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儿童诗报147期

 

□主办/小树林教育  温陵书院

□出版/小树林儿童诗社

□主编/   副主编/

□责任编辑/郑锦祥  余丽敏

□总第147期/2022.9.22

 

 

 

 

【有|话|说】

 

诗是从一个伤口或是一个笑口
涌出的一首歌曲

 

 

 

 

让所有比喻成为可能

 

x财  滨/老师
  

无论古诗词,还是现代诗歌创作,有一个前提是诗歌必须被情感孕育、滋养和灌溉,即诗人基于当下生命状态的某种心境或情绪,向外寻求与内心震动同频的“声音”,并放声“歌唱”。古诗词崇尚的“一切景语皆情语”亦是如此。黎巴嫩作家纪伯伦也说过:“诗不是一种表白出来的意见。它是从一个伤口或是一个笑口涌出的一首歌曲。”基于此,诗人在创作诗歌时便有一个基本任务:审视自己内心的微妙感觉,探寻外界的对应物,完成一种情感上的交换。

 

小诗人们便用自己微妙的知觉,细致的观察,自然而然地抵达了生活的深处。

 

先来欣赏郑胤哲的《两朵花》——

 

一株晨风随自己飘扬

开出两朵花

一朵是初升的太阳

一朵是我的哈欠
 

傍晚,太阳像哈欠

放学的我,像旭日

 

余光中曾说,好诗人应该一辈子天真,让所有比喻成为可能。小诗人将随风升起的朝阳和我的哈欠,比喻成晨风开出的两朵花,孩子的天真心性自然流露。当然,一首好诗除了修辞,词语的组合同样举足轻重。并且,奇特的词语组合本身就蕴含特别的韵味,诗歌的意味往往就从中生发出来。“一株”和“晨风”这两个词语之间的搭配陌生而新奇,既婉转地将晨风写成树木,也为下面的“开出两朵花”铺了路,在逻辑上形成严谨的闭环。

 

小诗人对最后两行诗的处理也十分巧妙,将“我”和“太阳”互换,并且这种互换也是有理有据的。细想,人打哈欠时的嘴形就像是太阳的圆,放学的我像放飞的小鸟,就要一飞冲天……别提多么精神抖擞了,哪有什么疲倦?——这又多像初升的、蓬勃的朝阳!最后两行诗句的“情节反转”既洋溢着趣味,又教人深思。

 

再来品读曾煜轩的《特别的终点线》——

 

蚊香升起的烟

是一条特别的终点线
 

我看见疯子一样的蚊子

一只只风一般地

冲过了

生命的终点线

 

小诗人也许在晨起时发现了数具躺倒在蚊香周围的蚊子,捕捉了这种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并发出了内心的感叹。在小诗人的笔下,蚊子被蚊香消灭反而有种飞蛾扑火一般的决绝,英雄献身的悲壮……反过来想,那些被“烟”所吸引、蛊惑的人,不正如蚊子一样浑然不觉地迈向自己生命的终点线吗?这首诗将蚊香的烟比喻成生命的终点线,实与虚之间的转换十分巧妙。

 

可见,我们品味一首诗,就像品茗,越饮越有味道,可谓是余味悠长。这就要求诗歌本身要具有多种指向,多种含义的素质,才能实现“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结果。好诗歌必定是耐读、耐嚼的,诗社的小诗人在创作时,想必就是这样在每一个字里倾注心血和能量,才成就了一首首入心的好诗。

 

 

 

 

【又|有|了】

 

傍晚,太阳像哈欠
放学的我,像旭日

 

 

 

 

两朵花

 

x郑胤哲

 

一株晨风随自己飘扬
开出两朵花
一朵是初升的太阳
一朵是我的哈欠

 

傍晚,太阳像哈欠
放学的我,像旭日

 

 

 

 

太阳是道数学题

 

x曾煜轩

 

太阳是一道复杂的数学题
小鸟们在天空这张草稿纸上
来来去去
列了许多算式

 

眼看一天就要过去
交卷时间到了
还没做出来

 

我在想
这道题没有发散思维
肯定解不了

 

