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安无事|首届对木诗歌节圆满落幕

 

 

/

 

 

“乡村不仅仅是一种地理概念,更是一种心灵状态”,清空俗世的喧嚣与繁琐,走进自然之中,让心与大地相连。正如陶渊明诗中所言:“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12月6日下午,近三十位诗人、诗歌爱好者相聚于德化相安对木美术馆,参加由对木诗社、对木研学社主办,对木美术馆、撇诗刊承办的“相安无事:首届对木村居诗歌节”。

 

 

 

 

 

 

 

 

 

 

 

 

 

 

一首首乡村歌曲的弹唱回荡在相安对木美术馆的庭院,深深地触动着每一位在场者的内心,唤起大家珍藏在心底的乡村记忆。在缓缓的音乐声中,主持人小树林教育校长、温陵书院院长曲燕老师登场,并宣布“相安无事:首届对木村居诗歌节”正式开幕。

 

“大家好,我是一名教师,我叫……”简单的一句介绍,迅速地拉近了诗友们间的距离。虽然大家社会身份各异(诗人、摄影师、歌手、书屋主理人、创业者、教师以及学生等等),但都对诗歌抱有赤诚之心。

 

 

 

 

 

 

 

 

 

 

 

 

随后,大家各抒己见,就“诗歌是什么”这一问题发表看法,并朗诵惊动自己心怀的好诗。在清晰明澈的诗观与真挚朴拙的朗诵声中,可以感受到诗歌已经融入到大家的生命之中,成为每个人身体里不可剥离的一部分。

 

 

/

 

  诗歌是什么?

 

01

 

诗歌是黑夜孤独的解药。(李祖尧)

 

02

 

诗歌是引领我们深度生活体验和自我表达的种子。(郑锦祥)

 

03

 

诗歌是一叶扁舟,带着我们渡过生命中的万重山。(潘慧云)

 

04

 

诗歌是一种寻找和确认。(林映君)

 

05

 

诗歌是生活的一个出口,也可以让自己更完整。(任  伟)

 

06

 

诗歌是无法言语的一种精神寄托。(胡旭明)

 

07

 

诗歌是香水和瓜子。(小  D)

 

08

 

诗歌是千锤百炼的艺术。(吴彬彬)

 

09

 

诗歌是无穷远。(树  奎)

 

10

 

诗歌是失语者的自述。(司  予)

 

11

 

诗歌让我们活得更有意义。(小星星)

 

12

 

诗歌是文明的记录和传承。(黄南希)

 

13

 

诗歌是时空胶囊,它记载着我们的欢笑和悲伤。(王玉芳)

 

14

 

诗歌是纸上苍生。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白  龙)

 

15

 

诗歌是忽远忽近的朋友。(洪文谅)

 

16

 

诗歌是灵魂的回音。(小罗罗)

 

17

 

诗歌是木柴燃烧时,从它的身体里迸发出来的噼啪声。(白  生)

 

18

 

诗歌是一座空山,里面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藏。(黄德斌)

 

19

 

诗歌是一种毫无目的,却又直指人心的语言。(叶煌楷)

 

20

 

诗歌是在早晨我所看到的一片芭乐树叶。(曲  燕)

 

 

 

 

 

 

 

 

 

 

 

 

 

 

 

 

朗诵会结束,围绕着“如何把每一天过得有意义”这一话题,现场展开了2023年回顾自由谈。大家从个人生活经历出发,共同交流、探讨对人生这一课题的理解。

 

曲 燕:你生命最触动的那些碎片,如何串起了你的二零二三年?

 

白  生:我能想起的瞬间,比如我在新租的房子里面刷墙壁,门前花丛突然长高,躺在我的沙发上看着蓝天跟树叶慢慢地动,我在房间听歌跳舞,一个人骑车骑了很远很远,在云南看朋友跳舞用身体表达自然……

 

曲  燕:“日子一天一天过”,你认为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这个“过”如何通过微观的行动方式和我们人生漫长的意义结合起来,能够成为一和一之间的不同的组合,而变成三万多个一?

