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中国好诗歌”?卢辉做客泉州对木诗社|撇 _诗刊

 

 

 

 

1月12日下午,由撇诗刊、对木诗社主办,之乎者也堂承办的诗歌雅集——卢辉:诗歌的公众表达与诗意呈现,在源和堂1916创意园之乎者也堂·对木诗社举行。近30名文艺创作者、评论工作者、诗歌爱好者参加了活动,讲座由《撇诗刊》副主编曲燕主持。

 

 

 

 

 

 

 

 

卢辉老师以“新诗公众表达的基本特征”与“新诗公众表达如何呈现诗意”为核心内容,通过品读、分析、对比众多现代诗人的作品,深度阐述了新诗公众表达“六少六多”的基本特征,即少书面粉饰,多口语直陈;少修辞技巧,多在场感觉;少高蹈大词,多情感质地;少语言风暴,多公众话语;少矫情渲染,多叙事元素;少超验杜撰,多经验写实。卢辉老师还详细解析了如何呈现诗意的“七让”——让平白的语调、素朴的活法“积淀”成经验的晶体和精神的技巧;让明知故问的“拙气”消解高蹈的矫情,凸显诗歌的“元气”;让经验、经历、事物自身“说话”,降低语言自身的过度表达,呈现诗意的纯粹性;让生活的常态折射生命与精神的“气场”;让常态化的语调和语势实现诗意的最大化;让公众的视角透过诗意的内核;让公众情结衍生为普世情怀。卢辉老师精确深刻的诗歌解读与透彻明晰的观点表达互相渗透融合,使得高度浓缩的理念化为可感知的公众语言,呈现了他作为诗人兼具诗评人的专业高度。

 

 

 

 

 

 

卢辉老师认为,诗人和散文家在使用语言上有着不同的方式。散文家注重细节和修辞技巧,而诗人则强调口语和情感。诗人要在有限的语言中表达公众情怀和个人思考,同时展现出叙事和经验的元素。他强调:“诗歌传递的词语可以‘口语化’,诗歌的最终诗意不可‘口语化’。不是写到口语为止,而是写到口语以外。”此外,卢辉老师还谈到儿童的诗性教育,他表示应给孩童留有余地,尊重他们天生的心性,诗歌创作亦如此。

 

 

 

 

 

 

讲座的最后,卢辉老师发表了自己对于新诗发展历程的看法:百年新诗史从胡适的“懂”(白话),到北岛们的“不懂”(朦胧),再到当下的“叙说”(口语),是一个轮回。百年间,新诗一直在“懂与不懂”“用与无用”“标准与无标准”中争夺地盘和名分。因此,他希望在本次讲座分享的新诗能够为这个繁复、驳杂、浮华、多元的世界留下一处精神的“风向标”。

 

 

 

 

 

 

卢辉老师的分享结束,曲燕老师从多个维度对讲座的精髓加以提取和延伸。与会者认为,这堂课无论是架构设计、例证选取、解析方式,还是诠释语言都精彩纷呈,的确体现了大家思想与名师风采。

 

 

 

 

 

 

这场精彩讲座的余韵还未消弭,当晚八时,曲燕老师又邀请卢辉老师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本次访谈,首先从卢辉老师作为诗人与诗评家双重身份的诗歌表现力的独异性出发,谈及诗人与诗歌的关系构成;再到地域派系,尤其是闽派诗人和北方诗人写作差异的本质、根源的剖析;最后就当代诗歌的多样化趋势,展开对诗歌底线思维的探讨。

 

 

 

 

 

 

无论是讲座还是访谈,卢辉老师每一句关于诗歌的解读无不蕴含着深邃的情感与哲思,从中更能见出他对诗歌艺术的不懈追求。感谢卢辉老师,前后近5个小时的优质输出,纲举目张、鞭辟入里、例证经典、导航精确,给对木诗社带来了一场有对比度、饱和度、亮度、锐度的诗意传递和诗学传播,现场参与者言称“心灵佳肴,思想美馔”,一点也不为过。