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名小树林教师入选《福建文学》新人专号

 

 

 

 

 

喜 报

 

热烈祝贺——

 

 

小树林教育、温陵书院、对木私塾
曲燕、李祖尧、林映君、任伟(五毛)、
尤财滨、余丽敏、郑锦祥
七位教师的诗作
发表于《福建文学》(2022年新人专号)

 

 

 

 

 

 

 

 

诗歌语言艺术的审美探索


——祝贺小树林诗歌荣登《福建文学》

 

 

_ 礼  玲


海德格尔说:“探讨语言意味着:恰恰不是把语言,而是把我们,带到语言之本质的位置那里,也即,聚集入大道之中。”这种“大道”是言与思的统一,人与文的同在。

 

诗歌是语言的极致。作为师者,潜心诗歌的创作,从哲学、审美等层面出发,与生活对话,与自然对话,在一种恰切的时机偶遇灵感,经与灵魂、思想的神奇碰撞,生发出诗的境遇。而诗歌创作学习中,深耕阅读,挖掘语言表达的魅力,是诗歌生命力重燃的必经之路。它需要时间,需要沉淀,需要智慧的重新发现,才能有朝一日熠熠闪光。

 

近一两年来,小树林的老师们共同埋头于诗歌语言艺术的审美探索之路上,大家读诗、写诗、论诗,剖析语言魅力,辩论美学规律,解构流派与气息……因为我们知道,读诗、写诗、论诗的背后是阅读,是思考,是语言基础和文化积淀,我们也相信,教师丰饶温润的内心世界、手不释卷的探索精神、笔耕不辍的创作实践,会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这种影响的深度和广度,或许不亚于教学中的传道授业解惑。

 

虽说“但问耕耘,莫问收获”,但辛勤播种总会迎来丰收,很幸运,这一阶段,老师们的“诗歌体验”喜报不断!曲燕老师的《一枚叹号落在田野上》(外二首)、李祖尧老师的《等一个阳光好的时候》(外三首)、林映君老师的《一棵从未被看见的树》(外四首)、任伟(五毛)老师的《今天,是被太阳捡起的日子》(外二首)、尤财滨老师的《五月将最后的雨水下进了六月里》(外三首)、余丽敏老师的《我是月亮变成的一个符号》(外二首)、郑锦祥老师的《透亮的词句撕开一个个口子》(外三首)发表于《福建文学》(2022年新人专号)!祝贺他们!

 

亲近诗歌,将文学之美润物细无声地深耕于教学中,每一次都以春天的方式打开。我们在未来的路上,也会一直秉持这丰富的人文气息,尽一切可能地更专业、更严谨,让教育的延伸愈加辽阔且富有朝气。

 

最后,诚挚致敬《福建文学》!感恩《福建文学》编辑老师们的赏识与提携!

 

 

 


  七名小树林教师_入选诗作  

 


/

 

 

一枚叹号落在田野上(外二首)

 

_ 曲  燕

 

六月的阳光
把布谷鸟的叫声收集
一粒一粒安进麦子的胸膛
成熟的气息穿过堤坝、河滩
挂满长着杨树的村庄
蝉鸣音调很高,白日被拽得稀薄又窄长
父亲步伐踢踏,从矮矮的院门走出
像一枚叹号,落在黄色的田野上
他收割的双手上下翻动
逐字逐句读出每一颗种子的姓氏
欻欻欻……一镰一镰
念完一页又一页夏天。颗粒归仓四个字
把父亲的背影,压成一片生锈的弯月

 

 


没有一棵木麻黄不写“劳作”二字

 

走了很远的路
没有一棵木麻黄不写“劳作”二字
长长的海岸线牵着五只风筝
他们都是游走在自己心事的人
人们唱起歌时五音快乐,海的勇敢给了
蓝色的后盾。我总想在下一站
购买些分币,让身体的重量更加稳定
事实上,我的长途列车没有出口
风的声音像呼啦啦的鸟鸣,天桥上方
贴满一片月亮时。我知道
攒足一筐劳累,就找到了家的站台

 

 