 

小罗罗:每一天早上醒来,读一首不一样的诗,写一个不一样的句子。我们可以把生活变成一个创作,变成一首诗。每天都好好去感受,每天都能认识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过得跟别人不一样,知足就够了。

 

白  龙:六祖慧能法师曾说过,“一心一意把一件事做完就是禅”。这句话对我们当下特别有意义,尤其在这个碎片化时代。因为大家往往都非常着急,尤其是青壮年时期特别急于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经常恨不得把一天掰成四十八小时来过。甚至于很多拖延症或完美主义者总是给自己设定心理预期,导致事情一拖再拖。所以,我们无论做什么事就专心地去做,而不是先想着做好,这样有利于效率的提高,也让自己感到轻松。用“做完”来对抗“做好”就是一种过日子。

 

胡旭明:其实人生没什么意义,我不会去追求人生一定要过成什么样子,或者有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可以设定一些能够实现的目标,尽量降低自己的欲望,把人生过得有意思就行了。

 

小  D:我认为很多时候,生活里并不需要太多有意义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它有意义,你只要知道它在主要的一个段落上,是一个怎么样的符号标点。也就是只要你清醒,清醒着嗑瓜子,清醒着无聊,清醒着行走,清醒着聊天,这都是意义。

 

司  予:如果很久没有进到山里,或者很久没有去到海边,感觉自己作为自然的部分,体内的灵气在消散。今天再次进到山里呼吸,瞬间感受到了灵气“附体”。

 

曲 燕:接下来,请对木诗社的创始人吴撇老师来谈谈对今天这个话题的一些看法。

 

吴   撇:我觉得刚才几位朋友分享生活的意义、生命的价值、人生的内核都是真知灼见。司予说话声音很好听,它跟内部世界是有关系的。声音是内部世界的一种驱动,包括他读的书,喜欢的事物,自己做的很多重要的事情以及不喜欢的事情,他会把这些东西搅拌、提纯,最终表达出来的,就是我们所听到的。所以你觉得这个人声音好听,一定是他灵魂的、内在的回响。今天在场所有人的表达都不重,没有刻意而为之,没有刻意要用一个特别繁荣的词,盛大的词或者很宏远、高雅的词来表达。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高人,真实地表达自我,在最放松最真实的情态下,所用的那些词都是人间的极品。

 

 

 

 

 

 

 

 

 

 

 

 

 

 

紧接着,大家就当下诗歌创作的现象及诗论进行深入的剖析与探讨,在心灵与思想的摩擦与碰撞中迸发出更灿烂的火花。

 

 

PART/ 01

 

 

曲 燕:你能接受青年诗人吴子璇拼贴式创作的诗歌理念吗?

 

吴彬彬:我不太支持他这种大量仿写的创作。诗歌创作无非就是那几百个字,但它是可以有多种组合的。如果大面积过度重合的话,可能就是涉嫌抄袭。

 

张玉芬:我是绝对不支持这样的做法。我觉得诗歌是一种对世界、对事物的新的发现,每个人都有他的发现,完全没有必要去拼贴、重组别人的。换言之,这种拼贴式创作是一种洗稿,把别人的诗拿来再洗一遍,洗出另外一种颜色、模样。我不喜欢这种诗歌创作方式。

 

曲  燕:为什么我们能接受小说的仿拟,却不能接受诗歌这样的拼贴?

 

白  生:我觉得这个行为是对诗歌创作模式的一种突破。小说流传性比较广,接受的人比较多,而诗歌相对来说小众一些,话语权拥有者制定了过高的框架,导致坚决不接受这样的行为。

 

吴  撇:诗歌其实不是小众的,但是诗歌的阅读是有难度的。这种难度是指当你阅读到一些更经典的东西的时候,它会出现一种障碍,因此有人会望而却步。刚才讲到仿写、仿造,其实仿写有以下三个模式,第一个是框架,第二个是情节,第三个是句式、公式。框架、叙事方式、句式的仿写是可以,但一旦涉及到具体的遣词造句,造成高相似度,那么就是抄袭。洗稿就是一种为抄袭而做的概念发明。洗诗或者说拼接他人的诗其实就是一种虚荣,既想获得诗歌的光荣,但是又不愿意让心灵去劳作。它是一种非常快速获得声名的方式。因此,我坚决地反对抄袭。

 

曲  燕:为什么大家对于小说素材的挪用是可以接受的?

