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增刊081期

 

□主  办/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

□主  编/ 

□副主编/ 

□增刊081期/2022.08.12

 

 

 

 

}}小树林情思天地


有这样一个人

 

★ 黄孜浩

 

天空中的云朵飘荡着,漫无目的地就像迷茫的旅行者。“教育好比天空中的云,来来回回。”这是韩伟的一句话。而第一个教育我的人,便是母亲。

 

母亲算是很高,腰总挺得像把钢尺般直。鼻尖托着副眼镜,透过明晰的眼镜,看到的是她那严肃的鹰一般尖细的眼。

 

但我总是无法看着她的眼睛——也许她尖锐的目光扎着我的眸子,让我情不自禁地躲闪、回避吧!

 

黄昏洒下晶莹的泪,夕阳偷渡了青山,而同时带来的,是母亲的愤怒。

 

我独自处在房间中,自己和自己磨蹭着。七点,八点,九点……我在房中做着一张卷子,可一个暮晚过去了,最后一面还是清洁的面孔。妈妈打开房间,盯着这些题目,想了想,突然吼道:“一个晚上过去了,你还没做完!这还是做过的!”我瞪着她,牙齿互相打着鼓。心中念叨:做过就做过,吼我干什么!而她仿佛也看到了我的恼怒,又一直喊:“快点!”

 

我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她,嘴里嘟囔:“老师都没有教过。”她冷漠地应:“‘学习全靠自用心,老师不过引路人’,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我攥紧拳头,你怎么如此会狡辩?这卷子是八年级的,就算以前做过,也……我竟不敢把心里话说出声来。我用手抓着头发挠来挠去,焦躁得活像一只卷毛犬。但最后,我还是靠着仅有的渺小的知识蒙出了答案。

 

事实也终究是残酷的,在接下来考试的最后一道压轴题中,涉及了初中的知识。我看到卷子,就不禁庆幸当时妈妈“蛮不讲理”的激励与批评,让我肯钻研。也庆幸她做事的有板有眼,注意到了我的每一个缺点,并督促我改正。在我眼中,她挺起的腰与犀利的眼光,永远是一丝不苟的象征,也是谨慎、严厉的教诲所传递的恩泽,让我不再屈于惰性。

 

在我的成长中,有她这样一个人,她的眼光就如同鹰一般犀利,她的腰板如同鸵鸟之挺直,她的性格有如狼之凶狠。但她给予我的恩泽,却犹如罗曼·罗兰所说:“母亲是强烈的火焰”一般。

 

在我的生活中,有这样一个人,她改变了我的态度,改变了我看待问题的角度,她用一次次教育,来来回回,引领着我脱变,“母亲,总是漫无边际地释放一切爱意。”

 

 

 


有这样一个人

 

★ 李  珉

 

俗话说:“父母施爱不计时,儿女悟孝须一生。”我的奶奶对我虽然是隔代亲,但这份爱也不例外。

 

奶奶个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体重匀称,有着一张瓜子脸,嘴巴不大也不小,鼻梁高高的,脸上布满了一条条皱纹,如同一条条古老的河流,在无声地流淌着。虽然奶奶已经六十五岁了,但是头发依然是乌黑乌黑的,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一根白发。

 

奶奶平时穿着都很朴素,不奢华。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好像一直都穿那件米黄色的短袖,配黑色的长裤子。

 

奶奶平时很疼爱我们,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们,单独煮给我们吃,还接我们上下学。如果你问奶奶:如果有钱了,你会买什么?她绝对会说:“孩子最重要!我会给孩子买衣服、买书……”

 

在一个寒风刺骨的早上,我正急匆匆地穿鞋要去上补习班,奶奶叮嘱我:“路上要小心。天冷了,把外套穿上!”“来不及了,还有十分钟。”我嘴里敷衍着奶奶,背起椅子上的书包,抓起一旁的雨伞,头也不回地就往外冲。

 

上课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喉咙发痒,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是要感冒啊! 
 

