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陵书院报总071期/2023年09月09日

 

故         乡         情

 

5月14日,首届“书必佳·骏马奖”全国硬笔书法大赛获奖情况揭晓。小树林教育、温陵书院“韵味书法班”学子此次参加“书必佳·骏马奖”全国硬笔书法大赛,成绩丰硕,战果喜人:40名学子的120件作品从11697余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大奖。其中,骏马奖8件,特等奖21件,金奖15件,银奖19件,铜奖24件,优秀奖21件,入选奖12件。同时,温陵书院荣获“团体组织金奖”。

 

 

 

家  乡

 

林语熙[丰泽区湖心实验小学·四年级]

 

杜甫诗曾言:“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家乡,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地方,是我们心里最柔软的一部分,它给予了我们童年无穷的快乐与生机,是无数远在他乡的游子心里的寄托。
我的家乡没有繁华城市的高楼林立,没有车水马龙的现代交通,也没有络绎不绝的往来游人。它温婉秀丽,地处乡下,是坐落在群山环绕之间的一个外人看起来与现代城市格格不入的小山村。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刺破黎明的浓雾,寂静了一夜的农村开始焕发新机。继而含羞的太阳缓缓地、轻轻地露出小半边脸,在薄薄的云雾中探头探脑,照得地上的影子来回晃动,那似有若无的红晕如胭脂。忽然,老房子黛青色的瓦片上一缕缕乳白色的青烟徐徐飘了过来。你瞧,它好似精灵,悠悠飘到你身旁;又好像调皮的粉刷匠给这正在熟睡的小村刷上一层白色。当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醒来时,肯定会惊讶,村子得改名叫“雾色小村”啦!是呀!家乡的美,就美在清晨的这一片迷蒙之中。

夏日乡村的正午,也是燥热难耐。村子里的人好像都心照不宣地藏了起来,只有树上的蝉好像觉得自己是一位伟大的乡村音乐家,不知疲惫地正在卖力地展示它的歌喉。蝉声叫了一下午,萦绕在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可惜却无人欣赏这“热烈”而“美妙”的歌声。池塘里蛙鸣一片,此起彼伏地演奏着夏日的乐曲,穿着绿外套的青蛙们活蹦乱跳地在有西瓜般大的荷叶上跳舞,似乎一刻也停不下;水里正在午寐的鱼儿,似乎也来了兴致,有的在清澈的水中欢快地游着,好似在伴舞,有的则探出头来抗议,青蛙们只好扫兴地回家了。

傍晚,毒日头已过,村子又热闹了起来,家家户户鸡鸣犬吠之声不绝于耳,饭菜香漂游在每个巷子里,催促着饥肠辘辘的孩子归家吃饭。继而一轮清冷的明月升上天空,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这座村庄又在月光的亲吻下安静了下来。微风拂过我的脸颊,我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进入了那甜甜的、柔软的梦乡。

这一个平平无奇的小村,它寄托着我对家乡的思念,同时,它带给我的是无穷的乐趣与无尽的希望!

(指导老师/亚  萍)

 

 

 

另有乡思在心头

 

王祺鑫[丰泽区第二实验小学·四年级]

 

泉州,古称刺桐,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是一个极具特色的城市,这里物宝天华,风景秀丽,是中外游客向往的旅游圣地。

要说泉州数一数二的旅游景点,清源山当之无愧排在其中。清源山,一座内涵深厚的“绿”山。刚走进去,那扑眼而来的绿萦绕在旁,让人无法抗拒。山内古朴的老树经年累月生长于其中,恰是在吸收这块宝地的日月精华。那一棵棵的参天大树是连接成片的浓郁的墨绿色图画。和它们常年相伴的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草也是别有一番看头,像是一块块翠绿的天然地毯……沿着小径一路往里走,不久你就会看到清源山的地标性景点——老君岩,一座稳如泰山的老子石像,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宛若一条盘龙扎根在此,不与世人同流合污,只在世外桃源享受美好,不得不令人佩服当时是怎样的能工巧匠创造出了这样的巍峨石像。