 

吴  撇:小说其实很多是框架、叙事背景借用以及叙事情节的行走方式的借用,但是不涉及到具体的文字的借用。小说的体量大,直接挪用一两个句子,马上就被淹没在瀚海当中,不见踪影。而诗歌就那么几行,一下就被识别出来。简而言之,小说的创作很多时候是单一模仿,剩下的东西都是自身的心灵创造。

 

 

 

 

 

 

 

 

PART/ 02

 

 

曲  燕:写诗和读诗是不是一个需要文化体力的事儿?

 

吴  撇:当然。现在,无论是我们在快速的生活当中对食物的摄取,还是对精神产品的摄取,其实就是快。生活当中的快直接迁移到我们心灵上的快。其次,社会要进行反思。它没有给你一个缓缓行走的机会,一直是让你奔跑,给你带来心理上的疲惫,会影响到你的阅读。因此,无论是影视作品或八分钟短剧,其实都应和了当下我们的心理需求,而这些读者或者观众如果没有意志力、文化体力的话,自然就被市场带走,随波逐流。

 

曲  燕:当今社会,我们出不来大作家,如卡夫卡、马尔克斯,写不了《百年孤独》那么宏大的叙事篇章,是不是因为我们的生命力量不够?是不是因为我们过得太苦?

 

吴  撇:先不要说这些世界级的名家,现在连我们中国的路遥跟王小波都出现不了,这个社会太浮躁了。其实社会真的应该要深刻反思,我们为国民、为下一代、为我们中国这个种族在未来的延续和发展,以及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要做一些深刻的自我剖析和警思了。

 

曲  燕:王小波的那个时代,物质还没有我们今天这么富裕,路遥的时代可能还更难以保障物质,但是那时候可以 出现王小波、出现路遥。也就是今天的快,快本身和智力就是相抵消的,快和力量本身也是相抵消的。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

 

吴  撇:今天有非常多的人活得很辛苦。不单单是我们如同草芥的蚁民,像蚂蚁一样的这些民众,包括艺术家、作家、诗人都生活得特别辛苦。因为他要用非常多文本的体力、文本的意志力去对抗这个浮华、浮躁、功利、有很多不确定的社会。它其实是很重要的一种角力、一种决斗,但是个人力量太势单力薄了。因此我们本来写文章、写诗歌、创作艺术作品是一件很open的事情,但是很快就撞到南墙了,很快就被堵回来了,很快就萎缩了,你刚刚开放其实就枯萎了。所以今天我们谈诗,按照小伙伴用的一个词,确实是奢侈的。你能读得懂更奢侈,你能够恒久热爱,那就是奢侈中的战斗机。

 

 

 

 

 

 

 

 

PART/ 03

 

 

曲  燕:有人觉得写诗更容易暴露作者自己,有人认为写小说更容易暴露创作者。你认为是诗歌更容易隐藏个人,还是小说更容易隐藏个人?

 

吴  撇:其实文学作品不存在隐藏和暴露。如果存在的话,那么我们都成为一个阴谋者或者暴露狂。其实它就是一种坦露,而且我这种坦露你还未必能够读取得了,你的大脑机器根本匹配不了我的芯片,你根本读取不了。一种语言可以有多种解读。如果评论家来评一首诗,可以有无数种解。因为诗歌本身是种密码,通过排列组合,通过意象,通过隐喻,通过象征,你能够一下读得懂吗?除非是口语诗,但口语诗仍然埋藏着一种秘密。因此,我这种坦露要让你看见,那也是一种困难的事情。所以即便我要暴露的话,你也不知道我内心的真相。

 

曲  燕:我觉得作品和作者是两个世界的事情,你认为这两者如何合二为一呢?

 

吴  撇:诗歌创作其实最接近人性,因为它完全就是从自己出发,写自己,或者从自己出发,写别人看世界、观自然。小说创作有两种,一种是自述,讲自己的故事,无非变动一些现实的元素;还有一种,完全就是根据他所见的再加上虚拟的,甚至完全虚构。所谓的“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像现代的小说家苏童写小说基本上全部是虚构的。小说中他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完全靠想象、靠虚构。如果你要通过他的文本去看他这个人、这个人生,他的整个灵魂的世界,显然你就丢掉线索了。这是一个有意义的话题,但是我觉得诗歌更接近生命本质。

 

 

 

 

 

 

 

 

访谈会后,现场立即进入最后一个环节——“同写一首诗·一人一句群力诗歌创作”,即每人接力写一句诗,最后使其成为一首完整的诗。在场二十三人巧思流转,提笔落句,织就了一首多元、意味深长的心灵之诗。

