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干净,诗长得越好!小树林儿童诗社再登《诗界》!

 

 

近日,小树林儿童诗社吴撇老师和20位小诗人的优秀诗作集体亮相大型诗刊《诗界》(总第2期),受到了读者的一致好评。“诗是一切知识的起源和终结——它像人的心灵一样不朽”,这些从童心里飞出来的诗,想象力富有诗意,细腻的情感如呼吸,语言也独具个性,是那样的自由、敞开、多元,读完余味悠长,能给干涸的心灵以润泽。

 

 

《诗界》凤凰台上 _栏目


吴  撇《喊一声玉米》

 

 

《诗界》总角心语 _栏目


曾渤航  曾煜轩  车瑞莹  董婧雯  傅铭鑫
胡文瑾  黄睿轩  林节尚  林乐晓  马从骞
郑胤哲  邹旭煊  曾沛萱  余泽昊  王辰昊
王佳龙  张元昊  陈泰宇  黄文瀚  陈钰蓓

 

 

《诗界》一阁译林 _栏目


马从骞《甲  虫》
林乐晓《运动员的汗水》
林节尚《追不上》
董婧雯《好尴尬》
曾渤航《虫子的保镖》
车瑞莹《高兴一会儿》

 

 

 

 

 

 

 

 

据悉,《诗界》是由上海芳菲诗社创办的纸媒双月刊(逢双月5日出刊),该刊是由中华文化出版社批准的具有国际标准刊号的诗歌刊物。别林斯基有言:“诗是生活的表现,或者说得更好一点,诗就是生活本身。还不仅如此,在诗里生活比在现实本身里还显得更是生活。”小树林儿童诗社的诗作有幸被《诗界》选中,离不开老师和孩子们平日里对生活的细腻感受、深入思考,以及对诗歌创作孜孜不倦的热情与探索。诗歌已然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能够沉潜到生活里,且在一种比较开阔的视野下,借助诗歌展现自己内心的幻象,特别是审美上的诗意和精神意志的独立。

 

 

 

 

 

 

 

 

 

 

热烈祝贺富有诗意的老师和孩子!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认为诗歌是“那轻盈而带翅膀的神圣之物”,因为在诗歌的世界里,极少的字词却蕴含着极丰富的想象,给人带来一种精神的富足和心灵的自由。希望小树林儿童诗社的老师和孩子们,能够始终如一怀抱对诗歌的热爱,继续探索诗的美妙,让它丰盈和滋养内心,从而走到更高远的、更辽阔的人生风景之中。

 


 

入选诗作选登

 

 


/

 

 

喊一声玉米

 

_ 吴  撇

 

只有在这样的黄昏,我的心才不去落山
天空仅剩一点蓝,慷慨地,都抹在我额头
我顶着湖水,迈开两支桨
把今天静静地
泊在一颗星辰的码头

 

只有我喊了一声玉米,只有一棵玉米
答应了我一声。我还陆续喊了岩羊、寺庙、
正在拱土的种子。风里有各种各样的表情,
这些羞涩的声音,借助湖水表层
微微洒出,没有一颗星辰不湿漉漉

 

几朵云在行走,
几片憋住雨的行人在飘动
他们深入一座山,用悬崖表示肌肉的树
叶子像脚步一样茂盛
如果此刻爬树,就是倦鸟归巢
如果此刻下山,就是星垂平野阔
再回头望望,我的庄稼地啊,月涌大江流

 

 

 

 

 


/

 

 

我和难题扳手腕

 

_ 曾渤航

 

我喜欢和难题
扳手腕

 

难题的压力、阻力
最后都输给了
我的耐力和智力

 

(泉州实验中学丰泽附属小学·二年级)

 

 


/

 

 

唯一信任

 

_ 曾煜轩

 

我关上一个铁盒子
里面全是我那些
躲在里面避难的零食

 

铁盒子啊,你是我
唯一能够信任的
保管员

 

(丰泽区见龙亭小学·六年级)

 

 

 

 

 


/

 

 

放牧人

 

_ 车瑞莹

 

蓝天是一位放牧人
几乎每天都要把阳光
赶到大地上

 

让他尝尝
第一阵风的清凉
第一滴晨露的单纯
第一个早起的人的向往

 

(鲤城区东门实验小学·四年级)

 

 


/

 

我是一只瓢

 

_ 董婧雯

 

我去荡秋千的时候
看见自己被举高,又被按下去
多像一只大水瓢
舀风,舀阳光,舀鸟鸣
舀了一瓢又一瓢
那久违的快乐

 

(泉州师院附小·五年级)

 

 

 

 

 


/

 

 

充满光明

 

_ 傅铭鑫

 

早上
阳光流了下来
一块孤独的石头
被冲刷了许久

 

它那颗冰冷的心
渐渐充满光明

 

(石狮市祥芝中心小学·四年级)

 

 


/

 

 

种月光

 

_ 胡文瑾

 

月亮
在一个老树桩上
种月光

 

这使老树看起来
还是那么枝繁叶茂

 

(泉州市晋光小学·四年级)

 

 

 

 

 

 

/

 

 

攒一点灯光

 

_ 黄睿轩

 

每天睡前,我先关上一个
小铁盒,再熄灯

 

用不了几个晚上
铁盒子里的光,就会溢出来

 

(丰泽区实验小学潘山校区·三年级)

 

 


/

 

 

好笑的解释

 

_ 林节尚

 

甚至一些大人
也拼命地摇着树

 

树的眼泪
掉光了

 