忆城崎

 

走过小镇的时候,天色湿淋淋的
每扇门里,藏着还未打开的晨意
想起了我的街道,隔着距离的想念更加正式

 

岸边的柳树站成一行行偈语
欲说还休
我和我的影子一起路过
忘了自己还像不像自己

 

那些出走的人不是真的热爱远行
只是跨越山水,找寻飞鸟啄去身上的疹子
在温泉的岸边,我捡起异乡的话语
走走停停,一个人热爱枫叶,一个人问候
秋天的柿子。

 

我试着听出其不意的雨,也在夜里
独赏木屐敲击静寂。
每天早晨,我就住在唐朝的风里。
你看,那些带有符号的时间,现在想起,
都长成不可替代的胎记。

 

 

 

 

 

 

/

 


等一个阳光好的时候(外三首)

 

_ 李祖尧

 

秋天的黑刀子割裂了天空
留下满地破碎的枫叶
三三两两的犬吠声
埋进土里
长出几株清冷

 

等一个阳光好的时候
我要揪着风的袖子
走过这,颠簸泥泞的生活

 

 


我在雨里喝一口轩尼诗

 

风割断了拴着缰绳的天空
掉下一颗颗玻璃珠
碰撞着芭蕉的每一寸肌肤
鹈鹕倒悬在笔架山上打捞
上一秒还翻着身的野生鲫鱼
这一刻嘴里拼命吐着泡泡
我躲在老橡树洞里
目光被爬山虎缠住
身体里,野草堆积如山
我只是喝了一口轩尼诗
彩虹就涌了出来

 

 


声  响

 

坐在庭院里
打量着东南角的那口四方井
结伴的花翅蝶
转瞬,跌入眼前的深渊

 

余晖像一顶顶大帽子
扣在头上
我捂着胸口
能听见千里之外的秋风
在身体里小声啜泣

 

 


一个仍在学步的少年

 

我常独坐窗前
几朵云彩不小心跌倒
压弯了大山的脊背
青色的大山
流过裂谷、峭壁、险坡的悲怆
满是伤口的老构树
落下的血液穿过我的眼睛
绵延的秋风,是白鸽的嘶吼
原来风吹草低,是目光短浅

 

还好,青蛾撕破枷锁
在怒放了三十年的草原上
归来的骏马,是仍在学步的少年

 

 

 

 

 

 

/

 

一棵从未被看见的树(外四首)

 

_ 林映君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一棵
从未被看见的树
兀立地,在身体里滋长
风吹不动,雨落不响
甚至无法清楚地指认,它的模样
却愿伸展花枝,挽留一声鸟鸣
衔住一片清冷月光
似春江水波荡左心房
任由芳香在血液里蔓延
从心底扎根一株风中青葙

 

 


我是这片海洋孑遗的最后一条鱼

 

日头正艳,云朵被压弯了脊梁
山水把每一处被折叠的褶皱,慢慢舒展
随即碾碎那些,露出锋芒的词语
柔柔地,滂沱地,将天地篇章写作
真正大海以外的一汪无边海洋
我就长在这片海洋的最深处
日头照不进我的心头,即使我是
这片海洋孑遗的最后一条,会游动的鱼
也寻不到刚刚才辨认出的
那朵弯下脊梁的云彩

 

 


芭蕉叶上突发洪水

 

屋檐下那盏钨丝灯
在黑暗之外的世界,和雨水
交谈了一整夜
芭蕉叶上突发洪水,浪花滚滚
蜗牛远离鱼群,独自颠沛流离
拨开雨夜最后的网
捞起埋藏在四方井里的
第一抹灰色月光

 

 


蟳蜅姑娘

 

今早,花儿偷偷开在她的盘发上
鸥鸟衔来海风藏在花瓣里
牡蛎被撬开嘴
才讲出礁石的下落

 

她的肩上,落着一根窄窄的村道
这一头月牙笑着露出来
那一头,赶海的哥哥敞着短衫

 

 


安放一片恰好落下的银杏叶

 