 

最后,所有人带着对诗歌、乡村的热爱,结伴同游相安这座充满灵气的村庄,望野松的挺拔、听流水的潺潺、赏晚霞的艳丽……围坐在篝火前,驱散黑夜的寒冷,将纯真灵动的歌声献给群山环绕的相安村,也献给生命最崇高的语言——诗歌。

 

至此,“相安无事:首届对木村居诗歌节”圆满落幕。同时,也在每个人心中落下一颗余甘果树的种子,虽渺小稚嫩,却有着抵抗风雨的坚韧。愿每个人带着相安的一切,能够在漫漫人生中不断寻找和确认诗歌的存在,以及“我”的存在。

 

 

 

 

 

 

 

 

 

 

 

 

 

 

 

 

 

 

 

 

 

 

 

 

 

/

 

 

23位诗人集体创作一首诗,
其中13位还另起炉灶|对木诗歌节

 

 

01

 

 

相安无事 | 集体创作

 

大雪前的风在追逐下一座山顶(白龙)
古人说,风里有前世的回忆(洪小虎)
回忆中弥漫着
月季甜腻的令人晕眩的味道(黄南希)
时光流转,舞蹈吧!(王玉芳)
一天中最愉悦的时刻,
一天中最好的时光(吴彬彬)
最深邃的时光也不过总在反转(小D)
我在最深邃的反转里独自穿行(树奎)
穿行在漫长岁月里,
我看见对木村居的光(柯友珊)
漫长岁月抵不过漫长(胡旭明)
洒在酒杯里的夕阳抵不过对目相视的光(五毛)
光映入眼中,见止,止见(司予)
见,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不见,满怀沉甸甸的思念。(小罗罗)
思啊,会在夕阳隐匿时,
伴随月的光尽显(阿楷)
幕幕前前,浅浅显显(白生)
余甘果有几分月的酸涩,
几分我看你的目光(映君)
半枯半荣间,看惯诸行无常(小小黄)
半梦半醒间,读懂诸世繁华(一云)
我愿停下等待,那一朵愿为我停留的云(祥子)
挂在余甘树上的云,赶着大雪(祖尧)
云的心啊,你何时落下;
落满人间忽闪的寂冷?(曲燕)
相安很暖,云啊,让我牵着你的小手,
我们去村里走走(庄丽琴)
村里的火燃起来了,勺子在锅里翻炒,
花蛤辣椒酱连同诗句(张玉芬)
村居者二十有三,
言谈化作漫天星斗,目光皆为皎皎明月(吴撇)


 

 

 

02

 

星期三,相垵村居 | 吴撇

 

想象每扇门的锁,都是一朵雪花
我该怎样打开它
该没有识破人心那般费力吧
也许只要一粒晚稻,一个柿饼
一株刚被我擦拭干净,并细心
收藏好的秋天
就能打开每朵雪花对我的
再次相认

或者生锈的锁,是几丛刚刚
烧旺了的晚霞
没有谁胆敢打开天空的心扉
你有月亮、星星、传说这样的宝物吗
世间的无瑕之物,你不断失去
正如晚霞被天空失去
好,我现在
打开黑夜和黑夜里的你

门锁微微摇晃,微微摇晃
像花蕾在心急的春风里摆动
我宁愿让紧闭一直存在
不去拜访写有诗歌的马鞍、镇水兽、
斜木梯、晒花生的竹匾、酱釉茶壶
我就坐在绿豆青石阶上
稍靠左一点,夯土灶台很近
可惜缝隙里的蟋蟀已锁上自己的声音
而谁会用山里的低温
一扇又一扇,打开自己的内心——
这不为人知的山水

 

 

 


吴  撇

 

又名横折折撇、树上有一,原名吴素明,小树林教育创始人、对木诗社社长、《撇》诗刊主编、《给孩子们的诗》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泉州市演讲与口才学会副会长。著有诗集《有风的房间》《要给小河缝被子》,散文诗集《风吹草低》《风就要掉下来》,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潮》《诗林》《小镇的诗》《福建文学》等刊。

 

 

03

 

 

相安的事物,在村子里透明起来 |  张玉芬

 