大人自欺欺人地
解释道,这叫——
化作春泥更护花

 

(泉州师院附小·三年级)

 

 

 

 

 


/

 

 

妈妈是片大海

 

_ 林乐晓

 

妈妈是片大海
我是海里的一条小鱼

 

妈妈那温柔的身躯
怀抱着,我那颗孤独的心
把我心里的风浪
按下去

 

(泉州市实验小学·四年级)

 

 


/

 

 

铜钱草

 

_ 马从骞

 

铜钱草的叶子
在阳光里震颤

 

对爬过叶子的虫子来说
像是又挣到了一笔小钱

 

(丰泽区第三实验小学·二年级)

 

 

 

 

 

 

/

 

 

迅速地让了一下

 

_ 郑胤哲

 

阳光是一叶孤舟
在旷野中穿行

 

一只鸟,停在枝头
这时,阳光刚好漂过来

 

鸟以为自己是一块礁石
就迅速地让了一下

 

(泉州市实验小学·六年级)

 

 


/

 

 

天上的压力太大

 

_ 邹旭煊

 

每当天空
打开太阳这只手机
白云就把头缓缓凑过去

 

它一定想偷看手机密码
这样,它就可以
悄悄地玩游戏

 

不然,天上的压力太大了

 

(泉州外国语中学附属小学·四年级)

 

 

 

 

 

/

 

 

春天真好吃

 

_ 曾沛萱

 

咬一口春风
舔一口鸟鸣
喝一杯闪电

 

春天真好吃
胜过一切山珍海味

 

(泉州实验中学丰泽附属小学·五年级)

 

 

 

/

 

 

每本书都有内伤

 

_ 余泽昊

 

每一本书
内心都有伤

 

字和画都是伤口的结痂
你某一天再次打开
任意一本书
它都还在疼
一直疼到你的心里

 

(泉州市晋光小学·五年级)

 

 

 

 

 

 

/

 

 

酿春天

 

_ 王辰昊

 

季节这样酿酒
把冬天置入酒坛
把寒风关在门外

 

慢慢闷
缓缓等

 

醉人的春天
很快就酿好了

 

(泉州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

 

 

被父亲批评

 

_ 王佳龙

 

父亲骂我
像一辆又一辆坦克
在争先过桥

 

轰隆隆震天阶响
比打雷可怕

 

可是打雷
不会压在我的心上

 

(泉州市西隅中心小学·四年级)

 

 

 

 

 

 

/

 

 

乌  云

 

_ 张元昊

 

乌云是个冷酷的机枪手
一阵冷风吹过
子弹呼啸而来

 

被射中的人
身上流着大量的雨

 

(丰泽区见龙亭小学·三年级)

 

 


/

 

 

没有人管

 

_ 陈泰宇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那里没有人管

 

几棵白云
像花朵一样芬芳

 

几只花朵
像小鸟一样飞行

 

几条小鸟
像大江一样奔流

 

几朵大江
像白云一样飘荡

 

(泉州师院附小·四年级)

 

 

 

 

 

 

/

 

 

寻  觅

 

_ 黄文瀚

 

我到底在寻找什么
是窗外的大雁
是满天的星斗
还是枝头的春风

 

不,都不是
是被大人
故意忽略的童年
是大地一直落空的
怀抱

 

(泉州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

 

 

鸟儿叫早

 

_ 陈钰蓓

 

一只鸟飞过
响起了一阵电子门铃

 

又一只鸟儿飞过
也响起了几声电子门铃

 

我从梦里走出来
先接待一下窗前的大树
和大树上等我的
几拨小客人

 

(泉州实验中学鲤城附属小学·四年级)

 

 

 

 

 

 

/

 

 

甲  虫

 

_ 马从骞

 

今天,我买了一堆零食
放在盒子里

 

旁边的甲虫
迈着脚步

 

于是
我把甲虫
放了进去

 

(丰泽区第三实验小学·二年级)

 

 

 

/

 

 

运动员的汗水

 

_ 林乐晓

 

假如心里没有一片天空
他们的额头就不会下雨

 

假如心里没有一条河流
浪花就不会打湿他们的衣服

 

假如心里没有一个清晨
露珠就不能沾上他们的睫毛

 

(泉州市实验小学·四年级)

 

 

 

 

 

 

/

 

 

追不上

 

_ 林节尚

 

秋风是一名著名的运动员
落叶是他的鞋子

 

就算他脚再多
也追不上春天里的
一只小蜜蜂

 

(泉州师院附小·三年级)

 

 


/

 

 

好尴尬

 

_ 董婧雯

 

今天我去配眼镜
我戴上眼镜
原来模糊不清的美
在我面前
立刻现出原形

 

真的
好尴尬

 

(泉州师院附小·五年级)

 

 

 

 

 

 

/

 

 

虫子的保镖

 

_ 曾渤航

 

大部分虫子
后来都下落不明

 

今天我看到一只虫子
一点警惕也没有
大摇大摆
欢天喜地

 

再看,边上有它的母亲
在当它的保镖

 

(泉州实验中学丰泽附属小学·二年级)

 

 

 

/

 

 

高兴一会儿

 

_ 车瑞莹

 

有一只,纯白的蝴蝶
想变成彩蝶

 

一会儿蹭蹭桃花的花瓣
一会儿蹭蹭树叶的叶脉
一会儿蹭蹭石头的外套

 

彩云看它这么可怜
就将它染了一下
至少,它可以
高兴一会儿

 

(鲤城区东门实验小学·四年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