沿着山路再悠悠往上走,便会来到著名的天湖。立于湖前,水波荡漾,时有翩然的天鹅在湖中嬉戏游玩,长年累月生活在这样人杰地灵的地方,这里的天鹅好像极具灵性。我曾试问:“谁是这天地间的自由人?”书上鸽子仰天长鸣抢着说:“我可以肆意展翅翱翔于这广阔的天空,我最自由。”可是我却想:“它每天要为寻找食物奔波在山川田野间。整日忙碌奔波,实在算不上自由。”正当思索之时,湖中天鹅长啼一声说:“我是这湖的霸主,我最自由。”但它们要在人类面前摇尾求食,说是自由也实在勉强。

关于自由,古来圣贤说法不一,这实在是一个难以定义的问题,想着要再往上走,但湖中天鹅进食前的样子又让我感慨颇多。如果我们换种思路看的话,也别有一番生趣:天鹅在进食前会一直仰着纤细的脖子,好似一位绅士在闻面前的大餐,直到面包屑被泡软了,天鹅一口都没动,将它的高傲体现得淋漓尽致。一旁的小鱼可等不下去了,直接“嗖”地抢了块最大的,还留下一串泡泡以示嘲讽,那样子,别有一番滋味!

这就是泉州,一个极具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名城,一个孕育我的城市,一个我热爱的城市。每拜访一处景点,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收获更多的是由它所引发的思考。
(指导老师/亚  萍)

 

 

 

凉茶般的家乡

 

黄忻航[泉州市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

 

白岩松有一句话:“泉州,这是你一生至少要去一次的城市。”泉州这座城市,犹如一杯凉茶,入口虽淡,但一番回味后却能品尝出甘甜。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泻入泉州这座古城,泉州人不平凡的一天开始了!

最能体会一座城市烟火气的地方,要属那些当地人世代生活的小巷子。清晨,稻米特有的沁人心脾的香气如长了脚般从早餐铺子里跑出,钻入鼻中,闻到这味儿,空了一晚的肚子早就咕咕直叫了。前面的街道商贾云集,大妈揣着毛巾热情而熟练地招呼着客人。随后,她用那长满茧子的手从六七十年代的瓷盆中抓起一些白面团,白面团有弹性地落在平底铁锅上。不多时,面团凝结成薄如蝉翼的润饼,再加入各种配料,一口咬下,甜、咸、脆、酥等味道在口中炸裂,这是泉州人特色的古早味。

走过大街,穿过小巷,抚摸过一片片“红墙红瓦”,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泉州人的特色民居,徜徉之中,于一砖一瓦中聆听这座城市历史的声音。一个老阿婆摇着蒲扇悠闲地躺在了斑驳的竹椅上,戴着惠安女塔一样的帽子,满脸写着怡然自得。几只头戴红冠的鸡在院中散步,发出几声咕咕的声音,时不时啄啄竹椅。火红的刺桐花不知何时攀上了院墙,在热烈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对着老阿婆露出灿烂的笑容。岁月在桌上缀了几点墨斑,每一处裂痕都是时间流淌于其间的印证,落满灰尘的收音机低回婉转,似乎在诉说泉州人“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的拼搏精神。

俗谚说“生在苏杭,死在泉州”,泉州的丧葬习俗也很特别。丧葬仪式上,唢呐与鼓的配合奏出了一曲在外地人听来欢快的乐曲,但这其实不是婚礼,而是葬礼。旧时泉州人把丧葬仪式举办得盛大而隆重,但现在泉州人把死亡看作一个正常的事情,这不是对死神的藐视,而是对亡故之人的悼念,黄泉之下的逝者听见了这欢快的音乐,应该也会欣慰吧,这是泉州人的乐观精神。

这座城市如凉茶一般,虽苦却余味悠长。古早、拼搏和乐观,这些乐天知命的精神,滋润了本地人,也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游客。

(指导老师/淡  泊)

 

 

 

民        俗        记

 

