脸又咬下一口……

 

哥尔斯密说过:“不论在哪里,自己的幸福是要靠自己去创造、去寻觅。”我的幸福,就藏匿在包润饼菜的过程中,更是藏在家人的笑容中。每当想起润饼菜,桌前一幕幕美好,都会回荡在眼前……摆上桌的配料、我们举起的勺子、那漂浮着的香味、让人垂涎的油渍,原来,幸福,就等于一家人吃润饼菜的心情!

 

 

 


茶  事

 

★ 徐熙峻

 

我半举一盏盏盛着琥珀色茶水的茶杯,细听耳边的潺潺流水之声,闻着迎面吹来带有花草芳香的清风,凝视着成对的蝴蝶作戏于木梁石柱之间。心亦平静,一场茶事无声地在庭院里开始了。

 

一横茶盘傲然卧生于木桌之上,粗糙的黑石石面,右上角宛然浅浅地刻着一个字:禅。虽无王大书法家的入木三分,却苍劲有力,似有千万奔腾气势在内,却不表露,外柔内刚,静坐看待红尘的禅意淋漓尽致地流露而出,就如舅舅家书房内枯槁的莲蓬一般古色古香。

 

烧开一壶水,用一方棕褐色的茶巾垫上水壶,从茶包内取出泡茶的工具来,一一放于茶盘。一点茶杯,一弯茶勺,一茶壶,一茶仓,一道风景,与正在进行的一件茶事。

 

捏住茶壶盖上的圆圆壶钮,轻轻揭开来,又拔出茶仓上的木塞。直接将茶叶倒入茶壶,两三叶茶落在茶盘上或掉在茶包边,只得捉起一只茶勺按捺心中的烦躁,一勺一勺地将茶叶放进茶壶。

 

放下手中的茶勺,转身取了茶巾上的水壶对准茶壶倒水,倒水时注意力需十分集中,若稍不注意便会溅出茶壶。水倒毕,盖上茶盖,握起壶柄,腾出另一只手来扶起壶身,轻轻地将茶水摇匀,对准茶杯倒下。茶水通过壶嘴“叮叮咚咚”地流淌而出,茶香沁人心脾,久不散去,口舌燥热却又要喝,怎奈茶具未洗,只得用茶壶内的水浑身上下给茶杯淋遍,再重新沏茶,直到琥珀色的茶水满盈了茶杯。

 

举起茶杯待喝,一朵白里透黄的桂花飘落下来,落在前面的石槽里。石槽积水已半,桂花似朵小船,槽水微微荡漾,真有诗佛王维所说的“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之意境之美。啜饮这口茶,眼睛不觉望向一只可爱的玩物来。两位道容鹤貌的老者穿着飘逸的长袍,对弈于一块棋盘两边。一位举棋不定,一位捋须称快,我的心灵猛然一震。

 

喝茶,唯有耐心者才能喝到;下棋,只有静心思考者才能获胜。曾国藩说过:“凡人做一事,便须全副精神,注在此一事,首尾不懈,不可见异思迁。”茶事犹如此,做任何事也都是如此,保持禅心,保持坚定的恒心。

 

 

 

 

以知识为舟

 

★ 洪嘉歆

 

当俯身欣赏山间泉水奔流之时,一旁乱石中冒出的一点青绿格格不入地生长在此。

 

清风把本湍急的泉拉起了一条长长的“皱纹”。水花击打一旁的石头,不知不觉中一片青绿覆盖在山石之上。这是苔藓,它远看好似青团,近看似有条条绿枝,枝集成丛,于石面冒出。仔细一看两三点颗粒般大小的,含苞待放的碎叶点缀其间,看似如夜间星辰点点。

 

将视线再放低,近似直视之时,仿佛看一片丛林,那茂密感似乎枝条已似树般高大,忽然一只蚂蚁轻轻悄悄地进入这茂密的苔藓之间,令人觉得,如进入了一片幽静、神秘之地。

 

这块“神秘”之地依水傍水,似一幅幽静的山水画,更像是一片古林尽头有一面海。从水中看去,只见它清澈见底,目测有一小腿之深。泉水在流动,只见水底之沙在水流带动下一同漂走。水底一块块鹅卵石被水流打磨,十分光滑,这些光滑的石头点缀在水底细沙之间。

 

在水中并非无生物,在石缝中几只小小的虾米穿梭其间,在石头之上一粒粒鱼卵覆盖着,一条条生命正在那里孕育。在湍流中几条沙丁鱼苗在游走着,焕发着新生命的光彩以及活泼。

 

水面之上,一片叶子“从天而降”,它已经干枯,逐渐收缩,中间凹下,两边隆起,形成了一个船形,为它提供浮力。抬头一看,阳光已被两棵杉树茂盛的枝干的长披叶给遮挡住了,“腾”出了一块阴凉的地盘,把绿色的阴凉的景象倒映在了泉水湍流之上。四处鸟鸣点点泛起,在枝头上一座座鸟窝顺“枝”而建。林子间,提早归巢的麻雀等鸟类漫不经心地彼此“招呼”着,灵动的鸟的鸣叫充实了整个山头,让大山的声音更加灵动。

 

自然不止是活跃的,生机的,它对于动物来说是寂静的,祥和的。更是人们心灵放牧的园野,持守每一分寂静。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晓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