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的秋阳

眼中的秋阳
★ 许嘉赟 [泉州市实验中学•初二]

 

       第一次有心事,是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与小朋友吵了架。我回到外婆家里,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生闷气。那时弟弟刚刚出生,只有外婆照顾我。


      外婆爱哭,一哭起来,满脸的皱纹就会变成一朵朵大大的波斯菊,立刻生动起来。但此刻,外婆搬了一只凳子,坐在我旁边扮鬼脸,逗我笑。


      我不理她。


      半晌,窗台上突然响起“嗡嗡嗞嗞”的声音,外婆兴冲冲地起身去看。不消片刻,外面响起了外婆充满孩子气的大叫:“囡儿,这里有只金龟子!”


     “嗒嗒嗒……”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外婆两只手合在一起,伸到我眼前,然后献宝似地打开。她的手心里赫然有一只大虫子!我吓了一跳,外婆却用手指不停地碰触那只拼命挣扎想要翻身逃逸的虫子,还得意地说:“这是金龟子啦,不会咬人的。”外婆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纯真的孩子气,带着橙色的温暖,就像满得要溢出来的秋阳。


       看着外婆用线头绑住那只亮亮的、蓝黑色的金龟子的腿,像放风筝一样拉着玩,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先前的不快立时烟消云散。我们一老一少就在不大的屋子里放起了金龟子,疯玩起来,直到太阳下山。玩累了,我和外婆才走出家门,坐在菜地边的石阶上喘着气,等着外公回家。


       秋阳斜斜地照过来,在半枯的草地上流淌出一片融融的金光,抹上我的脸,抹上外婆的脸。外婆的脸在软软的金色光晕里变得虚幻起来。那是一种奇妙的光。


       如果我是一滴珠露,低低地蹲在草叶上,外婆眼中的那抹秋阳,就从东边的树林里蹿出来,一口噙住我,使我满腹透明的思想更加透明。


       如果我是一只翘着尾巴的翠鸟,从湖的这边飞到那边,外婆眼中的那抹秋阳就从水面跳起来,在我的羽毛上飞快地丢下几颗闪亮的金星。


       满满的一团金色,在我的脸上、手上以及心里柔柔地抚慰着…… (指导老师/秋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