日前,由中国语文教育教学研究会和光芒网联合主办的“新人杯”全国中小学文学(作文/诗歌)大赛【2023年度(上)】获奖情况揭晓。本次大赛,小树林学子再创佳绩,斩获各项大奖。其中,作文大赛:一等奖19名,二等奖12名,三等奖4名;诗歌大赛:特等奖1名,一等奖9名。小树林11位教师分别荣获“辅导一等奖”、“辅导二等奖”、“辅导三等奖”、“辅导优秀奖”。

 

 

 

粽叶为舟载传承

 

丁晴怡[晋江市第二实验小学·六年级]

 

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如期而至。在端午节来临之际,人们总会有一系列的民俗来庆祝节日的到来,我们的传统习俗就以这样的方式得以世代相传。

清晨的暖阳将绿色的粽叶染得微微发黄,她一手舀起一瓢水浇在粽叶上,一手将浮起的叶子按入水中。那是一双苍老的手,在清澈的水中搓洗着粽叶,除去灰尘,洗去污垢,一片片粽叶在清凉透亮的水中翻滚,那是我的奶奶。洗净后她将碧绿色的叶子散开,铺在浅色的竹筐中,轻轻颠一颠,将上面过多的水珠抖落,这时几乎快连成线的水珠从竹丝的缝隙中滴落,接着放在一旁稍微沥干。

一旁是提前泡好的白净糯米。奶奶将那双手探进铁盆中,搅动、抓洗,淘米水变得有些浑浊,而后变成白汤。然后她一边微微抬起铁盆,一手贴着盆沿,半掩着盆,奶白色汤从那双布满皱纹的手缝中缓缓流淌。窗外蝉鸣悠长,太阳穿过屋檐、树梢,将每一处照得亮堂堂,枝丫在悄然疯长。

屋内热浪滚滚,老旧风扇发出的吱吱声,在静谧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大声。粽子的馅料已有了色彩,裹满酱汁的白糯米中掺着剪开的香菇、青豆,隐隐看见的玉米粒,还有放在另一边的腌制好的五花肉和鲜香可口的咸蛋黄,看起来十分诱人。

将粽叶卷成圆锥状,密实地填好五花肉和咸蛋黄这些馅料,用细麻绳将包好的粽子捆好,包成好看的三角形状。一些开小火水煮,一些则收入冰箱。在咕噜咕噜的沸水中,美味正在诞生。奶奶包的粽子总是非常好吃,扒开粽叶,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糯米裹着食材,一股清香发散开来,放入些香辣酱,拌散开后,打开电视,看着那赛龙舟,各种食材混合的美味在口腔炸裂,还带着些许粽叶的清香味道。

这粽子中包裹着许多情怀,吃着吃着便不由想到了屈原。屈原的故事大家早已耳熟能详,端午节的习俗包粽子和划龙舟都是在缅怀这位古人,几千年过去了。这位古人的盛名,仍传留于世,我们应该传承这份爱国情,这才是更好缅怀他的方式。而这份爱国情也会随着粽子的软糯香甜,一同传承下来。

端午节的民俗又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中继承着,随着时间慢慢走向下一年。

(指导老师/流  星)

 

 

 

跳火堆

 

何以敬[晋江市希信中心小学·六年级]

 

哪怕遭遇再大的风雨,只要心存希望,生活也会死灰复燃。

——题记

 

坐着汽车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窗外忽然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转头望去,几盏路灯穿透风雨,在薄薄的雾中朦胧地照耀着。

“轰——”汽车的引擎声突然停止,到家了。爸爸从仓库里拖出一小堆枯地瓜藤,我感到很疑惑,便问他:“不是下雨了吗?为什么还要跳火堆?”他没有马上回答我,却透露出坚定的目光。他熟练地在枯地瓜藤里清理出一小片空地,取一张冥纸,点燃后,把纸丢了进去,再将地瓜藤盖上。不一会儿,从地瓜藤里就升起一股股白烟,清冷的院子好像一下子就变得暖和了起来。随后,“噼里啪啦”,一阵藤条燃烧炸裂的声音此起彼伏。爸爸这才回答我:“没事,只是小雨。”很快,地瓜藤窜起一股小火苗,但这小火苗,却被风吹得摇摆不定,仿佛马上熄灭。但随后又时不时地向上一跳,红通通的,如同在和风雨对抗一般,散发出温暖的光芒。