 

 

 

大海的鼾声

 

x车瑞莹

 

大海睡着了
抱着贝壳玩偶
躺在真正的沙发上

 

白天它太累了
现在鼾声大得很

 

 

 

 

每本书都有内伤

 

x余泽昊

 

每一本书
内心都有伤

 

字和画都是伤口的结痂
你某一天再次打开
任意一本书
它都还在疼
一直疼到你的心里

 

 

 

 

孤独和孤独在一起 

 

x黄睿轩

 

鸟是一种孤独
虫子也是一种孤独

 

孤独和孤独在一起时
至少有一种孤独
会消失

 

 

 


【现|做|的】

 

蚊香升起的烟
是一条特别的终点线

 

 

 

 

特别的终点线

 

x曾煜轩

 

蚊香升起的烟
是一条特别的终点线

 

我看见疯子一样的蚊子
一只只风一般地
冲过了
生命的终点线

 

 

 

 

孩子踏浪图

 

x傅铭鑫

 

海是砚台
海水是墨水
海浪是蘸了墨水的笔尖
沙滩是一张张宣纸

 

那么多幅水墨画
最动人的还是
孩子踏浪图

 

 

 

 

旧水缸

 

x胡文瑾

 

天空是一口旧水缸
小鸟每天都要看看自己的倒影
白云、乌云和彩霞
都是缸上野生的苔藓

 

有时缸裂成一道闪电
太阳常常要修上好几天

 

 

 


妈妈的话

 

x林节尚

 

妈妈把我当大人教
经常说一些深刻的话
比如——
“走进自己的内心”

 

我有时会去试
你打开一扇心门
又打开一扇心门
再打开一扇心门
已经很累了
却发现里面还有

 

真是迷宫啊
所以有很多人
就喜欢呆在院子里
晒晒太阳聊聊天

 

 

 

 

一个树冠

 

x郑胤哲

 

一个树冠
就是一个坛子
晨光悄悄地
往里面装东西

 

有几只鸟每天飞来
照例落在坛子的边沿
仿佛,那是它们的食堂

 

 

 

 

被领回家的孩子

 

x邹旭煊

 

一块陶砖的碎片
被丢在院墙外
如果有人捡起了它
把灰尘吹掉
它是不是会像一个
被领回家的孩子

 

 

 

 

谁来修修它

 

x车瑞莹

 

这间老屋子运气不好
又下大雨了
明明有顶大帽子
可却是漏的

 

就在上周
几个孩子踢球时
还把它的肋骨给踢断了

 

到底什么时候
它才能摊上好运气呢

 

 

 

 

都不喊累

 

x余泽昊

 

珊瑚礁久久站立着
腰酸背痛也不说
小鱼小虾懂事
要么帮珊瑚礁揉揉腰
要么捶捶背或者捏捏肩
忙里忙外的
却从来也没听它们
喊辛苦

 

 

 

 

妈妈是黑客

 

x黄睿轩

 

恐惧是一款电脑
而黑客
专门破坏或改写恐惧的程序
使恐惧很快就无法运行

 

妈妈出差了
却仍在担心我
每晚,她都要远远地安慰我
我怀疑,她就是一名黑客

 

 

 

 

有一座古厝

 

x董婧雯

 

有一座古厝
它渴望喧闹
渴望游人如织

 

可最近,它喜欢安静
因为不久前
有几个孩子,每逢周末
就相约来这里
各自静静地早读

 

 

 

 

瓢虫飞快地漂出来

 

x马从骞

 

一只十一星瓢虫,正在叶子上爬
十一星,背上的天空够亮了吧
是不是每一颗都对应着
自己内心的一个理想

 

但是它又爬到了蜗牛的背上
这移动的,像山坡一样的叶子
蜗牛去厨房找吃的
瓢虫以为水壶的脖子,是树枝
所以飞上去,然后钻进壶嘴

 

然后主人开始烧水
然后主人沏茶时
看见一具瓢虫
从壶嘴里,飞快地漂出来
   

 

 

 

{本期指导老师/吴  撇 
 
z本期视觉/黄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