朗诵者在院子对面
仿佛穿过音箱,爬上了公路边的电线杆
汽车快速从村子中央驰过,两个年轻人
挣脱房车的约束。站着听取诗歌讨论又离开
如同小船划过水面,破开波浪又愈合
看,锅底下的炉火欢畅而安静
与左边的田垅仅隔一条水沟。农妇拔起芋头
抖一抖泥土,还有一条蚯蚓掉了下来
不情愿地蜷曲着,逃回地下
黑暗与光亮在快速转换。我不想说起
古墓葬与樱花群同时出现。守墓人已不见
一切事物相安,悬浮于村子静静的空气里
造访者的想法爆出点点火星,但与磁爆无关
我会在溪水边坐下来

 

 

 

 

张玉芬

 

笔名油纸伞,德化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诗歌、散文等作品散见于《星星》《散文诗》《福建文学》等刊。

 


04

 

 

连晚霞也是孤独的 | 柯友珊

 

在德化相垵村,观晚霞
晚霞也在观你
晚霞主义也是孤独的
只是不说话

 

相垵村庄安静得
晚霞也要滴出血来
夕落的太阳
进不了山
只是躲在山背后

 

虛幻的美丽
即使是个仙女
也一晃而过

 

你听,晚霞安静在奔波
奔波者的血
洒满天地
一定是诗人的到来
令天地变了颜色

 

什么时候  村庄也红了
红红晚霞
在搬运它的颜色
一定是神在向村庄
灌输它的拯救理论

 

这是安静得
可以抽出血的村庄
那滴血的草垛
依然含着温暖
那滴血的土坯房
依然含着温暖
那滴血的瓦片
依然含着温暖

 

被温暖怀抱着的村庄
词典上写着相安无事
相垵水库之下
日夜弹奏着圣曲的河流
与晚霞
与朝圣者共舞

 

今夜大地被单
一定很暖
有晚霞
也有篝火
拥抱一次
就热血满身
拥抱一次
古老村庄就要
又回到春天啦

 

 

 


柯友珊

 

1974年10月生,福建泉港人。1995年6月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南方诗社已毕业社员。系泉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歌月刊》《诗潮》《中国校园文学》《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厦门文学》《泉州文学》《泉州晚报》《闽北日报》《合肥晚报》等刊物。

 

 

05

 

 

大雪将至 | 曲  燕

 

大雪之前,我们在唱歌
山顶的野松又红了一棵
我顾不上担忧——那升起的炊烟
已汇聚北方的云、南方的海
还有,远在阿勒泰的旷野四合

 

火苗串起的光啊
在枣树的虬枝闪烁
芭蕉擦肩而过的琴弦
流浪着前世的诉说

 

我不爱陈述我的梦想
我抓紧司予的声音
白生的笑意、彬彬的格子外套
一起揉进夜晚星星的枝头
在最后舞蹈的时候,跳跃的
叶子,落满青青荒野

 

大声地唱啊,生长吧
沟壑里的狐尾蕨,在女孩的发髻上动荡
每个不安分的午后
都去摘几枚琴声消弭乡野的空落

 

歌声纷飞,人们相视一笑
那场雪,一直“从小雪下到大雪”

 

 

 

 
曲  燕

 

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校长、温陵书院院长,致力于卓越语言艺术教育和高端课外辅导十余载。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监事、对木诗社成员,著有教育随笔集《心疼了,教育就亮了》。曾被评为妇联“三八红旗手”“2011年泉州市教育年度贡献人物”等。

 

 

06

 

 

周三问山 | 五  毛

 

那日周三,没有上班
我听到了远山的呼唤
以及水库、老屋、余甘树
锅铲、猪油、木材灰

 

我将一切收入眼底
又将一切投向远山
远山看见我的眼
映着一切的空洞
我问山,什么时候将我填满

 

雾霭散,云层尽染
山洼洼被玫瑰色填满
枣树,半生半死
余甘,半醉半醒
双木相对,晚霞下碰出火星
火星子蹿向天空成了星星

 

勿须问,只需看
青山隐隐水迢迢

 

 

 

 
五  毛

 

原名任伟,河南郑州人,因热爱泉州常居于此。小树林教育兼职少儿文学教师、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对生活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善于捕捉生活的小美好,喜欢用镜头记录与分享。


 

07

 

 

拾起光阴的地方 | 郑锦祥

 

