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林报总427期/2022年12月20日

 

 

 

第二版  人间烟火

 

日前,“李渔杯”全国少年儿童微童诗写作大会获奖名单揭晓。本次赛事收到全国各地参赛作品近5.5万件,经过权威专家评审组认真筛选、严谨斟酌,最终,仅278件优秀作品脱颖而出。小树林儿童诗社夺得了喜人的成绩,其中,二等奖2名,优秀奖3名。小树林儿童诗社的小诗人又一次在全国儿童诗歌创作舞台上赢得喝彩。

 

 

 

 

乡村仲夏夜

 

丁淇淋 [晋江市第五实验小学·六年级]

 

夕阳西下,暮色褪去,乡村的夜晚随之来临。

皎皎明月挂在枝头,伪装成了一颗圆润的果子。好一会儿,才看见月亮稍有松动,往上移了些。此时,还未见到萤火虫,大概是不愿抢了月亮的风头吧!毕竟一旦萤火虫漫天飞舞,那人们兴许就不再看天,而是追逐它去了。

月亮不断往上攀,终于爬到了顶端,如同一盏悬挂在天空中的明灯,照耀着大地。乡村里没有霓虹灯,但比大城市多了许多挂在天上的小灯泡,忽明忽灭,闪闪烁烁。在月亮和星星们的柔光下,一切都像被覆盖了层极薄的纱布,带着若隐若现的朦胧。

辛弃疾有诗曰:“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说得极好,乡村的夜晚,有时虽无清风拂过,但也并不闷热。或许是因为没有城市的灯火辉煌、喧闹繁华,才让这静谧的乡村夜晚多了几分凉爽怡然。每年夏天,乡村里到处充斥着一阵阵鸣蝉,一直叫到天微微发亮,才肯罢休。反倒是鸟儿并不多,偶尔抬头才能见到几只惊鹊旋于空中,叫人久久移不开眼。到了夜晚,它们便隐匿于树丛中,不见了踪影。

这个季节的田野十分空旷,一棵杉树就立在小道旁,有些突兀。远处的天幕看着快要压着树顶了,可杉树依旧挺立着,没有弯下腰来的迹象,看着好像比天还高一点儿,真是“野旷天低树”!不知是哪来的风,忽然使劲吹了吹,杉树发出“哗哗”声,蝉似乎惊顿了一下,才继续演唱着。云往月亮旁靠近了些,大地跟着黯淡。萤火虫便飞出来,替补月亮的位置。草丛边、大树旁、房屋四周,出现了许多小光斑,使得四处又变得亮堂堂的。孩子们见萤火虫出来了,自然要兴奋,拿个玻璃瓶热情捕捉,萤火虫在空中绕着圈,似乎在捉弄孩子们……

欢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乡村进入了昏睡。夜晚的到来,就是为了养精蓄锐,迎接更好的一天。第二天,村民们醒来,就是新的一天,充满希望的一天!
(指导老师/财  滨)

 

 

 


漫步西街


吴骐民 [丰泽区东湖实验小学·六年级]

 

正月十五,圆满的月亮正散发她的无限魅力,晚风吹到了我的脸上,使我感到凉爽惬意。于是,走到那人挤人的西街,心情也跟着澎湃了起来。

一条条灯链挂在古老的房屋顶上,为这西街营造了些许的现代气息,但房屋本身的构造和建筑细节却又透露出浓浓的闽南古风气息。此时,明月恰好落在东西两塔中间,让人感受到了建筑与自然的完美融合。

正观赏时,不知哪处传来的“滋滋”声,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寻声望去,原是板烧店的老板正在忙碌着。只见他赤裸着上半身,将一块毛巾搭在肩上,而下半身则是一条短裤。他脸上布满了汗珠,头发早已打湿,有时几颗顽皮的汗珠从发尖上滴落下来,然而,老板却是熟练地用早已长了老茧的手将其抹下来,又随手在毛巾上擦了擦。紧接着,他一手抓起几十串冰冻着的鱿鱼,一手将油倒在铁板上。等油热时,铺上鱿鱼,用一个小铁铲紧紧压住,让它滋滋作响。煎至两面金黄时,老板就拾起一根根棍子,将它们装入盒中,等待卖出。

我正看得入神,被一阵袭来的风唤醒,便瞧见那塔边的柳树枝随风起舞,为这热闹的西街增添了一丝雅意。街上的游客来往不绝,大多是来漫步散心或寻觅美食。有的驻足观赏西街的特色建筑,有的细细挑选泉州特产,还有的正享受着舌尖上的美味。此时,还未睡去的飞蛾翩翩飞入了人群中,人们的目光不由得都注视在它身上,自觉地为它让出一条路,好像这里就是它的舞台,月亮为它打光,人群是它的观众。