秋天的温度刚刚好,添上
一件质地松软的针织衫
到田野也好,到江边也好
不必涂上油腻的防晒霜
不必在包里备一把被雨淋过的折叠伞
在临出门前,记得一一擦拭
积在心头的尘埃,才能够
安放一枚恰好落下的银杏叶,以及
一束迎面而来,带着芦苇草气息的江风
若是足够辽阔空荡
请再摆上一只
霜降时摘来的灯柿,软糯绵密
似暖冬来临前的一场热恋

 

 

 

 

 


/

 

今天,是被太阳捡起的日子(外二首)

 

_ 五  毛

 

今天,是被太阳捡起的日子
顺带捡起的还有月季
在院子里贯穿了春夏的它
被带走,装点我小屋的春夏
寂寞了一整个雨季的花瓶
用激烈的破碎迎接
于是,鲜花落入酒瓶
以同样激烈的方式庆祝

 

龟背竹在阳台上自顾地生芽
被遗忘了三个月后
它用挣出的嫩芽宣告
宣告着,它,才值得被拾起

 

今天,是被太阳捡起的日子
我是翻涌的人潮中
一朵被捡起的白云

 

 

 


父亲说,他要出走

 

父亲说,他要出走
于是我给他备上了冲锋衣
我希望他出走,不带挂念地,自私地出走
我希望他真的出走,走出去的不只是肉体

 

跨过老屋屋后的麦垛,那是你童年的藏身处
爷爷和伯父的安息地,临走前再告别
奶奶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会记得你走出去了
母亲也在完成她自己的出走,用年轻时的爱好
至于我们,如同你二十来岁的模样

 

去走一走年轻时未曾踏足的地方
你曾看着我手机里照片说,还未去过西藏
或是,去已踏足的地方,找寻一下二十来岁的自己

 

下半生的出走,如果不能打破前半生禁锢
那就让冲锋衣来冲破,让绑架你的来成全你

 

 


厨房哲学

 

想来,和母亲的知心话总是发生在厨房
在擀面杖的来来回回中,迂回询问
终于启齿那破碎不堪的爱情

 

面团逐渐圆润,话题也逐渐丰满
工作、存款、保险关乎未来的打算
饺子皮在她手中左右缝合
也唠叨起家中琐事,夹杂着委屈、不满

 

热水滚烫,滚烫如生活
饺子一个个下锅,她叹气:
过日子嘛,就是用这完整的皮
裹住七零八碎的馅儿
千万不能露馅儿

 

 

 

 

 


/

 

五月将最后的雨水下进了六月里(外三首)

 

_ 尤财滨

 

多雨的五月,树叶换得勤
满地萧瑟太矫情

 

趁风起时,构树撕下写好的黄绿
信笺,落到隔着竹篱笆的桑树下
我将前额贴在冰冷的铝合金窗框上
窗外响起密密麻麻的雨,织了一件
风吹过树梢的声响

 

五月将最后的雨水下进了六月里

 

 


我站在树下,一片片落叶

 

当我站在树下,树就开始落叶

 

南方的树,本不存在什么落叶
一叶不能知秋,叶落不过是新陈代谢
秋天仿佛放逐了这里的树木

 

因此,我站在树下代替树木落叶
我想到,“叶落归根”这个词
自然地,我想起闭上眼睛的外婆、外公、爷爷
在他们离去的若干个日子里
我从一棵小树上诞生、萌芽
接受头顶的阳光,也将接受脚下的土壤

 

某个早晨,我见到浴室地上开始出现头发
那时我思考叶落如何归根
原来,是头发最先踏上归途
于是,每天我都送一些落叶返程

 

我站在树下,身体里满是沙沙的声响

 

 


马缨花的委屈

 

他穿着灰色西装
是今天天气的一部分
他无数次踢脚边的石头
故意踢不中。真令人吃惊
他的故意很精准

 

长椅的左侧扶手比他的手腕圆润
右侧的花,那天开得全天下最圆润
那朵花现在在他的泪里一耸一耸
仿佛石头之畔马缨花的一大丛委屈

 

 


影子的花期

 