没办法,我只好戴上了口罩。下课铃一响,我便马不停蹄地往外冲。回去的路上,我的鼻涕像果酱一样止不住地往外流,我只好用纸巾一直擦着。

 

刚一进门,奶奶正要给我端水果,立马就发现了不对:“看吧!叫你不听话,让你套件外套你不听,感冒了吧!”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嗔怒,她小心地用手背抚了抚我的额头,又摸了摸我的手心,一溜烟地跑进房间里翻箱倒柜开始找药,很快她找出一个退烧贴,小心翼翼地撕开,然后轻轻贴到我头上。来回按了几下,才放下心来。

 

安顿完我之后,她就匆忙回厨房给我煮排骨粥,光是一盆米就洗了三遍,又用开水冲了冲切菜板,才开始认真地煮粥。看着他为我忙碌不停的身影,我的心里暖暖的。

 

“理解是生活的和谐之本,慈爱是家庭的幸福之源。”我有这样一个奶奶——一个严厉、慈爱的奶奶。

 

 

 

 

付出的努力终将带来收获

 

★ 张峻铖

 

“一种理想,就是一种动力。”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夹起那张奖状,耳边悦耳的鸟鸣,如同远方连绵不断。大树晃晃身体,落下积累一天的劳累。怀念那奋斗的几日,明白了付出的努力终将带来收获。

 

最后一次奥数竞赛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因为之前比赛都落选了,面对这最后一次获奖的机会,我可是格外重视。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天刚蒙蒙亮,当第一缕阳光撕开黑夜的外表,射在地面,预示着新一天的曙光。此时,街道上一片孤独,恍惚间瞅见了一个疲惫的背影,挥动着手中的扫把,用它充当心灵的钥匙,诉说着自己埋藏心中的忧愁和苦闷。此时的我穿着睡衣,左手抓着块面包,右手握着铅笔,已经坐在桌前奋笔疾书。我用笔尖摩擦发出的沙沙声与书本交谈。就这样,在这无声的对话间,我仿佛到了知识的海洋中,一个个题目,一个个算式和数字不断从我眼前飘过,这也将注定了我日后的成功。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虽然这样很累,但是如果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放学回到家里,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一步一挪移到书桌前,做完作业,“归来饱饭黄昏后”。我抓起旁边的袋子,再次踏上了前进补习班的途中。明亮的灯光下,我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似乎已经麻木,只能是依靠着肌肉记忆做着题目。

 

恍惚间听着山间的鸟儿,望着天上的那轮圆月,颇有“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感觉。在这种压力之下,我偶尔会用这种发呆,并脑补古诗画面的方法减压。偶尔难免会有放弃的想法,但又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苗,毕竟“耐心是高尚的秉性,坚韧是伟大的气质。无论何人,若是失去耐心,便失去了灵魂。”一个人如果没有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去坚持的秉性和气质,那么,他无异于是一具没有了灵魂的空壳。没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念,也就不会有收获的季节。毕竟“常常是最后一把钥匙打开了门”。并且,付出的努力终将收获。

 

就这样,熬过“冬寒”,我获得了三等奖,虽然也仅此而已,但我感受到努力后收获的成就。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无比的艰辛带给我深度的幸福,这幸福不是因为结果,而是在奋斗的过程中,充实了我的生活,让我深入地感受到了人生的温馨。

 

 

 

 

}}小树林佳作品鉴

 

 

 


坚持挺管用

 

★ 郑绍斌

 

“逆境能打败弱者而造就强者”,困境中的坚持不懈,让一个人改变白己,超越自己,就如在逆境中破茧的蝴蝶。在那个满是落叶的小区楼下,一道道划痕,是我坚持后的证明。

 