随着飞蛾飞去的方向,我发现了路边的一家四果汤,店铺牌匾上写着“秉正堂”,里边挤满了人。走进才发现店里售卖各种泉州小吃,如四果汤、土笋冻、面线糊……我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品尝四果汤。长长的桌上几十个水晶碗并列排放,盛满了各种配料,除了各类切成丁的水果,还有那软糯的芋泥、黏糊的绿豆、方正的烧仙草、爽口又不失弹性的石花膏……店员正热情地介绍着,还不忘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我和家人便坐在店内的小桌前品尝四果汤,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特别是那四果汤中的芋圆QQ弹弹,又兼具芋头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

走出“秉正堂”时,才发觉已是深夜,月光依旧不肯收敛,西街也依旧热闹。在这古老的街道,人们的欢快笑声正肆意流淌……

(指导老师/映  君)

 

 

 

 

古  巷

 

柯彦博 [晋江市希信中心小学·五年级]

 

这是一条沉寂已久的古巷,时间似乎淡忘了它。几十年的时光里,这条古巷仿佛并无多大变化。那根电线杆仍是立于那处屋檐下,穿着七拼八凑的“广告服”,电线依旧纵横交错地重叠着。

古巷地面由一块块凹凸不平的石板铺成,石板沿着古巷延伸而去。常年,这条古巷在清晨与夜晚时总是处于阴暗潮湿之中,阳光似乎被一块布遮了起来,即使有阳光透进来,也是零零散散的。只有到了傍晚,夕阳斜射的余晖才能洒进巷子,点缀着古巷,将古巷染成了金色,才有了一丝生气。而古巷的风永远是不急不缓地吹着的,像是一位漫步的老人,悠闲自在地踱着步。长久以来,经受了风雨的磨练,古巷里的老房子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虽颜色淡了些,却依旧是带着闽南印记的暗红色,每一寸“肌肤”,无不渗透着熟悉的味道。

突然有一天,这条沉寂的古巷,变了模样:铺路的石板变成了青瓷砖,花花绿绿的广告被清理得了无痕迹,甚至那些阴暗潮湿,统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净、明亮。那一刻,阳光不再奢侈,原来一条沉静安谧的古巷改头换面,变成一条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新巷。

走在这条新巷上,我有些茫然,心不知该安放在何处。于是,回忆着以前的古巷,我继续往前走,往深处走。猛然间,我又看到了熟悉的古巷,久久凝视着它,不愿移开双眼……我回到以前的小巷,回到“年华似水匆匆一瞥”的安宁与静谧。

一阵吆喝声让我的思绪戛然而止,古巷里有人挑着担子开始叫卖。偶然一瞥,时光蜷缩在角落,歌唱着以往的回忆。它响在古巷里,响在脑海里,响在我心里……

(指导老师/祥  子)

 

 

 

 

第三版   万般滋味

 

近日,2021年“温陵书院杯”泉州市中小学生硬笔书法大赛(决赛)获奖名单新鲜出炉。

 

小树林书法教育研究院的专业评审团对本次决赛作品进行了严格的评审。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评审团最终评选出111名获奖选手,其中:特等奖1名,金奖10名,银奖20名,铜奖30名,佳作奖50名。

 

 

 

 

我是奶奶的“心肝”

 

林梦涵 [泉州市第二中心小学·六年级]

 

再见到奶奶时,她已经六十多岁了。看着她苍白的头发,布满皱纹的脸和微微往下驼的脊背,我的眼睛渐渐湿润了,泪水模糊了视线,依稀间,仿佛听到她对着我轻唤:“我的心肝哟……”

小时候父母忙于工作,便把六岁的我送到了奶奶家。奶奶一见到我,激动地将我拥入怀中,轻轻拍着我的背,喃喃着:“我的心肝哟,我的心肝哟……”

那天晚上,我和奶奶一起睡觉,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弄得木床“吱吱”响。奶奶翻过身来,捋着我乌黑的头发,小声地问道:“怎么啦?”我嘟着嘴,嘀咕着:“晚上没吃饱,饿了,睡不着。”奶奶听了,从床上爬起来,开了灯,一手扶着墙一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向厨房走去。我在内心揣测着:这大半夜的,奶奶到厨房真要为我煮夜宵?

不久,我果然闻到一阵食物的香味。只见,奶奶捧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米粉慢慢走了进来。她小心翼翼地把米粉放在桌上,仿佛它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紧接着,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慈祥的笑容,那双眼睛充满怜疼爱,似乎在说:“我的心肝哟,吃吧!”我不知说什么是好,紧紧抱住奶奶,怀里的温暖悄悄钻入我的心头。奶奶轻声笑了,用手捏了捏我的腮帮子,说道:“我的心肝哟,赶紧趁热吃吧。”那个夜晚,那碗热腾腾的米粉,成为了我童年最难以忘怀的记忆。

和奶奶相处的日子,她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负责自在快活。可惜,几周后,父母从城里赶过来接我回家。临走前,奶奶拄着拐杖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我跑到奶奶面前,声音有些颤抖:“奶奶,我要回去了。”奶奶看向我的父母:“不能再住几天吗?”他们深知奶奶的不舍,可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奶奶叹了口气,一遍又一遍地抚摸我的头,喃喃着:“我的心肝哟……”