相垵的对木美术馆,一座老房子
一个弯腰就能拾起光阴的地方
用远山颜色和鸟鸣
作时针
用门前的修竹、石榴、芭蕉
和枣树、余甘树的影子
作分针
用人们的目光和心灵
作秒针
装订一本厚厚的时光
叙述了一群倦鸟归来
描绘陶瓷缸里浮萍的一点自在
载入山野的傲骨,乡村的清新
和许多人的向往

 

懂得一页一页
去翻阅、细品、琢磨的人
其义自见

 

 


 

郑锦祥

 

小树林语言艺术学校副校长、温陵书院副院长,致力于少儿文学教育近十载。系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

 

 

08

 

 

相安,一场音乐会在发生 | 余丽敏

 

山林,木屋,篝火,月亮
音乐声起时,草色摇曳
二十三村居者席地而坐
看山,看云,看万籁寂静
看事物深处闪烁星辰

 

“——琴声替换了琴声”
金色的飞鸟已深入花蕊、草茎,
以及石头内部。大地之上
花是花,果是果,河流是河流

 

大雪之前,相安无事
大雪之后,相安无事

 

 


 

 余丽敏

 

小树林教育、温陵书院、对木私塾教研部主任,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

 

 

09

 

 

相安的味道 | 洪小虎 

 

柔软的朝霞
为你略施粉黛
绚烂的山茶花
簪成你的花围
浮萍报团取暖
织出一件绿衣

 

纵然
霞光万道
馨香满园
绿意盎然

 

但好像还缺点味道
一群小黄鸭嘎嘎嘎
叫出那一缕鸭屎香


 

 

 

洪小虎

 

原名洪文谅,小树林教育副校长、温陵书院副院长,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

 

 

10

 

 

相安的三种时间 | 一  云

 

忖量相安是何种色彩
细数门框裂纹的小虫打断了思路
它们连云的颜色都理不清
倒是村居门前的余甘树
已经先构好图
用三种时间调出了好颜色
黎明破晓  东方既白
黄昏日落  胭脂水色
午夜降临  远山如黛

 

 


一  云

 

原名潘慧云,小树林教育少儿文学教师、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

 

 

11

 

 

与枣树、余甘树静坐 | 阿  楷

 

婆娑飘渺的炊烟
与枣树、余甘树一起
静坐在老屋的门前
被小虫蛀空了的枝丫
逗起了那落单的晚风
篝火燃尽了夜的黑
窸窣的思考会与屋前的干柴一样
化作层岚与春泥
慢慢地
慢慢地渗进老屋的静默里

 

 

 

 

阿  楷

 

原名叶煌楷,小树林教育校区主任、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

 

 

12

 

 

做一根相安的芦苇 | 林映君

 

在相安,做一根芦苇多好
和一群芦苇站在山壁
跺跺脚,就能把一座山守好

 

耳朵清明,读到河水的信
连风也慢下来听
它说,晚霞要往西边走
今夜的星星会晚点到
前几天被雨淋湿的木柴
正在一场火里奔跑

 

那有什么关系呢
相安的芦苇没有泪水
只在心里开出结晶的花朵
至少大雪前的那场大雪
不会选择在今夜落下

 

至少这座山还有一根
芦苇,不会枯萎


 

 

 

林映君

 

温陵书院青少年儿童阅读导师、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

 

 

13

 

 

收  获 | 李祖尧

 

风从对面山顶吹来
挂在余甘树上的云,赶着大雪
与柴火、薄雾一起
簌簌落下
余甘树上没有余甘果
但我收获了一筐的明媚
和一首诗的波痕

 

 

 

 

李祖尧

 

小树林教育校区主任、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

 

 

14

 

 

村居庭前余甘树 | 小小黄

 

矮垣边的荒草低伏在脚边
踏上去的时候,能听见呢喃
那是臣服于平庸的怨言——
但在向阳者的领域里
唯有高大者可获得赞美

 

骄阳、冰霜、狂风
争着在庭前的余甘树上
刻下沟壑,想以此攀比战绩
但生灵总有自己的出路
不挠地向天际延伸
她以绽放的绿意,托起枯萎的星矩
用葳蕤向整个世界展示对生命的缱绻
余甘于世,相安无事

 

 

 

 
小小黄

 

原名黄德斌,小树林教育视觉总监、之乎者也堂首席设计师、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对木诗社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