蛇板刚到,我便抱着它来到小区楼下试滑。蛇板呈焰阳红,边边角角刻有几条蓝色条纹, 左右边较鼓,中间则较细,两个轮子。我迈着步子,来到小区墙角边,两脚缓缓踏上蛇板,手指离开墙,蛇板便摇摇晃晃往前溜。我的双腿在发抖,不到半分钟便摔了个四脚朝天,四肢翘得如同四根椅子腿。二次尝试,我一脚先上,向前推进,后脚紧随其后,双手在墙壁上如同爬山虎一般,贴着墙不放。这样靠手推前进,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没练一会,我便腰酸手痛,加上太阳光的灼烧,汗如雨下。于是,我便拖着蛇板回到家中,外头实在炎热,好比《西游记》里的火焰山。

 

这时,父亲来了,见到我就如机关枪一样扫射:“你不是去练习了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没听说过吗?”随后便提着我的衣领,来到烈日下,开始教我指导我。

 

 

父亲找来两根粗木棍,让我握着,随后骑上蛇板,用木根拄地,一下推,一下停,不到半小时,我就可以依靠木棍在小区里游荡。而后,父亲从我手中夺过木棍,使劲一丢,木棍不见踪影。此时的我立即跌下蛇板,没了木棍,如同没了双手。

 

就这样,我的选择只有一个了,那就是独自靠毅力坚持下去。

 

我蹬上蛇板,向前一滑,蹲着身子,左脚后上,双脚前后摇摆着,当作前行的动力。突然,前方出现了“绊脚石”——一根树枝,当我从树枝上方碾过去的时候,轮子一震,摔了。可我又缓缓站起,继续前行。“有志者,事竟成!”我坚持了下来,地上全是蛇板子摩擦后产生出的痕迹,这让我瞬间坚信,坚持挺管用这说法, 只要坚持, 世上便没有难事。

 

“毅力是永久的享受”,坚持后的成果,才是带着无尽的甜蜜。超越自己,让自己在逆境中坚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地上一道道痕迹,是我坚持后的证明。

 

 

 

 

坚持挺管用

 

★ 曾子欣

 

窗边的叶被轻轻带上阳光,氤氲的雾气积成水珠藏在花深处,从天上泻出一抹淡粉色的晚霞,衬着城市的灯,映在路上,让黑暗变得明晰……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我那时,也是这样。

 

那天,我不小心割坏了手指,母亲望着我的手,用纱布轻轻给我包扎,瞧着母亲温柔的眼睛,她突然抬起头盯着我的眸子,“你受伤那么重,明天钢琴比赛还去吗?”我眉头一紧,牙齿咬在下唇上,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当然去!”而后紧紧跟着的是一声“咝——”的长音,我疼得皱着眉,只得又坐回沙发上。
包扎完,我跑去琴房。

 

我坐下来,望着自己的手指头,嫩红的皮肤上趴着一条紫红色的疤痕,纤长的手指上,多出了一条伤口,显得有些突兀。
我又用另一只手,轻轻托了托那受伤的手指头,有些许疼痛。透着琴盖上的影子,看到自己脸色苍白,满脸无力,眉毛下的仿佛不是一双眼睛,而一颗两颗无光的黑豆。

 

我把两双手轻轻垂在琴键上,用力地用手腕撑住指尖,我左手颤抖着,手心中冒着汗。我的手火辣辣的,蔓延到指腹,火烧一样地疼。我奋力地抬起手指,开始弹起《悲怆》,我忍着那割心的疼,到情感强烈的地方,我也只能轻轻地,将手指飘在琴键上。

 

“只有坚持别人无法坚持的坚持,才能拥有别人无法拥有的拥有!”我心里想着,手在键上游着。这样的熟练程度,明天最多拿个优秀奖,想到这儿,我霎那顾不上疼痛了,开始不管指尖的感受,用手臂推着手腕,指腹使劲用力……一遍又一遍,坚持好像管用了。

 

虽然很疼,但我忍了,母亲曾走进来两次劝我:“欣,先别练了,大不了明天不比了!”我也总是将她拒之门外,大声地对她说:“我没事,我可以。”
我没事,我可以!

 

“一个能够升起月亮的身体,必然驮住了无数次月落。”就像我坚持了……

 

隔天的比赛,我得了第一,我就说,坚持挺管用。

 

 

 

 

[本期指导/曲  燕]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本期文字录入/晓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