家里的亲朋好友见状,便兴高采烈地向火堆靠去。爸爸率先举手,要当第一个跳火堆的人,而火苗在这个时候也烧得更旺了。风雨好像铁了心要和它对抗到底,忽而一阵狂风呼啸着席卷了过来,雨水也无情地打在了它身上。火在这样的攻势下渐渐地小了,最后只剩一丁火星似有若无地躲在树枝里燃烧。不注意看还发现不了。风此时却不再肆虐,雨也停了。

大家看着消失的火苗,不免感到有些失望。可就在我们准备转身回家的时候,一丝火星猛地蹦到了柴火上,燃烧了起来,火势也变得越来越大,很快就燃成了一条火舌,在风中摇摆,好像在宣告自己的胜利。任凭狂风席卷,也无法将它吹灭。爸爸看着火堆,脸上洋溢出了笑容。他飞快地跑向火堆,奋力一跃,一下子就跳过去了,热烈的火光映在他脸上,照亮了他脸上的幸福与快乐。

看着这兴旺的火堆,我想起了疫情三年我们经历的艰难困苦。但如今,“轻舟已过万重山”,过去的苦难成为了回忆。只要我们像这风雨中的小火苗一样,心存希望,就算再大的风雨也不会浇灭我们对生活的热情。“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们的生活终将“死灰复燃”。

(指导老师/画  师)

 

 

 

烟火里的祝福

 

谢子轩[晋江市普贤小学·六年级]

 

新年的钟声响起,外面又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层层浓烟糊满了窗口,外面一片朦胧。不知道哪来的小孩,叫着:“万事如意!” “新年好!”又过了几个钟头,我便在鞭炮声中睡去。

天刚微微亮,在爸妈的催促声中,我终于艰难地从温暖的被窝里抽出身来,吃完糯糯的汤圆后,便被拉去“拜佛神”。这“拜佛神”只准男性和未婚女性参与,也不知是谁定的习俗,后来人也不敢随意冒犯。穿过那喧闹的街,来到土地庙,里面的人虔诚地为自己讨几分福份,香炉被插得满满当当,袅袅香烟带着人们的祝愿升腾直上,外面爆竹声连绵不断,好一派热闹的景象。祈福的人们便像背诵般讲出一串接一串的文字:“福寿安康,万事如意。”一脸的虔诚让我也不自觉地融入这样的氛围中,也开始默念着新年的祝福与祈愿。

刚拜完土地神,又要去拜观世音。我们刚出来,恰好碰见对面火星子又燃起,隐约看见一群人抬着高轿,高轿上坐着观世音,而轿子前后围着一群男童,打鼓拍锣,又一次响彻天际。往来的路人见了,纷纷停下脚步,弯下腰,祈求福气临门。这下,街道上除了热闹的锣鼓喧天,还充满着人们真挚的祝福与期盼。很快,人们跟随轿子来到胡同里的一座古色古香的房子前。放下轿子,一群大老爷们撸起袖子,挥着手帕,热情满满地为观世音拭去灰尘,也意味把旧年的脏东西除去,迎接新的开始。紧接着男人们又拿出乡亲们捐的红布,为观音穿上新衣。

此外,门口燃起的香越来越多,烟雾溢满屋子,如同仙境,呛得大家直咳嗽,可没人敢说出来,恐怕是因为这烟味承载着的都是人们对新年的期望与祝福。差不多几个钟头后,门口的人又开始打鼓、吹唢呐,声音太过“热闹”,许多话语也只能存在心里。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炷香,父亲把我拉到观世音前,鞠了三次躬,喃喃了三句话:“学业有成、身体健康、事事顺心。”后来,我又被拉了回去,总之有些记不清了,不知是被那香烟熏的,还是时间久了,困了。

门外堆积了团团烟云,鞭炮的碎渣散落在大街上,可大家心里还藏着许多话。未宣于口的话,一半是祝福你,一半是祝福自己。

(指导老师/画  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