太阳拧干石板、瓦片、桑叶的伤口

 

影子滴落下来,一片两片三片
高过篱笆墙的蕨变得轻松起来
影子在地面开不可能的花
一朵两朵三朵,这些古老的花
在好天气里绽放
花期的长度等同于一片云的宽度
一场雨的湿度
和一阵风的强度的总和
我多想在天空不晴朗的时候
跳进你的晴朗里

 

 

 

 

 

/

 

我是月亮变成的一个符号(外二首)

  

_ 余丽敏

 

众人睡去之后
月亮显露出她的光洁。月光
一片一片,明亮得仿若一则森林童话
清澈水润似儿童的歌唱
鼾声遍布整个房间,劳作的人已在梦中
“我想啊,世界和故乡没什么区别”
凌晨两点,我从平静如古庙的夜里清醒
此刻,我是李白,是张继
是月亮变成的一个符号
而月光最动人的部分
只在这样夜深人静时才呈现出真相

 

 

 

我和那朵云,同是归乡人

 

八月里的一天,阿姊和哥哥接我回家
我们经过无数村庄、湖泊,低矮的屋舍
一路向北。目光所及之处,道路笔直
草木灿烂,连空气都带着恰恰好的清香
我坐在车后头,在快乐的歌谣中
昏沉沉陷入一个个梦
醒来,感觉自己不过是
在晴美的天气里,出门远足
看了一场无限好的风光
落日布满青苔时,便归来
十年弹指一须臾

 

在夏日的某个午后
我和停在飞鸟身上的那朵云
同是归乡人

 

 


喊出一座空山的名字

 

雨落下来的时候
附着在行走的列车窗户上
凝聚成一只飞鸟的形状
我看着它凌空、腾跃、盘旋
而后滑行、跌落,消失于虚无
远处,青黛的山面目模糊好似坐定
何处漫过来的钟声、芦管声
放大了心中的寂静
无穷接近于挺拔、盛大,乃至磅礴
树木、村庄、河流,狭窄的山谷
一一后退,隐匿在丛丛烟霭之中
身体潮湿,心灵升起大雾
无法找到一个形容词
描述此刻,描述情绪
想冲着过路的浮云
喊出一座空山的名字

 

 

 

 

 

 

/

 

透亮的词句撕开一个个口子(外三首)

 

_ 郑锦祥

 

灯在夜里写诗
透亮的词句撕开一个又一个口子
一束束恣意的稻穗
装下希望,捡起孤独

 

夜的路很长,灯一段一段遴选
有时诗眼是孩子思念妈妈的声音
比一棵构树,一座灯塔,一束雨声
还要孤独

 

流浪的飞蛾,收集灯的每一首诗
一到夜里就会大声地朗读
每次都将温暖、心愿、孤独读得特别重
有时还不忘,分享给萤火虫

 

 

 

门前的小河

 

剪了一片又一片村庄
云朵在这竞走,鸭子在这嬉戏
一代代人在这打捞童年

 

村里的人啊,喜欢伸长脖子照自己的脸
不开心时,捡块石头丢进河里
逆流的鱼儿一针一线地缝合伤口
流水便带走一茬茬的悲喜

 

或许它从没有向往大海,只想找到一个出口
嗅一嗅,春天岸边的九里香

 

 


老屋,还在

 

门窗走了样
桑葚一只只驼背
檐角老去的燕巢,多了青丝
一只云雀立于瓦楞,眺望
倚墙的柴禾
回忆灶台上的家常菜

 

雨停了,老屋却止不住
滴滴答答地咳嗽
憔悴的声音,像模糊的庄稼地
陈年往事,再也不能返青

 

 


练习宁静

 

花朵不经意地开了
和你的微笑那么接近
你的微笑那么静,代替一种治愈

 

停下来,把杂乱隔离在昨日
坐在禅意和真我里
用色彩和花朵,练习宁静
风的方向,就是云的归途
山的脊梁,决定水的流向
鸟的鸣叫,传进谁的孤独

 

坐在下沉的宁静里
不曾有,一片落叶、一滴水、一朵花
被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