我上了车,望着院子门口朝我挥手的奶奶,鼻子一酸,泪水似断线的珍珠般,“啪嗒啪嗒”往下掉。往下掉的,还有夕阳。夕阳斜下,染红了云,染红了树,也染红了奶奶。风拂过她的脸颊,把她苍白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车行了一段路,我回头望去,只见奶奶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后来竟像一个黑点,在夕阳下一步一步地淡去……

(指导老师/淡  泊)

 

 

 

 

中秋赏月

 

何以敬 [晋江市希信中心小学·六年级]

 

中秋佳节之夜,天空中悬挂着一轮银白的明月,散发出皎洁的光,如同一块上好的羊脂玉。屋内,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窗前,观赏着天上那轮明月。

望着窗外圆润而富有光泽的明月,我不禁想起了儿时学的第一首关于月亮的诗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而此时月亮渐渐被云彩笼罩,如同蒙上了一层薄纱,只透出半边脸,还有些许的微光,既似一张明镜,又如一个白玉盘。正如李白诗中所言:“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不多时,明月飞在云端之上,轻轻晃动,仿佛嫦娥在月上伴着轻风起舞。

望着明月,我不由得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记得小时候,爷爷常抱着我,坐在摇椅上,吃着西瓜。那时,我还不知道月亮是什么,常指着它傻傻地发问:“爷爷,那是什么?”而爷爷总是抱着我,在月光的沐浴下一边摇着摇椅,一边笑呵呵地说道:“那可是月亮哩!”接着便不厌其烦地对我讲述《嫦娥奔月》《吴刚砍桂树》等关于月亮的故事。其实,这些故事,我早已耳熟能详,然而,下一次,我又会缠着爷爷把那些故事再讲一遍。那些故事,从爷爷的嘴里说出来,配上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与生动的神情,仿佛拥有了魔力一般,即使听上百遍都不会厌倦。

每当坐在爷爷的腿上,感受着摇椅的晃动时,总觉得时间似乎也是这样“咿呀咿呀”地缓缓走过。有时爷爷会用粗糙、结茧的手抚摸着我的头,我则躺着,沐浴着月光,聆听着他对我的敦敦教诲。这滋味,就像吃月饼一般,又咸又甜,丝毫不觉腻味,反而让人回味无穷。这种生活,我曾经以为自己会永远地过下去,然而在某一天,我们竟是天人两隔,他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了我。

思及伤心之处,我恍然回过神来,心中对爷爷的思念更甚,不禁觉得天上那轮明月也寄托着我们之间的那份情……

(指导老师/映  君)

 

 

 

 

暗香浮动醉人心

 

陈馥馥 [鲤城区实验小学·六年级]

 

庭内有棵高大的槐树,直挺挺地立在蓝天下,清爽爽地撑在天地间。清晨的雾太浓,花便一嘟噜一嘟噜地拥着、挤着。香气馥郁的白花,一丝丝、一缕缕地浸润在澄澈的风中,每条花枝疏密有致地垂落下来,叮叮当当地摇成阳光下的风铃。

这样美的花,每年三月总会勾起无数孩子的欣悦与向往,只因在树下捡落花确是一项顶好玩的乐事。
然而,小表妹乐乐却与常人不同。她不捡花,反倒颇有一番壮志:“我也要种棵树。”没想到年纪小,口气倒不小。我有心逗她,笑着问:“那乐乐要种什么树呢?”本以为她说不出什么名堂来,却没想到她在院内认认真真地巡视起来。突然,她停住了脚步,指着角落里一个土灰的花盆说:“喏,就它了。”

我一看,差点儿笑出声来,那是一盆奄奄一息的文竹,半点精神气也没有,因而被妈妈弃之一旁。且莫说那细瘦绵软的茎,单就稀疏的叶有气无力地垂挂着,文竹能不能活下来,活出精神气,就够她琢磨的了!“不可能。你要知道文竹是文竹,槐树是槐树,文竹永远开不了花。”乐乐板着小脸一声不吭,也不与我辩论,独自一人呼哧呼哧地把它搬到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从此,窗外是妖娆的槐树,窗内是病恹恹的文竹。

晚春时节,杨树依依,绿草茵茵,纸鸢飘飘,孩童笑闹,只有小表妹一人独守文竹,制定养花计划,细心照料,静静等待。

终于,在夏至过后的这天,小表妹拉着我走进房间,指着窗前的文竹,扬声说道:“好看不,我的花?”我有些不以为意,哪有什么花?她莫不是糊涂了?她又指着刚发的芽尖说:“这不是花?”只见茎尖将开未开,似绽未绽,一丝绿意从中心沁出。当真是花吗?当真是花!我眼中一热,抱住她说:“是花,文竹和槐树,是两棵一样美的花。”

窗外窗内,暗香浮动。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指导老师/舒  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